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99章 失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99章 失憶字體大小: A+
     

    雖說是沒有找到禮部侍郎的千金,邵清妙。

    不過也不是全無線索的,在一處,顧泱泱發現好些紛亂的馬蹄。這馬蹄雖亂,可是從它的大小和力度來看,這是一匹馬造成的。而在這馬蹄中,還有纖細的女子的腳印。

    顧泱泱按照好的來猜測,就是這個禮部侍郎千金邵清妙,應該是被人給救走了。但若是按照不好的來猜測,就是這個邵清妙被壞人擄去了。

    瞧着地上亂糟糟的馬蹄,還有亂糟糟的腳印,其中還被拖行一段。顧泱泱立刻倒吸一口氣,邵清妙是被壞人擄走的,不然這腳印不會這般的亂。

    顧泱泱順着馬蹄的方向行去,希望能找到一些線索。無奈,當顧泱泱行到一處後,枯萎泛黃的雜草,將那些馬蹄給吞沒,分不清去向如何。

    正在顧泱泱大感失落時,忽的眼神瞟到一棵已經蔥鬱落盡的枯槁樹上。她緩緩地行到樹下,在一根樹枝上發現了一塊黑布。

    顧泱泱扯下來黑布,放在手中揉搓了一下後,放在鼻尖處嗅了嗅。雖然已經被風吹散很多,但是顧泱泱還是能聞到上面有一層殺戮後的血腥。

    顧泱泱杏眼一眯,這樣瞧來,那綁架邵清妙的人,興許就是那場滅門慘案的始作俑者。可她卻想不通,究竟這禮部侍郎跟這些殺手是什麼關係,不僅將他給滅了門,還要綁架她的女兒?

    綁架的她的女兒?爲什麼不直接殺了她?難道這些殺人不眨眼的人動了什麼惻隱之心?

    顧泱泱正在想着,忽然從身後傳來一個急促的聲音,顧泱泱一回頭瞧,是白策急急忙忙地向着她跑來。

    待行到顧泱泱的身前時,白策氣喘吁吁中扯出一個好看的笑臉,道:“三……三皇子醒了!”

    顧泱泱一愣,她盼星星盼月亮就盼這一刻,可真當這一刻來了,她竟然還有些不可置信。她臉上的笑容僵硬且不自然,甚至還帶着一絲苦澀的哭腔詢問道:“真的嗎?你沒有誆我嗎?”

    “沒有,我怎麼可能來誆你!是孟婆讓我叫你的回去的。”白策說着扯着顧泱泱,一把將她背到身上後,一個點地。運用輕功,向着寧珏的府中飛去。

    這郊外可是和寧珏的府中有些距離的,一路上,白策覺得背脊微微溼潤,忽的一絲晶瑩冰涼滴落到了他的臉頰上,白策這才恍然,原是背後的顧泱泱正在哭泣。

    白策輕聲問道:“泱泱你怎麼了?”

    顧泱泱笑逐顏開地輕拭眼角留下的淚水,道:“沒事,沒事!我這是高興的,我高興的!”

    白策臉上也綻放出一言難盡的笑容,腳下的步子更快了幾分。

    到了三皇子府中後,顧泱泱腳尖漸漸落地,迫不及待地向着寧珏的房中衝去。

    她總是擔心這一切都是夢境,甚至是緩緩進入房間時,她偷偷掐着自己的胳膊內側,彷彿只有疼痛能讓她頭腦清晰,活在實實在在的寧珏醒來的現實中。

    當她瞧見那臉色慘白,臉頰消瘦,有氣無力倚在榻上的寧珏,正擡頭瞧向自己。那心中久違的悸動,和小鹿亂撞,讓她嘴角揚起好看嬌媚的笑容。

    孟婆瞧見顧泱泱來了,起身向着一旁的青秋影使一個眼色,彷彿在告訴他應該給這一對小情人一點私人的空間了。

    房中很快就剩下顧泱泱和寧珏兩人,她此時也沒有什麼矜持提着不放了。顧泱泱忽的跑到寧珏的面前,伸手緊緊地將他摟住。

    “你,你醒了!”顧泱泱的聲音中不僅甜蜜幸福,甚是還有“爲何此時才醒”的埋怨。

    等待,總是讓人肝腸寸斷!

    寧珏一下子接受不了顧泱泱這樣的熱情,他努着力氣,輕輕將顧泱泱推開。好看的黑眸子上下將她打量後,一種莫名的冷漠深深地刺痛了顧泱泱的眼眸。

    “姑娘……你……你是誰?”

    顧泱泱一驚,她輕笑一聲:“你是懲罰我沒有在你身邊守着你,你一睜眼沒有瞧見我嗎?我錯了,我這邊接了一個案子。不過我聽見你醒了……”

    “姑娘……我認識你嗎?”寧珏的眼眸中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陌生。

    顧泱泱臉上的笑容僵硬起來,她忙說道:“我是顧泱泱啊。你是在跟我開玩笑的吧?”她不相信寧珏會忘了他,畢竟兩人中間有着絕對不能忘記的回憶。

    “顧姑娘,本殿下從來沒有見過你,你到底是誰?”寧珏冷蹙着眉頭,聲音不友善的質問着。

    顧泱泱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將他細細瞧了好幾遍,那冷漠的態度確實不像是裝出來的。她的心忽然沉到了海底,悶悶的痛着。

    顧泱泱立刻朗聲叫來孟婆。

    孟婆不解地匆忙進來,瞧着顧泱泱陰沉的神色,和寧珏那冷漠不容旁人靠近的臉。瞬間覺得房中的氣氛詭異沉重。

    於是她笑盈盈地問顧泱泱:“怎麼了?這一醒來兩人吵上了?”

    顧泱泱蹙眉說道:“吵上還好呢,他好像不認識我是誰了。”

    孟婆一聽她這話,也是吃了一驚。她蹙着眉頭很不相信的上前給寧珏把脈。

    “這脈象四平八穩的,絕對沒有任何事情啊?三皇子,你不是認識她嗎?”孟婆說着指着顧泱泱。

    寧珏冷着眉頭,緩緩地搖搖頭,乾脆的說道:“不認識。”

    這話就像是一把刀,沒有預備的直刺入顧泱泱的心。

    “是我啊,顧泱泱!你怎麼能忘記我呢?我是你的女朋友,你是我的男朋友!”顧泱泱急促地說道。

    畢竟被自己等待已久的人忘記,總是難過的。

    “男朋友?女朋友?本殿下何時跟你成爲朋友了?”寧珏冷漠的聲音中,滿滿的嫌棄。

    “不是朋友,是談戀愛!好吧,這個你不記得,你記不記得你在屏州的時候?你是當地的知府,我是捕快,顧捕快!”顧泱泱不放棄的引導寧珏能夠記得起自己。

    “胡說,本殿下何時去過屏州!”寧珏冷漠的聲音中,還帶着絲絲怒意。

    “哪裏來的女子,私闖我三皇子府中我就不多說了,此時還在這裏造謠生事。本殿下怎麼能認識你這種女子?”

    顧泱泱越發的熱情靠近寧珏,寧珏就越發的冷漠防禦她。好像她是什麼爲了利益好處而賴

    着他的唯利女子。

    顧泱泱整個人愣住在那裏,她不敢相信寧珏竟然忘記了屏州,忘記了自己。心中的那把刀,已經刺得滿目瘡痍了,只剩下一片的狼狽不堪的血腥。

    “不對啊,怎麼中毒還能失憶嗎?又不是傷了腦子!”孟婆也對寧珏的這個失憶大感懷疑,她朗聲將青秋影叫了進來。

    青秋影將將到了房中,孟婆不由分說的將他扯到寧珏的榻旁,問道:“你認不認識他?”

    寧珏冷冷的瞧了孟婆一眼,道:“你想試探我?”

    不知是寧珏的話太過冷,還是他的眼神太過冷,反正孟婆忽的全身一個激靈,笑盈盈地說道:“我是會診,會診!三皇子可識得他?”

    寧珏冷冷白了莫不着頭腦的青秋影,道:“識得,化成灰我也能分辨出來那個是頭那個是腳!”

    孟婆對青秋影說道:“你快去將他所有認識的人都叫來,快去!”

    青秋影一直沒有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瞧着各人臉上的神色,又感受到房中壓抑的氣氛。便照着孟婆的話,凡是寧珏所認識的人,除了皇上皇后外,都請到了三皇子府中了。

    顧泱泱已經被寧珏冷漠的眼睛打成了蔫茄子,側立在一旁,瞧着孟婆一一將寧珏認識的人引到他面前,讓他辨認。

    寧珏將每個人的名字準確無誤的說了出來,每說一個名字,顧泱泱心中的傷痛就大了一份,直到最後,顧泱泱的心彷彿已經被掏空,她再也受不了了。

    顧泱泱厲聲道:“夠了!”

    房中戛然無聲,寧靜的好似房中無人一般。

    顧泱泱瞧着一衆人對自己那詫異的眼神,她低着頭迅速地出去了。

    孟婆瞧着她的背影,蹙眉幽幽嘆了一口氣,眼眸中盡是問她的難過,輕聲說道:“他所有的人都記得,但唯獨顧泱泱,他不記得。”

    青秋影愣怔,問道:“這是爲何?”

    “老身猜想,興許是三皇子中毒頗深,昏迷時間久了,又幾次出入鬼門關。傷了腦子,將最想記住的反而給忘記了。”孟婆說罷又是長長的哀嘆。

    “那可有辦法醫治?”青秋影忙問道。

    “哎,這個就看兩人只見的造化吧!我能治毒,可是治不了情殤。”孟婆幽幽說道。

    忽然,顧泱泱提着一大桶水,怒髮衝冠地衝進了房中,當衆人都在詫異她要做什麼的時候。

    她已經提着一桶水到了寧珏的面前,風馳電掣地將那一桶水倒在寧珏的頭上。頓時寧珏從上到下溼漉一片,成了落湯雞,就連榻上也滿是水。

    屋中的人全部都膛目結舌,舌橋不下的瞧着顧泱泱和全身溼漉漉的寧珏。

    寧靜的秋日裏,最後的蝴蝶結對成雙的翩躚舞動,劃過窗口處,滴答叮嚀的水音,好似在告訴它們,秋日將過,春暖花開亦是近時。

    “你……”青秋影剛想上前責備顧泱泱,孟婆在一旁攔住了青秋影,笑吟吟地搖着頭。

    此時,但凡是趕眼力勁兒的,都悄無聲息地退出了門口。房中再此正剩下寧珏和顧泱泱。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