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2章 發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2章 發瘋字體大小: A+
     

    “母親捱了這一刀,黑衣人惱羞成怒,想着我也揮了一刀。可能是母親臨走之前扯了他的腳踝一下,這一刀沒有砍刀實處,只是皮外傷。我摔倒的時候撞到了額頭,便昏了過去,什麼都不知道了。待再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義莊之中。周圍躺着的都是死人,於是我就逃出來義莊,在路上碰見一個黑衣人。他將我綁到了馬上,將我困到了廢瓷窯中……

    他給我療傷,又給我做飯,我不喜歡吃蔬菜,他便給我打獵。晚上冷的時候,他會在我身邊用身子給我取暖……”

    邵清妙說這些的時候,臉上的悲傷化成了甜絲絲的愛意。整個人好像深陷其中,彷彿被什麼控制着,無法自拔的歡喜着,而又悲悽了起來。

    顧泱泱暗呼不好,這孩子明顯是要犯病啊!

    顧泱泱忙開口打斷她的回憶:“妙兒妹妹,你剛纔說那個黑衣人問你母親要東西?你可知道他要什麼東西?”

    邵清妙彷彿沒有聽見顧泱泱的問話,一掌拍在桌子上,茶盞都被震得的叮咚作響。她厲聲問道:“那個黑衣人呢?你可知道他去哪裏?是不是你將他給殺了?”

    完了完了,這孩子真的犯病了。

    邵清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一旁的尤可欣驚恐萬分,她輕聲喚着邵清妙的名字。可誰知邵清妙忽的轉向尤可欣,冷聲吼道:“你給我閉嘴,是不是你也抓過黑衣人?”

    尤可欣被邵清妙嚇得連連後退,險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顧泱泱一看,她這個狀態一定會傷害到旁人的,眼珠子溜溜一轉,厲聲喊道:“我見過黑衣人!”

    這個法子真的是很管用,邵清妙立刻停住對尤可欣的步步緊逼,而是瞪着一雙大眼,殺氣凌凌地向着顧泱泱而去。

    “你見過他,你在那裏見過他?他現在在哪裏?”邵清妙一副要吃人不吐骨頭的架勢,站在顧泱泱的榻前,低頭瞪着她。

    “其實那個黑衣人也被我關在府中了,難道你沒有見到他嗎?不對啊,他就在你對面的房間,不應該沒見過。”顧泱泱低着頭蹙眉質疑自語道。

    邵清妙一聽黑衣人是關在之前自己的房間對面,一個箭步便衝出了門口。還差點和聞聲趕來的夜浩然撞了一個滿懷。

    瞧着邵清妙那副瘋癲的模樣,夜浩然驚訝地瞧向顧泱泱:“她不是好很多了嗎?”

    “別問那些了,快抓住她,她現在可是很危險的。一個不小心就能殺人的!”顧泱泱捂着肚子,艱難的從牀上爬起來。

    夜浩然聽見顧泱泱的話,離開衝出了房間,去追邵清妙。

    尤可欣驚惶未定的喘着粗氣,聽見顧泱泱低聲的呻吟聲,立刻上前將她扶了起來,忙問道:“妙兒怎麼了?”

    顧泱泱忍着肚子的痛,說道:“她因爲受到刺激,對那個綁架挾持他的黑衣人產生了感情,斯德哥爾摩症候羣。”

    “絲什麼?”尤可欣眨巴眼睛問道。

    “你別問了,快扶着我去瞧瞧吧,那個傻子千萬別一個石子將邵清妙給斃了。”顧泱泱此時更加擔心的其實是夜浩然那個瘋子。

    論到瘋,邵清妙她是刺激的瘋了,而夜浩然他是真的瘋,從骨髓中滲出的瘋。瞧他能將高太醫打成那樣便就知道了。

    顧泱泱在尤可欣的攙扶下到了院中,只見那個邵清妙正在一間房間一間房間的翻找着,而夜浩然跟着她屁股後面。一副看熱鬧不閒事大的架勢。

    “你……”顧泱泱一說話就扯得腸子疼。只能說了一個字,後面沒有了下文。

    尤可欣心思細膩,立刻喊道:“那位公子,公子!”

    夜浩然無動於衷,還是一個勁兒的瞧着翻箱倒櫃的邵清妙。

    “叫公子太擡舉他了,叫瘋子!”顧泱泱聲若蚊蠅般對尤可欣說道。

    尤可欣一愣,她一從小在皇后娘娘宮中長大的,忠臣之後,從未開口罵過人。此時顧泱泱讓她喊那位公子是瘋子,一時間緩不過神來。

    “叫吧!他小名就叫瘋子!”顧泱泱向着顧泱泱微微一笑,示意讓她能安心。

    “瘋,瘋子……”尤可欣的聲音也就身旁的顧泱泱能聽見了。

    “大點聲,這點聲音誰能聽見啊!”顧泱泱無奈說的。

    “瘋子,瘋子。”尤可欣是比之前的聲音大了不少,可是夜浩然依舊沒有聽見。

    “再大點聲!吼出來的那種,歇斯底里。”顧泱泱要求道。

    尤可欣很是爲難的蹙着眉,紅脣顫了顫,還是難以啓齒:“不行啊,我……”

    “你是想瞧見邵清妙瘋癲的將這裏的所有殺了?還是看見她瘋癲的將自己殺了?”顧泱泱故意將事情說的嚴重一些。

    尤可欣當然是兩樣都不想看見,她深深一呼吸,眼一閉,一股豁出去不死便成功的架勢,高亢的喊道:“瘋子公子。瘋子公子!”

    尤可欣還是覺得直接稱呼他的“小名”有些失禮於人,便在後面又加上了公子二字。

    這次夜浩然可是聽見了,他回頭瞧見顧泱泱站在院子,身上的衣服單薄,臉上將將養出來的紅潤也變成了慘白。他一個箭步跑到了顧泱泱身旁,將身上的外袍脫下給她披上,還不忘壞笑說道:“小泱泱是擔心本宮被這個瘋子所傷纔出來的?放心,以本宮的功夫,這個瘋子還不能傷了我。”

    顧泱泱嫌棄的白了他一眼,道:“我是擔心你將邵清妙給傷了。你不攔着她,你在哪裏瞧什麼?”

    夜浩然魅惑的黑眸子閃着調戲的光芒,嘴角一揚:“女人是用來男人疼愛的,所以本宮發過誓,絕對不打女人!”

    “噗”!顧泱泱覺得自己一口鮮血能噴他一臉。

    “我不是讓你打她,我是讓你攔着她,免得她會去打別人!”顧泱泱一時間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可是我要是去攔着她,她一定會反抗的。她若是反抗,本宮便會忍不住打她。打她便就破壞了本宮的誓言。得不償失,本宮還是看着她的好些。”夜浩然說着扭過頭,繼續瞧着從這間房搜到另一個間房中的邵清妙。

    顧泱泱再次覺得,已經無法用正常人的思維來跟他交流了。

    聽見嘈雜的白策,從房間中出來,一瞧見邵清妙怒不可遏的翻找着什

    麼,匆忙跑到顧泱泱面前問道:“她這是怎麼了?”

    “犯病了。白策你將她綁起來,若是這樣下去,她不能將自己傷了也會傷了旁人的。”顧泱泱覺得更白策還是有話說的,畢竟白策是一個正常人。

    白策立刻從房中找來了一捆繩子,向着房中的邵清妙便走去。

    可是白策將將用繩子快速纏住她的時候,邵清妙徹底的瘋了。不僅用頭一遍一遍的撞擊着白策,甚至還毫不客氣的下口咬住了白策的胳膊。

    白策也是一名正人君子,任邵清妙咬着自己的胳膊,也沒有要打她的意思,只是一直忍着。

    院中的顧泱泱雖然是離得遠,可也瞧的一清二楚。她就這麼瞧着都覺得痛,於是厲聲對夜浩然吼道:“你還不去幫白策,你要等他胳膊被咬掉再幫他?”

    夜浩然瞧着自己的指甲,妖孽的臉上綻放出事不關己的模樣,輕聲道:“本宮想來不打女人的,本宮要是去了……”

    “你要是不馬上去,這輩子休想然我跟你說一句話!”顧泱泱怒火熊熊的眸子,狠狠地瞪着他。

    可能天下能讓夜浩然屈服的人或是事沒有幾個,而顧泱泱的命令可能要算上一個了。

    夜浩然聽見後,眉頭一蹙,陰邪的笑嘻嘻道:“本官若是救下了那該有什麼好處?”

    “我答應你一個要求還不行嗎?”顧泱泱已經走到了仁至義盡了。

    “一個嗎?本宮要三個!”夜浩然低着頭,朝着顧泱泱邪邪的壞笑。

    顧泱泱緊攥着拳頭,強忍着不要去揍他,朗聲:“好,三個就三個。你快點的!”

    夜浩然臉上的壞笑還沒有瞧清楚,只見他一個閃身,好似鬼魅一般,猶如閃電的到了白策和邵清妙兩人中間。

    他一個手挽花,兩指點到了邵清妙的脖子一處。只見邵清妙忽的全身一軟,雙目一閉,整個人暈了過去。

    夜浩然扶着邵清妙,嘖嘖嘆息的同時,口中還喃喃自語着:“罪過罪過,這算是破戒了!”隨後便邵清妙交給了白策,自己則大模大樣的離開了房間。

    “白策,快將她待到房間中,然後請高太醫前來診治。”顧泱泱緩緩說道。

    顧泱泱說完這話,一時間牽扯到了自己肚子,開始猛烈的咳嗽起來。

    尤可欣擔憂的輕拍着她的背脊,詢問着:“泱泱,你怎麼了?泱泱?”

    夜浩然到了顧泱泱的面前,蹙着眉頭,責怪道:“人家瘋你也跟着瘋,不知道自己的傷勢未愈嗎?就敢跑出來逞英雄!”說着他將顧泱泱橫抱起來,快步的走進了房間。

    本在顧泱泱身旁的尤可欣,被夜浩然這突如其來的熱情,給嚇到了。自她知道寧珏和顧泱泱的事情後,便覺得能抱顧泱泱的,能照顧顧泱泱只有寧珏。可是此時居然殺出一個長相妖媚的男子,居然橫抱着顧泱泱進到了房間。

    正在尤可欣一愣怔時,餘光忽然瞥見一個極其熟悉的身影。微微一側頭時,樹後面,一臉冷漠的男子,劍眉緊蹙,他周身鍍着一層寒氣,黑眸子冷冷盯着緩緩將顧泱泱抱緊房中的夜浩然。那人正是寧珏。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