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09章 怪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09章 怪病字體大小: A+
     

    高太醫只覺得自己全身無力,心臟也跳的好像快要停止了,他一個學醫的,深知道夜浩然捏住這個穴位,只要稍稍一用力,自己今日就能見了閻王。他忙開口說道:“顧大人受了內傷,身體中有淤血,下官只是將她體內的淤血給逼了出來而已。”

    夜浩然將信將疑地瞧着他,又瞧了瞧顧泱泱。

    顧泱泱吐出那口血,明顯覺得自己身子舒服多了,她拍着夜浩然的力不可支的說道:“你放開他,放開他!”

    夜浩然瞧見顧泱泱能說話了,立刻將高太醫放開,關切問道:“你覺得怎麼樣了?”

    顧泱泱努力的扯出一個笑,用來告訴夜浩然自己很好。

    “下官去給顧大人開方子,這幾日顧大人你一定要好好臥牀修養。”高太醫千叮嚀萬囑咐後,提着藥箱緩緩離開了房間。

    就在關門的瞬間,顧泱泱清楚瞧見白色的衣角翩躚閃過。

    那衣服就像是那個人一樣,讓顧泱泱倍感熟悉。

    她努力睜開眼睛,彷彿要再確認一遍,倒是是不是自己想的那個人。可是轉瞬即逝的剎那,怎會永久?

    顧泱泱失望的收回目光,可心裏還是願意相信,他曾經來看過自己。

    夜幕來臨,夜裏的涼緩緩襲來。

    顧泱泱喝下高太醫的藥就開始陷入了昏迷,可能是受傷的原因,顧泱泱開始發起高燒。

    昏迷中,顧泱泱覺得眼前白成了一片,彷彿天與地之間都是白的,能瞧見的都是白的。白的讓她覺得自己就是白色中的多餘污點。

    當眼前的白開始有了變化,慢慢縮小,遮蓋在一個人身上時,那人衣袂飄飄,背對着顧泱泱時,雙手負背,輕捏一把摺扇。

    當他緩緩轉身時,清澈見底的黑眸子,涌動的是來自銀河之中的璀璨。薄紅的脣微微上揚時,淺淡優雅如茉莉一樣的笑容。

    輕柔好似羽毛滑過的聲音,從紅脣皓齒中流淌出來:“泱泱……”

    顧泱泱眼眶溼潤,裏面滿是歡喜的晶瑩。是他,是他!真的是他!她朝思暮想的人兒,又回到自己的身邊了,還是那樣的笑容,還是那樣的柔情。

    她迫不及待地奔到寧珏的身旁,伸手將他摟住,緊緊地,不留一絲縫隙,像是生怕他會隨着一點點的空子溜走消失。像是流沙,像是時間……

    “你來了,寧珏,寧珏……”

    夢中她,就是流淚也是歡喜的揚着嘴角。

    一隻白皙細長的手,輕輕地將她眼角的晶瑩拭去。不肯離去的輕輕撫摸着她慘白的臉頰。

    “我來了,我來看你了!”

    他真的很想告訴顧泱泱,哪怕沉浸夢中的她無法聽見自己的聲音,他也想讓她知道。可是他不能,既然都走到這一步了,又何必給彼此再留下餘地?

    寧珏收回自己的手,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將顧泱泱的樣貌牢記在自己的腦海中。總是怕謊言說的太對,會變成真的。怕真的有一天他會失憶,失去他最不願失去的東西。

    燭火搖曳之後,便是沉靜安穩,將顧泱泱的臉照的鍍金嬌媚。照

    的寧珏眼底的濃情蜜意溢出在顧泱泱的臉上。

    時間,若是就這樣停止,乃是對他的一種恩待。

    可惜,遺憾總是來攪局。當青秋影催促地聲音第三遍響起時,寧珏甜絲絲的笑容凝重起來,化成冷漠和悲傷時,他絕決起身,頭也不回地快步離開房間。留下的只有那一地的淒涼秋意。

    冷意沒來由的輕撫顧泱泱的秀髮時,她一個激靈睜開眼睛。

    恍然間,她的心底猛地抽了起來。果然只是夢一場,他,怎麼會來瞧自己呢?此時的他,腦子裏已經沒有自己的影子了。心裏,想必也是空蕩蕩的。

    滾燙的淚水,沒有過程的落下,可能只有這樣,心中的抽疼才能好受一些。

    當門緩緩推開時,夜浩然小心翼翼地邁着小碎步到房中。在瞧見顧泱泱用詫異眼光瞧着自己後,他訕訕一笑,大模大樣的走到顧泱泱面前:“你醒來?可覺得好些了嗎?”

    顧泱泱扯了一個澀澀笑容,道:“好多了,就是肚子還有些疼。”

    “那個姓高的說了,這兩天你不能下牀,一定要好生的養着。你這個可是內傷,一個不小心是要人命的!”夜浩然說的格外嚴重,邪魅的眸子微微一揚,怎麼都不覺得真有他說的那般嚴重。

    顧泱泱掙扎着要坐起來,可是努了努身子後,又牽扯的肚子肝腸寸斷的疼,便老老實實又躺了回去。

    “邵清妙可醒了?她有沒有事?”顧泱泱緊皺着眉頭,一臉痛不欲生的樣子,還不忘關心旁人。

    夜浩然瞧了她一眼,搖頭嘆息道:“你啊,有這些功夫還是關心你自己的好些。”

    “她怎麼樣了?”顧泱泱又問了一遍。

    “她很好,就是吵着嚷着要見那個黑衣人,並揚言若是將那個黑衣人殺了會讓我們不得好死!你說這個女人是不是瘋了?還是,那個黑衣人其實是她的小情郎?若本宮是黑衣人,你是那個女人,你會不會也這樣?”夜浩然戲謔的挑着眉頭問道。

    顧泱泱嫌棄的白了他一眼,道:“她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羣,我可是有仇必報的人!”

    “死哥什麼?你說那個黑衣人是她哥哥?”夜浩然當然是聽不懂顧泱泱着現代的詞彙,所以就妄加解釋一番。

    “什麼黑衣人是他哥哥,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羣!”顧泱泱將語速放慢,又重複了一遍,“就是說,被害人都施害者產生了心裏依賴,覺得自己的生死全在這個施害者的身上,或是施害者就是她的全部。於是會幫助施害者來襲擊救她的人。這是一種心理疾病。想當年,我在第一刑警分隊重案組,就接手過……”

    顧泱泱說的興致勃勃,可是在瞧見夜浩然全然沒有理會,只是色迷迷的盯着自己時,顧泱泱將剩下的話全部吞了回去。

    反正她說的再多,這個痞壞痞壞的古代人也是聽不懂的。

    “當下主要的是,絕對不能讓她知道那個黑衣人死了。不讓她可能跟着一同殉情。”

    “殉情?兩人的關係真是根深蒂固。聞之流淚見者傷心啊!”夜浩然說着話的時候,還不忘很有深意的瞧着顧

    泱泱。好像在暗示顧泱泱,若是他們也能這般的浪漫,他便是死而無憾了。

    顧泱泱抖落一身的雞皮疙瘩,冷聲道:“傷心你的大頭,我剛纔說的你沒有聽明白嗎?算了,讓你聽明白除非你能活個幾千年。反正就是讓白策好生的看着她,不能再刺激她了。還有,讓高太醫給她開一些鎮定的藥物,她能這樣,全是受驚嚇太多了,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嗯!”夜浩然狐媚的桃花眼笑的深不可測。

    “聽見沒有!”顧泱泱伸手遮住他的眼眸,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跌進去會萬劫不復。

    夜浩然拉着顧泱泱的手,緊緊攥在手中,眼眸中多了幾分柔情,聲音也甜了很多:“小泱泱,你知道,今日你可是嚇死本宮了。本宮真怕會失去你。”

    一句好好的情話,怎麼在顧泱泱的耳中聽的這般刺耳難受?她慌忙地抽回手,只是無奈他的力氣太大了,而此時自己又全然無力。

    “起先喜歡你,也不過是戲耍你罷了,可是現在本宮發現越來越喜歡你了。小泱泱,你老實的回答本宮,你可以一點點的喜歡本宮?”夜浩然說的認真,從未有過的認真。

    “沒有!”顧泱泱很是老實的回答了他。

    夜浩然微微一愣後,妖豔的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笑得歡暢淋漓。一雙魅惑人心的桃花眼也都眯成了月牙形狀。

    顧泱泱被他笑的全身不適,總覺得他笑的很是陰森可怖,嘴角也不自覺得一抽一抽的。

    “還未曾有個女子說不喜歡本宮的,你真是有趣得緊啊!本宮越來越喜歡你了!”夜浩然說罷又笑了起來。

    他這是什麼人設啊?自己被女人拒絕了,居然還能笑得一聲高過一聲?而且還說越來越喜歡自己的了?受虐傾向啊?

    顧泱泱納悶的瞧着他:“你小時候是不是受到什麼重大創傷了?或是你在你初戀的身上收到創傷了?”顧泱泱小心翼翼的問道。

    夜浩然收起來笑容,一本正經的瞧着她。正經的讓顧泱泱心中大呼不好,倒吸冷氣。

    “顧泱泱,本宮要娶你!”

    “嗡……”

    顧泱泱覺得耳邊有一聲響雷炸開,將自己的腦子震得一片空白。甚至耳朵也聽不清了。

    “什麼?”顧泱泱問道。

    “本宮要……”

    “我困了,好睏!你出去吧!”

    顧泱泱不留情面的將他的話頭打斷,隨後翻身轉到一側,造作的打起了笨拙的鼾聲。

    夜浩然眼眸一涼,魅惑的笑容凝在嘴角:“本宮就不打擾你了。”說罷,便離開了房間。

    顧泱泱深深吸了一口氣,什麼時候自己變得這麼有魅力了?到了古代不是被人表白就是被人求婚!要是這事發生在現代那該有多好,也不至於自己的現代同事,老被嘲笑老剩女了!

    想到這裏,她的腦海中,那個熟悉的臉龐又出現了。她還是記得寧珏第一次說要娶她的時候,周圍的花彷彿都開了。

    淡雅的笑容從顧泱泱的臉頰上展放開來,那其實是從心底盪出的漣漪。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