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54章 真相的殘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54章 真相的殘酷字體大小: A+
     

    瞧着他本就憔悴的臉色,慘白的沒有了血色,眼神也呆滯空洞的好像兩個無底洞。顧泱泱緩緩上前去詢問:“他,該不會揍你了吧?”

    他好像完全沒有聽見顧泱泱的話,或是說他直是沉浸在自己的崩潰中,口中一直唸叨着:“不可能,不可能是這樣的……”

    顧泱泱還要上前去詢問,卻被寧珏攔住了。他搖搖頭,嘴角輕鬆淡雅的笑好像說明了什麼。

    瞧着高太醫就這樣緩緩離開的背影,蕭條的讓人心碎。白策也像是湊熱鬧一般從房中出來。

    顧泱泱不死心中好奇,上前查問:“你究竟對他做了什麼,讓他成這副要死不活的神情?”

    白策偷偷整理了自己腰間的掛玉,輕聲道:“只是讓他瞧清了真相!”說罷便無事人一般,繼續去大快朵頤。

    顧泱泱對着這個沒心沒肺之人深感鄙夷,居然把一個好好的有爲青年給禍害成那副德行,還能自在灑脫的吃下飯去!

    寧珏洞悉一切的拍拍她的肩膀道:“自古總有癡情種!”

    顧泱泱擡頭瞧見他那深邃的眸子,神情的一灣清水溢出,便打趣道:“慶幸吧,起碼你還癡情在一個女子的身上。”

    寧珏無比慶幸的深深點了點頭,牽起她的手,幸福滿滿的繼續同他們去吃酒。

    瑩嬪這件事情算是結束了,宮中也只聽說了瑩嬪被杖斃,還有一個小宮女,卻沒有人知道其中的原由。顧泱泱不禁感嘆這皇宮中這保密工作真是妥妥的。

    但是也要給受害人的家人有個交代,於是她便早早去了浣衣局,去尋找良嬪的妹妹,那個叫小英子的洗衣奴。

    可是整個浣衣局中找了一個遍,所有的人都是一個答案,“沒有一個叫小英子的洗衣奴。”最後,顧泱泱只能找到浣衣局的掌事太監,可是他的回答和旁人是一般無二的。甚至還告訴顧泱泱一個驚天地的消息,這良嬪家中確實有姐妹,可是妹妹今年也不過八九歲的樣子,如何能得了宮?

    這讓顧泱泱大感疑惑,怎麼可能沒有這個人,明明就抓住過,而且還帶着自己去良嬪的宮中,將那有毒的書找了出來。

    不過現在細細想來,那個小英子確實有很多的細微動作,眼神很是讓人懷疑。

    這個小英子會是誰?她若不是良嬪的妹妹,怎麼會得知良嬪那麼多的消息?還說的那般的真切?

    顧泱泱低着頭一面走着一面思考,竟沒有注意前方,直挺挺地撞到一人的身上。直將自己撞到在地不說,還撞的兩眼泛着星色。

    這一下撞的着實不輕,想必那人也撞的不輕。

    可是當顧泱泱擡頭瞧去時,那人卻好生生地站在原地,一雙閃着寒氣的眸子沒有感情的瞧着自己,冷聲冷氣道:“顧大人可好?”

    顧泱泱第一個反應就是,別看這人長得小小瘦瘦的,甚至有些發育不良的既視感,可這人身上散發出的凌厲氣質,和撞了人之後的泰然自若,只能說明他是一個練家子中的高手。

    顧泱泱揉揉自己摔成八瓣的屁股,苦笑着臉道:“沒,沒事。”

    忽的,她的眼神停留在他人腰間的一塊玄鐵令牌。

    “那個人腰間

    有一塊令牌,應該是玄鐵令牌。”

    喜兒的話迴盪在她腦海中。

    難不成,追殺喜兒的那個人就是眼前這個?

    顧泱泱從地上起來後拍拍身上的灰塵,笑嘻嘻地說道:“是我不好,只顧着想事情沒有注意到你,小哥很是面生,你也是在宮中當值的吧?可是侍衛?”

    那人仍是一副面癱模樣,冷冷一拱手道:“顧大人沒事就好,請了。”

    顧泱泱還沒見過這般不通人情的傢伙,但是若這個事情一直跟着他屁股後面問三問四的,必定會引起他的懷疑。

    想要知道他是在這宮中做什麼,不一定要用問的,又是跟着跟着便跟出了真相。

    顧泱泱怕那個人會察覺自己跟蹤她,於是保持這很遠的一定的距離。幸虧這些日子在瑩嬪宮中當值,宮中的大小道路也算是摸熟了。所以這一路跟下來倒也比較輕鬆,不僅沒有被他發現,而且還沒有跟丟了主要人物。

    可是他行的這條路越走越走,最後數到一個地步,閉着眼竟然能跟着走,還不帶出錯的。顧泱泱細細瞧了瞧,這是通向皇上御書房必經之路。

    這個人會不會跟皇上有關係?

    顧泱泱正在納悶時,那人便直直進了御書房。

    她雖然想上前去偷聽,查個究竟。可是怎麼樣才能避開這兩旁的侍衛呢?

    “你這個笨手笨腳的,這些摺子可是皇上今日要批閱的,你要是敢少了一個,瞧皇上不要了你的腦袋。”李公公尖細的聲音訓斥完小太監後,便託着手中的茶盞進到了御書房。

    顧泱泱一瞧,那個小太監正在慌慌張張地撿着滿地的摺子。

    顧泱泱眼眸子溜溜一轉,靈光乍現。

    她幾步走到小太監的面前,幫忙撿着地上的摺子。嘴上還說着:“我幫你,我幫你!”

    那小太監一瞧是顧泱泱,又是驚慌又是不好意思的說道:“怎麼好讓大人幫忙。”

    顧泱泱笑盈盈說道:“沒事,舉手之勞。”

    瞧着那摺子都要比人高了,顧泱泱很是慷慨的分擔了一些道:“我給你送過去。”

    小太監誠惶誠恐的說道:“不行,奴才怎麼能讓顧大人動手。”

    “走吧走吧,我就給你送到門前,你自己送進去。”顧泱泱還沒有等小太監反應過來,已經抱着一些摺子,快步到了御書房的門前。

    小太監跟着顧泱泱走到門前時,顧泱泱將那些摺子都交給了他。小太監無比感激的對她笑了笑,顧泱泱更加感激他的及時雨,點頭後,很自然的行過兩旁侍衛的面前。

    他們仍是一副冷漠嚴謹的模樣,顧泱泱趁着他們不注意,快速地繞到了御書房的後面。找了一個極其隱蔽的地方,貓着身子行到一處窗外。悄悄地在窗戶上捅破一個洞後,向着裏面窺探着。

    裏面不僅有那個腰帶玄鐵令牌的男子,還有一個極其熟悉的身影,那便是寧珏。

    “不愧是神捕之後,果然沒有讓朕失望。”皇上很滿意的說道。

    一個小宮女端着茶盞,緩緩走到了皇上面前。雖說只是一個背影,可是顧泱泱卻覺得這個背影無比的熟悉。

    當那個

    小宮女繞到寧珏身後,將茶盞放在寧珏身旁時。瞧清了她樣貌的顧泱泱,驚訝的倒吸了一口氣,居然是那個小英子。

    原來她是皇上身邊的侍女,難怪她能出現在宮中,可是在浣衣局又沒有她這個人。

    “這件事兒臣已經吩咐下去,凡是有關聯的人都放出了宮中。”寧珏恭敬說道。

    “絕血,那些個能守住祕密的就放走,不能就像是良嬪宮中的那般就可!”皇上對着一直側立一旁的那人說道。

    絕血依舊冷漠着臉,應道:“臣遵旨!”

    顧泱泱瞧着那皇上還是一副慈顏善目的模樣,可是莫名顧泱泱覺得寒徹心扉。

    原來,良嬪宮中的那些人都是皇上的所作所爲。而這件事情從頭到尾也都是皇上自編自導的一場鬧劇?其實他早就知道了這一切了?只不過是想用這樣的事情來試探自己的能力?可是這是爲什麼?爲什麼要設計這一切?

    顧泱泱腦子裏已經亂成了一片漿糊,她瞬間覺得,自己就是無心的傀儡,努力了一切,其實都是別人的操控。

    正在顧泱泱咬牙切齒時,忽的一個人捂住了顧泱泱的口鼻,攬住了她的腰肢後,一個躍起,將她帶離了那個地方。

    等到那人停下後,顧泱泱掙扎着要掏出匕首,給他一下。可他居然送開了手,讓顧泱泱重新獲得自由。

    顧泱泱瞧見那人時愣住了,居然是青秋影。

    “顧大人可知窺探皇上私談是死罪。”青秋影冷聲道。

    顧泱泱冷蹙着眉頭。她怎麼會不知道,可是她就是想將這些事情給弄個清楚。但現在弄清楚了,反而更加有種被欺瞞的感覺。

    “你都知道些什麼?”顧泱泱聲音夾雜着淡淡慍怒道。

    “顧大人所說的是什麼事情?”青秋影冷眸中單純的閃着疑問。

    “小英子,那個絕血,良嬪,瑩嬪?你都知道些什麼?”青秋影低頭沉默了,過不久他認真說道:“三皇子說過,這件事情絕對要保密,恕屬下無可奉告。”

    顧泱泱很瞭解青秋影,就算是寧珏說要天上的星星,青秋影都會懷揣着一顆赤子忠心,給他摘回來了的。

    “那這件事情皇后娘娘知不知道?”顧泱泱厲聲問道。

    在青秋影的眼中,還沒有瞧見這般冷利的顧泱泱,彷彿她每一個毛孔都散發着一種寒氣,逼着自己必須要說出實情。

    “皇后知情!”青秋影道。

    顧泱泱冷着眉頭,不聞不語地提步就要離開。

    青秋影伸手將她拉住,忙問道:“顧大人要去哪裏?”

    “我要問問皇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件事情就像是一顆長着利牙的蟲子,不斷在她的心上啃咬着,讓她站立不安,總是想想要弄個清楚明白。

    青秋影伸平了胳膊,攔住了顧泱泱的去路道:“不可!”

    顧泱泱心中的慍怒瞬間迸發出熊熊烈火,她厲聲道:“你們打算將我瞞到什麼時候?其實瑩嬪的事情皇上和皇后都知道了,爲何讓我來調查,將這件事掀出來?你們宮中之人就不能自己解決嗎?把人當成了一個傻子戲弄!”

    “放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