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73章 尤可欣失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73章 尤可欣失蹤字體大小: A+
     

    可顧泱泱她腔子裏的那個好奇的小心臟,跳得格外歡脫,此時若不成全它,興許今夜它便罷工了。於是,顧泱泱爲了不讓它能罷工,貓着身子快速地向着房間行去,找到屋後一角,一個極其隱瞞的藏身之處,豎起來耳朵細細聽着屋中的一舉一動。

    “朕早就知道你一直和榮國的使臣有所來往,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你,你可好,變本加厲。竟然將我晉國邊間的兩個村落送與榮國,你真的想讓朕嚴辦,貶爲庶民嗎?”

    在顧泱泱的印象可從來沒有聽見過皇上這般冷漠陰狠的聲音,他總是一個和藹可親的老爺爺,雖然她之後知道皇上纔是城府頗深的策劃者,還是覺得皇上應該是個慈祥的人。

    “兒臣當時只覺得哪兩個小村莊沒有什麼用處,左右不過是兩個雞蛋大的地方。便自作主張的換了他們的行兵圖。這行兵圖可是能讓我們晉國打贏他們榮國的。”太子的聲音裏沒有愧疚之情,反而讓人覺得他做的很對,皇上的責罵過於大驚小怪。

    “行兵圖?你何時還會帶兵打仗了?”皇上聲音中充滿了鄙夷的嘲諷,“你瞧得懂那個行兵圖嗎?那個行兵圖可是之前老三所破的佈陣,你找來這麼一個廢物,還要用晉國的兩座村莊去換!你可知道那兩個村莊可是榮國多年想得到的。你可知道爲何嗎?”皇上聲音忽然緩和了下來。

    “兒臣不知。”

    “這村莊後面可是靠着山嶺要地,想攻佔晉國,就必須要佔領這兩個雞蛋大小的村莊。你這是想將晉國拱手講給他人啊!朕要你這個太子,有何用處!”皇上的聲音忽的生氣了一絲讓人膽寒的氣息,細細查來,顧泱泱竟查出有讓人可怖的殺氣。

    太子聽聞皇上的這話,大覺得不妙,跪在地上連連磕頭。口中還求饒道:“父皇饒命,父皇饒命啊!兒臣知道錯了,兒臣真知道錯了。”

    “先前你買官賣官,朕爲了穩住朝綱,爲了護住你,也不過是廢了一些個沒有用的老東西,沒想到你竟然敢對赴京的老三痛下殺手。若不是老三命大,你此時已經悲傷了弒殺手足的大罪了。”

    顧泱泱一愣,原來皇上都知道了!果然是有兩把刷子的政治家。什麼都知道,就是什麼都不說,也不讓人知道。心機頗深啊!

    皇上繼續說道:“沒想到你竟能幹出這種事情,真是讓朕好生的失望!今後不用來早朝了,在太子府中好生的反省,朕會讓人看着你,哪裏都不許去!你也搜刮了很多的民脂民膏了,這一年的俸祿你也就不需要了!”說罷,他便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這就算是將太子軟禁在自己的府中了。

    “父皇,兒臣知錯了,你就饒了兒臣這次吧,饒了兒臣吧!”太子焦急地哀求聲卻沒有打動皇上的心。他一雙似鷹眸子,冷冷地盯着窗外,負手側立時,周身上鍍了一層讓人不敢靠前的寒氣。

    “是啊,皇上,這事情都出了,就饒了太子吧。想想如何擬補,讓太子將功折罪。”皇后聲音中充滿了母愛的濃郁。

    慈母多敗兒,這話真是太對了!

    “補救?皇后覺得有什麼方法可以補救?難不成你覺得補救就沒有損失了嗎?”皇上冷聲的斥責讓皇后立刻閉口不言。

    “行了,你跪安吧!”皇上不願多瞧他一眼,聲音格外的冷漠道。

    這太子都跪安了,也就沒有繼續偷聽的必要了,顧泱泱將將要起身離開的時候,忽的身後伸出一隻手,捂着顧泱泱的口鼻將她拖到了一處假山後。

    講講站定的顧泱泱,想着那人的膝蓋就要猛踢一腳。卻被那人靈巧的避過。

    顧泱泱在瞧清那人正是肖展鴻後,準備再來一腳的架勢也過去了。

    “你怎麼在這裏?”顧泱泱忙問道。

    肖展鴻笑得眼眸都彎了,他輕聲道:“本王倒是要問你,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在這裏當然是有事情了,不過,你該不會這裏偷聽道什麼了吧?”顧泱泱眯着眼睛瞧着他。

    “你以爲本王像你是的,盡幹些偷雞摸狗的事情!”肖展鴻笑着打趣道。

    顧泱泱冷冷地瞪着他,繼續問道:“二王子這般的光明磊落,想必眼睛也就向上長,瞧不見旁人的。”

    肖展鴻也不生氣,笑意正濃道:“顧大人真是牙尖嘴利的,讓本王實在難將溫柔大方的尤可欣郡主和顧大人聯繫起來。”

    顧泱泱從他的嘴中聽見尤可欣,大爲驚訝的同時,立刻上前問道:“你今日可見過尤可欣郡主過?”

    肖展鴻對顧泱泱這樣的神情倒是不解的很,問道:“是啊,難道這裏面還有什麼別的事情?”

    顧泱泱沒有正面 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問他:“何時見過尤可欣,你們可都說了些什麼?”

    肖展鴻瞧顧泱泱的神色倒是嚴謹的不想是開玩笑逗趣,慢慢地從懷中掏出了一個荷包說道:“下午時,本王瞧見她神色匆匆的向着一個地方行去。帶本王叫住她的時候,她便從衣袖中拿出這個,讓本王交給你。”

    顧泱泱瞧着那不大的荷包,上面精緻的繡工整整齊齊,一雙蝴蝶刻畫的栩栩如生,一瞧就是出自一位心靈手巧的姑娘,顧泱泱打開荷包,裏面除了幾朵乾花瓣之外,什麼也沒有。顧泱泱立刻促進眉頭,這尤可欣將一個荷包給他是要幹什麼?

    “二王子,可欣給你這荷包時,可有說過什麼,或是你瞧見她和什麼人在一處?”

    肖展鴻好好的回憶着:“她給本王的時候神色慌張,身旁倒是有個臉生的男子,旁的倒是沒有別的了。”

    “男子?”顧泱泱細想了片刻。尤可欣是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給二王子這荷包的,一定是有意義的。

    驀地,顧泱泱明白了尤可欣的用意,她是想借着這個荷包,引起二王子的注意。看來她是已經知道自己會遭遇什麼不測,先留下線索總是好的。

    “你可瞧見那男子的樣貌沒有?”顧泱泱忙問道。

    肖展鴻緩緩搖着頭道:“本王還真沒有注意那人的長相。”

    “那你可記得可欣郡主在那裏給你的荷包?”

    “這個本王記得,今晚你還要同本王

    去嗎?”肖展鴻擡頭瞧瞧皎潔的月色,和寥寥無幾的星色。

    顧泱泱剛想開口說,這又何妨。只見一皇上爲首的人羣,向着他們二人的方向緩步而來。她頓時吸了一口氣,這要是讓皇上瞧見她深更半夜的和肖展鴻一同處,就算是他和二王子是清白的,也難免讓人心生端倪。

    這種瓜田李下讓人誤會的事情,還是先避一避的好些。

    她迅速地拍了拍肖展鴻的肩膀道:“那個,明天我來找你,我先走了。”顧泱泱就像是一隻受驚的小鹿,一路撒開蹄子,消失在深邃的夜裏。

    肖展鴻這邊還沒有反應過來,皇上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這夜深露重的,二王子怎麼在這裏?”皇上依舊是笑眯眯的老好人模樣。

    肖展鴻手搭在胸前,對着皇上行了他們哈烈國的禮,說道:“回皇上,小王瞧見今夜的月色格外明朗,便出來散散步,沒想到就走到了這裏。”

    皇上擡起頭瞧着天上那大如玉盤的月亮,微微點頭,好像很贊同肖展鴻的舉動,輕聲道:“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想必二王子是想家了。”

    肖展鴻笑容淡然中帶着苦澀,皇上要是不說起來,他還真的沒有想到。但是這樣一說起來,心中真的有些倍思親了。

    “不知道阿爹怎麼樣了,來時他總是咳嗽,家書中也問過幾次,可是都沒有提及咳嗽的事情。想來是怕我在這裏會掛心。”

    當肖展鴻臉上露出暖心又無奈的笑容時,皇上的眼眸中的銀色顫抖了幾下。他負手側立望天時,長長的嘆出了一口氣,輕聲道:“共誰爭歲月,贏得鬢邊絲?”

    肖展鴻瞧着他,總是覺得他着周身是鍍在無盡的惆悵和寂寥中。

    果然是自古君王多寂寥!

    “好了。朕就不打擾二王子的雅興了。”皇上收拾好眼眸中的酸楚,笑盈盈的說道。

    肖展鴻恭敬地行着禮,送走了皇上。

    待皇上行出去一塊路程後,腳步漸漸放緩,輕身問道身邊的李公公,“你方纔瞧見沒有?”

    李公公一愣神,倒是沒有明白皇上所指的是什麼。誠惶誠恐地回答道:“回皇上,恕奴才愚鈍,不知道皇上指的什麼。”

    “二王子可是一個人?”皇上很片面的點撥着他。

    李公公想了半天,恍然明白了皇上所指的是什麼,恭敬的回答道:“回皇上奴婢瞧見了兩個人。”

    “可瞧清了是誰?”皇上的聲音突然冷漠起來。

    “那人好似是顧大人。”李公公倒是耿直的將自己所見所想說了出來。

    “這宮中不是早就門禁了嗎?這顧大人是如何進來的?不過年輕人在一起說說笑笑總是難免的,日久生情的也是有的。”李公公自顧自得說着,嘴角還不自覺上揚起來。完全沒有瞧見皇上的老臉越發的寒若冰霜。

    “這件事情不得張揚出去,朕也不想再聽見今晚之事!”皇上的聲音中明顯帶着絲絲怒意。

    李公公立刻惶恐地低頭應道:“奴才遵旨!”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