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1章 白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1章 白粥字體大小: A+
     

    白策眼眸中的焦急轉化成難以開口的神色,轉瞬即逝後便苦笑着說道:“三皇子在三皇子府中啊,你是不是又做夢了?”

    顧泱泱有將房中細細打量一遍,自嘲的乾笑道:“真的是又做夢了。”

    高太醫幽幽嘆了一口,道:“顧大人身體沒有問題,就是今日吃的有些多,又牽扯了腸胃中的傷勢了。”

    顧泱泱苦笑着:“實在是今日的白粥很好吃。”

    “那也要顧及身子。”高太醫聲音中沒有帶一點責備,更多的是着急的關心。

    “嗯,我一下一定少吃點。”顧泱泱訕然一笑。

    高太醫又給顧泱泱服下一顆消食的藥丸後,便同白策兩人離開的房間。

    白策目送着高太醫離開後,左右顧之,瞧見四下無人,便急急忙忙地向着一處走去。

    到了一棵高樹之後,白策對着樹下的人影恭敬地行了一禮,道:“三皇子,高太醫說顧大人只是一時貪吃,牽扯了傷口,高太醫已經給她服下藥物,此時已無大礙了。”

    寧珏冷蹙着眉頭,很是自責的說道:“都是本殿下不好,縱容她吃了好幾碗。”

    白策瞧着他的神色,思考好久後,說道:“三皇子爲何不告訴您在府中?”

    寧珏輕輕搖着頭道:“你千萬不要告訴她,對她沒有好處!”說着,他便要離開。

    “白策不懂,您爲何要騙她失憶呢?”白策有種打抱不平的感覺。

    “這個你也不要問了,總之,你知道本殿下是爲了她好!”寧珏停住腳步,冷聲說道。

    他微微擡頭時,白策能清楚瞧見他吐出一道長長的白氣,隨後快步離開了。每一步踏碎金黃落葉時,還帶着一地的落寞。

    wωω¤ Tтkan¤ c o 清晨的陽光照在已經落盡樹葉的樹上,一隻小小麻雀扇動着翅膀,彷彿是在享受秋日帶了的最後一絲暖意。爲了表達此時它的歡暢,它對着清靈的對着太陽猛唱起歡欣的歌謠。

    顧泱泱被它的歌聲驚醒,睜開眼睛時,她輕輕觸碰着自己的手背,昨夜那溫暖的感覺好像未曾消散。可卻真的沒有見到寧珏,難道是夢中他將自己摟在懷中,甚至是安慰自己?

    白策輕輕推門進來,端着一碗清粥。

    顧泱泱瞧着那一碗清粥,臉上綻放出一個歡喜的笑容。

    白策卻先開口道:“只能吃這一碗!”

    顧泱泱方纔那好看的笑容,瞬間消失。取而代替的則是不悅的扁着嘴,盯着白策。

    “別看我,這可是高太醫說的。不過你若是聽話,中午可以給你做些好吃的,你想吃什麼?”白策笑嘻嘻的問道。

    “我想吃甜甜的,蜜餞,糕點,糖婆子……”顧泱泱像是一個問父母提說要求的孩子一樣。

    “好!只要你聽話,我就給你去買甜的。只能吃一碗的!”白策將清粥遞到了顧泱泱的手中。

    顧泱泱細細地品嚐起來,雖然是清粥,裏面什麼也沒有,但其中滋味親切讓人悸動。

    “這幾日那個邵清妙情況好了很多,不像是之前那般的瘋癲了。可是她還是詢問着黑衣人的下落。”白策一本正經說道。

    “你沒有告訴她黑衣人已經死了吧?”顧泱泱最擔心的就是這個問題。

    “沒有,可是紙裏包不住火,總覺得她好像已經知道些什麼了。”白策蹙眉說道,“對了,她聽說你爲了救她而受傷,所以還想來見見你。”

    顧泱泱也剛好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問她,於是笑眯眯說道:“行,讓她來吧!”說完之後,又是滿臉歡喜的品着清粥。

    邵清妙一直被顧泱泱下令關着,生怕她一個不正常便會做出什麼傻事。直到最近她的情況有了穩定,顧泱泱才肯讓她稍微出門。當然,出門也只是很有限的一塊小地方而已。

    邵清妙聽說可以見顧泱泱了,欣喜若狂,但見人這起碼的禮儀妝容還是要有的。她簡答的梳洗一下,不至於失禮於人,便匆匆忙忙到了顧泱泱的房中。

    顧泱泱斜倚着牀榻,瞧着眼前這個可人兒。

    雖是一身簡單的粗衣布料,卻遮不住她優雅端莊的氣質,白皙的皮膚透着嫩紅的光澤,一看就是十五六少女的肌理,這個可是裝不出來了。

    一頭青雲黑髮,輕柔的讓人有種山上浮雲的感覺。一雙微微上挑的鳳眼,透着水汪汪的精明。薄紅的脣微微上揚時,一對可愛的大酒窩增色不少。

    顧泱泱瞧着她,微微笑着:“你好,邵清妙。”

    wWW⊕ ttKan⊕ C〇

    “顧姑娘有禮了。”邵清妙款款一禮,極其的謙恭嫺淑。

    顧泱泱暗暗驚歎,果然是禮部侍郎家的閨女,大家出來的就是不一樣。

    因爲邵清妙的影響,顧泱泱笑得也大家閨秀了起來:“邵姑娘請坐。”

    邵清妙緩緩幾步後,端坐到了顧泱泱對面的椅子上。微笑着露出一口皓齒:“聽說顧姑娘受傷了,邵清妙特來瞧瞧姑娘,不知姑娘身子可是大好?”

    顧泱泱也直起來了腰,聲音也柔軟起來:“身子已無大礙,就是還需再調理些時日。有勞姑娘掛心了。”

    顧泱泱自己都被自己那柔若無骨的聲音給酥麻倒了,果然,這種端莊,不太適合她這個從現代傳過來的“大家閨秀”。

    “之前小女給顧姑娘添了不少麻煩,還請姑娘不要介意的緊。”邵清妙說着低下了頭。

    “其實你不用叫我顧姑娘,將我顧泱泱就行,你要是覺得不夠親情就叫我泱泱。”顧泱泱覺得還是自己原來的聲音語氣更加適合自己。

    “顧姑娘是四品女官,小女子怎可直呼顧姑娘的名諱呢?”邵清妙很嚴肅的說道。

    迂腐,瞧見沒有,這就是來自古代禍禍了一個好閨女的迂腐思想。這要是再發展下去,這姑娘定是會冥頑不靈的。

    “我不喜歡人家叫我姑娘長姑娘短的,瞧你的樣子,定是我比你年長几歲。你若是不嫌棄,就叫我一聲顧姐姐。這樣可好?”顧泱泱笑盈盈說道。

    邵清妙一愣,瞬間臉頰緋紅一片,羞澀的低下頭,聲如蚊蠅道:“小女子,小女子,怎麼可以和四品女官稱姐道妹的?”

    “哦,你的意思就是說跟我稱姐道妹的,我不夠資格是不是?”顧泱泱下了一劑猛藥,眯着眼眸問道。

    “不是的不是的,小女子不是這個意思。”邵清妙慌張了

    起來。

    果然還是小女孩好騙。

    “嗯?那你還聲稱小女子?”顧泱泱挑着眉頭,壞壞的一笑。

    邵清妙緋紅的臉頰,蔓延到了脖頸處,她低着頭,嘴角微微一揚時,那兩個大酒窩便就出現:“顧,顧姐姐!”邵清妙羞答答的喚道。

    “哎!真是好妹妹,以後我就叫你妹妹了!”顧泱泱心中歡喜,又得了一個妹妹。

    “在外面就聽見你們姐長妹長的了,真是讓我又喜又惱!”

    不知何時,尤可欣已經到了房中,只是顧泱泱和邵清妙兩人並沒有注意道。

    顧泱泱一瞧是尤可欣,剛想起身迎接,可一動就牽扯着肚子裏面的五臟六腑,又開始痛了起來。

    尤可欣瞧見了,疾步走上前,略帶責怪的說道:“傷勢還沒有完全復原就想着下地?你們還是外人嗎?”

    “這不是怕某個人的醋罈子打翻了嗎?”顧泱泱打趣道。

    “方纔是逗你的,你還真是當真了。快些躺好了,一會若是又有閃失,妹妹我要慌愧死了。”尤可欣扶着顧泱泱躺好。

    她美目流轉停到了邵清妙的身上,思量片刻後,頓時大喜起來:“你是妙兒妹妹,你沒有死啊!”

    邵清妙細細瞧了瞧尤可欣後,臉上也立刻綻放出歡喜的笑:“可欣姐姐。是你!”

    顧泱泱瞧着兩個好像是多年沒有見的老友,相互扯着手,寒暄着些年的經歷和人生的變故,嘴角輕輕的上揚了起來。

    “你們兩個都坐下說,在我眼前晃得都暈了。你們兩個認識嗎?”顧泱泱笑着問道。

    “是啊,我記得有一年皇后娘娘生辰,宴請了各位大臣並其家眷,妙兒妹妹也在其中。”尤可欣扯着她的手笑着說道。

    “是啊,當時妙兒第一次進宮,沒想到竟然迷了路。還好碰見了可欣姐姐將我帶了出來。”邵清妙眼眸中晶瑩的都能掐出水了。

    “哦,你們還有這段緣分。”顧泱泱在一旁笑道。

    “可是妙兒妹妹,你不是已經……”尤可欣將後面的省略,但還是很想知道她爲什麼會活着。畢竟傳聞是禮部侍郎全家滅門的。

    當然,這件事不單單是尤可欣想知道,就算牀榻上的顧泱泱也豎起來耳朵,準備聽個詳細。

    邵清妙鬆開尤可欣的手,緩緩坐到了椅子上,一雙清澈透亮的眸子,放空所有,陷入了深邃的且黑暗的回憶的漩渦。

    “那日,我在房中睡覺。睡夢中忽然聽見刀劍相向的聲音,便被驚醒。我母親將我從牀上拉了起來,一出房門,我就看見一羣黑衣人瘋狂的殺戮着我家中的所有人,到處都是血,到處都是慘叫聲。

    我母親一個將我護住,向着後門跑去,可是還沒跑到後面,就被一個黑衣人給攔住了。他向着我母親要東西,我母親說死都不會給他。然後那個黑衣人便提刀向我砍來,母親護住了我,受了黑衣人的一刀。”說道了這裏,邵清妙的臉上除了恐懼,便是痛苦和悲傷,淚水開始沒有過程的滑落下來。

    顧泱泱和尤可欣也跟着悲傷起來,自古母親都是願意將自己的生命犧牲,成就孩子的生存希望。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