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0章 不識夢與現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10章 不識夢與現實字體大小: A+
     

    顧泱泱受了內傷,高太醫每天都會前來給顧泱泱把脈。只是這幾日他總是用一個白巾覆面。

    在顧泱泱的詢問下,高太醫目光閃躲的聲稱最近上火,嘴巴上長了好多的水泡,怕傳染人才帶上的。

    他這樣的話興許是能騙了旁人,可是絕對騙不了顧泱泱。顧泱泱趁着他給自己把脈時,迅雷不及掩耳的將他臉上的白巾給扯了下來。

    顧泱泱一瞧他的臉,頓時驚訝的舌撟不下。只見他的兩腮紅腫發紫的老高,雖說周圍已經開始泛着康復的黃色,可也觸目驚心的緊。他兩半嘴脣也腫的好像是掛了兩個香腸,暗紅的脣讓人瞧着都覺得疼。

    “你這是怎麼弄的?”顧泱泱忙詢問道。

    “這個,這個,下官不小心摔得……”高太醫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顧泱泱聽着這個回答,總覺得有些耳熟,好像是在哪裏聽見過。忽然他想起回京之前,她在一家店裏,哪裏的店小二和老闆,也是面身是傷,卻說自己的是摔的。

    顧泱泱恍然領悟了一切,她厲聲問道:“是不是夜浩然乾的?”

    高太醫全身一顫,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驚慌道:“是下官咎由自取的,下官活該,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楚國的太子。還請顧大人不要追究的好。”

    他是希望顧泱泱不追究,可是顧泱泱本就是出頭好生的性子,又加上可願意維護自己的身邊關係的好的人。這個俗稱:護犢子!

    此時讓她不要追究,這比讓她再受一次內傷來的還要痛苦。

    隨後她立刻朗聲高亢喊道:“夜浩然……”

    這夜浩然不知從那個地方冒了出來,魅惑的黑眸子裏滿是歡天喜地的笑意:“小泱泱想本宮了,竟然這麼早就叫本宮來。”

    顧泱泱冷若寒霜的黑眸子,閃爍着點點慍怒,直勾勾地瞪着他,指着一旁鼻青臉腫的高太醫問道:“這是你乾的吧!”

    顧泱泱沒有質問他,畢竟她已經心裏清楚是這個楚國太子的所謂了。

    夜浩然瞧了高太醫一眼,已經就是春風暖意笑如花,無所謂的一挑眉道:“是本宮乾的!”

    還沒有從他嘴中聽見的時候,顧泱泱就怒氣涌動,此時瞧見他理所應當的承認了,已是怒髮衝冠了:“你幹嘛要打他?你瞧瞧你把他打的!”

    顧泱泱用一個長者在責備孩子的口吻,質問着夜浩然。

    “咒罵楚國太子,這若是在楚國,定是要拔舌剔牙的。本宮只是賞了他十幾耳光,已經很便宜他了。”

    夜浩然那一副格外開恩的模樣,讓顧泱泱氣得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那是你們楚國,這裏是晉國。你是楚國的太子,可他是晉國的太醫。你這樣動手打他,你可有想到晉國的皇帝會不會容忍?何況他是在這裏爲我治傷的!你,你真是……”

    顧泱泱已經氣的語結,不知道要如何用人類的語言來形容他了。

    再瞧瞧夜浩然,他不僅沒有爲顧泱泱的責怪而惱怒,反而一把握住了顧泱泱的手,含情脈脈柔聲着:“泱泱,你是在擔心本宮會被你們晉國的皇帝

    責罰嗎?我就知道,你是擔心本宮的。”他說着還不忘向着顧泱泱挑眉頭送秋波。

    顧泱泱能清楚的感覺到,一旁的高太醫全身一抖。當然,當事人的她更加是全身抖三抖,抖得牀榻都晃了一下。

    瞬間,顧泱泱已經不想跟他說什麼人話了,因爲顧泱泱覺得她在對牛彈琴。

    “我累了,我要睡覺,你們都出去吧。”顧泱泱冷冷的下着逐客令。

    “好的,小泱泱,你先休息。我們就不打擾你了。”夜浩然心情好的快要上天了。

    顧泱泱不友好地瞪着大眼睛,厲聲警告夜浩然:“你要是膽敢動我身邊的朋友一指頭,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夜浩然笑得邪魅妖豔,伸手摸了摸顧泱泱的頭頂:“好的,本宮知道你擔心我,以後不會了。真是可愛啊!”

    顧泱泱厭惡地瞪着他,好像下一刻他再不將手收回去,就會上口了。

    夜浩然不以爲然,笑嘻嘻地向她拋了個妖眼,歡喜的離開了。

    就在夜浩然關門的霎那,顧泱泱能清楚的感覺到遠處的一棵樹後,是一雙能將世間萬物凍結的冷酷冰眸。

    可卻在顧泱泱心底一抽時,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顧泱泱安慰自己,興許是眼花了,或者是被夜浩然氣得一時腦缺血也說不定。於是翻了一個身,被子一蓋,矇頭睡覺。

    顧泱泱養傷的日子,主要做的事情就是,吃喝睡。

    睡醒了一覺,白策端着一碗白粥到了顧泱泱的榻前。顧泱泱一瞧,將將睡醒時的歡喜,頓時煙消雲散。

    已經是好幾日了,日日都是這種清粥白飯,吃的顧泱泱舌苔淡而無味了,覺得喝口水都甘甜如蜜。

    “我不喝!”顧泱泱不耐煩的翻身,面朝裏面。

    白策當然知道顧泱泱爲什麼這樣了,他將白粥放在顧泱泱的牀榻前的矮桌上。像是哄着他家的白馳一樣,柔聲道:“高太醫說了,你這是內傷傷及腸胃,最近只能吃白粥。待到你身子痊癒,到時候你什麼都能吃了。”

    顧泱泱扁着嘴,老大不高興的瞪着那碗白粥:“天天吃這種東西,早晚痊癒了也營養不良死掉了。”

    “不會的,新來的廚子還在粥里加了鮑魚,聞着就很香,你嚐嚐。”白策細心的爲顧泱泱盛了一勺,遞在顧泱泱的嘴邊。

    顧泱泱原本對這白粥一定興趣都沒有,不過就像白策所說的那樣,這白粥真的比之前的香了很多。她有聽說是新來的廚師做的,當然是要品嚐一下了。

    顧泱泱小抿了一口,齒頰留香中帶着先前不一樣的味道,說熟悉又陌生,說陌生但好像之前吃過很多次。像是媽媽的味道。

    顧泱泱心中歡喜,從白策的手中接過白粥,匆匆忙忙的扒了幾口。濃郁的香氣,讓顧泱泱的心底微微蕩起波浪。

    一旁的白策驚訝的忙提醒顧泱泱:“慢點,小心噎着。”

    顧泱泱三下五除二的將白粥吃了個底朝天,笑盈盈的說道:“還有嗎?”

    原本顧泱泱能將這白粥吃下去,白策就覺得很驚訝了

    ,再一聽她還要再來一碗,更加是錯愕的一時說不出話。

    “怎麼?白粥沒有了?”顧泱泱有些失望的詢問道。

    “有,我這就去給你盛。”白策微笑着,匆忙去給顧泱泱盛粥。

    不知怎地,顧泱泱吃了那粥胃口大開,一連吃了好幾碗後,還要讓白策去盛。白策總是擔心她身上的傷還沒有痊癒,別因爲貪吃而充出了毛病。於是聲稱已經沒有,明日還是會有的。

    顧泱泱大爲失望,總覺得一股莫名的憂傷緩緩升起。絕對不是因爲沒有粥喝,那種感覺,就像是瞧見寧珏漸漸消失的背影一樣。

    人總是會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可能是白日了那種憂傷的牽引,夜間顧泱泱真的夢見了寧珏,且他離開時的背影。

    夢中的顧泱泱不管如何的央求,如何的歇斯底里,夢中的寧珏都不曾回過頭來望她一眼,甚至面對她的只有讓人心碎的背影,還堅定的步伐。

    顧泱泱用盡全身的力氣,向着寧珏跑去。跑的全身大汗淋漓,跑的雙腿開始無力,淚水沒有過程的滑落。

    可,依舊沒有趕上他的絕決。

    “寧……寧……”

    是不是連上天都覺得兩人不會有結果,所以封住了她能喚他名字的口,讓她無法用一點辦法使這個漸行漸遠的男人回頭,哪怕停停腳步也是好的。

    顧泱泱額頭的汗水,越流越多。肚子的疼痛使得她猛然驚醒。

    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她忘記了追不上寧珏的悲傷。

    顧泱泱雙手緊緊地摟着自己的肚子,好像這樣才能緩解肚子的疼痛。

    “白……白……”顧泱泱此時就連說話的力氣都被疼痛給奪去了。

    當疼痛來臨的時候,他就像是鬼魅一樣,一點點抽走着你的體力,一點點抽走的意識。顧泱泱的意識開始陷入迷糊狀態,視線也昏花起來,最後以無力睜開,只能緊緊閉緊。

    突然一隻大手,輕輕將顧泱泱摟在懷中。透過衣衫,暖融融的溫度隨着身上淡淡的檀香味道滲入顧泱泱的體內。

    那淡淡的香味讓顧泱泱心中莫名安穩,疼痛也隨之緩解不少。可是眼皮還是沉重的讓她無法睜開。

    那味道,顧泱泱太熟悉了,正是寧珏的香氣。

    這是夢境?還是現實?寧珏來看我了?暗暗期盼着。

    寧珏輕撫着被汗水浸溼的秀髮,緊緊地握着她的手,黑亮的眼眸中盡是心疼的難過。

    這個時候,房外突然嘈雜了起來,寧珏聽見後,緩緩地將顧泱泱放平在牀上。然後快速順着後窗逃了出去。

    同時,房門敞開,白策帶着高太醫來了。

    高太醫瞧見牀上已經疼成一團的顧泱泱,立刻把脈施針。幾針下去,顧泱泱頓時覺得全身輕鬆了很多,連疼痛都緩解不少。

    她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房間的每一處尋找寧珏的身影,可是房間中除了白策和高太醫之外,不見任何的身影。

    “寧……寧珏呢?”顧泱泱慘白的脣緩緩開啓,氣若游絲的問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