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00章 白馬跑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200章 白馬跑過字體大小: A+
     

    寧珏在水衝擊時閉上了眼睛,此時他緩緩地睜開眼,黑眸中的冷漠已經化成了怒不可遏的烈火。直勾勾的盯着顧泱泱,好似詢問她在幹什麼。

    顧泱泱扔下桶,忙用衣袖拭去寧珏臉上的水珠,她忙問道:“是不是受刺激了?人的大腦很奇妙的,一旦受刺激後,便能想起之前忘記的事情。那,有沒有想起我是誰啊?”

    寧珏扯住顧泱泱好意的胳膊,冷聲道:“所以你澆本殿下是爲了讓本殿下受刺激?”

    顧泱泱的動機就是這個,她很歡喜寧珏能明白她的用意,笑盈盈點着頭,期盼着能從他的口中聽見,記起她的話。

    “滾!給本殿下滾的越遠越好!”

    顧泱泱沒有等來自己想聽的話,卻等來再一次的心傷。

    “你以爲你這樣做,本殿下就能垂涎你的美色,對你鍾情嗎?本殿下告訴你,死了這條心吧!”寧珏冷漠的聲音寒心徹骨,“你是想自己滾,還是想本殿下叫人請你滾?”

    顧泱泱胸口已經沒有那個名叫心的東西了,也沒有疼痛的感覺,只有麻木的悶。她本想着寧珏醒來,能見到他優雅的嘴角淺笑,可是卻見到了他的冷漠絕決。

    顧泱泱拖着輕飄飄地身子,臉上寫盡了悲哀,緩緩地走出了寧珏的房中。

    瞧見她的背影一點點的離開,寧珏緊緊攥着胸前的衣襟,眼眸的冷漠被悲傷取代的同時,瞧着那一牀的狼狽。嘴角悄悄揚起一抹淡雅的笑,喃喃自知道:“還是老樣子,有趣!”一絲晶瑩劃過眼眶時,那是無奈的遺憾,也是難以言說的心痛。

    “阿丘!”寧珏一個響亮的噴嚏,將府中的寧靜打破。

    寧珏雖說是醒來,可是對顧泱泱卻帶來了更大的打擊,他竟然忘記自己了。

    這幾日顧泱泱做什麼都提不起精神來,包括她最喜歡的審案子她都是半死不活的託着腮,雙目發直的聽着白策的問話,和第一證人的證詞。

    “也就是說你是清晨瞧見有狗在侍郎府前拋門,你才上前查看的?”白策問道。

    “是的。俺本也是好氣,想瞧瞧那狗在拋啥來。到了門前就嗅到一股子血腥子味道。俺只是輕輕地碰了碰門,真的就是輕輕碰得,結果這門跟成了精似的,自個兒開了。這一開門,嚇得我個乖乖呦!侍郎府中的人都嗝屁了!呢地上牆上到處都是血,可嚇人了!”

    第一證人是個老實巴交的老翁,可能是前面門牙掉了一顆的原因,白策聽着總覺得他不僅鄉音濃重,還漏風的厲害。簡單的問題來來回回問了好幾遍,他倒是耐心的來來回回回答了好幾遍。

    “泱泱,泱泱!”白策推着發呆的顧泱泱,輕聲喚着。

    顧泱泱回過神來,愣怔怔的瞧着白策,道:“怎麼了?”

    白策還是第一次瞧見顧泱泱這麼不專業的樣子,他悄悄趴在顧泱泱的耳邊說道:“還有什麼問題?”

    顧泱泱鎮定一下自己,打起精神後,嚴肅的問道:“那你可有見到可疑的人嗎?或是夜間的時候有沒有見到可疑的

    人?”

    老者歪着頭好生的想了許久,道:“可疑的人沒有瞧見,可疑的馬匹算不算?”

    顧泱泱和白策一對視,不解地問道:“馬匹?”

    “大人也知道的,這人老了,睡覺就糙,常常半夜就醒了,想再睡着就很費事了。那晚上俺就睡不着覺了,想抽袋煙,怕俺家的老婆子又嫌棄俺,俺就跑到院中。這袋煙將將的點上,就瞅見一白色的馬跑了過去。咦,這馬上還沒有人騎着。”老翁說的陰森可怖。

    “一匹白色的馬跑過……”顧泱泱納悶起來。

    按常理來說就算他啥也沒有瞧見,也不應該瞧見一匹沒有人騎的馬。若是瞧見馬了,這應該是有人騎着纔對的。

    顧泱泱瞧着那老翁敦厚老實的臉上,皺紋深深淺淺的好似蜘蛛網一般的密佈着,她立刻想到一件事情,問道:“老伯,您今年貴庚了?”

    “啥?”老翁不解地瞧着她。

    顧泱泱說的文雅,但卻又考慮到老翁的文化底蘊,她立刻改變了一種方式問道:“您多大了?”

    老翁這次聽明白了,笑臉盈盈道:“俺今年七十有二了!”

    “七十二了,大伯,你身體瞧上去很好啊,不像是七十二的。”顧泱泱也笑盈盈的跟他聊起家常了。

    “好什麼好,一年不如一年了。上年還能聽見方圓十里外的動靜,現在能聽清眼前的就不善了。這眼神也越來越不如從前了。俺不是吹啊,姑娘。想當年,俺可是眼神好的,蒼蠅從眼前飛過都能瞧清它是個公的還是母的,現在不中了,老了。”老翁很遺憾很惆悵的說道。

    顧泱泱很是滿意他這個回答一樣,笑着點頭道:“人總是會老的,大伯這樣已經很好了!好了,我們這裏也沒有什麼事情了,也不耽誤大伯的時間,您慢走哈。”

    顧泱泱向着一旁的田雲見使了個眼神,示意讓他將老翁送出去。而自己起身緩緩的向着裏屋行去。

    緊隨其後的白策不解地問道:“怎麼這就讓他走了?”

    “已經知道重要的線索了,就不用再問了唄。”顧泱泱又恢復到先前那副要死不活的模樣 。

    “什麼線索?那匹白馬?”白策蹙眉問道。

    “你說這個大伯多大了?”顧泱泱不慌不忙的問道。

    “剛纔他說已經七十二了。”白策不明白顧泱泱爲什麼會再問一次,興許她又開始遊離了。他輕拍着顧泱泱的肩膀關切道,“你若是不舒服,不如先回去休息吧,我再去問問那個老伯。”

    顧泱泱僵着臉笑了笑,說道:“我沒有事情的。七十二了,古稀之年啊!你剛纔不也聽見那個老伯說他老了,耳朵不中用了,眼睛也不中用了。”

    顧泱泱輕挑着眉頭,讓白策順着自己的思路繼續推論。

    白策好像有點明白顧泱泱的意思了,他低着頭蹙眉沉思着,片刻後,他打了一響指道:“白馬上有黑衣人!”

    這可是顧泱泱今日最高興的事情,她臉上立刻恢復燦爛笑容,道:“就是這樣。那

    個老伯人老眼花,黑夜和白馬成明顯的對比,再說了,這個馬沒有駕馭的時候能飛奔而過嗎?馬之所以能飛奔,這就說明,有一個人駕馭着它。可是能讓老伯瞧不見,就是衣服的顏色將好和夜色一樣,那便是黑衣人!”

    “我這就查查最近有沒有瞧見騎白馬的人。”白策有了線索便要急急忙忙去調查。

    “還有,這個禮部侍郎之前在哪裏當過官,最好他往上祖宗八代都查一遍。還有,沙鶴呢?”已經有些時日了,可是卻沒有沙鶴的半點消息。

    白策搖搖頭,道:“我也許久沒有他的消息了。”

    顧泱泱蹙着眉頭。該不會沙鶴出了點什麼事吧?我還想問問他這個小令牌的來歷。

    顧泱泱心中總是覺得沙鶴知道很多的事情。

    白策瞧她又陷入了沉思,輕聲說道:“我先去調查了。你也不要多想了,興許過些日子三皇子就想起你了。”

    原本顧泱泱還沒有因爲寧珏的事情犯愁,白策這一提醒,整個人又恢復了之前那種長吁短嘆的無精打采中了。

    白策前腳將將離開,肖展鴻後腳歡歡喜喜地進到了房中,打趣顧泱泱道:“在門外就聽見你一聲接着一聲的嘆息了,本王都擔心這房子能不能被你吹倒!”

    顧泱泱一瞧是他,有氣無力的扯出一個乾笑,道:“好久不見啊,你好啊?”

    肖展鴻臉頰微微一抽:“你這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是什麼?好嗎?我覺得你很不好!”

    “嗯,你說的很對,我真的不好!”顧泱泱沒多說什麼,繼續趴在桌子上。

    肖展鴻瞧着她這個模樣,竟然被她所感染了,也跟着她唉聲嘆氣起來。他瀟灑坐到顧泱泱的身旁,嘆了一聲後,說道:“本王都知道了,三皇子忘記你了。”

    顧泱泱雙目空洞的瞧着地面,緩緩點點頭,這就算是回答了。

    “既然如此,你何不趁此機會跟了本王?”肖展鴻向着顧泱泱一個勁地挑眉。

    顧泱泱冷冷瞪着他,道:“滾蛋!本就心煩,還來給我添堵。”

    肖展鴻笑盈盈的說道:“不打趣你了。不過,本王總是覺得寧珏不會輕易忘記你的。”

    這話聽的真是入心,顧泱泱頓時有了精神,她擡眸瞧着他,問道:“真的嗎?”

    “他都肯爲你吞毒要挾皇上,這份感情可是旁人不能及的。他怎麼能捨得忘記你?”肖展鴻說這話的時候,一種自愧形穢之感。

    “可是他真的忘了我了。”顧泱泱將將燃起的激情,在回憶寧珏那冷若寒冰的眸子後,又蔫了下來。

    “興許只是將將醒來的時候腦袋不太清楚,刺激刺激他就想起來了。”肖展鴻說着話的時候像機了一隻小狐狸。

    他的主意倒是跟顧泱泱不謀而合,可是顧泱泱還是提不起精神,說道:“我刺激過了,給他澆了一桶冷水。可他還是沒有想起來,還讓我滾!”

    “你澆了他一桶的冷水?”肖展鴻詫異道。

    顧泱泱很誠實的點點頭。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