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04章 殺向顧泱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04章 殺向顧泱泱字體大小: A+
     

    顧泱泱瞧着寧珏臉上,久違的淡雅淺笑,心情大好,笑着說道:“我說很好吃的!”

    寧珏瞧着她自信滿滿的模樣道:“行吧,到是比那碗粥來的強。”

    兩人正在說話之時,忽的一地的金黃樹葉,旋轉飛舞而上,顯出了原本瞧不見的冷利殺氣。

    兩個黑衣人雙雙提劍,向着寧珏和顧泱泱匆匆敢來。待停住後,手中的長劍在陽光的照耀下,格外的寒利刺骨。

    顧泱泱一瞧,裝出一副驚慌落魄的樣子,尖叫着跑到寧珏的身後。

    寧珏冷漠瞧着那兩個黑衣人,道:“我們主僕二人在此郊遊,不知兩位有何貴幹?”

    “殺!”黑衣人發出一聲冷漠且狠毒的聲音。隨後便提着劍向寧珏刺去。

    寧珏展開手中摺扇,眼瞧着那劍就要刺來,忽的摺扇擋住,且刺透摺扇。寧珏一瞧,快速地合上扇子,猝不及防地一個轉手扇,將那黑衣人手中的長劍給搶奪了過來。

    另一個黑衣人瞧見,劍風呼嘯着向着寧珏襲來。寧珏用手中的長劍抵擋着,整個林子裏發出“錚錚”兵刃相擊的聲音。

    那個被奪下長劍的黑衣人,從懷中掏出一把長匕首,對着寧珏又是襲來。

    躲在寧珏身後的顧泱泱,蹙着眉頭瞧着兩個步步殺機的黑衣人。

    不對啊,這青秋影和白策今日是怎麼了?演戲這般的投入啊!行刺也跟真的一樣?

    行刺?不對啊,自己明明是跟他們說的是綁架!

    顧泱泱恍然大悟,這兩個不是青秋影和白策,而是真的黑衣人。

    想到這裏,顧泱泱快速從腰間抽出匕首,向前爲寧珏擋住一劍,然後朗聲道:“快跑!”

    寧珏也有此意,扯着顧泱泱的手,便向林子的深處跑去。

    可是跑了不久,顧泱泱忽然被腳下的一塊石頭給絆倒,撲倒在地。

    身後的兩個黑衣人,提着鋒利兵刃向着顧泱泱便襲擊而來。

    顧泱泱眼瞧着自己就要硬生生的受着一劍了,忽的寧珏伸劍擋住了他們的襲擊。想着將顧泱泱拉起來的時候,那兩個黑衣人,向着寧珏猛地襲擊而去。

    寧珏漂亮的手挽花,抵擋了他們的襲擊。卻眼睜睜地瞧見,他們兩人對着顧泱泱下了狠手。

    當然,身爲當事人的顧泱泱,更加能清楚瞧見。她覺得頭頂生風,殺氣漸近,她頭腦飛快一轉,隨手抓起地上一把沙子,向着兩個黑衣人的面門扔去。

    黑衣人只覺得眼前飛沙走石,頓時眼睛被迷住,睜不開了。

    顧泱泱得了機會,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起來,扯着寧珏就要跑。

    誰知,那黑衣人是經過訓練的,眼睛雖說是睜不開了,耳朵卻好用的很。一個黑衣人忽的腳下一個點地,飛身攔住顧泱泱和寧珏的去路。

    顧泱泱和寧珏將要從一旁的路逃脫,另一個也擋在前面。

    他們就像是多長了一雙眼睛一樣,快速地上前襲來時,每一招的狠利,都是對着顧泱泱而去。

    寧珏將顧泱泱護在身後,儘量用身子將她擋住時,手中的長劍還

    不忘抵擋兩人的狠勁。

    這時,青秋影和白策匆匆趕來,瞧見這一幕後,紛紛拔劍上前救人。

    那兩個黑衣人瞧見有人來了,可能是怕身份會暴露的緣故,兩人一個飛身躍起後,向着林子深處逃去。

    青秋影忙上前關切問道:“三皇子可有受傷?”

    寧珏搖搖頭,快速轉身問道身後的顧泱泱道:“你可有受傷?”

    顧泱泱能清楚的捕捉到寧珏眼眸中的焦急和關切,那正是他沒有失憶時常能瞧見的。顧泱泱笑的燦爛,道:“你是不是想起什麼來了?”

    這話剛說完,寧珏好看的黑眸子立刻冷了下來,責怪道:“若不是你吵着嚷着要來郊遊,也不會發生今日之事!”

    顧泱泱被他責怪的有些懵,她立刻狡辯道:“你的意思是這件事情怪我了?好像我很願意被黑衣人追殺一樣!”

    “是啊,我也奇怪爲什麼黑衣人要追殺你,而不是追殺本殿下?”寧珏冷聲質問。

    “我要是知道的話我現在就去抓他們,你是懷疑我故意這樣做?”顧泱泱厲聲反駁道。

    寧珏冷哼一聲,冷嘲道:“做賊的心中明白!”

    “什麼叫做賊的?你把這句話給我解釋清楚了!”顧泱泱心中怒意洶涌。

    青秋影和白策兩人又聞到沙場硝煙的味道,很識趣的說道:“我們二人前去查看一二。”說完便匆匆向着黑衣離開的方向追去。

    寧珏和顧泱泱兩人相互一對視,顧泱泱怒不可遏的冷哼一聲,將頭扭了過去。心中卻在思量。

    兩個人確實是向着自己步步殺機,可是自己最近好像沒有得罪什麼人才對。而起之前兩個人確實是向着寧珏襲擊。

    不對啊,他們襲擊寧珏的時候,自己可是躲在寧珏的背後的。其實他們一開始的目標就是自己,只是給人一種錯覺是他在襲擊寧珏。

    錯覺?興許這禮部侍郎全的案子,全家被滅門也只是一個錯覺。他們的目標可能不是要人命,是想要別的東西?

    錢?女人?他們想要什麼?

    寧珏瞧見顧泱泱愣神,輕喚着她道:“好了,真的你心中也有愧,本殿下不責怪你了。我們快些離開這林子吧,若是天色黑了就不好走了。”

    寧珏說着便大步流星的向前走着。

    俗話說怕什麼來什麼。

    夜幕一點一點的降臨,籠罩着整個林子,當薄薄霧氣徐徐升起,走了幾個時辰的寧珏和顧泱泱,還是沒有走出林子中。

    “不行了,不行了!打死我也不要走了!”顧泱泱帶着耍賴的口氣,一屁股坐到樹下。

    寧珏也是疲憊不堪,他坐到顧泱泱的身邊,可還是催促着:“不能休息,夜深了就更無法走出去了。”

    顧泱泱不拿自己當外人的,爽朗的將鞋子脫下,開始揉着自己痠痛發漲的腳,沒有好氣道:“你走吧,你走吧!反正我是不走了!都走了幾個時辰了,一直在這裏打轉。我不走了!”

    寧珏瞧顧泱泱耍起了小孩子脾氣,也確實走的累了。心生不忍的嘆了一口氣道:“行,暫時休息一下

    吧。”

    秋天的天不管是白天還是夜晚,都是高的觸不可及。若是像今日這般沒有一絲絲浮雲,那便更是高的讓人心曠神怡。

    深深的天空中,朗月當頭,那毫不遜色與太陽的銀色光輝,奪了星星的光芒,也照亮了一片的深邃的漆黑。

    這月,像機了那夜的月。

    顧泱泱仰頭看的入迷,嘴角揚起迷人的笑容:“寧珏,你瞧這月亮,像不像有一日你帶我在皇宮的房頂上,瞧見的那樣?”

    寧珏瞧了一眼,心中不由徜徉起來,可臉上冷漠不近人情:“本殿下何時帶你看過月亮?”

    顧泱泱很有耐心的笑着:“你忘了,就是幫皇后娘娘抓鬼啊。你帶着我……”

    “皇后娘娘捉鬼好像沒有你的份吧?”寧珏冷薄的脣勾勒出冷嘲的弧度。

    “怎麼沒有我,有我的,你怎麼能忘記這麼重大的事情!”顧泱泱着急嚷道。

    “什麼叫忘記?本殿下之前就沒有見過你,何來忘了之說?”

    顧泱泱被他的冷漠深深刺痛了心,連呼吸都粗糙了起來:“你應該記得我的,我們之前就認識,在屏州我們就認識了。”

    “你一直說本殿下忘了你了,你到底有和企圖?你到底是誰?”寧珏蹙着眉頭,謹慎的將她拒於千里之外。

    “我是你的女朋友,你也說過你會向皇上請旨賜婚的。我有什麼企圖,我只是想讓你記起我。”顧泱泱悲傷的將自己心中最真實的想法出來,就像是將自己的傷痛翻出來給他一看,一種卑微的傷痛。

    “賜婚?我堂堂晉國的三皇子,怎麼可能要娶你這個刁婦爲妻。”

    寧珏攥着摺扇的手,在黑夜中不動聲色的更緊,那緊捏的不是摺扇,而是血如泉涌的心。他惱恨自己,因爲從她的眼睛裏,寧珏瞧見的不單有悲傷,還有噬心剝骨的疼。

    秋風瑟瑟,攪亂了一樹早已紛落的樹枝。不知從何處烏雲漫天漫地而來,遮住了月亮時,顧泱泱眼角的晶瑩滾動聚集。

    “本殿下是不會娶你的,我要娶就娶門當戶對的千金大小姐。絕對不是你。”寧珏這話不知道是在她的傷口上撒鹽,還是撒在自己的傷口上。

    寧珏知道,此時他不能再停留在顧泱泱的身邊,他總是擔心一個沒有忍住,會將她擁入懷中。

    他依舊灑脫瀟灑一些,步伐的沉重是任何人都瞧不出來的。

    “我喜歡你!”顧泱泱朗聲喊道。

    她在宣告,又像是在乞求,總歸是要做點什麼,才能讓寧珏記起自己。就算她自己都不恥自己怎麼會悲哀成這份上。但是感情上的事情,誰又能總是高高在上。

    寧珏摺扇一合,一個漂亮的轉身同時,腳尖點地,輕巧地落到顧泱泱面前,怒髮衝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你若是再多說半個字,本殿下立刻請旨將你再貶到屏州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顧泱泱被掐的臉頰通紅,眼眸中卻是不可置信的哀怨。心,也徹底碎了。

    愛情,有時候讓人悲哀成地上的塵土。這還不夠,總是會有一種名爲高傲的前來多踐踏幾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