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8章 只是藉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8章 只是藉口字體大小: A+
     

    那人在瞧見顧泱泱的笑臉後,心中的不安平穩很多,扭曲的五官也舒緩了。他緩緩地起身,坐到了先前的椅子上。

    顧泱泱坐到他對面的椅子上,她笑眯眯地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陳力。”那人一直低着頭,不斷卷着自己的衣角。

    “你是做什麼的?”顧泱泱問道。

    “我是給楚國王子餵馬的。”那人的聲音一下子低沉了下來,裏面滿是懼怕之色。

    顧泱泱將他的神色瞧在了眼裏,她輕捏着茶盞,品了一口茶後,輕聲問道:“你跟着楚國王子幹了多久了?”

    “也有兩三年了。”陳力說道。

    “兩三年也不是很短了。你可知道歐陽大人在楚國太子哪裏幹了多久嗎?”顧泱泱眼眸偷偷瞟着他,瞧他的神色同時,將他的一舉一動印在心中。

    陳力明顯又慌張了起來,眼神不斷的閃爍着東瞟西瞟着,還不住的咬着自己的下嘴脣。支吾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顧泱泱心中已經百分百確定,他瞧見了兇手的真模樣,而且他還很怕那個兇手。

    “你這半天不說話,我知道很懷疑是不是你殺了歐陽大人。”顧泱泱說完這句話,一雙杏眼瞪得老大,突然一掌拍在桌子上,厲聲道:“是不是你殺了歐陽大人?”

    “撲通”,陳力跪倒在地,跪行到顧泱泱面前後連連叩頭,聲音顫動道:“歐陽大人不是小人殺的,不是小人啊!殺歐陽大人的是王……”陳力忽的想起了什麼,立刻捂住了嘴,驚慌失措的瞧着顧泱泱?

    “王?王大人?”顧泱泱笑得陰森可怖,逼問道:“殺歐陽大人的是誰?”

    陳力低着頭,緊抿着脣,全身瑟瑟發抖,卻是一副打死也不能說的架勢。

    “你不說?好!包庇殺人兇手,你便是幫兇嘍。白策,將這個幫兇拉到刑部,讓田雲見好好的拷問一番。晉國什麼樣的刑法都用上,瞧瞧他嘴硬還是晉國的刑法硬。有了結果記得叫我,我先去誰會!”顧泱泱慵懶的伸着腰,慢悠悠地要離開。

    陳力一聽要給自己上刑,頓時慌了神,爬到顧泱泱的面前,一把摟住她的腳踝,淚水也被嚇了出來,哭腔甚濃:“顧大人,顧大人饒命啊,饒命啊!”

    “白策,把他拉下去!”顧泱泱冷漠到無情,淡然說道。

    白策上前扯住了他的衣領,陳力雖說是個成年的男子,可是身量不僅矮小,體重也輕飄飄的。白策這一扯拉,竟然毫不費力的將他給提了起來。

    只見陳力在半空中手腳一同掙扎,哭嚷着喊道:“顧大人,人不是我殺的,真的不是我殺的!你就饒了小人一命吧……”

    “不是你殺的?那究竟是誰殺的?”顧泱泱對白策使了一個眼色,示意讓他將陳力放下。顧泱泱緩步走到陳力身邊,臉上再次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可能有些事情你還不是很清楚,我跟你說明白哈。是這樣的,你若是說出你那日瞧見是誰殺了歐陽大人,你便就是

    人證,這個人證是受法律保護的哦,沒有任何人能動你的。當然你也額可以不說出是誰幹的,我就當作你是同謀。這樣,你便就要收到法律的制裁。國有國法,我只是秉公辦理而已。你想成爲人證,還是想受一受晉國的十八大酷刑,我給你三個數的時候考慮。”

    顧泱泱向着他挑了挑眉,“一、二……好了,白策,將他交給刑部說這是同謀,一定要要招待!”

    白策又提起他的衣領,向着門口走去。可是沒走兩步,陳力就高聲喊了出來:“是王子身邊的武大人!”

    將將轉身的顧泱泱,一聽他的招了,笑臉如靨的回過頭來,笑道:“這就對了!這個武大人是什麼人?你講那天你瞧見的都告訴我!”

    被白策放下了的陳力,在瞧見顧泱泱的笑臉後,便將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那日我們到了驛站,小人有個毛病,就是不開窗睡不着覺。小人睡覺睡到半夜,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原本下人是不能偷聽主子說話的,可是那日我也不知中了什麼邪,就想知道他們說明白,便偷偷爬到了窗下。原來是王子和武大人在和歐陽大人說話。”

    “王子?你是說你們楚國的太子夜浩然?”顧泱泱問道。

    陳力點頭道:“就是太子殿下。其實歐陽大人和太子本就不和,這是我們楚國人衆所周知的。後來不知道怎麼的,歐陽大人忽然拍着桌子對這太子大吼,說太子太過分了,將太子咒罵了一頓。然後就聽見屋裏打鬥的聲音,我就偷偷趴在窗上去瞧。只見武大人和歐陽大人打了起來,太子在一旁喝茶。”

    “喝茶?”

    一般這種情況發生,應該是立刻制止的!他竟然在一旁喝茶,就是說明他不想阻止他,或是再嚴重點,就是他本來就有意思要將他給殺了!再說,在本國一個太子對臣子畢竟不好動手,但是到了晉國殺個人然後嫁禍在晉國人的身上,起碼沒有人會想到自己的身上。再者反正兩國的關係已經不是很好了,再挑撥兩下也無所謂,大不了就是開戰唄!

    顧泱泱基本上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只聽陳力繼續說道:“後來我就瞧見武大人講歐陽大人給殺死了。我嚇得坐在窗下,一聲不敢吭。這時武大人問太子是不是要將歐陽大人給處理了?太子說要找晉國的皇上來徹查此事,畢竟太子還沒有想好用什麼藉口去見一個人,現在有藉口了。”

    顧泱泱聽着眉頭便蹙了起來,不用說,用這個藉口見的人,正是顧泱泱本尊。

    “顧大人,太子已經知道我發現他的事情了,我真是害怕太子將我殺了,我們太子在楚國可是出了名的殺人不眨眼,我求求你開恩,讓我回家吧!”陳力說着便跪在地上連連的磕頭。

    “讓你回家不正好讓你被人殺?”顧泱泱冷着眼眸說道,“放心,我說過會護你周全的,就不會讓你有事的。”

    說完,顧泱泱深陷了深思中。

    “顧大人!”白策輕聲叫着愣神的顧泱泱。

    顧泱泱臉上凝重到了極致,她冷聲道:“你好生保護他的安全。我去去就回。”說罷,顧泱泱便匆匆地離開的府中。

    夜幕降至,家家戶戶開始燈火通明。

    最爲通明的應該是那種白日裏休息,夜裏算是頂級熱鬧的青樓之地。

    顧泱泱尋找了三家,終於在第四家找到了夜浩然的身影。

    她從夜浩然第一日來自己府中就知道,一旦在府中找不到人,去青樓就一定能找到。

    當顧泱泱橫眉豎目的站在夜浩然的面前時,除了轉瞬即逝的詫異外,便是邪惡的戲謔。他憐香惜玉的將懷中的美人推開,輕輕將自己赤裸的胸膛遮蓋起來,聲音嫵媚柔情道:“好了,衆位美人,今日就到這裏吧。你們都退下吧!”

    顧泱泱此時的神情就像是吃醋生氣的小媳婦,來抓自己好色的小相公。屋中的一衆美人,可是對這樣的事情,早就見怪不怪了。

    之後,要不就是女人又哭又鬧,要不是就是男人連罵帶打。或是強悍的上去連罵帶打,男人又哭又求饒。

    但是,像這兩人就淡然的瞧着對方的到是少見的很。

    顧泱泱彷彿沒有瞧見那雙雙驚訝詫異的眼神,坐到桌前找了一個乾淨的茶盞,爲自己到了一杯茶,細細品着,好像是要等待那一屋裏的美人離開一般。

    前頭的一個美人,撲哧一聲笑出了聲,嬌柔嫵媚的向着夜浩然的身上靠去,嗲聲道:“夜公子,這就是你說的小情人嗎?到沒有你說的多麼可人啊?瞧她一聲的打扮,說是個男子也會有人信的。不如,讓我們姐妹們教教她如何打扮,也好討夜公子的歡心不是!”

    那美人這話將將說完,顧泱泱冷眸中殺氣閃過,剛想厲聲懟她幾句,只見一個人影閃過,一把掐着她的脖子給提了起來。那人正是夜浩然。

    衆美人一瞧到這一變故由,尖細着叫嚷着,紛紛跑出了房間。

    那美人的臉通紅的好像就要淌血了,一雙大眼也直翻着白眼。眼瞧着就要被夜浩然給活生生掐死了。

    只聽夜浩然殺氣洶洶的說道:“你能跟她比?你算個什麼東西?”手上的力氣更厲了幾分。

    顧泱泱瞧見那美人已是全身抽搐,下一步就必死無疑了,她立刻高聲叫道:“夜浩然,你住手!”

    夜浩然聽見顧泱泱的聲音,立刻住手,將那美人扔了出去。那美人趴在地上猛烈咳嗽着,喘了好久,驚慌失措地爬出了房間。

    夜浩然在瞧見顧泱泱時,冷漠的眼眸中轉化成歡喜的魅惑,他行到顧泱泱的身邊,柔聲道:“你是吃醋纔來尋本宮的,還是怕本宮亂來才尋本宮的?”

    顧泱泱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冷聲道:“是你殺了歐陽大人的?”

    夜浩然的眼眸不變,笑容更濃,好像他早就知道顧泱泱會查出來一樣,沒有一點點的驚訝。

    冬日裏的風,將天上的雲緩緩吹來,帶着漸漸暗點下來的夜幕。黑,開始覆蓋大地。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