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74章 以不變應萬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74章 以不變應萬變字體大小: A+
     

    顧泱泱生怕被皇上瞧見,心中還掛記着發燒的寧珏,便匆匆地出了宮,火速地趕回了自己的府中。

    剛一進門的時候,顧泱泱就瞧見了一直等候在府中的白策。白策蹙着眉頭將今晚上巡查的時候跟顧泱泱說了一遍。

    他將跟尤可欣關係交好的人都查了一遍,府中是沒有尤可欣的身影。

    顧泱泱拍着白策的肩膀,蹙眉道:“看來尤可欣真的是被人給綁去了。”

    “那可如何是好?”白策也有些着急。

    “你幫我去查查這個尤可欣。從她爺爺奶奶就開始查起。我總是覺得綁架她的人不是單純的綁架她,定是有什麼重要的原因在。”顧泱泱習慣性的摸着自己的下巴道。

    “好!不過,尤可欣郡主不能有生命危險嗎?”白策最擔心的是在這裏。

    顧泱泱輕輕搖着頭道:“那人綁架了尤可欣一沒有下贖單,就是說這個人不是衝着錢來的。再說了,有那個傻子會在宮中綁架人要錢,真的是不打算活命了。二來,這綁匪沒有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定是會想留住她的性命。總不會傻到殺了郡主自己也不活了吧!”

    白策聽見顧泱泱這樣分析也算是一顆心安穩了。

    “所以現在,我們就就靜觀其變,瞧瞧這人到底想要做什麼。”顧泱泱認真起來真的是讓人莫名的敬畏。

    和白策說完這些後,顧泱泱便進了房間去瞧寧珏。

    在高太醫的精心照顧下,寧珏已經吃上藥睡下了,而且燒也退了,臉頰也不似喝醉一般的通紅了。

    瞧見他睡得安心,顧泱泱也不想打擾,正準備着離開時。寧珏突然扯住顧泱泱的胳膊,用力一拉將她拽倒在他的懷中。

    顧泱泱掙扎要起身,寧珏緊蹙着眉頭,發出“嘶”的一聲,扭曲着臉好像是碰到了他受傷的胳膊,顯得格外的痛疼。

    “弄痛你了?”顧泱泱關切問道。

    “沒有!”寧珏舒展開眉頭,笑容優雅道。

    “沒有弄痛你,你裝什麼!矯情!”顧泱泱說着要起身。

    寧珏扯住她的胳膊,攔着不讓她起身道:“你要是起身我才真的是痛呢!”

    “假話,我起身你怎麼會痛!”顧泱泱白了他一眼,嬌嗔道。

    “會啊,會心痛。”寧珏就像是個撒嬌的孩子,將頭輕輕枕在她的肩膀上,繼續說道,“本殿下燒得頭暈,你別動,讓本殿下靠靠。”

    顧泱泱聽他這話底氣十足,歡喜正濃,哪裏像是燒得頭暈的模樣。可心底確不願意去拆穿,也就順着讓他枕着自己的肩膀。

    顧泱泱忽然想起今晚上的事情,然後詳詳細細的告訴了寧珏,除了遇見肖展鴻,她隱瞞了下來,其餘的她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告訴了他。

    寧珏只聽的眉頭緊鎖,最後他心事重重的深嘆了一口氣,道:“看來這平安的日子就要打破了。”

    顧泱泱以爲他說的是關於太子,她也嘆了一口氣,恨鐵不成鋼的道:“這太子也真是的,胳膊肘子往外拐。別說是雞蛋大的村莊了,就是雞眼大的,那也是自己的國家,怎麼能說送人就送人。真是敗

    家子!”

    寧珏長嘆一聲,冷若寒冰道:“瞧來,太子是開始動手了。”

    顧泱泱一愣,不解地瞧着寧珏。什麼叫做開始動手了?難道太子做的這些都是早有預謀的?

    寧珏瞧着顧泱泱閃亮且疑惑的黑眸子,笑盈盈的說道:“其實之前太子就早已和榮國祕密往來,甚至多次暗請榮國的使臣去他府中坐席。”

    “你怎麼知道?”顧泱泱驚訝道。

    寧珏笑而不語,嘴角勾勒出優美弧度的同時,牽引着他淺淡的酒窩,喜人且好看。

    “總是說知己知彼,當然有些東西需要禮尚往來的。”寧珏笑得像極了一隻千年的狐狸。

    顧泱泱一時間沒有明白他這話的意思,後來才恍然。太子能在他身邊安插眼線,難道他就不會在太子身邊安插一個眼線。

    這是宮廷版的無間道啊,果然都是從小玩心眼子長大的,這心眼子玩得溜溜的。

    “對了,你可是找到關於尤可欣失蹤的線索了?”寧珏鄭重問道。

    顧泱泱聽見寧珏這個話,忽然心裏酸溜溜的涌上醋味。收回寧珏枕着的肩膀,嘟着嘴道:“這麼關心她,還說對人家沒什麼。”

    寧珏瞧着她那一副小女兒家嬌嗔的姿態,微笑道:“好歹也是晉國的郡主,總不能不聞不問的。”

    顧泱泱一想,到也是有幾分的道理,醋溜的心也能稍緩一些,她說道:“應該是被人綁架了,之前還見過二王子,還讓二王子給我這個荷包。”

    顧泱泱將懷中的荷包掏出來給寧珏看,寧珏眯着眼睛瞧着那荷包道:“她只是在給你留下線索,她應該已經料到自己遭遇不測。二王子可有瞧見她和誰一起嗎?”

    顧泱泱搖搖頭:“他說他沒有看見。”

    “那,可知是在哪裏給的荷包?” 寧珏問道。

    “這個倒是知道。明日我去找他,讓他帶我去找找那個地方。”顧泱泱說着話的時候沒有發現寧珏臉上的不快。

    “你怎麼會知道二王子見過尤可欣?又拿到這個荷包的?你見過二王子?”寧珏眼眸中失去了方纔那歡喜的色彩,多了幾分的寒冷。

    “呃……晚上無意間,偶爾,不經意的就碰見了。”顧泱泱笑容有些僵硬。

    “無意間?偶爾?不經意?”寧珏眯着眼眸冷颼颼地瞪着她,彷彿要將她心底的真實看穿一般。

    顧泱泱被他瞧得心底打鼓,就好像是自己做錯了什麼虧心事一般,偷偷起身要離開,卻被寧珏一把拉住,道:“你該不會又有要去見二王子吧?”

    “我去見他幹嘛?我要回房睡覺。”

    顧泱泱掙扎要起身,寧珏倒是老大不客氣的用胳膊壓住她的身子,魅惑且引誘的說道:“你這回房,又要花上時間,洗漱又花上時間,脫衣服又花上時間。等你真正的躺在牀上,天就該亮了。就在這裏睡吧。”

    顧泱泱嘴角一抽,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反駁他的好。

    “其實我動作快,回房用不了很長時間的。再說,我在這裏睡也不能洗漱脫衣服,總是不自在的,我還是回房吧。”顧泱泱說完了卻沒有

    聽見寧珏拒絕的聲音。

    她微微側頭瞧向賴在自己肩頭上的寧珏,此時的他已經安靜的睡着了。長密的睫毛,上翹出蝴蝶翅膀一樣的弧度,輕輕抖動。細細地鼾聲,你若是不仔細的聽,根本無法察覺。

    略微發紅的臉頰,像極了那嬰孩的小臉蛋,惹得顧泱泱直想伸手去掐一掐。但是最後她還是忍住了,懷揣着一顆悸動且甜蜜的心,漸漸睡去了。

    太子府中……

    “嘩啦……”

    寂靜的深夜中,瓷器碎裂的聲音顯得格外刺耳,夾雜着由近到遠的逐漸此起彼伏的犬吠聲,惹得整個太子府中一衆人都膽顫起來。

    俗話說,龍王大怒,海底三抖。這太子大怒,太子府中的人們,心底抖三抖。

    該睡覺的都繼續睡覺,該當值的便都謹慎小心,就怕一個好歹的連累了自己,到最後腦袋搬家都不知道個所以然。

    “太子!”一個溫柔好聽的女聲,焦急地想去安撫太子。

    “你說這個老不死的,不過是將兩個小小的村子給了榮國,竟然將本宮軟禁!”太子怒不可遏的對着那女人道。

    那女人一身鵝黃色秀花拖地長裙,袖口領口都是滾邊鍍金,和太子身上的太子袍很是相合。

    微圓的臉盤,白皙的好似將將脫了殼的雞蛋,粉撲撲的兩腮,格外突顯了她的貴氣大方還帶着女兒家的嬌柔嫵媚。

    一雙黑亮的眸子裏閃現着智慧的光芒,微揚的嘴角和月牙似得眼眸,剛好般配的讓人瞧見都莫名的歡喜,遠山眉心處一顆美人痣,平添了幾分的風情外,還帶着讓人心悸的魅力無限。

    這人正是太子的正妃,項思墨。

    “事已至此,太子還是不要動怒的好!”項思墨好似是在勸慰他,實在細聽來,像極了勒令之感。

    太子冷蹙着眉頭,厲聲道:“現在那老頭子都將本宮給軟禁起來了。你讓本宮如何不動怒!”

    項思墨還是那張微笑盈盈的臉,聲音中卻帶着幾分的冷酷:“太子,這隔牆有耳可是指不定在哪裏的。”

    她這話是在暗示太子,要小心說話。

    太子倒也是乖巧的很,立刻改變的稱呼道:“皇上將本宮軟禁起來,太子妃你說如何是好?”

    項思墨眼眸微微一轉,笑容更是豐腴,輕聲道:“太子殿下,您也累了這些日子了,到不如藉此機會好生的休息一下。”

    項思墨這話中別有一番風味,聽的太子愣怔怔的瞧了她好一會。細細想來,太子妃這話也不是沒有道理,此事正是在這種風口浪尖上,做什麼都是錯什麼,與其做什麼錯什麼,到不如什麼都不說也不做。

    以不變應萬變,倒也是智者之舉。

    太子薄紅的脣不動聲色的揚起冷峻的忽的,邪魅中帶着陰狠。輕聲道:“太子妃說的極是,該是要好好休息了。”

    項思墨很高興太子能聽明白自己的用意,笑容更是佳美,輕聲勸慰道:“皇上是太子的父親,太子又是皇上的長子,應多儘儘孝道。”

    太子點頭贊同的同時,眼眸中掀起細細不容察覺的毒辣和殺氣。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