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91章 沙鶴的身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91章 沙鶴的身份字體大小: A+
     

    顧泱泱瞧着他滿地打滾呻吟,可能是傳染力,她也覺得自己的全身開始癢了起來。

    “孟婆,你給他吃的什麼?”顧泱泱撓着自己的頸項和胳膊不解問道。

    “這是西域一種蠍子毒,輕微中毒着全身巨癢無比,中度中毒着全身癱瘓,重度中毒者肝腸寸斷。”孟婆得意洋洋地說道。

    “那個小子來?”孟婆笑盈盈的問道。

    顧泱泱這纔想起來冉浩葉一直在更那些黑衣人糾纏,朗聲道:“他還在對抗那些個黑衣人。”

    “走,孟婆幫幫他。”孟婆倒是很有義氣,扯着顧泱泱行到冉浩葉和他們廝打的地方。

    雖說這個冉浩葉的身手敏捷凌厲,功夫也絕對不在這個絕血之下,可是常言道:雙拳難敵四手。

    這車輪戰一輪輪的下來,他早就精疲力盡不說,身上也多處受傷。

    青色的衣襟上,已經沾染了暗紅色的血跡,手臂上也有一道血口子。

    孟婆拉住已經準備提着匕首上前營救的顧泱泱,道:“就你這點三腳貓的功夫,還能救人?”

    顧泱泱想看口反駁時,孟婆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瓶子,笑嘻嘻說道:“一會用力向着那羣人中間擲去,不過記住一定要屏住呼吸,不能喘氣的。”

    顧泱泱能從她的眼眸中讀出邪惡的東西,她嘴角一抽:“不會有是蠍子毒吧?”

    “去吧,再廢話救不了你的小情人了。”孟婆打趣道,一把將顧泱泱給推到前面。

    “他不是情人!”顧泱泱朗聲反駁道。

    說話時,顧泱泱照着孟婆的教導,將那小瓷瓶扔到那一羣人的中間。

    只聽“嘭……”的一聲,小瓷瓶竟然炸開,從裏面瀰漫出青色的煙霧,頓時將一羣人吞噬了。

    顧泱泱驚訝的捂住口鼻,竟然是古代的煙霧彈?

    但是當顧泱泱瞧見黑衣人紛紛全身無力的癱軟在地的時候,她才意識過來,這不是煙霧彈,是毒彈!

    “冉浩葉不要呼吸!”顧泱泱朗聲喊道。

    可她的提醒已經爲時已晚,在冉浩葉回頭瞧顧泱泱一眼時,他隨着那些人一同全身無骨的倒地不醒了。

    孟婆行到顧泱泱身旁,遞給她兩條手帕,道:“捂着口鼻,這條給他捂住。”

    顧泱泱照着孟婆的話,邁過地上橫七豎八的黑衣人後,行到冉浩葉面前,將手帕捂住了他的口鼻。

    煙霧漸散的時候,冉浩葉蠕動一下,緩緩睜開了眼睛醒來。

    顧泱泱伸手將他扶起來的時候,忽然感覺有人從身後將自己推倒。顧泱泱一個回頭,瞧見一個蒙面的男子,扯過冉浩葉將其扛着肩上後,一個點步後,便不見了蹤影。

    顧泱泱大驚,倒不是因爲這個人將冉浩葉給擄去了。而是這個人的輕功居然不在白策之下,甚至還可能在白策之上。

    這世間居然還有這麼快的人!真是見世面了!

    不過這個人爲何要擄去冉浩葉?顧泱泱剛想開口大聲叫,忽的被孟婆攔住,道:“先離開這裏再說。”

    顧泱泱被孟婆扯着,匆匆向着馬車跑去了。

    這邊的宮中,寧珏已經恢復了意識,體內的毒也清除的七七八八了,可是卻好像到了極致,無法將其去除個乾淨。

    青秋影端着一碗湯藥來到寧珏的面前,恭敬地說道:“三皇子,該用藥了。”

    寧珏輕咳着,伸手示意讓他放在桌子上,一雙好看的眸子已經恢復了星色,他輕聲道:“人已經回來了?”

    “是的,現在關在三皇子府中的密室中。三皇子有何指示?”青秋影問道。

    “想辦法讓本殿下和他見上一面,我有很多問題要問他。”寧珏拿過拿碗黑黝黝的藥湯,輕抿一口後,好看的劍眉微微蹙緊。

    “最近可有顧泱泱的消息嗎?”寧珏問道。

    “顧大人已經開始往京城出發,相信不幾日就能回宮了。”

    青秋影這話將將說完,寧珏臉上露出淡淡笑容,心底其實已經漣漪一片,璀璨生輝。他聲音柔和道:“這幾日小雨軍中有事,無法暗中保護顧泱泱,你調派一些人手去,記住要小心一點,不要讓人察覺。”

    青秋影應聲,將退下沒有幾步,一個小太監匆匆地行到青秋影的身邊,耳語幾句後,便又匆匆離開。

    青秋影原本冷峻的臉頰在聽見小太監的話後,驚訝的更加冷酷。

    寧珏察覺的一清二楚,他輕聲問道:“出什麼事了?”

    青秋影想有意隱瞞,扯出了一個很僵硬的淡笑道:“沒事,三皇子好生修養吧。”

    寧珏怎麼會不知道他的隱瞞,抿了一口藥湯後冷聲道:“你若是不說,本殿下就找那個小太監來說。”

    青秋影一看是逃不過去了,上前恭敬地一行禮道:“顧大人在回京的路上出了一點事,被人刺殺。”

    寧珏剛將手中的藥湯放在桌子上,忽的手一歪,藥湯灑了他一手。

    青秋影忙上前給他擦拭去,瞧着寧珏細長的手指緩緩地攥成拳,越攥越緊,青筋都暴跳了出來。

    “他果然沒有放過泱泱。”寧珏聲音中冷漠又惱恨。

    青秋影當然是知道寧珏說的是誰,他勸慰道:“興許是攔路搶劫的。”

    寧珏乾笑道:“若真是攔路搶劫的,小太監前來跟你彙報,你的神色也不會這般了吧?”

    果然寧珏已經看穿了一切。

    青秋影低頭不語。

    寧珏猛地咳嗽起來,青秋影輕拍着寧珏的背部。寧珏揮手示意讓他住手,蹙着眉頭說道:“你安排一下,本殿下今夜就要見到沙鶴。”

    青秋影剛想開口勸一勸寧珏,畢竟此時他的身子還沒有完全康復,這夜間有多冷風。但是瞧見寧珏堅決的眸子,還是將嘴邊的話給嚥了回去:“是,屬下遵命。”

    當寧珏冷若寒冰卻閃着星色的黑眸,瞧向窗外那一地的金黃時,聲音似有非有的響起:“定是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秋高氣爽,朗月當空,卻偏偏烏雲行過,遮住了一地皎潔,帶來了低沉到讓人呼吸沉重的冷厲。

    不過也是這烏雲遮月,使得青秋影將沙鶴帶來的時候,就算是坦然也無人察覺。

    當五花大綁的沙鶴跪倒在寧珏面前時,寧珏咳

    嗽着輕聲說道:“真是好久不見了,你還可好?”

    沙鶴明顯對這樣的問候很不領情,他冷聲道:“既然已經被抓,沙鶴無話好說,要殺要剮隨你便。”

    寧珏淺笑着,緩緩從榻上下來,在青秋影的攙扶下坐到離沙鶴很近的地方。說道:“我不會殺自己的兄弟。雖然不知道你認不認我這個兄弟。”

    “兄弟?你如此高貴的身份怎麼可能會和我們這些莽夫稱兄道弟。”沙鶴冷嘲道。

    “我們都第一神探的人,怎麼不是兄弟?”寧珏笑容優雅,卻有氣無力。

    “哼!”沙鶴嗤之以鼻的扭過頭,不去瞧他。

    寧珏向着青秋影使了一個眼色,示意讓他將沙鶴鬆綁,並賜座。

    解開繩索的沙鶴,不解地瞧着寧珏:“你就不怕我跑了?”

    “你能跑出我這個宮殿,你能跑出皇宮嗎?或是跑出了皇宮,你能跑出晉國嗎?”寧珏微笑着繼續說道,“我今日讓你來是有幾件事情想問問你。之前你一人偷偷的要出鏡,想去哪裏?”

    寧珏的聲音好聽,一點也不像是在質問他。

    沙鶴不語,保持着那一副不去瞧他的樣子。

    寧珏覺得胸口沉默又發癢,一時沒有忍住咳嗽了起來,緩和了許久後,繼續對着沙鶴說道:“我問你一些問題不是要治你罪,而是有很多的事情我想弄明白。你爲什麼叫顧泱泱叫主子?”

    寧珏一提顧泱泱,沙鶴眼眸中立刻有了反應,他逃避着說道:“她是第一神探的頭兒,當然要叫她主子了。”

    “可是她在沒有成爲頭兒的時候你就這樣叫她了。我記得比之前在屏州一家一家翻看着人家姑娘的香肩,你是在找人?是找顧泱泱嗎?”寧珏給沙鶴斟了一杯茶,遞在他的面前。似是無心卻是有意的觀察着他的眼眸。

    沙鶴憨厚的眸子將他的心徹底出賣了,可是嘴上卻硬的很,道:“誰說我是找她的,我不是要找她。”

    寧珏一面品着茶湯一面淡雅笑道:“沙鶴,原名沙一鳴,燕國副將沙安信之子,後因武功卓越,被燕國大公主賞識,成爲貼身侍衛。當年燕國滅國,宮中上至皇帝下至太監宮女,無一生還,卻唯獨大公主下落不明。而同樣不明下落的,還有她的侍衛沙一鳴。傳言沙一鳴和燕國大公主趁亂私奔出恭,隱姓埋名……”

    “放屁,全是放屁!”沙鶴噌的站了起來,怒不可遏打斷了寧珏的話,又朗聲道,“我沙一鳴一直敬重大公主,視如親姐姐,我絕對不會做任何沾污大公主名節的事情!”

    寧珏狡猾的一笑,果然對一個忠心良臣,最好逼其就範的方法就是詆譭他的主子。

    “那你承認你就是沙一鳴了?”寧珏瞧着沙鶴的面忽一陣的青一陣的白。

    沙鶴氣惱地指着寧珏的鼻子朗聲道:“你居然坑我?”

    “我只是想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寧珏眼眸中堅定卻寒冷。

    沙鶴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很是無奈說道:“你想要知道什麼?”

    “你當初要找的人是不是顧泱泱?”寧珏冷聲問道。

    “是!”沙鶴回答的痛快。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