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75章 一模一樣的荷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75章 一模一樣的荷包字體大小: A+
     

    秋日的清晨醒來時眼前是茫茫一片的霧色,涼意是夏日無法媲美的。

    顧泱泱還沉浸在和美食一較高下中,門外急促地聲音將她從夢中拉了回來。

    “主子,主子……”

    顧泱泱眨巴着惺忪的睡眼,細細想來。沙鶴不是這個聲音,而且沙鶴說有要事在身,早就離開了京城。這是誰在叫自己主子?

    “進來……”

    身邊寧珏朦朧睡意中輕聲說道的時候,顧泱泱恍然大悟,那叫“主子”的人是青秋影,而這個“主子”叫的是寧珏。

    眼瞧着青秋影已經行到了自己的面前,顧泱泱忽的記起來,自己昨晚上和寧珏誰在一起的。

    她猛地坐起來的時候,正與青秋影驚訝的黑眸子撞在一起,臉上迅速地鍍上了一層火紅,好似做了什麼虧心事一般的低下了頭。

    而青秋影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他瞧了瞧顧泱泱又望向牀上睡意正濃的寧珏,很識趣的轉過身子不去瞧他們兩個,無比尷尬又無比臉紅的說道:“不知顧大人在此,在下打擾了。在……在下一會再來。”他說完就要向門外跑去。

    顧泱泱立刻開口叫住了他:“不,不打擾!我也是纔來,我現在要走了。你忙,你先忙!”顧泱泱慌里慌張地起身,待穿鞋的時候,還一不就神將鞋子穿反。

    顧泱泱恨不能此時變成蒼蠅,立刻從這間滿是尷尬的房子裏飛出去,而且還不被人察覺。她匆匆忙忙地跑出了房間,一路上黃沙漫天的直奔自己的房間。

    青秋影瞧她已經徹底的離開,轉身準備叫寧珏的時候,卻瞧見他已經醒來,斜倚在牀上一臉壞笑的瞧着他,微帶責備道:“大清晨的就來擾人清夢。”

    青秋影低着頭不讓寧珏察覺自己臉上的異樣,就像是他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被寧珏發現了一般。

    “說吧,這麼早來找我,一定是有原因的。”寧珏滿面春風的說道。

    青秋影的臉色立刻難看起來,輕聲道:“昨日在晉國邊境處,發現一個偷偷出境的人。他身上帶着這個。”

    青秋影從衣袖中掏出一個金燦燦的胸牌,那個胸牌寧珏也有一塊一模一樣的。

    瞬間,寧珏好看的笑臉蒙上了一層冷霜,他蹙着冷聲道:“是沙鶴?他要去哪裏?”

    “邊境的官兵如何詢問拷打他都閉口不言,到最後他也只說出要找顧大人。”青秋影說道。

    寧珏蹙着眉頭,陷入了沉默的思緒中,良久說道:“你拿着本殿下的令牌,就說他是本殿下的探子,不動聲色的將他帶回來。記住這件事要保密,也不能讓顧泱泱知道。”

    青秋影立刻明白,恭敬地行了一禮後退出了房間。

    寧珏蹙眉瞅着手中的胸牌,這時高太醫慢悠悠地從門外進來,輕聲道:“三皇子起的很早。”

    寧珏微笑着悄悄地將手中的胸牌藏了起來,說道:“這要多些高太醫開的方子,讓本殿下很快的退了燒。”

    “三皇子誇讚了,今日可覺得有哪裏

    不舒服?”高太醫行到寧珏的身邊,仔細地給他把脈。

    “本殿下覺得身子大好,就是胳膊還有些痠麻的痛。”寧珏說道。

    “這傷筋動骨一百日,總是要恢復的慢一些。”高太醫笑道,“記得這幾日要好好養傷,不然這個骨頭一點歪了,再醫治會很麻煩的。”

    寧珏笑着點頭,瞥眼間瞧見顧泱泱飛快的跑出了府中,眼睛帶着他的心也一同隨她飛了出去。

    顧泱泱一路上不敢耽延,直直地進了宮中。這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二王子肖展鴻的住處。

    原本這異國王子的住處是不容旁人隨便進入的,可是說來也怪,那些人就像是都認識顧泱泱一般,不僅沒有攔着顧泱泱的去路,而且對她還是恭敬有禮。

    顧泱泱正奇怪這些外國人都熱情的沒有戒心啦?同時,肖展鴻緩緩從房中出來,灰色的眸子愣怔一下,明顯沒有想到顧泱泱清晨能來。

    “你怎麼來了?”肖展鴻問道。

    “我是來找你,麻煩你帶我去昨日尤可欣給你荷包的地方。”顧泱泱說完就扯着他,讓他帶路。

    肖展鴻笑盈盈的說道:“我還倒是你清晨來是因爲昨夜分手後你想我了,哎,真是好生的難過。”

    瞧着他幽怨的嘆了一口氣,戲笑的眼眸偷偷瞥着自己,顧泱泱無奈一笑道:“我現在不跟你扯犢子,我現在要找尤可欣,你快些帶我去!”

    “這清晨起來,本王還沒有吃飯,着實有些餓了。”肖展鴻自顧自得的向着屋裏行去。

    顧泱泱瞧見伸手攔住了他的去路,繞到他的身後,用力推着道:“走吧,回來再吃。”

    肖展鴻被她推着離開了自己的住處。

    雖說路上他也撂了好幾次蹶子,但是都在顧泱泱的強忍怒火的和顏悅色中化解了,終於到了尤可欣個肖展鴻荷包的地方。

    但顧泱泱卻傻眼了,只不過是平常無疑的花園的路上。

    顧泱泱蹙着眉頭,乜斜着瞅了他好久後,問道:“你是不是又想玩什麼花樣?”

    肖展鴻眨巴眼睛,不解地問道:“這裏還能玩出什麼花樣嗎?”

    “這裏就是尤可欣給你荷包的地方?”顧泱泱疑惑的問道。

    “是啊!”肖展鴻無比鄭重的回答道。

    顧泱泱細細打量着這周圍,踱步來回幾次後,卻沒有瞧見什麼可疑的小路,甚至連一個隱祕的路都沒有瞧見。她輕聲問道:“那你可見她從哪裏走了?”

    “就是順着那條大路走了。”肖展鴻指着那條自己將將走過的路說道。

    “你真的沒有瞧見她和誰在一起嗎?哪怕是個背影也行的。”顧泱泱已經將對他的要求降到了最低了。

    肖展鴻很認真的點着頭道:“這個真的沒有瞧見。”

    這下子顧泱泱纔是真的無奈了,她乾笑了兩聲,之後就是同肖展鴻兩人靜默不語的站在同處,你瞧瞧我,我又甚是無奈的瞧瞧你。

    顧泱泱長嘆一聲時,一個繡着仙鶴的蹴鞠滾到了自

    己的腳邊。她剛剛伸手拿起來的時候,一個清脆的童聲響起,“三嫂嫂,將那蹴鞠給本殿下扔過來可好?”

    顧泱泱一愣,順着聲音瞧過去的時候,只見一個和這手中蹴鞠一般圓滾的男孩,正笑眯眯地瞧着自己。

    那真是寧珏的弟弟,九皇子寧珂。

    顧泱泱笑盈盈地向着他招收,寧珂到也是聽話,歡天喜地地向着顧泱泱跑來。

    到了面前,顧泱泱先賞了他一個響亮的腦瓜蹦,責備不像責備,戲笑不像戲笑的說道:“我說了不許叫我三嫂嫂,我還沒有成親。”

    寧珂好脾氣的緊,揉着自己的額頭,依舊笑臉如靨道:“常雨澤說了,成親只是一個形式,反正已經住到了一起,早晚就是三嫂嫂了。先叫着適應一下。”

    顧泱泱嘴角的乾笑變成了抽搐,她雙手扶着寧珂的肩頭,黑亮的眸子瞧着他透亮晶瑩的眼睛,字字真切道:“少跟常雨澤交往,他早晚就將你帶壞了。”

    寧珂好像沒有聽懂一般,眨巴着眼睛問道:“常雨澤爲什麼就將本殿下帶壞了?”

    顧泱泱還想同他再細細將將這個爲什麼帶壞了,眼眸微低時,瞧見寧珂腰間的荷包,竟然和尤可欣讓肖展鴻給自己的那個荷包如出一轍的像。

    她一把將寧珂腰間的荷包扯下,忙問道:“這個荷包小殿下可是從何而來的?”

    寧珂因爲顧泱泱扯下了他的荷包,老大不高興的又搶了回來,道:“這是可欣郡主送本殿下的,你若是喜歡,倒是可以讓三哥送你,爲何來搶我的。”

    顧泱泱忙跟他解釋道:“我不是故意要強九皇子的荷包,只是可欣郡主也送給我一個,你瞧,是不是一樣的。”

    顧泱泱將荷包遞在他眼前,寧珂將兩個荷包相互比量了之後,笑盈盈道:“確實很像的。”

    顧泱泱甚是歡喜,連忙問道:“可欣郡主是何時給殿下的荷包?”

    寧珂歪頭想了想,道:“昨日給的本殿下。三嫂嫂也讓可欣郡主撞到了嗎?”

    這次換顧泱泱聽不懂了,她眨巴着眼睛問道:“什麼意思?”

    “昨日本殿下玩蹴鞠,可欣郡主忽然從身後將本殿下撞倒了,可欣郡主覺得抱歉,就將這荷包送我了。還跟本殿下說,這裏踢蹴鞠着實有些小了,倒是城東的格子破廟前,倒是有踢蹴鞠的地方,還有很多和本殿下一般的孩童。只是可以本殿下去不了,不然真想去格子破廟。”寧珂眼眸將將才出現的一抹晶瑩,瞬間黯淡下來。

    顧泱泱瞧着他手中的荷包,又微眯着眼眸瞧自己手中的荷包,原來這是尤可欣故意留下的線索。薄紅的脣微微上揚起好看的弧度時,興奮地在寧珂白胖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寧珂一張小臉瞬間漲紅,一副被人奪走初吻,極度委屈的小模樣,眼眸子裏竟然還蒙上一層水氣。到不知是羞得還是怒的,他朗聲道:“你居然敢親本殿下,我要去告訴三哥!”

    寧珂這話音還未落地,顧泱泱就像是一陣颶風一般,衝出了宮裏。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