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07章 找到邵清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07章 找到邵清妙字體大小: A+
     

    顧泱泱將一側的窗戶敞開就能瞧見驛站內長長的走廊,而對面則又是這樣的房間。

    “太子,對面的房間也是你們的?”顧泱泱詢問道。

    夜浩然向着顧泱泱瞧去的方向看去,淺笑說道:“對的,那邊都是我們的隨從。”

    “那現在那房間裏有人嗎?”顧泱泱瞧着夜浩然魅惑的眸子問道。

    夜浩然故意離着顧泱泱近了些,帶着挑逗的口氣說道:“因爲出了這件事情,所以本宮將隨從都打發到了安全的地方了。”

    顧泱泱向着一旁移了一大步,躲避着他那副想要將自己生吞了的模樣。她雙手插在胸前,眯眼瞧着對面的房間,好一會後。她匆匆地行着對面的房間走去。

    夜浩然和寧珏兩人不解她怎麼突然離開房間,透過窗戶瞧着顧泱泱。

    只見顧泱泱推開對面的房門進去,打開窗戶後問道:“你們能瞧見我嗎?”

    兩個不解地點點頭,異口同聲道:“瞧見了。”

    顧泱泱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又匆匆趕到了別的房間裏,不知道在裏面做了些什麼後,又匆匆忙忙地跑到別的房間。

    這樣,顧泱泱將周圍的房間都專業了一遍後,匆匆了回來。剛一進門就問夜浩然:“你說你瞧見歐陽大人遇害,這件事是你先瞧見的嗎?”

    夜浩然細細回想一番,露出邪魅道:“這樣說來,好像是本宮先瞧見的。”

    “對面的房間是誰住着?”顧泱泱問道。

    “一個餵馬的小廝。你是懷疑他殺的歐陽大人?可是他不會功夫啊。”夜浩然推翻了自己的假設。

    “我是懷疑他應該能見過真兇的模樣。”顧泱泱笑的好看,“我剛纔到所有的房間中瞧過了,所有的房間中窗戶都是插緊的。你瞧這間房中旁的窗口也都插緊了,卻只有着窗戶沒有插緊,這就是說死者之前一定是開過窗戶。而且對面的窗戶也沒有插緊,也就是說……”

    “那屋裏的小廝也開過窗戶。”寧珏冷漠的聲音搶走了顧泱泱的話頭,他繼續說道,“太子起先說道聽見刀劍的聲音纔會出來查看一二。太子相距那麼遠都能聽見,更何況是就住在對面,且開着窗戶的人。若是聽不見便是耳朵有問題了。”寧珏冷靜的分析着。

    “人總是有好奇心的,你看,太子你也是想知道爲什麼會有刀劍的聲音纔會出來查看。相信那個小廝一定也偷偷的從窗戶看過。所以,他見過兇手的機率是最大的!”顧泱泱說完還不忘瞧向寧珏,畢竟他們兩人的默契還是不減當年。

    可寧珏並沒有向顧泱泱那邊的興奮,冷酷無情的眼眸一直躲避着顧泱泱。

    “這樣說來,那本宮派人找那小廝來,一問便知了。”夜浩然笑着說道。

    “是這麼個道理!好了,你這邊就交給太子你處理了。我現在要去下一場了!”顧泱泱伸了一個懶腰,舒緩一下自己的疲勞。

    “下一次?你要去哪裏?”夜浩然緊跟在顧泱泱的身後追問道。

    “你以爲只有的案子叫案子?我告訴你,我可是有名的捕快,手上自然是有很多個

    案子要處理了!”顧泱泱說得自己都倍感自豪。

    “你帶着本宮去吧,本宮很有興趣!”夜浩然戲謔說道。

    “你以爲帶着你去玩啊,我告訴你啊……”

    當兩人的聲音越來越飄渺,身影越來越小的時候,寧珏冷酷的眼眸中升起陳年老醋的酸味,甚至還伴隨着難以言語的悲悽。

    顧泱泱和夜浩然兩人,行在路上你一語我一言的,完全沒有注意到寧珏就跟在身後。

    正在兩人說的歡暢淋漓之時,寧珏忽然聽見身後馬蹄聲聲。他瞧着就在路旁的顧泱泱,心中暗呼不好,上前跑到顧泱泱的面前,一把將她摟在懷中,卻沒有注意到背脊破綻大開。

    待一陣的急促的馬蹄聲和封殺滾滾之後,寧珏迅速低頭查看顧泱泱,眼眸中是遮不住的關切。

    但當寧珏瞧見顧泱泱又是詫異又是歡喜的瞧着自己後,他恨不得捶自己兩下。

    她身邊明明就有一個處處獻殷勤的夜浩然,難道還用擔心她會沉沒在馬蹄之下嗎?

    寧珏一把將顧泱泱推開,冷聲道:“走路是不長眼睛,還是瞎了眼了?”

    顧泱泱沒有聽見他的冷漠嘲諷,她笑嘻嘻的蹭到寧珏面前:“你關心我是因爲你想起我了嗎?”

    寧珏用盡全身的力氣瞪了她一眼:“本殿下就不認識你,何來記得一說!”說罷,他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總覺得寧珏的背影好似在躲避,逃避些什麼。

    顧泱泱呆立在那裏,直到寧珏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她還是沒有要離開的打算。

    夜浩然瞧着顧泱泱那眼眸中能擰出水的深情就來氣,他憤憤地站在顧泱泱面前,眼眸的邪魅鍍上一層怒火紅,朗聲道:“你再看他,他也不會回來了!”

    顧泱泱白了他一樣,道:“要你管!”

    夜浩然更加是氣不打一處來:“人家都說了記不得你了,你爲他癡癡傻傻的做那些個事情,是討他歡心還是你想讓他記得你?”

    “不可能,他一定會記得我的,方纔他可是救過我的!”顧泱泱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將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後,朗聲道:“你怎麼知道他記不得我,你怎麼知道我爲他做過什麼?你,你該不會派人調查我,跟蹤我吧?”

    畢竟這個夜浩然之前可是有前科的。

    夜浩然立刻扭過頭轉移話題:“你不是說你還要繼續查案子嗎?本宮可是能幫助你的。”

    顧泱泱瞧着他那個樣子,便知道自己猜測的沒錯,他果真背地裏調查自己。

    “你都調查了我什麼?”顧泱泱攔住夜浩然的去路問道。

    “你不是要查案嗎?在不查案天就黑了……”夜浩然繞過顧泱泱,踢腿就跑了起來。

    “你給我站住……”顧泱泱在後面吼着跟了上前。

    原本一直纏着自己的夜浩然,總算是被顧泱泱左拐右拐的給甩開了。她趁着耳根子清靜的時候,快速的來到了禮部侍郎的府中。

    瞧着那門上牀上的刀痕劍傷,又在每一個房間中轉了一圈,正在思考這些個黑衣人到底爲何要滅了

    他一家的人的性命?還是有什麼地方自己沒有查明白的時候。白策匆匆地進了院中。

    顧泱泱瞧着他滿面春風的笑容,心知定是有什麼好消息要告訴自己。

    果不其然,白策歡喜的告訴顧泱泱已經找到邵清妙的下落了。正是邵清妙消失的那日,有村裏的人瞧見一個騎着白馬的黑衣人,帶着一個裹着黑衣的女子匆匆忙忙地向着南城非瓷窯的方向跑去了。

    顧泱泱大喜,這可謂是她這些日子裏聽過最讓人激動的消息了。當下便和白策兩人匆匆忙忙地向着南城非瓷窯敢去。

    這一路上,顧泱泱總是覺得身後陰風陣陣,甚至還有一種一雙尖利的眼睛盯着她後腦勺的感覺。

    可是每次在回頭的瞬間,這種感覺就會消失,而身後什麼也沒有。

    白策說她多疑了,顧泱泱也自己寬慰自己太多疑了。畢竟自己可是騎在馬背上,向着速度能趕上馬匹的眼下就只有白策了,而白策不正在自己身邊策馬狂奔嗎!

    一定是自己的多疑,太敏感了!

    可是這種感覺一直跟着顧泱泱直到南城非瓷窯。

    顧泱泱翻身下馬第一件事就是馬上回頭查看個一二,結果還是什麼也沒有瞧見。

    白策輕拍着顧泱泱的肩膀道:“小心,有人在!”

    顧泱泱順着白策的眼神望去,只見廢棄的瓷窯午後,一匹白馬乖乖的待在哪裏吃着草料。也就是說,很有可能那個黑衣人就在屋內。

    顧泱泱和白策兩人貓着腰,躡手躡腳的靠近了廢瓷窯前。

    因爲瓷窯的窗口高的離譜,顧泱泱只能機智的踩着白策背上向裏面查看。還好顧泱泱身材小巧,白策才能堅持將她舉起來好半天。

    “看見沒有?”白策在低下焦急的問道。

    “等等。”

    這瓷窯從外面來看不是很大,可真的近前查看,居然也大的讓顧泱泱閉住呼吸瞧了好久。

    終於,顧泱泱在一角落裏瞧見一個全身黑衣包裹的女子,蜷縮着,好像是睡着的樣子。

    顧泱泱大喜,然後又在廢瓷窯中掃視一圈,讓她更加歡喜的是,黑衣人竟然不在廢瓷窯中。

    “放我下來!”顧泱泱歡喜的說道。

    一落地的顧泱泱臉上綻放出一個大大的笑容:“黑衣人不在廢瓷窯中,趁着現在咱快點將邵清妙救出來。”

    顧泱泱在確定黑衣人不在後,動作也大膽了很多。

    兩人進了廢瓷窯裏面,快速地向着邵清妙走去,到了她面前,顧泱泱一點都瞧不出來田雲見所說的國色天香,頭髮滿是瓷窯的泥土,還有荒草不說,臉上也都是黑黃色的泥土。雖然身上黑色的衣袍遮體,但是也能瞧見她裸露的肌膚,說明她裏面沒有穿衣服。

    顧泱泱對她莫名產生憐憫,好像之前就應該認識過一般。她上前輕輕將邵清妙喚醒,睜眼的邵清妙在定了定神後,驚恐地瞪着眼睛,緊扯着身上的衣服叫道:“你們是什麼人?”

    “噓,你別叫,我們是奉了皇上的旨意來救你的!”顧泱泱儘量的笑得讓人覺得安心。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