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5章 耍酒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5章 耍酒瘋字體大小: A+
     

    靜謐的夜,在顧泱泱一聲比一聲的喊叫中變得熱鬧起來,甚至周邊的田園犬,也跟着一聲一聲吠得的瘋狂。

    寧珏單從顧泱泱那打結的舌頭上,就能聽出她已經是喝醉了。本不想給她開門,讓青秋影將她送回去也就算了。

    可是沒想到青秋影稍稍一開門,顧泱泱便順着門縫鑽進了門裏,青秋影想攔着也晚了。只瞧着她動歪西歪的,向着寧珏的房間衝了進去。

    “嘭!”

    顧泱泱粗魯將寧珏的房門撞開。

    一身白色輕柔睡衣的寧珏,手中的茶盞將將遞到嘴邊,被她驚得停留在半空,愣怔地瞧着對着自己吃吃傻笑的顧泱泱。

    顧泱泱一路歪斜的到了寧珏的面前,慵懶地趴着桌子上,用她女人的嫵媚,眯着眼眸,勾搭着寧珏,嗲聲道:“小寧寧,我就知道你在這裏。告訴我,今日在廚房中的是不是你。”

    寧珏放下手中的茶盞,冷冷的瞧着她:“本殿下今日就沒有離開府中半步,怎麼會去你的府中。難道你夢想着本殿下還能做什麼給你吃嗎?你就不怕本殿下下毒?”

    “不怕,因爲我知道你不會下毒害我的。”顧泱泱伸手摟住了寧珏的脖子,身子不自覺得向着寧珏靠得更近。

    寧珏沒有躲避,但是冷漠的眼眸中全是打趣的味道:“你可以試試,瞧瞧本殿下敢不敢。”

    “你不會的,我知道,因爲你是愛我的。我知道你是愛我的。”顧泱泱像只撒嬌的貓,緩緩地倒向寧珏的懷中。

    寧珏將她推開,雙手抓着她的手腕,厲聲道:“喝上酒就應該回府中睡覺,在我這裏耍什麼酒瘋。”

    顧泱泱聽見寧珏的話,小嘴一扁,頓時眼淚決堤,嘩嘩的流了下來。她甩開寧珏的手,撲倒在他的牀上,耍賴一樣嚷着:“你不應該忘記我的,你忘記誰都行就是不能忘記我!你之前還說過要想皇上請旨娶我的,你不應該忘了我!”

    寧珏瞧着顧泱泱這又哭又鬧的,心中揪了一下的難過,他嘆了一口氣,站到她的面前道:“忘記就是忘記了,你又何必再糾纏。你這樣只會讓我……”

    顧泱泱忽的坐起來,臉上的淚水還在臉上掛着:“你記不記得之前,我去你府中,一不小心掉到你洗澡盆裏的事情?”

    寧珏微微一怔,他沒有想到顧泱泱怎麼會提起這件事情,他臉上不受控制的泛紅,聲音也顫抖了起來:“什麼掉進洗澡盆?本……本殿下不記得了!”

    可能是酒精作祟,顧泱泱竟然沒有察覺到寧珏眼眸中的閃躲,扁着嘴,又是委屈的趴在牀上哭了起來。

    忽的又坐起來的時候,她忙問道:“你記不記得那天我生辰,你陪我看煙花。就是那個‘砰砰’的,很漂亮的煙花啊?”顧泱泱很期待的瞧着他。

    絢麗多彩的煙花,在他的腦海中綻放開,依舊是那樣的燦爛。

    寧珏拖着椅子,坐到她的身邊,冷聲道:“不記得。”

    顧泱泱嘴一扁,又哭泣了起來。越哭越是悲憤,捶打着牀榻也是嘎吱嘎吱的作響。口中還喊着:“不對,你應該記得,你應該記得!你是愛我的

    ,愛我的!我也是愛你的,愛你的!”

    顧泱泱哭得像個孩子,寧珏瞧着從心底漾出笑容,低着頭躲避她,不讓她瞧見。

    突然坐起來時,淚眼婆娑的說道:“你記不記得,你要來京城,我不要跟你來,你假扮成黑衣人來綁架我,把我拐到了京城?這個你應該記得吧?”

    “不記得!”寧珏冷漠的臉上浮現淺淺笑意。

    顧泱泱有悲傷欲絕的痛哭了起來,她朝着寧珏歇斯底里的吼着:“你怎麼能不記得,怎麼能忘記。怎麼能!”像是埋怨,像是在宣泄。

    “不記得了,你再說什麼都是白費,本殿下就是忘記了。”寧珏冷聲說道。

    “你是不是也忘記了,我受傷成了三歲孩子的時候,你怎麼哄我的了?”顧泱泱悲傷說道。

    “你不是忘記了嗎?”寧珏大驚。

    “你是不是也忘記了我中毒,幫我吸過毒?”顧泱泱眯着眼睛,倚在牀頭說道。

    “不記得了。”寧珏瞧着她的樣子,嘴角輕淡優雅。

    “你是不是也忘記了,你爲了我肯服毒來威脅皇上?”顧泱泱的聲音越來越細弱,看來酒精已經催使她開始昏昏欲睡。

    “記得!”寧珏輕聲說着,坐到了她的身邊。

    “你是不是也忘記了,我……”顧泱泱這話沒有說完,已經睡了過去。

    “記得,我記得。”寧珏說着輕輕撫摸着顧泱泱的臉頰。

    那是寧珏日思夜想的臉頰,細白的皮膚被酒精作祟下,紅了一片,可也遮不住她本有的美麗動人。長密上翹的睫毛,像極了蝴蝶的翅膀,粉嫩硃紅色的脣,微微一開一合時。彷彿有一根看不見的羽毛,悄無聲息地略過寧珏的心扉。

    他身子前傾時,真想用自己薄紅的脣,覆蓋她的脣上。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證明他的心是活的,還在跳動着。

    可當沙鶴的話,再次迴旋在他的腦海中,在耳邊炸開的時候,寧珏忍住了。他緩緩地離開了,緊緊攥緊拳頭的時候,沒有一絲留念的起身,大步離開了房間。

    冬日的夜裏,月色清冷,寂寥的空中,星色都沒有帶來片刻的溫暖。那刺破寒意的日光,驅散黑暗的同時,也讓人從睡夢中醒來。

    顧泱泱只覺得頭腦一陣刺痛,胃中也炙熱的難受。她緩緩睜開眼睛,在瞧見周圍熟悉又陌生的環境後,她揉着自己的太陽穴,緩緩走了起來。

    在瞧見桌子上那八寶琉璃茶盞後,顧泱泱一個倒吸氣,首先就是低頭查看自己的衣衫。確定衣服都在,她放心的拍着胸。然後開始在腦海中捕捉昨天的記憶。

    昨天,自己和夜浩然一塊去喝酒,喝醉了之後,夜浩然揹着自己要回府中,然後自己給她指到了寧珏的府中。到了寧珏的府中……

    “你應該記得的,你應該記得的……”

    “你記不記得,記不記得……”

    “我是愛你……”

    顧泱泱不能理解,這些破碎的記憶是怎麼出現在自己的腦子裏的?

    這一定是個夢境,沒錯,自己一定還是在做夢!

    顧泱泱在自己

    的手背上,狠狠地掐了下。頓時覺得頭腦都被疼痛刺激的清醒了不少。

    這不是夢,這樣,方纔的那些個記憶是什麼?

    顧泱泱欲哭無淚,她居然喝醉救後來寧珏的府中耍酒瘋。還又哭又鬧的喊着自己愛他?女人加的矜持呢?女人該有的高貴呢?顧泱泱,你腦子被狗吃了?

    若不是自己格外的愛惜自己,顧泱泱此時一定會將自己活生生的掐死的。

    “嘎吱……”沉重的木門緩緩地敞開。

    顧泱泱一個激靈,火速躺回牀上。死死的閉着眼睛,心中暗示自己,你還在睡覺,還在睡覺……

    “不要裝了!”寧珏冷漠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顧泱泱尷尬的好想找個地縫給鑽進去。她強自鎮定地伸着懶腰,揉着太陽穴,次拉裂嘴的坐了起來,然後在瞧見寧珏後,裝出了一副很驚恐的模樣:“你,你怎麼在這裏?我怎麼在這裏?”

    “你怎麼會在我這裏,這個問題也是我想問問你的。”寧珏的聲音依舊冷淡,眼眸中也深邃的讓人覺得多看兩眼就會跌入其中。

    顧泱泱歪着頭,用她那拙劣的演技,表現着自己正在很努力的回想着。然後她驚訝地瞪大眼睛,道:“我喝醉了!我應該沒有跟你添麻煩吧?”

    “不是很麻煩。也不過是大半夜的將本宮震了起來,然後瞧着你耍了一個時辰的酒瘋,還有搶了本殿下的牀榻,讓本殿下在書房睡了一夜而已。”寧珏冷聲說着。

    他沒說一句,顧泱泱的頭就更低了一分,最後就恨不得插在牀上厚厚地被子裏了。

    “既然顧姑娘都醒了,也應該離開本殿下的府中了吧?”寧珏不客氣的下着逐客令。

    顧泱泱擡頭瞧着他,有一件事情她必須要弄明白。她支支吾吾的說着:“那個,我有件事情問你,就是,那個,你之前是不是來過我府中?給我做過粥?”

    寧珏嘴角冷冷一揚,上前兩步,扯過顧泱泱緊抱在懷中的被子,朗聲道:“你覺得本殿下一個晉國的三皇子,會屈尊降貴的到你的府中,給你這個心機頗深的刁婦做粥?”

    顧泱泱瞧着寧珏那高傲冷峻的眼眸,心中的悲傷轉化成了絲絲慍怒。她手上用力,將寧珏手中的被子給搶了回來。

    “怎麼?你這個晉國的三皇子又怎麼了?鑲金邊了?就不能下廚房做粥嗎!”

    “本殿下就是下廚做粥,也覺得不是給你這個刁婦!”寧珏不甘示弱地扯過顧泱泱的手中的被子。

    “刁婦?我忍你很久了,你那隻眼睛看見我刁婦了?我怎麼就刁婦你了?”顧泱泱怒氣衝衝地奪過寧珏手中的被子。

    “半夜來我府中耍酒瘋,霸佔我的牀,你這樣還不算是刁婦嗎?”寧珏扯着被子的一角,厲聲道。

    “你再叫我一句刁婦,我就告你誹謗!”顧泱泱用力一扯。

    原本顧泱泱這下應應該能從寧珏的手中扯過來,寧珏死不放手不說,這一被扯,竟然將寧珏給扯了過來。

    在兩人同時摔在牀上時,顧泱泱覺得自己被壓的喘過氣,睜眼一看,寧珏居然就在自己的身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