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4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4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字體大小: A+
     

    顧泱泱拭去眼角的淚水,道:“我是難過,悲傷,哀慟,心裏不痛快!”將將拭去的淚水,順着這幾個形容詞,又緩緩的流下。

    夜浩然立刻怒目橫眉,朗聲道:“誰欺負你了?是不是那個叫三皇子的寧珏?”

    瞧着他的架勢,若是顧泱泱承認是寧珏欺負她,定是要跟他拼個你死我活的。一個是楚國的太子,一個是晉國的三皇子,兩個人真的要打起來。雖說寧珏不見得就會是他的手下敗將,可最後也會因爲這點小事,引得兩國更加不和了,甚至還能引起兩國的戰事。

    顧泱泱想想最後還是打落牙齒往肚子裏咽,忍聲道:“沒有,只是一時的不快。你可知道治療不快的法子嗎?”

    夜浩然聽見顧泱泱這一問,眼眸中閃過邪魅的色彩,靠近她一步,低着頭嫵媚挑逗說道:“你是想今夜讓本宮陪你?”

    顧泱泱嫌棄的白了他一眼:“你腦子都在想什麼?我是說我想喝酒,我要用酒來澆愁!”

    “借酒澆愁愁更愁,這可不是什麼好法子!”夜浩然輕輕將顧泱泱耳邊的碎髮掠到耳後。

    “你要是不去就不去,不用在這裏文縐縐的教訓我。”顧泱泱沒好氣的說完,便要離開。

    夜浩然扯住了她的胳膊,思量片刻後,道:“好,本宮陪你。”

    人生難得有酒友,顧泱泱的臉上展開了嬌美笑容。但是在夜浩然的眼裏,還是能看見悲傷的苦澀。

    冬夜的京城,雖然寒風習習的讓人不時的全身發顫,可是街道上的熱鬧卻讓人流連忘返。

    顧泱泱和夜浩然隨便找了一個小店,點了幾道自己愛吃的飯菜後,便是酒多菜少的一杯一杯的澆愁。

    “來,楚國的太子,我敬你!謝謝你之前在客棧那裏救過我!不然我此時可能要身背好幾條人命了。先乾爲敬!”顧泱泱說完,一飲而入。

    夜浩然瞧着她這般的豪爽了,自然也不能遜色,便也隨着她,一飲而入。

    酒一落肚,顧泱泱立刻斟滿一杯,舉杯笑着對他說:“這杯我還是要敬你,敬你是楚國的太子!功夫了得!”隨後又是一飲而入。

    酒的熱辣,刺激着顧泱泱的舌苔已經開始麻木,但她還是在入喉時,使得她眉頭緊蹙,五官扭曲。

    夜浩然同她飲入後,給她加了一塊她喜歡的雞翅,笑容魅惑:“不要光敬酒,要多吃的東西,你腸胃剛好。”

    顧泱泱沒有功夫理會那些個雞翅雞腿的,她現在需要的是痛快的買醉。她又斟了一杯,舉到夜浩然的面前:“我還要再敬你,敬你,敬你……”

    十幾杯敬夜浩然了,顧泱泱支支吾吾的真的是沒有什麼可說的了。

    夜浩然瞧着她泛紅的臉頰,和有些迷離的眼眸,一手托腮嬉笑說道:“別敬酒了,你已經喝醉了。”

    顧泱泱沒有可敬的,一仰脖將酒盅的酒乾了。呲牙咧嘴一番後,邪魅笑着說道:“沒有,我沒有醉。今晚的我,可能很難醉的。你要小心啊,你要醉了,我是不會揹你回去的!”

    顧泱泱也學

    着夜浩然的樣子,支手托腮,帶着挑逗,帶着曖昧,緩緩開口:“你爲什麼喜歡我?”

    夜浩然離着顧泱泱緊了些,戲謔道:“因爲你長的好看。”

    “切……”顧泱泱無趣的端坐起來,“你們古代人也是外貌主義協會的,切,沒意思。”

    “古代人?”夜浩然對這一詞彙很是陌生。

    “你們就是古代人,而我是現代人,我們是兩個不同時空的人,不過現在我們居然能在這裏喝酒!”顧泱泱說着便大笑了起來。

    夜浩然嘴角微微上翹,依舊妖孽的讓人窒息:“你喝醉了,你別喝了!”

    他伸手奪過顧泱泱已經遞到嘴邊的酒盅,顧泱泱不快地瞪着他,迅雷不及掩耳地將他的酒盅搶來過來,然後一飲而入。

    顧泱泱的舉動讓夜浩然大驚,他瞧了好一會後,眼眸笑的彎了起來,喃喃道:“有意思,有意思!”

    “哎,你又沒有失戀過?”顧泱泱託着腮,眨巴着眼睛瞧着他。

    “失戀?”更是一個夜浩然感到陌生的詞彙。

    “就是你愛她她不愛你,然後把你甩了,拋棄了。失戀!”顧泱泱解釋道。

    夜浩然蹙着眉頭歪頭細細想着,嘴角邪魅的一揚:“好像除了你沒有哪個女人敢不愛本宮!”

    這話說的顧泱泱猛地想夜浩然翻白眼,嘲笑道:“這就是說你沒有失戀過?那就更不用說你又會真心喜歡的女孩了!”顧泱泱說着,又喝了一口酒。

    “有啊,那就是你!”夜浩然妖媚地瞧着她的臉,調戲地拋了一個媚眼。

    “噗!”顧泱泱一個驚訝,這一口酒還沒有下毒,就噴出來。隨後就是朗聲大笑。

    夜浩然被她的大笑給震住了,瞧着她一聲笑的比一聲高:“你笑什麼?本宮說的是真的,本宮喜歡你!”

    顧泱泱笑的都要岔氣了,捂着笑痛的肚子,拭去她眼角的淚,帶着戲弄的味道:“我可是個無底洞,我勸你還是早點回頭是岸。”

    “在本宮這裏,沒有回頭是岸。”夜浩然挑着她的下巴,魅惑的黑眸子濃情涌動,“本宮只知道不撞南牆不回頭!”

    顧泱泱全身一哆嗦,驚訝的倒吸一口氣,不知所措的躲避他那雙肉麻入骨的眸子。

    當給她的眼眸瞧到夜空中的半邊月時,打岔道:“你瞧,今晚的月亮多好看。我們來敬月亮,希望它能一直這麼漂亮。”

    顧泱泱將酒盅舉到夜浩然的面前,笑臉如靨,美豔中不失男子的英氣。

    夜浩然笑了,那是從心底溢出的笑意歡愉。拿起顧泱泱用過的酒盅,一飲而入。將酒盅緊捏在手中時,彷彿是要把顧泱泱的心抓住一樣。

    夜越深,寒意越濃。

    顧泱泱和夜浩然兩人,從熱鬧非凡人聲鼎沸,喝到了寥寥無幾的寂寥。

    顧泱泱已經徹底趴在桌子上了,夜浩然喝的很是高漲,他扯着顧泱泱的手,朗聲笑着,舌頭都開始打漂了:“那個……小泱泱,本……本宮要,要敬你,因爲你是我認識女人中,最有,最有意

    思的……來!乾杯!”說罷,一杯飲入。

    顧泱泱微微擡起頭,笑眯眯的說道:“你……你……敬了……敬了好幾遍了!”

    店小二實在是忍不住了,緩緩上前道:“客官,我們要打烊了。”

    夜浩然妖媚的眸子,寒意殺氣涌動,乜斜着店小二,冷聲道:“本宮,本宮……沒有說……說要打烊,你們就不能打烊。”

    店小二被他嚇到了,杵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顧泱泱雖然趴在桌子上,卻瞧見了這一切,她緩緩的站起,穩住自己好像踩在雲端的腳,從懷中掏出一錠銀子,遞給了店小二。忽略了夜浩然,左搖右晃一番後,離開了酒家。

    夜浩然跟着顧泱泱的身後,強不到哪裏去,也是一副頭重腳輕的搖晃着:“喂,你……你等等……本宮……”

    顧泱泱覺得胃裏翻騰,一股子酸辣一直上頂,她迅速地跑到一顆樹下,將肚中的酒都吐了出來。

    夜浩然瞧見顧泱泱吐了,沒有一點同情心的放肆笑了起來:“你……你醉了,你醉了!”

    顧泱泱吐完之後,方纔暈暈乎乎的腦袋,立刻清醒了過來。心中的傷痛,旁若無人的肆虐起來。

    瞧着浩瀚星空中那半顆皎潔月亮,頓時,眼淚沒有過程的淌下。她蹲在地上,悲切的哭了起來。

    夜浩然晃晃悠悠的走到顧泱泱的身邊,覺得是他的話讓她難受了,愧疚的拍着她的肩膀:“是……是本宮不好,你……你不要哭了……來,本宮揹你,揹你回家!”

    他說完這話,扯着顧泱泱的胳膊背到了背上,來回晃了兩圈後,才穩住了飄浮的腳。一步步地向着顧泱泱的府中行去。

    “不對,不是這邊,是那邊!那邊!”顧泱泱指着一個方向朗聲道。

    夜浩然很是順從的,向着顧泱泱指着的地方行去。

    月色下,顧泱泱在夜浩然的背後,一面哭泣着,一面指着月亮道:“它不是圓的,不是……連他都不是圓的……什麼海誓山盟,什麼信誓旦旦,連……連月亮都不是圓的……嗚嗚嗚……”

    夜浩然不懂顧泱泱的所指,擡頭瞧了瞧月亮後,道:“十五的時候它就圓了!”

    “不會的,不會的。他不會圓了,不會圓了!”顧泱泱趴在夜浩然的背後,一把鼻涕一把淚,哭的好生悽慘。

    “你醉了!”夜浩然笑着說道。

    “嗚嗚嗚嗚……”迴應夜浩然的是一串聞着傷心的朗朗哭聲。

    夜浩然揹着顧泱泱一步三晃的行了好久,忽然,顧泱泱眼前一亮,夜浩然揹着她竟然到了寧珏的府前。她慌亂地拍着夜浩然的背脊,掙扎着要落地。

    夜浩然本就醉的迷糊無力了,又被顧泱泱着一番的折騰,晃了兩下後,將顧泱泱從背上放了下來:“你怎麼了?”

    “你等我,在這裏等我。”顧泱泱顧不得和他再多說兩句,歪歪扭扭的到了寧珏的府前。用盡全身的力氣,瘋狂地拍着大門。一聲比一聲尖銳的喊道:“寧珏……小寧寧……你給我開門……”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