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62章 無間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62章 無間道字體大小: A+
     

    “這小丫頭的命真是夠大的,先後兩次都沒有死。不過,你知不知道是誰要害她的命?”太子冷酷的眸子中閃動着魅惑的光澤。

    “這個小人不知。”他回答的很誠實。

    “不知道那就給本宮好好查查,順便把那個丫頭的家世背景都查查!總覺得會很有意思!”太子說着飲了一口懷中美女遞來的酒。

    “是!”應聲後,那男子便後退着立刻了太子的府中。

    秋日裏難得的月黑風高,竟然連一絲絲的月色都沒有瞧見。

    那人摸着黑,憑着記憶中的路,悄悄地向三皇子府中行去。

    忽的,一個黑影閃過的同時,一把幽藍色的冷劍抵在了他的頸項處。

    那人一愣,剛想稍稍回頭瞧瞧是誰,冷漠無情的聲音響起:“何亮,三皇子要見你。”

    何亮全身不自覺得一顫,不做任何反抗的,跟着青秋影回到了三皇子府中。

    密室中,寧珏把玩着手中的茶盞,輕抿一口後,冷聲道:“何亮,你來本殿下府中多久了?”

    何亮跪在地上,頭低得就快要扎到了地裏,他顫抖說道:“三,三年了。”

    “這三年真是辛苦你了,每日不僅要打理府中的事物,還要監視本殿下的一舉一動,還要辛苦你去給太子殿下稟報。想想都倍感辛勞。”

    寧珏這話說的輕鬆慵懶,可是在何亮聽來,陰森可怖的散發着寒氣。

    “主子……”

    “別,你是太子的人,還是稱呼本殿下三皇子吧。”寧珏自斟自飲了一杯茶湯道。

    “三皇子……”何亮的聲音抖的更加厲害了。

    “很好,你果然就是太子派來的眼線,現下都連稱呼的都變了。”寧珏眯着眼眸,全身散着寒氣。

    何亮一哆嗦,直直在地上磕着頭,朗聲道:“主子饒命,主子饒命啊!”

    寧珏向着一旁的青秋影使了一個眼色,他一劍抵在何亮的後項處,冷聲問道:“是不是你將那日三皇子和顧大人出去遊玩的消息告訴了太子的?”

    何亮誠惶誠恐地回答道:“主子明鑑啊,明鑑啊,絕對不是小人將主子出遊的事情告訴的太子。”

    寧珏不信任的瞪着他道:“從你來府中第一日,本殿下就知道你是太子安插在我府中的眼線。要不是念在你還有個臥病在牀的老孃,本殿下早早就將你趕走了。你倒是不忘初衷,忠心無二的很啊。先前本殿下回京的消息也是你告訴的太子吧?”

    何亮全身無力的坐在地上,說道:“是,是小人告訴,告訴的太子。可是小人真的不知道太子會暗殺三皇子您啊,若是知道,何亮就是一萬個腦袋也是不敢的!”

    寧珏可不願意聽他這些虛招子,他冷聲道:“這次也是你告訴的太子的吧?”

    何亮連着在地上“咚咚”叩了好幾個頭,朗聲道:“小人真的是冤枉啊,冤枉啊!真的不是小人告訴的太子,真的不是!”

    瞧着他男人有淚不輕彈也快要彈出來的模樣,寧珏倒是對他的話信了七八

    分,他緩緩問道:“除了你,府中何人還是太子的人?”

    若不是他,那隻能說明府中還有太子安插的眼線。當然了,太子很有可能多安插幾個眼線,畢竟一個淪陷了還會有旁人來監視寧珏。

    “這個小人真的不知道了。”何亮說道。

    這話寧珏可真的是不相信的,他冷着眉頭,向青秋影一使眼色,青秋影微一點頭。手中的長劍,漂亮的挽出一個花,“呲”一聲,何亮的衣袖破了一個大洞,赤裸的手臂展露在外。這一劍若是再稍稍的向裏一點點,何亮這胳膊輕者掛彩,重則就沒了。

    “這次是衣袖,下次便是胳膊。本殿下再問一遍,府中還有何人是太子的眼線?”寧珏仍是一副很慵懶的模樣,輕抿着茶湯道。

    “小……小人……真的,真的不知……”何亮不是不說,是真的不知道。只能心驚膽顫的說着啊誠實話。

    寧珏微一揚手,“呲”一聲。青秋影將他的衣領劃出一個大洞。

    “還是不知道嗎?”寧珏的聲音中夾雜着不善。

    何亮已經快要被嚇暈了,他雙手撐着地,臉上已經分不清是滾燙的淚還是冰冷的汗了,他顫顫抖抖的說道:“三……三皇子,三……三皇子……明鑑……”

    寧珏瞧這架勢,他是真的不知了。他向着青秋影點點頭,朗聲道:“既然你不知道,本殿下便不爲難你了。不過這三皇子府中怕你是不能再留下了,找黎叔領了這個月的銀子就走吧。”

    寧珏起身要走時,何亮上前摟住了寧珏的腿,可憐兮兮的說道:“三皇子開恩啊,開恩啊!你此時若是將小人趕出府中,太子,太子爺定是不會放過小人的,定是要殺人滅口的。”

    這件事情就算是他不說,寧珏也是猜到了。可是這和他又有什麼關係呢?

    寧珏朗聲道:“你當初做眼線,你就要知道有今日!”

    寧珏將要抽出腿,要走的時候,何亮手上更加用力,他朗聲道:“小人,小人知錯了。小人若是死,死不足惜,可是小人家中還有老孃,她不能同我受這樣的罪啊!”

    “小人,小人這些年也知道了太子爺不少的事情,小人,小人能幫助三皇子的。”何亮像是抱住了救命的稻草,死死抓在手中,不放鬆一刻。

    寧珏蹙着眉頭,瞧着他,看看他還要說些什麼。

    “只要三皇子將小人留着府中,小人保證給三皇子做牛做馬,也絕對不會再想太子如實稟報了。”何亮真誠的聲音向寧珏衝擊着。

    寧珏隻手將他扶起來,輕聲道:“記住你今日的話,你要知道,本殿下常年帶兵,最痛恨的便是出爾反爾,心口不一的人了。你也聽說過本殿下一人挑了敵軍的整個營吧?本殿下可不是殺人眨眼的人。”

    這話中隱晦意思再明顯不過了,若是他不能照着他的話去做,不用太子下手,寧珏就先將他殺了。

    “小人聽見了,小人聽見了!”何亮如獲大赦一般,跪在地上又是一頓的磕頭謝恩。

    待寧珏準備離開時,何亮忽然想起一

    件事情,立刻說道:“三皇子,三皇子府中不單單有太子的眼線,還有皇后的眼線!”

    寧珏一副早就知道模樣,並沒有多大的驚奇。但是他最後的一句話,讓寧珏大感吃驚。

    “皇上的眼線也在府中,而且最近小人發現他與宮中有所聯繫。”

    寧珏冷峻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忙問道:“你可知道是誰?”

    何亮連連搖頭,道:“小人只是瞧見了宮中的書信,卻沒有瞧見人。”

    “是何書信?”寧珏忙問。

    “好像是一句詩,什麼樹頭的,人……人……”何亮撓着後腦勺想着。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寧珏輕聲的將這詩唸了出來。

    “對對,就是這句。”何亮忙說道。

    雖說這詩句是關乎情愛的,但這兩句明明就是在約定一個時間見面。寧珏緊蹙的眉頭久久難以舒展,他眼眸中的寒卻不及心中寒冷的十分之一。他雖然早就知道皇上一直在府中安插眼線,可是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有動靜。

    這件事好像沒有想到那般簡單。

    秋天的日子不是每天都涼風習習,也有這夏日炙熱的情懷。在白策和沙鶴的幫助下,顧泱泱將自己的東西都整理好了,準備上馬車離開寧珏府中。

    她心情總是怪怪的,可能是因爲畢竟自己在這裏生活過一段時間,這樣走了,難免落寞。也可能是他們忙活了一上午,而寧珏就是遲遲不曾出現。直到馬車緩緩開動時,寧珏還是不見人影。

    顧泱泱氣不打一處,趁着自己神志不清的時候,偷偷摸摸的跟尤可欣玩親親就罷了,此時自己走也不出來送送,不用說,他百分百的變心了!

    “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顧泱泱憤憤地一掌拍在馬車上。身旁的沙鶴瞧見了都覺得手痛。

    “主子,你沒有事吧?”沙鶴關心問道。

    “沒事,我現在心情賊拉的好,都快要上天了!”顧泱泱咬着後槽牙說道。

    “我是問你手痛不痛!”沙鶴愣頭愣腦道。

    顧泱泱怒瞪着他,朗聲道:“現在是手的事嗎?你爲什麼問我手痛不痛,爲什麼不問問除了手之外還有哪裏痛?”

    沙鶴被顧泱泱這一通的吼,不知如何是好的問道:“主子除了手痛還有哪裏痛?”

    顧泱泱本就被莫名不見人影的寧珏氣得七竅生煙,此時被這傻愣的沙鶴氣得只覺得眼前冒星,她朗聲道:“除了想揍你,哪裏都不痛!”

    沙鶴瞧着顧泱泱那殺氣凝聚的黑眸子,嘴角一抽一抽的揚起,緩緩道:“主子休息吧!”

    這三皇子府和皇上賜給顧泱泱的府邸,雖說也隔着兩條街,但是距離其實近得很。不到一會,顧泱泱便到了自己的府中。

    顧泱泱前腳下車收拾東西進到府中,後腳就瞧見從房中緩緩走出來的寧珏。他一身白衣飄飄,悠然自得的擡頭打量着府邸的房中,和前院的一片空地。

    顧泱泱方纔那怒波滔天的心,忽的只剩下嫋嫋的一絲煙霧。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