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88章 莫名被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88章 莫名被綁字體大小: A+
     

    “顧泱泱,給我下來!”

    顧探還是那般的聲若洪鐘,底氣十足。

    顧泱泱一個翻身下馬,不等着顧探先開口質問,她已經上前撲在顧探的懷中。

    “一個女孩子家家的,成何體統!”顧探話是這樣說,但是手慈愛的撫摸着顧泱泱的秀髮。

    “爹,泱泱好想你。”顧泱泱好像一個撒嬌的孩子一樣,依賴在他的懷中。

    “想我?想我回到屏州不來瞧瞧我?要不是陳舜華來跟我說,是不是連你這最後一面都見不到了?”顧探埋怨的說道。

    “女兒想等着這件事情結束了再回來好好跟爹聚聚。”顧泱泱嗲聲說道。

    “等你結束了,你還能記得回來?真是女生外嚮啊!哎!三皇子有沒有欺負你?皇上對你可好嗎?”顧探好像是在詢問自己出嫁女兒,在婆家的一切事情,神情正經的讓顧泱泱臉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爹,我是去宮中當值,不是嫁到京城了。”

    顧探長嘆一聲,喃喃道:“我都是希望你嫁到京城,而不是在皇宮中當值。”

    顧泱泱一時沒有領悟顧探這話中的意思,她眨巴着眼睛瞧着顧探。

    顧探父愛神情的瞧着顧泱泱,從懷中掏出一方小小的金色令牌,鄭重地遞給顧泱泱,囑咐道:“你要是有了什麼解決不了的麻煩,將它交給沙鶴,沙鶴定當助你一臂之力。但是你要記得,這個東西不能輕易使用。”

    顧泱泱費解的拿過那小小令牌,把玩在手中時,小巧精緻的像是剛滿月的孩子脖子上帶的長命鎖,長長的瑪瑙流蘇,大氣且古韻。令牌上面除了刻有雙鳳花紋,還有幾個自己不識得的字體。

    “爹,這是什麼東西?這麼厲害,該不會是兵權啥的吧?”顧泱泱玩笑的打趣着。

    顧探眼眸中一絲驚訝閃過後,便是一本正經的說道:“這是個很重要的東西,是你的東西,千萬要拿好了。”

    顧泱泱還是第一次瞧見顧探這嚴肅的臉上快要擠出水了,收起自己戲笑的神色,認真的應道:“哦!”

    “你不見見你娘嗎?她很擔心你的。”顧探將重要的事情交代完了,又露出了父愛如山的深情。

    顧泱泱瞧瞧偏西的日頭,甚是無奈道:“實在是有要事在身,你替我向我娘問好,我這宮中的事情一忙完了,一定回來瞧你們。”

    顧探露出難看的神情,但最後還是長嘆一聲,道:“去吧!記得伴君如伴虎,能向皇上請旨早日回來,就早點回來。還有,拿好我給你的東西,這個可是你的命。”

    顧探的千叮嚀萬囑咐,讓顧泱泱更覺得詫異。怎麼從來就沒有聽顧探說過這個令牌,忽然間多了個比自己的命都重要的令牌,顧泱泱着實想好好問問顧探,這其中到底有什麼樣一段自己不知情的往事。

    可是已經在路上耽誤了好幾日了,她心中又掛記着寧珏的情況,於是只能將這個想弄明白的心,先暫緩一下。等到回到京城,一定要抓住沙鶴

    好生的問個清楚。

    “爹,我先走了,你跟我娘好好保重身子。”顧泱泱說着便翻身上了馬背。

    “你一路小心,盤纏夠不夠?吃的帶了嗎?別惹禍!還有一個女孩子家在外面一定要小心,這出門在外不是在家中,任由你胡鬧。”顧探將身上的錢袋盡數掏出來都給了她。

    顧泱泱拿着還有餘溫的錢袋,笑的歡欣,依依不捨道:“女兒知道了,你也小心點,抓賊別太拼命了,你已經老了,幹不過那些年輕人的。”

    不服老的顧探明顯很不喜歡顧泱泱這話,冷着眉頭道:“你爹我一下子抓三四個沒問題。快走吧,日落入店很麻煩的。”

    顧泱泱戀戀不捨得瞧着顧探,最後一狠心,策馬而去。

    風沙中,顧泱泱的眼眶溼潤。這樣的心情,好像也經歷過。應該是上大學的那年,車窗外的父母,也像他這般絮絮叨叨,也像他這般包含親情,濃濃的不捨,因爲有着濃濃的血緣。

    任時光流逝,不管是現在,未來,現代,古代,父母的心從來沒有變過,甚至一如既往着綿延下去。

    顧泱泱帶着孟婆緊趕慢趕的,終於在日落西山之時,投了客棧。

    這在路上趕路的時候,顧泱泱還沒有覺得如何,但是住了腳,躺在牀上喘息的時候,顧泱泱發現自己身上已經酸臭了。

    顧泱泱嗅着自己身上的味道,自己都嫌棄自己了。一想,也對。自己自從出來上路,便就急急忙忙地趕路,其中也沒有時間梳洗打扮的。

    顧泱泱覺得自己今日要是再不洗洗,相信過不久,自己就要與蝨子一同享用這具身子了。

    於是趁着小二還沒有休息,顧泱泱讓他給自己準備了熱水。還好孟婆沒有和自己一個房間,不然以這孟婆小孩般的性子,定是要同她一道痛痛快快洗一場的。

    秋日的涼意一天一個變化,漸漸跟冬日交替時,夜裏的氣溫更低了些。

    當顧泱泱將自己的腳緩緩放入熱水裏時,那一股子舒暢的暖意從腳趾一路升到頭頂,覺得全身的每一處的毛孔都放大了。

    燭火撒下的金色火光,照耀的木桶裏的漣漪,鍍上一層金一般的波光粼粼,惹得她那一身吹彈可破的肌膚,更加的白皙通透。

    顧泱泱舒服的享受着熱水的浸泡,覺得這幾日的疲倦都煙消雲散了,她用盡全身的力氣舒展一個大大的懶腰。

    她溼了手巾,熱乎乎的敷在臉上。起碼這也算是一種美容的方式。

    忽的,顧泱泱鼻子嗅到一股怪異的香氣,暗呼不好的同時,她慌忙起身,披上自己的衣服。

    可衣服只披了一件,全身的力氣已經被那香氣奪走了大半,將將伸手又扯過一件外衣時,力氣盡數消失,最後柔弱無骨的痠軟趴倒在牀邊。

    原本還算是清醒的頭腦,也隨着身子的痠軟開始陷入了迷糊。

    恍恍惚惚中,顧泱泱瞧見兩個陌生面目猥瑣的男子,一臉邪惡的向着顧泱泱快步行來。扯過一

    旁的被子將顧泱泱裹成了一個糉子,兩人將她扛了起來,便離開了房間。

    顧泱泱有種自己要去侍寢的不妙之感,她努着力想喊出一兩聲,甚至發出點聲音引起旁人的注意,可全身痠麻軟綿的,連手指翹一翹的力氣都沒有了。頭腦中渾渾噩噩好像做夢一般,可是卻又清晰的能瞧清一切東西。

    兩個人倒是配合的默契,腳下的步子可謂是步步生風,但顧泱泱覺得穩當的好似躺在牀上一般,一瞧兩個就是練家子。

    一路上他們兩個人左拐右拐的,也不知道他們兩個人是走的哪條路,居然這一路上沒有碰見一個人。這樣顧泱泱很是焦急,哪怕是一個人也行,不能來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

    可是當他們兩人站定後,顧泱泱發現,她想多了。真的是一個人都沒有見到。

    兩人到一個花枝招展的樓閣前,顧泱泱被那豔的讓人渾身不舒服的大花招牌給吸引住了,上面清清楚楚的寫着三個金色大字“萬花閣”。

    一瞧這個名字,和這個樓宇的粉飾裝扮,顧泱泱就知道這是個什麼地方了。

    這裏正是那些個男人花錢尋花問柳,逢場作戲,女人賣笑賣皮的風月之地。

    顧泱泱只覺得眼前一黑,不用問也知道這兩個人將她綁到這種地方,之後會發生什麼不堪入目的事情了。

    顧泱泱此時內心吶喊着,呼救着。真希望能有個會讀心術的人忽然的出現,然後將自己給救下。畢竟現在的自己除了眼珠子能稍稍動動,再就沒有能動的地方了。不然她拼死也要跟這兩個男的一決生死。

    可最後顧泱泱還是眼睜睜地瞧着自己被那兩人,順着萬花閣的後門給帶了進去。

    這兩人一看就是對萬花閣極其的熟悉,扛着顧泱泱東繞西繞的,居然全避開了熱鬧喧囂的紅男綠女,直接將她待到一間富麗堂皇的房間中。

    老大不客氣地將她往牀上一扔,兩人便功成身退,離開了房間。

    顧泱泱眼瞧着兩人走了,心中大呼,完了完了完了,他們兩個人是幫兇,幕後主謀馬上就要出現了。

    果然,顧泱泱將將想到這裏,房門“吱嘎”一聲敞開,她睜大了眼,向着門口的方向瞧去,想知道進來的是什麼人。無奈全身動彈不得,只能憑着自己的大腦來想象了。

    等待是最折磨人的,特別是明知道自己有危險,可是卻就是瞧不見危險的來源如何的情況下,更加像是一把鈍了好久的刀,一刀刀的拉着自己的心。真的是懇求那人給自己一個痛快的死法,這樣真的是比下地獄還要來的痛苦。

    當那個人緩緩來的顧泱泱的面前時,一身紈絝服飾,偏瘦的身材覺得這華麗的服飾微微大了一些,乾癟且枯燥的脣角揚起邪壞的笑容,一雙眼大無神的眸子,色溜溜地瞧着顧泱泱。聲音猥瑣說道:“小美人,本公子早就瞧上你了,今夜就讓本公子好好的服侍服侍你。”

    顧泱泱心中已經開始爆粗口了,神獸羊駝也齊刷刷地漫天飛過。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