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6章 冰魚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6章 冰魚日字體大小: A+
     

    當寧珏黑亮如星辰的眸子就在眼前時,心中的小鹿,好久沒有跳的歡愉了。深陷其中的顧泱泱,久久不願醒來。

    “嘭!”粗魯地房門被踹開後,顧泱泱和寧珏兩人能清楚的聽見倒吸氣的聲音。將將要去看看是誰,並準備解釋一二。

    這身子還沒有起來,那人便毫不客氣的將寧珏個扯了起來。顧泱泱還沒有瞧清是什麼人,那人便揮拳到了寧珏的臉上,他立刻摔倒在地。

    顧泱泱驚慌起身去扶寧珏,卻被那人扯了起來。

    這時顧泱泱才瞧清,那個揍了寧珏一拳的正是狼狽不堪的夜浩然。

    “你沒有事情吧?”夜浩然將顧泱泱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瞧了個遍,覺得她好像是剛從狼窩虎穴中被救出來的一樣。

    “你……”顧泱泱指着他那個宛如鳥窩的頭髮,驚訝他昨晚上是怎麼了?

    夜浩然在確定顧泱泱完好無損的情況下,他轉身就對着已經站起來的寧珏朗聲道:“你要是再讓本宮瞧見你單獨和她在一起,本宮一定會殺了你的。”

    寧珏擦拭着嘴角的殷紅,臉上淡然不見一絲漣漪,冷漠地瞧着他:“這話應該是本殿下跟你說,希望你能看好這個刁婦,別慫恿她喝上酒來我們這裏耍酒瘋。你是楚國的太子,可本殿下也是晉國的三皇子。”

    顧泱泱能清楚的瞧見寧珏的眼眸中冷漠中升起一絲慍怒,他微微上前一步,盯着夜浩然的眸子道:“本殿下常年帶兵打仗,憐香惜玉不會,戰場殺敵到很是順手。”

    顧泱泱能從寧珏的眼眸中瞧出他沒有說完的下半句,“若是兩國開戰,我們晉國也不會怕你的。”

    夜浩然妖孽的臉上,魅惑人心的冷笑。他不畏懼地上前一步,眼眸中的笑意陰森可怖:“本宮可不止會憐香惜玉,殺人如麻也是樂死不疲的。”

    顧泱泱已經覺得兩人中間電閃雷鳴了,那一股子硝煙的味道四起。她覺得再不做點事情,兩人的氣勢能把這房子給炸了!

    她上前站到兩人中間,對寧珏訕然一笑:“其實他沒有別的意思,你不要多想,他其實腦子和……”

    寧珏眼眸中大雪花片子飛揚起來,狠利地刮到了顧泱泱的臉上,顧泱泱自己多覺得嘴角抽搐了起來。

    “他沒有別的意思?你怎麼就知道他沒有別的意思?”寧珏的問話倒是比他的眼眸還要冷酷。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顧泱泱彷彿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一般,說話居然沒有了底氣。

    “不是這個意思是什麼意思?”寧珏鍥而不捨地追問道。

    “不是這個意思就不是這個意思,你還想知道是什麼意思,就算你知道什麼意思,又想怎麼樣?”夜浩然挑釁着揚着眉頭道。

    “閉嘴,本殿下沒有跟你說話!”寧珏怒意裏面還加上了殺氣。

    夜浩然邪笑一冷,殺氣也升了起來:“你說什麼?”

    顧泱泱被加兩人的中間,覺得此時要不快些的逃出去,便就死無葬身之地了。她扯着夜浩然的胳膊快速地離開了房間。

    夜浩然

    在顧泱泱生拉硬拽下,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寧珏的府中。一出大門,夜浩然甩開顧泱泱的手道:“你幹嘛拉我?”

    “我不拉你,難道讓你跟寧珏兩人拔刀打一架嗎?”顧泱泱朗聲道。

    “你覺得本宮沒有本事打贏你的小情人嗎?”夜浩然不服氣道。

    “然後任由你捅他一刀,他捅你一刀,最後引起兩國的戰事。因爲你們兩人的幼稚,連累着百姓們流離失所?”顧泱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自顧自得匆匆離開。

    剛走了沒有幾步,她忽然回過頭,朝着還愣在原地發呆的夜浩然說道:“你要是敢動寧珏一指頭,我這一輩子跟你勢不兩立!”

    夜浩然魅惑的眼眸冷冷的瞧着顧泱泱:“對你來說,他還是這麼重要嗎?”

    夜浩然好像是在喃喃自語,不像是在問她,一時間,顧泱泱沒有聽清。她睜着一雙大眼睛,茫然問道:“你剛纔說什麼?”

    夜浩然微微一低頭,眼眸中的狠辣,在擡頭的時候變成了邪魅的笑容:“本宮說,你竟然不等本宮就想先走?太沒有義氣了。”隨後便上前跟在顧泱泱的身後,同她回了府中。

    人最幸福的時候,莫過於當你回到自己的家中,有個人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你。

    顧泱泱瞧白策難得一臉的黑線,心中除了幸福外,就像是做錯事情的孩子一樣,擔憂着白策會怎麼訓自己。

    “你自己的傷還沒有好,就徹夜喝酒?還去三皇子府中大鬧?”

    白策沒有開口,一直在白策身旁的高太醫忍不住開口了。

    顧泱泱瞧着喋喋不休的高太醫,一時愣神,彷彿是看見了顧探和柳貞,自己那對便宜的父母……

    “你們兩個人的關係都好成這樣了?”顧泱泱恍惚說出了這句話。

    “什麼?”高太醫不解道。

    “沒事!”顧泱泱繼續低着頭,等待着來自高太醫的責備。

    “不過,你怎麼知道她去了三皇子府中大鬧?”夜浩然在一旁倒像是個無事人,細品着茶湯問道。

    “是青秋影來說的。”白策冷聲道。

    “又是青秋影!”夜浩然眼眸中閃過邪惡的笑。

    夜浩然想起昨晚,自己坐在寧珏的府前,就是一個名叫青秋影的男子,將他給抗進三皇子府中的。以至於他不僅沒有露宿街頭,還沒有凍死。

    高太醫還想再多說她兩句,可瞧着顧泱泱一直低着頭,所有想說的也都嚥到了肚子裏,甚是無奈地問道:“內傷痛不痛?我去給你熬藥。”

    顧泱泱笑顏如花的瞧着高太醫,打趣道:“如果能做點粥就更好了,高媽媽!”

    “什麼?你叫我什麼?”高太醫明明就聽見了,一臉怒氣洶洶的瞧着她。

    “沒有,我是說有勞高太醫。”顧泱泱向着高太醫恭敬地一行禮。

    高太醫對這話還是很入心的,笑盈盈地便向着廚房走去。

    他沒有瞧見顧泱泱眼眸中的戲謔,但是白策卻瞧得一清二楚:“他也是關心你,別老是打趣人家。”

    “嘖嘖,

    你是心疼我打趣他?白策,你的口味便重了!”顧泱泱將矛頭指向了白策。

    白策本就一臉的黑條,現在徹底成了黑臉的包公了:“你現在不打趣他了,又換成我了?我跟他不會有任何的事情發生!”

    瞧着白策異常嚴肅的神情,顧泱泱也覺得自己的玩笑開的有些大,她訕訕一笑:“我錯了還不成嗎?你瞧你的臉。”

    白策對着她無奈的搖搖頭,更加嚴肅的說道:“今日李公公來下旨,三日後就是宮中冰魚日,所有的官員都要去。”

    “也包括我?”顧泱泱指着自己問道。

    “他都說了是所有的官員了。”夜浩然在一旁倒是聽的一清二楚。

    顧泱泱瞧着他,很不樂意的撅着嘴,她可不喜歡什麼冰魚日。畢竟在顧泱泱的心裏,能離着皇上遠點就離皇上遠點。

    “我還要調查禮部侍郎的案子和使臣被殺的案子。”

    “在晉國,這個冰魚日是大節,每年冬日江河湖海將要結冰的時候,都要由皇上來放生游魚,寓意來年是豐收之年。這不僅對皇上來說很重要,對整個晉國也很重要。你覺得身爲晉國的四品女官能不去嗎?”白策認認真真的跟她分析着。

    顧泱泱還沒有開口,夜浩然搶先一步:“去啊,這麼重要的日子怎麼能不去。而且你們晉國的皇上如此重視你,你更是要去了。”

    顧泱泱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怎麼覺得他很期許自己能去一樣。該不是他又有什麼邪惡的動機吧?

    夜浩然好像有讀心術一樣,瞧了顧泱泱一眼後,悠悠的開口說道:“本宮只是爲你好,沒有別的意思。”

    “總之,三日後的顧大人要參加。”白策補了一句。

    這樣瞧來,這個冰魚還是凍魚的是逃不了了。

    “對了,邵清妙怎麼樣了?”顧泱泱問道。

    “高太醫鍼灸加上藥理好了很多了,我也將黑衣人死的事情告訴她了!”白策說的淡然,顧泱泱聽着大吃一驚。

    “你怎麼就告訴她了?她沒有什麼事情吧?有沒有拿刀動手吧?”顧泱泱忙問道。

    “跟她聊了很多,她現在想開了,雖然還是有些傷心,但是已經不像之前那樣了。”白策說道。

    “嗯,看來她已經走出來了。白策,你要成爲心理醫生了!”顧泱泱調皮的向着白策挑着眉頭。

    “心理?醫生?”白策睜大眼睛問道。

    “反正你就知道是個很厲害的人就對了!”顧泱泱挑眉笑道,“不過她既然是清醒了,這樣就可以問那些黑衣人到底要找什麼!”

    顧泱泱的眼眸笑的嬌媚,像極了一隻小狐狸。

    顧泱泱到了邵清妙的房間,忽然瞧見顧泱泱到了,邵清妙除了驚訝之外還是驚訝。

    “姐姐怎麼來了?”邵清妙匆匆下牀來迎接顧泱泱。

    顧泱泱和藹的扶住她,笑盈盈的說道:“你身子還沒有好,客氣什麼!今日覺得如何了?”

    邵清妙笑容淡雅,拉着顧泱泱的手緩緩坐下:“多謝姐姐,妹妹身子大好。”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