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55章 算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55章 算計字體大小: A+
     

    寧珏嚴厲冷漠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青秋影瞧見他,恭恭敬敬地一行禮。寧珏向他點點頭,示意讓他先離開。

    瞧青秋影離開,顧泱泱提步向着皇后的宮中行去,卻被寧珏給攔了回來:“你要去哪裏?”

    “我要去問問皇后娘娘!”顧泱泱甩開了他的手。

    “別鬧了。你先跟我回去。”寧珏重新抓住了她的胳膊,毫不憐香惜玉的拽着她,要待她會三皇子府中。

    “我不跟你回去,你也是從頭到尾都知道這件事,可是你一直都瞞着我!”顧泱泱此時很生氣,想重重的將寧珏的手甩開。可無奈他的手上緊緊拉着,不給她留下一絲一毫防抗的機會。

    “跟我回去,這裏可是皇宮重地,不是你無理取鬧的地方。”寧珏就像是學堂中的教書先生,面對着柴米不進的紈絝子弟,嚴厲又不容反駁。

    “皇宮又怎麼樣,皇宮就能坐在大幕後面,欣賞着人家的辛勞耕織?就像是耍猴一樣的將我們這些人玩弄與股掌之中……”

    顧泱泱越說越憤怒,寧珏聽後眉頭已經快要蹙成一條了,他忽然劈手在顧泱泱的頸項上。

    顧泱泱只覺得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待顧泱泱昏昏沉沉的醒來後,天色已經漸黑,她摸着發酸的後頸處,慢悠悠地起身。一旁的天守瞧見了,上前扶起了顧泱泱,問道:“姑娘有沒有頭暈?想不想吃點東西?”

    顧泱泱用力晃了晃自己發沉的腦袋,問道:“我怎麼在這裏?我不是在宮中嗎?”

    天守給顧泱泱倒了一杯茶後,她說道:“是三皇子將你扛回來的,倒是爲什麼你會暈過去,三皇子沒說。”

    “扛回來的?”顧泱泱不解問道。

    “是啊,是從皇宮一路扛回來的,整條街的人都瞧見了,說三皇子抗了一個姑娘回來了。”天守笑的頗爲詭異。

    “整條街都瞧見了?”顧泱泱頓時覺得以後沒有必要再出門了,她已經想到出門後一衆人的眼神了。

    “他,他人呢?”顧泱泱忙着穿鞋要去找他。

    “在書房,三皇子說了,姑娘醒了他回來瞧你的,讓你好生的休息。”天守想攔着顧泱泱,可是她怎麼能快過脫兔一般的顧泱泱。

    顧泱泱又怒又羞地衝到了書房,對着正在看書的寧珏質問道:“誰讓你將我打暈然後又扛回來的?”

    寧珏瞧見顧泱泱醒了,放下手中的書,起身行到顧泱泱身前說道:“不是說你醒了我回去瞧你嗎,你怎麼來了?可覺得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嗎?”

    現在可不是噓寒微暖的時候,顧泱泱厲聲問道:“那個小英子是誰?你是不是認識她?”

    寧珏嘴角的淺笑瞬間凝重,他低頭想了一會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本殿下就告訴你吧!那小英子是父皇身邊的侍女,名喚粟英姑姑。”

    “你們到底是瞞了我什麼?”顧泱泱蹙眉問道。

    寧珏拉着顧泱泱的手坐在一處,細細講來:“你記沒記得之前我跟你說過,我猜想那孩子不是皇上的。其實不是我的猜想。皇上這些

    年常常身子不適,常年藥石調理,太醫早就說過,那藥過於兇狠,可能再也難得子嗣。”

    顧泱泱大驚,原來皇上早就知道自己頭上得了一頂綠帽子。

    “皇上早就知道良嬪的死是他人陷害,也想過她的死可能和瑩嬪私會男人有關,可是沒有找到人和證據,又怕良嬪宮中之人會出去胡說,便命絕血將他們殺的殺抓的抓,送走的送走。”

    顧泱泱平靜瞧着寧珏,問道:“之後爲什麼又讓我去調查這件案子?”

    “因爲太子的事情。皇上早就知道了太子派人暗殺本殿下,又讓你調查這件事。這本身就是一個死局,你調查出來也不行,調查不出來也不行。所以就只能用這個方法,先將太子這邊緩緩。”寧珏說着緊了緊顧泱泱的手,好似生怕講到一半她會消失。

    “這個主意應該你是想到的吧?”顧泱泱不信皇上會這般的疼愛他。

    寧珏開誠佈公的點點頭,道:“是我將這件事情告訴了皇上安插在我身邊的眼線,皇上耿耿於懷瑩嬪的孩子,剛好可以讓你來調查一番。”

    “眼線?”顧泱泱不敢相信,老子居然在自己兒子的家裏安插眼線,這是無間道嗎?

    寧珏無奈的輕笑道:“我府中的眼線可多了去了。”

    顧泱泱倒吸一口氣,瞬間有種四面都是攝像頭的赤裸之感。

    “當然這件事情皇上也是拿來試試你的本事,畢竟他對你只是道聽途說而已,此時想來對你已經是有了解了。”

    寧珏的這番話說的很是簡單輕巧,卻說的顧泱泱心驚膽戰。腦海中那慈祥和藹的老皇帝,居然是個心機叵測的人。想來也是,沒有一兩把刷子,這個人能當皇上嗎?能管理這泱泱大國嗎?

    “之前我沒有跟你說,一方面是不知道如何跟你說,一方面是怕你知道後,會影響你的查案。這可是皇上欽點讓你來查案的。”寧珏很有深意的說道。

    “就連皇后也都知道這件事?”顧泱泱問道。

    當然,她對自己這個問題感動可笑,這不是明白着的事情。

    “是的!皇后知道!”

    瞧瞧吧!果然都是預謀好讓自己上當的。白白可惜了自己一個現代的警花,忙前忙後的調查了半天,其實人家一直瞧着臺上的我自己忙活着。

    寧珏瞧着顧泱泱臉色極其的難看,輕輕地將她攬在了懷中,柔聲道:“我知道你最痛恨旁人對你耍心機,可是那是皇宮重地,畢竟是半句如伴虎,你若是一星半點的行錯走差,那便是滅頂的大罪。”

    寧珏這話說的半分沒有錯,顧泱泱嘴角苦澀的挑了挑,喃喃道:“半句如伴虎……”

    “我今日已經將賜婚的詔書呈上了,想必這幾日就會皇上就能下詔了。到時我們就能長長久久的在一起了。”寧珏好像已經瞧見以後的快樂幸福的生活了,臉上盪漾着從心底發出的歡喜。

    可是顧泱泱卻不是這樣,她眉頭緊蹙,不知道如何去表達心中的那種酸澀苦楚。這不是她想要的,甚至說是,這跟她當初所想的差距太大了。

    “我累了,我想休

    息。”顧泱泱掙脫出寧珏的懷抱,慢慢地向着自己的房間行去。

    身後的寧珏,只是苦着臉,甚感無可奈何。

    夏風將浩瀚的星空吹的烏雲密佈,低低的,讓人壓抑的透不過氣。彷彿宣告着一場暴風雨的即將來臨。

    “皇上!”絕血匆忙趕來後,恭敬地跪在皇上面前。

    燭火下的陰暗,將皇上的眼眸遮蓋住,瞧不清神色,聲音卻極寒無疑:“打聽的怎麼樣?”

    “確實如皇上所猜測的那般,那女子果真是當年的女嬰。”絕血依舊的恭敬。

    “這件事情有誰知道?”皇上仍是低頭批閱着奏摺。

    “卑職還未調查,不過知道之人並不多。”

    “三皇子知道嗎?”皇上緩緩擡起頭,眼眸中是複雜神色。

    “三皇子不知。”絕血很確定的說道。

    皇上放下手中的硃色毛筆,慢慢起身時,順手拿過一本奏摺,伸手示意讓他先起來,行到他身邊時,將奏摺遞給了他。

    絕血一愣,低着頭嚴肅道:“卑職不敢!”

    “你是朕的心腹,瞧吧!”皇上倒是沒有將他當作外人。

    絕血接過後,緩緩展開,眼眸瞬間正圓,點點星色瞧得很是明顯。

    “這……”

    “朕當初答應過三皇子,等到這件事結束,會給他一個賞賜,他這便迫不及待的遞上賜婚奏摺了。你說朕該如何是好?”皇上和藹的微揚嘴角。

    “卑職不敢妄下判斷。”絕血雙手將奏摺遞給皇上。

    皇上輕輕搖着頭,甚是無奈的說道:“朝中向他那般歲數的,妻妾不知多少了,子女也都承歡膝下了。朕還擔心孩子要和軍中那些男子要一同生活一輩子,甚是苦惱他將來如何,要不要給他賜婚,他倒是先來了。”

    絕血不語,只是認認真真聽着,好似一個老人家,盼望着自己的兒孫都能獲得幸福一樣。可隨後他一雙眸子閃出瑩瑩寒光,繼續說道:“本是要高興的事情,現下要麻煩一番了。”

    絕血瞧着皇上的神色,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恭敬的一拱手道:“卑職聽憑差遣。”

    “記住,做得乾淨一點。”那讓人膽顫的殺氣,着實無法讓人抗旨不尊。

    宮殿外,一雙微微顫抖的白皙玉手,緊緊的攥着墨色茶盤,指根處是慘白的泛着黃。長長的指甲若不陷入盤中,便即將折斷。

    白瓷玉齒狠狠咬着下嘴脣,好像是在用脣下的殷紅警戒自己不要出聲。她努力的做着深呼吸,強硬着安撫自己因跳動而顫動的心。

    許久後,清澈如溪水的聲音響起:“皇上,皇后娘娘讓可欣送來寧神茶!”

    當空中的烏雲越積越多時,風也停住了腳步,彷彿是任憑命運的暴雨來襲。

    人總是這樣樣子,在不知道真相的時候,往往爲了真相那拼搏,可是一旦獲得了真相,且這個真相差強人意時,人生的堤壩霎那崩塌,滿目瘡痍的失望。

    顧泱泱便是如此,生活一下子陷入了黑白之中,沒有了歡喜,且索然無味的每天渾渾噩噩。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