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7章 燕國兵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7章 燕國兵權字體大小: A+
     

    顧泱泱親切地拍着她的手背,笑盈盈的說道:“我聽白策說你已經知道那件事了?”

    顧泱泱指的隱晦,可是邵清妙已經聽明白了:“其實總是覺得他是個好人。”

    “並沒說他是壞人,只是在那時那刻,他的任務和使命不同罷了。”顧泱泱的眼眸中,星色的亮光閃過。

    邵清妙微微一愣,方纔那眼眸中的淡淡憂傷,瞬間舒緩開來,臉上的笑容更加的明豔幾分。

    “對了,你之前說黑衣人問你娘要什麼東西?”顧泱泱單刀直入問道。

    邵清妙緩緩點頭,說道:“從小娘親就說有個重要的寶貝在她這裏,是有關燕國長公主的。”

    “燕國長公主?”顧泱泱疑問道。

    “是的,孃親當年沒有嫁給我爹的時候,是長公主身邊的貼身婢女。”邵清妙輕描淡寫道。

    “那你可知道是什麼寶貝在你孃親哪裏?”顧泱泱繼續問道。

    邵清妙低下了頭,不言語。彷彿是在糾結到底說不說的好。

    顧泱泱離得邵清妙更緊了一步,道:“你只有說出來他們找什麼東西,我才能知道那些黑衣人爲什麼要殺害你的家人,我才能爲你家人沉冤得雪。”

    邵清妙微微擡眸瞧着她的時候,緩緩地搖了搖頭。

    顧泱泱更加覺得她孃親所謂的寶貝,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寶貝。她蹙着眉頭,嚴肅說道:“難道你就想讓你的家人就這麼枉死嗎?你現在明明就能有能力將那些黑衣人給揭露出來的!”

    邵清妙很爲難的緊抿着脣,低頭深思着,眼眸中閃爍不定的晶瑩,讓顧泱泱心中開始焦急。

    “黑衣人之所以不殺你,幫助你,其實就是想從你嘴中得知那寶貝的下落。今日他們能放過你,但是不一定明天還能放過你,後日還能放過你。難道你想一直守着寶貝過着被黑衣人追捕的,擔驚受怕的日子嗎?”顧泱泱聲音中的嚴厲讓邵清妙擡起了頭。

    她瞧了顧泱泱好久後,親咬着下嘴脣,緩緩開口道:“這件寶貝是燕國的兵權。”

    “兵權?”

    “當年燕國滅國,長公主被抓到晉國,這兵權就不知道了去向。這幾年江湖中傳言四起,說燕國的兵權出現,一旦找到兵權,燕國復國有望。”邵清妙秀眉緊緊蹙着。

    不僅是她的秀眉,顧泱泱的秀眉也緊緊地蹙着。

    若是邵清妙說的是真的,顧泱泱彷彿已經嗅到一股子腥風血雨的味道了。

    這些黑衣人應該就是衝着那兵權去的,可顧泱泱總是覺得這黑衣人背後一定是有人指使的。不過會是什麼人?燕國的?晉國的?楚國的?

    如果說這兵權真的是能復國,那黑衣人很有可能就是燕國的。可是問題就在,如果真的是燕國的,爲什麼邵清妙的孃親就算是全家滅門也不講兵權告訴他們?這就很有可能說明他們不是燕國的?

    “你說燕國滅國,長公主被晉國被抓?可是我在史書上看見的,燕國的長公主死在那次

    滅國之中。”顧泱泱問道。

    邵清妙好像回想着一段很悠長的歷史,道:“我小時聽孃親說過,當年燕國滅國時,身懷六甲的長公主就被擄到了晉國。後來在晉國產下了一名女嬰。”

    “身懷六甲?”顧泱泱驚訝的問道。

    這個她在史記上可是沒有瞧見過的!

    在史記上沒有記載的話,要不就是說這件事情不屬實,要不就是這件事情是很難以啓齒的。

    邵清妙的孃親是長公主的貼身婢女,她寧可全家都滅門也不說出兵權,可見這女子很是忠心。所以她說的這話定是真的。

    這樣也就說,史記上沒有記載那就是第二個原因了。

    “嗯!”邵清妙緩緩點點頭,繼續道,“我聽我娘說,燕國的長公主有着傾國傾城之貌,只是性格過於活潑!到了適婚的年齡,燕國的大王要給她找一門何時的親事。於是各個國家的王子貴族都前去向長公主求婚。晉國的皇上也去過燕國求親。”

    “皇上啊?就是現在的皇上?”顧泱泱驚訝的瞪大眼睛道。

    “是啊,不過那個時候他還不是皇上,只是太子。”邵清妙解釋道。

    顧泱泱沒有想到來到這個古代還能得到這樣宮中密事,真是三生有幸啊。一下子挑起了顧泱泱的好奇的慾望。

    “然後呢然後呢?”顧泱泱催促着邵清妙繼續說。

    “因爲來求親的人實在是太多了,燕國的老皇上想了個辦法,文武比試。最後只有晉國和楚國兩國大獲全勝。雖說是聽孃親說過,沒有親眼瞧見過。但想必那日一定很精彩。”邵清妙說着便盈盈地笑了起來了。

    “這晉國和楚國兩個國家大獲全勝,那這長公主到底跟了誰了?”顧泱泱還是對最後的結果比較好奇。

    “其實最後應該是晉國贏,只是長公主已經芳心暗許了楚國的王子,最後在拋繡球的時候偷偷作弊,扔給了楚國的王子。這樣,長公主和楚國的王子順理成章的喜結連理!可是就在大婚的那夜,長公主忽然被黑衣人擄走。燕國的老皇帝着急四處找人,有人來說燕國的老皇帝,同樣消失不見的還有晉國的太子。就是現在晉國的皇上。燕國的老皇帝怕這件事情有損長公主的名聲,便就派人暗暗搜查。幾日後長公主回來了。但是沒有人知道長公主和晉國的太子在一起過。”

    “之後,長公主和楚國的王子回到了楚國,楚王病逝,楚國的王子成了楚國的新君主。就在那一天,不知道楚國君主是從哪裏得知的,長公主是和晉國的太子一同失蹤,於是用各樣的方式逼問長公主,長公主就是沒有說出她是被誰擄走的。楚國君主不僅對長公主越發的冷淡,甚至還常常喝醉了酒,去長公主的宮中鬧事。後來長公主懷孕了,楚國的君主便一封休書,說長公主不潔不貞,淫蕩無度,將長公主趕回了燕國。”

    邵清妙幽幽悲傷嘆了一口氣:“其實,他從來沒有相信過長公主!”

    邵清妙說到這裏,顧泱泱已經氣的青筋暴跳了,她一

    拍桌子,怒聲道:“豈有此理,沒有確切的證據就說人家淫蕩無度,這個男人也是瞎眼了。最後怎麼樣了?”

    “最後楚國和晉國聯手,以燕國不忠不義,荒淫無度等欲加之罪討伐了燕國。燕國滅國,晉國偷偷將長公主給擄了過來。同行的只有我孃親。”邵清妙說道。

    “晉國的皇帝爲什麼要將長公主擄了過來?難道這長公主肚子裏的孩子真的是晉國皇上的?”顧泱泱就像是在戲樓子裏聽說書的,聽的津津有味。

    “不,那孩子是燕國君主的。在長公主被擄走之前,兩人就已經有了夫妻之實。只是晉國的皇帝一直覺得那孩子應該是自己的,其實他和長公主沒有發生過任何的事情。”邵清妙說的斬釘截鐵。

    “最後怎麼樣了,長公主和生下孩子了?”顧泱泱忙着想要知道結局。

    “生下了,是一個小公主。只是我孃親並不知道那個小公主是生是死。這幾年燕國的忠心老臣,不知道去哪裏得知的說小公主沒有死,要找到小公主,尋到兵權復興燕國。可能這些人指示黑衣人來的也說不一定。”邵清妙推論道。

    “不可能!”顧泱泱不加思索的否定了,“如果真的是燕國的忠臣,你娘沒有理由不將兵權給給他們的,他們也不可能在你家大肆屠殺。這些人一定不是燕國的。”顧泱泱冷靜地分析道。

    她很自然的摸着自己的下巴,繼續分析着:“如果你剛纔說的都是真的,這樣很有可能那些黑衣人是皇上派來的可能性大一些,當然也不排除是楚國派來的。現在最重要的時候先找到那個小公主,便就能知道是誰了。”

    顧泱泱忽然想起一件事,問道:“兵權在什麼地方?”

    邵清妙神祕兮兮道:“想當年長公主將兵權給了我孃親,旁人都只知兵權在我孃親這裏。其實我孃親將兵權給了長公主的貼身侍衛,沙一鳴。”

    “沙一鳴?”顧泱泱對這人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可是自從長公主歿了,他便不知了去向。”邵清妙說道。

    冬日的風,拂過骨幹的樹枝,沒有了樹葉,聲音也變得沙啞無力。

    白策叩門進入的時候,臉上浮現出歡喜的笑容,道:“顧大人,找到了餵馬的小廝了,我已經將他帶到府中了。”

    顧泱泱一聽歡喜雀躍,笑容都明亮了幾分:“在哪裏?你帶我去瞧瞧!”

    白策帶着顧泱泱到了偏房,顧泱泱一進門就瞧見一個又黑又瘦的男子,忐忑不安的坐在椅子上,不斷地整理着他那一聲粗衣麻布。一瞧見顧泱泱和白策兩人進來時,他慌張的站起身子,撲通一聲跪倒在顧泱泱的面前,帶着哭腔嚷道:“大人,大人,人真的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殺的!”

    顧泱泱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她瞧了瞧白策,白策倒是一臉的淡定,好像他已經經歷過一次了一樣。

    顧泱泱將他扶起來,笑得甚是親切感十足:“我沒有說你是殺人兇手,你不用害怕的。我只是有事情要問問你。”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