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92章 前塵往事總是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92章 前塵往事總是傷字體大小: A+
     

    雖然寧珏已經想過一百遍這樣的答案,但是當他聽見沙鶴回答時,他還是大爲驚訝。他蹙眉問道:“你到底爲什麼找她?顧泱泱到底是什麼人?”

    沙鶴幽幽嘆了一口氣,眼眸望向窗外被秋風掃卷的落葉,像是在回憶訴說一段很遙遠的往事,許久後他說道:“燕國大公主,世間難得美麗才女,引得各國王孫子嗣前來求親。其中也包括你父親,現在的晉國皇帝。”

    寧珏聽見這話,吃了一驚,睜大眼睛繼續認真聽着沙鶴述說。

    “燕國的老皇帝想出文試和武試來給大公主選親,最後通過的是你爹還有楚國的王子。大公主最後用扔繡球的法子,擲出了楚國的王子。大婚之夜,當所有都在爲大公主和楚國王子慶祝歡喜時,忽的一個人將大公主擄去,不知去向。”沙鶴眸子裏情緒複雜。

    寧珏的眼眸卻已經飄起漫天雪花,冷的讓人窒息。他很有禮貌的聽着沙鶴的敘述,雖然心中早就揪成一團。

    “幾日之後大公主回來了,但是卻不是清白之身了。任憑楚國君主如何的詢問,大公主就是不說是誰。那段日子是大公主最悽慘的日子,楚國的君主夜夜喝醉,夜夜來逼問大公主,甚至幾次動手。可是大公主爲了兩國的和平,一直忍氣吞聲。後大公主與了身孕,楚國君主便一封休書將大公主打發回來燕國。”沙鶴眼中蒙上一層水霧,他眼角處的細紋,是在告訴寧珏,他所看見的是一個佳人終日以淚洗面的悲傷。

    “之後呢?”寧珏瞧着沙鶴愣神,便出聲提醒。

    “之後楚國和晉國聯手,以燕國不忠不義,荒淫無度等欲加之罪討伐了燕國。使得我們燕國生靈塗炭,民不聊生。”沙鶴眼眸中的怒火洶涌燃起,冷冷瞪着寧珏的時候,寧珏能清楚感受到那份家仇國恨的恨意。

    “若不是你們,燕國不會覆滅,大公主也不會不知去向,也不會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是誰殺了她。都是你們這一羣卑鄙的小人。”沙鶴扯住了寧珏的衣襟,彷彿要講他那一腔的怒恨發泄在他的身上。

    寧珏就讓他這樣扯着自己,臉頰的淡漠也冷峻沒有一絲的變化。

    青秋影上前拔劍抵在沙鶴的頸項上,厲聲道:“放手!”

    沙鶴正在怒頭上,哪裏肯放手。

    寧珏輕輕拍着沙鶴的手背,輕聲道:“你說大公主已有身孕,孩子,可生下了嗎?”

    沙鶴一把鬆開寧珏的衣領,厲聲道:“大公主生下了個小公主。”

    寧珏眼眸微微一顫,嘴角的笑容漸漸苦澀:“小公主的肩上可有胎記?”

    “有!”沙鶴痛快說道。

    “那小公主,可是顧泱泱?”寧珏那好看的眼眸從來沒有過今日這樣堅定且悲傷。

    “你可知那日同大公主一同失蹤的是誰嗎?”沙鶴沒有回答寧珏的問題,反而擲出一個問題給了寧珏。

    “誰?”寧珏冷眉蹙緊。

    “現在晉國的皇帝,也就是你爹!”沙鶴嘴角揚起邪惡狠毒的笑意。

    寧珏頭腦中

    一片的空白,身子不受控制的晃了晃,險些摔倒時,青秋影一把將他扶住。寧珏揮手示意他沒事。

    慘白的臉上依舊冷漠,只是額角絲絲滲出的汗水顯得他更加的虛弱無力。

    “你知道爲何當年你爹將將繼承皇位就要討伐晉國嗎?爲的是要告訴天下人,他沒有跟大公主怎樣。可是這種欲蓋泥章的事情,誰人瞧不出呢?再有,你可知顧探的身份嗎?他可是當時皇上身邊的唯一親信!你爹他做了這些事情,就是爲了要掩蓋他當年搶人妻子,幹出苟且之事的種種罪行。”沙鶴每一個字就像是一把尖利的刀,狠狠地插在寧珏的心上。

    “你若是不相信我的話,你可以去問顧探。相信顧探比我知道的還要多!”沙鶴嘴角的邪惡蔓延到了眼眸,甚至帶着冷嘲的不恥。

    恍惚間,寧珏好像明白了爲什麼皇上要處處殺害顧泱泱,也明白了爲何自己以命相求,他君無戲言,卻有出爾反爾的再一次殺害。

    她,是一個不該出生在這個世上的小公主,揹負的不單是罪孽和不恥,還有某個人的羞辱和不堪。

    他卻不明真相的愛着這個孽種,甚至他可以爲了她以命要挾自己的父皇。

    寧珏心底無法平靜的洶涌,甚至蔓延到了自己的眼眸中。他緩緩起身,一種不具名的悲傷強烈的撞擊下,他的胸口起伏不定,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當他一口氣沒有上來時,“噗……”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隨着漸漸消失的意識,耳邊只能聽見那清脆動人的笑聲,和喚着自己名字的輕柔。

    青秋影上前扶住全身癱軟無力而暈厥的寧珏,朗聲喊道:“叫太醫,叫太醫來!”

    沙鶴好像對這樣的結果很是滿意,可眼底深處也多了些化不開的悲傷難過。

    秋風拂過烏雲一角時,涼意帶着溼溼的潮氣撲面而來。

    眼瞧着京城的路越來越近,顧泱泱心中是歡喜的,因爲能見到寧珏了。可是心中還有一絲的擔憂,因爲冉浩葉被擄好幾日了,也沒有瞧見他身影。雖然慶幸她終於不用聽見那些讓人全身發抖的噁心對話,可不用躲避他那能擠出水的含情脈脈,可是顧泱泱總是覺得這樣走很不講義氣。

    “哎!”顧泱泱長吁短嘆一聲。

    “顧丫頭又在想你的小情人?”孟婆打趣道。

    “孟婆,我都跟你說了,他不是我的情人。我已經有意中人了。”顧泱泱沒好氣的說道。

    “意中人不就是那個中毒的嗎?他生死未卜的,還不一定能不能活着,你何不找健健康康的冉小子做意見中呢?”孟婆打趣的問道更濃了。

    顧泱泱板着臉,對着孟婆一板一眼說道:“孟婆,你再說這樣的話,我就要生氣了!”

    “好好,孟婆不說了,畢竟女兒家多是嬌羞的。”不知是顧泱泱嬌羞了,還是孟婆提到這樣的話題嬌羞了。她嬉笑着忙躲避顧泱泱的眼神。

    顧泱泱無語,不再多說什麼,猛揮手中的馬鞭擊打馬兒的身上,將所有的不快發泄着噠噠馬蹄下。

    日落西山,顧泱泱和孟婆找到一家最大的客棧,將將停下休息,顧泱泱那靈敏的鼻子就被一股芬芳飯菜之香給吸引住了。

    還打算和孟婆說先吃點東西,店中的小二一臉殷勤的跑到顧泱泱面前,恭敬地行了一禮後說道:“客官,飯菜已經準備好了,還請客官休息慢用。”

    顧泱泱驚訝的瞧着店小二,防備的說道:“我們將將到這裏,可沒有叫飯菜的。”

    店小二露出熱情的笑容,憨厚說道:“已經有人爲姑娘預先準備好飯菜了。”

    “這麼好?”顧泱泱狐疑的瞧着店小二,然後又瞧瞧這家店。

    該不會這麼大的客棧竟然是個黑店吧?這無事獻殷勤的!

    “是誰準備的?”孟婆笑盈盈的問道。

    “這個,那預備飯菜的客官不讓我們說。說,我們要是泄漏了就不給我們飯錢。”小二爲難道。

    “孟婆,我們去別的地方吃吧。”顧泱泱可不會吃一些來路不明的人準備的飯菜的,這人心叵測。誰知他給你吃的是飯菜還是砒霜了。

    那店小二攔住了將要走的顧泱泱,很是爲難的說道:“姑娘還是進去吃了,你要是不進去吃的話,那個客官會怪罪的。”

    顧泱泱只聽說過強買強賣的,還沒有聽說過有強買單逼人強吃的事情。她更加覺得事有蹊蹺,定是一頓鴻門宴啊。

    “怪不怪罪是你的事情,我們可不會去吃的。”顧泱泱說的斬釘截鐵,拉着孟婆就要離開。

    孟婆卻眼珠子一轉,說道:“人家既然都給你準備好飯菜了,還不花錢,你又何苦爲難店小二,又浪費了糧食。”

    說完這話,她竟然歡天喜地走到店小二面前,笑着說道:“煩請小二哥帶路。”

    顧泱泱對孟婆這一舉動驚訝的舌撟不下,扯過孟婆後,語重心長道:“孟婆啊,你都不知道是誰給你安排的飯菜,萬一這飯菜中有毒呢?”

    “相信孟婆,有孟婆在不會讓你吃到有毒的飯菜。”孟婆向着顧泱泱猛眨眼睛。

    顧泱泱心想,也對,孟婆可是製毒治毒的箇中好手,能在她眼皮子下毒死人,怕這人還沒有出生。

    “行了,我都餓了。”孟婆瞧着顧泱泱愣神拿捏不定主意,於是扯着顧泱泱的手,便向着客店走去。

    這不進店還好說,這一進來,顧泱泱和孟婆兩人倒吸一口氣。

    原本也就是想着不過是一張桌子上各樣的飯菜罷了,卻沒有想到,碩大的一家客棧中,竟然空無一人。

    小二,侍者,整整齊齊地站在兩旁,目光灼烈熱情的瞧着一臉茫然的顧泱泱和孟婆。恭恭敬敬地請他們到了早就準備好的飯桌前。

    一張足夠十幾個人走的桌子上,各式各樣的美味佳餚讓人目不暇接。

    難怪店小二會說顧泱泱他們不吃,會怪罪他的。不是客人責怪他,而是這客棧的老闆責怪他。

    什麼酸菜魚,糖醋里脊,醬燒豆腐,糖膩雞翅……都是些顧泱泱喜歡吃的飯菜。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