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87章 希望失而復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87章 希望失而復得字體大小: A+
     

    終於到了屏州了!終於到了屏州了!

    顧泱泱深深呼吸着來自屏州大地的空氣,可能是這個肉身在這一方水土上長大的,所以回到自己的故土後,全身上下充滿了活力,精神頭也格外的爽朗了。臉上的笑容也豔麗了幾分。

    原本應該是先回家一趟,見見自己那個神捕的爹,和風韻猶存的娘。可顧泱泱現在心心念唸的向着中毒的寧珏,於是匆匆地向着衛郎中的地方行去。她都想好了,只要衛郎中一承認自己是當年的衛太醫,立刻上路。絕對不能再讓那兩個程咬金給跟上了。

    熟悉的路,熟悉的店面,甚至熟悉的面孔。雖說季節變換,可是不變的是怡情景緻。

    明明應該是走黎荊山的,可顧泱泱莫名就行到了當初寧珏的府前。

    原是一牆的桃花,此時也變成了一樹的枯黃。原是敞亮的硃紅大門,此時也緊閉着,只有門角一處的蜘蛛網讓人略微覺得有些生氣。

    顧泱泱緩緩敞開大門時,那一地的頹廢和慌亂,惹得顧泱泱眼眶溼潤。

    還是那個石桌,好像能瞧見那慵懶的男子,手捏着八寶琉璃茶盞細細品茶的模樣。

    還是那個房間,屋頂的洞早就補上了,可是那男子健壯的身材,和掉入洗澡盆的尷尬,恰似昨日之事。

    還是那個書房,當時顧泱泱就是躲在窗下偷聽了很多的事情。可此時已經聽不到那個好聽又沉穩的聲音了。

    原來物是人非是這一種的光景。

    顧泱泱嘴角揚起絲絲苦笑,原來自己在古代的時候,最開心最幸福的時候就是有寧珏的日子。

    心底的甘甜化成苦澀時,眼眸中的晶瑩爲了減輕心中負荷,緩緩滑落。

    想念,是會呼吸的痛!

    “泱泱?”一個很熟悉的聲音響起。

    顧泱泱回頭瞧去,是陳舜華那張熟悉,且欣喜若狂的臉。

    “你怎麼回來了?你不是應該在京城嗎?”陳舜華上前抓住顧泱泱的雙肩,歡喜的上下打量着她。

    顧泱泱一愣,這上京城的事情,應該不會有人知道,畢竟當時自己是被寧珏給綁架走的。怎麼陳舜華會知道呢?

    “你怎麼知道我去京城了?”顧泱泱問道。

    “你走了之後,三皇子立刻給顧大人寫信了,說京中正缺你這樣的人才。我們就都知道了。不過顧大人爲了這件事可是大病了一場。”陳舜華說道。

    “我爹病了?”顧泱泱着急問道。

    “不過現在已經全好了。不過你怎麼回來了?”陳舜華問道。

    顧泱泱被陳舜華這樣一問,纔想到自己來屏州的重要事情:“我是來找衛郎中的。”

    “找衛郎中?”陳舜華眼神中夾雜着不明的情緒,“他一個月前上山採藥,不慎墜山,死了。”

    顧泱泱彷彿感受到了夏日纔會出現的霹靂,在耳邊炸開之時,顧泱泱覺得自己的耳朵已經失聰了。

    “你方纔說什麼?衛郎中死了?”

    “是啊!我是親眼看見的。”陳舜華說的斬釘截鐵。

    不知是不相信,還是無法接受,顧泱泱跑出

    了寧珏的府中,向着黎荊山的方向跑去。

    當顧泱泱氣喘吁吁的跑到了衛郎中的房中,對着那一屋子的塵埃高聲喊道:“衛郎中,衛郎中,我是顧泱泱……”

    四面除了顧泱泱自己的迴音之外,便是數不盡震起來的灰塵。

    她又跑到後院,對着高高山脈高喊着衛郎中。她是多麼希望會從某個地方出現一個迴應,告訴她衛郎中還活着。起碼這樣寧珏還是有救的,他還不會中毒身亡。

    正這樣想着,不遠處傳來一個很歡喜的聲音:“顧丫頭。”

    顧泱泱向着那聲音望去,是孟婆。

    “你怎麼來找衛郎中,你也認識那個死老頭子?”孟婆笑的眼眸都眯起來了。

    “孟婆認識衛郎中?”顧泱泱驚訝的問道。

    “是啊,那個冤家可是我的師兄。當年我們同一師門,本是有婚約在身,這個死老頭子說跑就跑了,害得我被家人強行嫁給了旁人。前些年他終於離開了皇宮,我就想辦法找他,可是他居然處處躲着我,直到前不久我纔打聽到他藏在屏州。他人呢?我今日就是要好好的問明白,他當年爲什麼說走就走!”孟婆又是歡喜又是着急,向着衛郎中的房中尋找着。

    顧泱泱臉色凝重,嘆了一口氣道:“衛郎中他死了!”

    孟婆一點都不相信顧泱泱的話,嘻嘻哈哈的說道:“你一定是騙我的,那個死老頭子是不是讓你幫他瞞着?”

    顧泱泱認認真真到帶着悲傷,朗聲道:“他死了,他死了,真的死了!衛郎中死了!”

    孟婆的表情也像是被雷劈了一樣,她緩了好久,老眼含淚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顧泱泱快要哭出來了,她扁着嘴說道:“我幹嘛要騙你,我還能着他救人,現在他死了,寧珏也活不下去了,寧珏要是活不下去,我也不活了。”

    顧泱泱像是個孩子蹲在地上嚎啕哭了起來,越哭聲音越大,越哭越是讓人心碎。

    原本孟婆快要掉出來的老淚,被顧泱泱這樣一鬧,居然全數乾涸了。她哄着哭得梨花帶雨的顧泱泱,道:“你不要哭了,你再哭孟婆也要哭了。”

    顧泱泱根本就不聽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哭的一聲比一聲高,一聲比一聲悲慘。

    在顧泱泱的薰陶之下,孟婆忍不住了,坐倒在顧泱泱的身旁,也跟着嚎啕起來:“哎呦,你這個冤家啊,你總是這樣,說走就走啊,你爲什麼就不能見見我,爲什麼!”

    顧泱泱一瞧孟婆哭起來了,忽的止住了哭聲,畢竟輪到悲傷,誰都不比誰的小。顧泱泱拍着孟婆的肩膀,柔聲說:“興許,興許,他是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纔會失約的。孟婆人死不能復活,你要節哀啊!”

    越是這麼勸,孟婆越是哭得厲害。顧泱泱的眼裏也隨着孟婆肆無忌憚的涌出,特別是在想到寧珏時,直接同着孟婆一起嘶嚎。

    到了最後,乾脆兩人相擁而泣,嚎啕大哭。

    “顧丫頭,我哭我那個冤家,你哭的誰啊?”孟婆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問道。

    “我回來找屏州就是爲了找衛郎中,請他給一個重要的人解

    毒的。可是他現在死了,我那個朋友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要是他活不下去了,我……我怎麼辦?”顧泱泱說着又哭泣了起來。

    “解毒?怎麼那個老冤家會解毒的嗎?”孟婆顯然對衛郎中能解毒的事情感到很詫異。

    “他不是宮中很有名的衛太醫嗎?”顧泱泱也詫異起來。

    “是啊,不過他當年拜我爹爲師的時候,沒有學制毒解毒啊?難不成他……”孟婆忽的想起了什麼事情,急三忙活的跑進了衛郎中的屋中,翻箱倒櫃的不知道要找什麼東西。

    顧泱泱一旁瞧着她蹙眉着急的找東西,輕聲問道:“孟婆你要找什麼?”

    孟婆對顧泱泱的疑問從耳不聞,只是一味的翻找。終於孟婆在最隱祕的一個格中,找到一個粉色手帕包裹的東西。

    瞬間,孟婆整個人僵在了那裏,蒼老的手將那包裹緩緩拿出來的時候,當她顫顫巍巍地打開時,孟婆的淚再一次洶涌而出。

    顧泱泱上前去查看,原來是一本解毒的醫書。

    “我一直沒有找到這醫書,原來是你拿走了。”孟婆情意濃濃說道。

    當她將那本書緩緩打開的時候,泛黃的書頁上,是衛郎中的筆記。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持子之手,與子偕老。”

    墨跡一泛舊,深情卻猶在。恍惚間能看見一雙天造的人兒,相互依偎着,彼此眼眸相觸之時,甜蜜芳香愛意濃郁,羨煞旁人。

    晶瑩剔透的一滴淚,沒有過程的落在字上時,暈開的不單是字跡,還有陰陽兩隔的無奈,和一生不得解的遺憾。

    “孟婆。”顧泱泱輕聲想要說些安慰的話,可是一時間又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孟婆將醫書包裹整齊,揣進了懷中。眼角的淚痕猶在,臉上卻綻放出歡喜的笑容,說道:“孟婆別的本是沒有,這解毒的本事還是有的。你要是不嫌棄孟婆能嘮叨,不如我陪你一同去瞧瞧你那個重要的朋友吧。”

    顧泱泱聽聞後,歡欣的扯着孟婆的手,笑着說道:“如此真的是太感謝孟婆了,既然這樣,不如我們這就出發吧。”

    孟婆瞧着顧泱泱這般的迫不及待,打趣道:“看來你這位重要朋友很是重要啊。”

    顧泱泱的臉瞬間緋紅一片,露出了小女人家的嬌羞,閃躲的說道:“快走吧,再耽誤幾日,我怕他真的要一命嗚呼了。”

    “好,我們這就走!”孟婆笑盈盈的說道。

    顧泱泱在路上已經計算好了,只要快馬加鞭的趕路,一定能趕到下一個村子,這樣到了夜間也能有地方投訴。

    將將行到屏州城門時,一個非常熟悉的身影擋住了顧泱泱的去路。

    顧泱泱勒住馬,瞧着那一張又歡喜又擔憂,又有些埋怨的黑亮雙眸。

    自從顧泱泱走後就沒有瞧見過顧探了,此時再見面,他的雙鬢竟已是發白,臉上的皺紋也深了許多。可能是舊病之後,他的臉色沒有之前那般的油光水滑,微微的泛着暗黃。他身上那威武氣派的捕快服,也略顯的大了一些。

    顧泱泱鼻尖發酸,自己當初那個氣宇軒昂的爹,也老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