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3章 消失的背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3章 消失的背影字體大小: A+
     

    秋已離去,冬邁着寒心徹骨的輕盈緩緩地來臨。

    顧泱泱坐在牀前,遙望着天上那一輪皎月,擡頭對着那月亮呼出常常的白氣。

    那日幸好夜浩然將邵清妙給制止住了,沒有造成什麼太大的損失和傷害。只是顧泱泱這幾日躺在牀上在回想着邵清妙的話,黑衣人是來禮部侍郎的府中找東西的。會是什麼東西呢?

    而且他們還是向着邵清妙的母親要東西。

    記得之前白策說過,這邵清妙的母親是妾身,而且是燕國長公主的貼身婢女。這樣說來,興許那些黑衣人找的會是燕國長公主的東西。

    燕國不是滅國了嗎?難道他們是燕國的餘臣?

    顧泱泱正想的投入,沒有注意到白策端着一碗清粥到了房中。

    “顧大人,該吃點東西了。”

    顧泱泱歡喜的接過清粥,一面吃着一面說:“白策你能不能找到關於燕國的史記?”

    “燕國史記?你要這個做什麼?”白策不解問道。

    “我在猜想,那些個黑衣人去禮部侍郎家裏大肆殺戮,可能是跟燕國有關係。”顧泱泱盛了一口粥在嘴中,細細回味。

    “這個不難找。”白策信心滿滿的說完就出門了。

    等到白策再回來,顧泱泱舌橋不下的瞧着那足有一米後的燕國史記,也不過是是吃了一碗粥的功夫,他居然搬到了顧泱泱的面前。就像是他早就知道顧泱泱要看燕國史記一樣,提前將其找出。現在是從一個房間搬到了另一個房間。

    “怎麼會這麼快?你是哆啦A夢嗎?你有任意門?”顧泱泱驚訝的問道。

    白策眨巴着眼睛,不明白的顧泱泱說的是什麼東西。

    “我是說,你是怎麼這麼快的講個這些史記給找出來的?”顧泱泱用他能聽懂的方式問道。

    “這個是從禮部侍郎家中得到的,覺得你可能會有用處,便都帶回來了。”白策說的很是誠懇,讓人無法不去相信。

    顧泱泱也沒有再說什麼,拿起一本史記後,開始閱讀了起來。

    搖曳的燭火下,顧泱泱一個字一個字閱讀着,很是認真。並不是因爲顧泱泱想從這字裏行間中找到燕國的興旺衰敗,而是因爲,她一個現在一流警校的優秀畢業生,居然很多的古代字是不認識的,完全就是靠懵。

    顧泱泱放下書本,揉着發酸的眼睛,感慨着:“想我顧泱泱也算是高端的知識分子了,現在淪爲半個文盲?早知道有今天,當初應該去讀文科!”

    她挑了挑燭火,讓它不再搖曳的晃眼,繼續挑戰那書本上的古字古詞。

    不知道看了多久,顧泱泱只覺得好像過了一個世紀一樣,終於將手中的第一本書看完了。眼皮也沉重的難以堅持了。

    她打着哈欠伸着懶腰,在進行第二本書時,終於被睡意所戰勝了。顧泱泱趴在桌子上睡了起來。

    冬日風用它特殊的方式推開了窗戶,肆無忌憚地挑釁着顧泱泱千萬青絲。

    一雙飽含着暖意的纖長大手,輕輕地關閉了窗戶,讓冬風無法繼續。當他回頭的時候,一雙好看的黑眸子裏

    ,彷彿蘊含了千萬辰星的光芒,心疼愛惜的瞧着顧泱泱。

    他從牀上取來薄被,輕如絲羽地蓋在顧泱泱的身上,手指收回時,依依不捨地停留在她白皙的臉頰上。

    一股暖意順着她的臉頰搔過她的心,久違的漣漪盪漾開來,泛起層層的波光粼粼。

    顧泱泱嘴角微微上揚,夢中的她露出燦爛的笑,應該是夢見了什麼使自己歡喜的事情,或是想見的人。

    多盼望時間能給予憐憫,就在這一刻停住,哪怕停到世界末日也無妨。

    當顧泱泱全身微微一抽動時,細長的手快速離開。像是在躲避,又像是在隱藏自己停留在這裏的事實。

    如星的眼眸中,淡淡的憂傷升起,遮住了原有的光澤後,剩下的是冷若冰霜的無情。腳步,就像是冬日冷利的風,帶着堅決快步離開了房間。

    靜謐的房間中,出了顧泱泱微微的鼾聲,就是那紅燭的淚痕。

    顧泱泱這幾日什麼都不幹,也不跟任何人會面,一股腦的沉浸在燕國曆史中。短短的幾日功夫,顧泱泱不僅已經將這些彆扭的古字認識的差不多了,而且也熟知了燕國的歷史。更重要的是,顧泱泱竟然在不知不覺中,身子已經是大好了。

    合上最後一本書的顧泱泱,在伸着腰肢放鬆的同時,肚子也叫喚了起來。

    瞧着外面將將見西的太陽,確實也該吃點是什麼東西來好好的養養自己的肚子了。

    身子大好的感覺就是不一樣,顧泱泱覺得此時的自己身輕如燕,幾步就到了廚房。

    廚房中,只見一個身着白衣的高個男子,帶着一根灰色的圍裙,正圍着鍋臺轉。

    那背影,顧泱泱瞧得一愣。太過熟悉了,甚至是閉上眼睛都能描述出來。那正是寧珏的背影。

    驀地。顧泱泱眼中泛着淚光,總覺得他不會再理會自己了,不會再關係自己了。可是此時他竟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顧泱泱難以掩蓋自己心中的激動,連聲音也跟着顫抖了起來:“寧珏……”

    背對顧泱泱的寧珏,被突如其來的柔聲,喚的怔住在原地。迅速地蹲了下來,用這種欲蓋泥章的方式隱藏自己的存在。

    顧泱泱剛想大步上前將寧珏瞧個清楚,白策突然從顧泱泱的身後扯住了她的胳膊,將她拉出來廚房之地,笑盈盈道:“你身子還沒有全好,你怎麼出來了?你要什麼東西跟我說,我給你拿便是!”

    “我……我看見寧珏了。”顧泱泱甩開他的手便衝向廚房。

    白策一個閃身,擋在了顧泱泱的面前,笑得更加和煦暖意:“三皇子怎麼會在我們府中,一定是你想他想的看花眼了。”

    “不會的,我不可能看花眼的。”顧泱泱躲過白策便向着廚房疾步而去。

    白策無奈的蹙着眉,又擋到了她的眼前,道:“真的是你看花眼了,廚房裏面的不是三皇子,是青秋影。”

    顧泱泱眼底滲出了惱怒,厲聲道:“我明明看見是寧珏,怎麼可能會是青秋影。你三番四次的攔阻我,你給我讓開!”

    白策還想說點什麼,卻被顧泱泱怒聲

    打斷:“讓開!”

    白策只能無奈的低着頭,閃到了一旁。

    顧泱泱匆匆進到了房間,將地上蹲着的人影扯了起來。

    只見那個人,一臉的冷漠,瞧見顧泱泱後恭敬有禮的喚了一聲:“顧大人!”

    顧泱泱整個人愣住,那不是寧珏,真的是青秋影。

    難道是自己眼花?真的是已經想寧珏想的,產生了環境?

    顧泱泱不相信,明明是白衣的寧珏,怎麼蹲下去又起來,會變成一身藍墨色的青秋影。顧泱泱不捨氣地在廚房中來回翻找着,每個角落不都放過。可是來來回回找了好幾遍後,結果都是一樣,這個地方沒有寧珏,只有白策和青秋影。

    顧泱泱又悲又怒的高聲喊道:“寧珏,寧珏,你給我出來,我知道你在這裏,你又膽子給我做粥,你爲什麼沒有膽子出來見我?我知道你就在這裏!你給我出來!”

    顧泱泱的聲音一聲高過一聲,一聲不必一聲來的撕裂心肺。她的聲音就像是一把尖利的刀,直刺入在屋後躲避,寧珏的心中。

    白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拉着顧泱泱的胳膊,柔聲道:“走吧,你身子還沒有全好,先回房休息吧。”

    顧泱泱簌簌落着淚,在白策的攙扶下,緩緩離開了房間,進了自己的房間。

    白策瞧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樣,真想脫口告訴她事實的真相,廚房中的人確實是寧珏,不是青秋影。可是既然三皇子威脅他不讓他說出來,定是有寧珏他不得已的苦衷。

    白策也只能將要脫口的話,強硬的吞到肚子了。無奈又惋惜的長嘆一聲,離開了房間。

    白策前腳剛走,夜浩然後腳就來。幾日沒有見到顧泱泱,夜浩然心中定是十分想念。當他走到顧泱泱的房間前,整個屋內是顧泱泱苦痛抽泣。

    夜浩然心中暗呼不好,興許是顧泱泱肚痛的毛病又犯了,一腳將門踹開,硬闖了進去。

    顧泱泱大驚,臉上的淚猶在,睜大着眼睛瞧着他:“你幹嘛?”

    “你不是肚子痛的哭嗎?”夜浩然瞧着顧泱泱關切道。

    “我不是肚子痛,我是心痛!”顧泱泱說着有趴在桌子上悲切的抽噎起來。

    夜浩然以爲顧泱泱心痛,急忙上前詢問道:“痛了多久了,可有找那個姓高的來瞧瞧?”

    顧泱泱只顧着哭泣抽噎了,沒有理會夜浩然,這可把夜浩然給嚇到了。覺得顧泱泱定是得了什麼厲害的病了。他一把將顧泱泱給橫抱了起來,就要立刻房間。

    顧泱泱被夜浩然突然的橫抱,嚇得驚慌失措,掙扎嚷道:“你幹嘛?你要帶我去哪裏?”

    “你別亂動,這個心痛是可是要命的毛病,本宮帶你讓姓高的給你瞧瞧。”夜浩然妖媚的臉上難得有緊張驚慌的神色。

    顧泱泱頓時被他逗樂了,原來他以爲自己心痛是得了心臟病!

    “放我下來,我說的心痛不是心臟痛,這是個比喻,比喻!你放我下來。”

    在顧泱泱強烈的要求,和奮力的掙扎下,夜浩然緩緩將她放下,蹙着眉頭問道:“你心痛不是心臟痛?”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