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52章 愛是美好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52章 愛是美好的字體大小: A+
     

    反正自己都在水中了,捎順手的將皇上救上來吧,興許將功折罪,皇上調查起來還能兩清。

    顧泱泱三下五除二地游到了皇上的身邊,抄起了老皇上,便向着岸邊游去。

    雖說這皇上瞧起來不是很旁的,可是實在不輕,或許說是這人胖都是偷着胖在骨頭裏了。這傢伙,差點沒有把顧泱泱給累死在水中。

    顧泱泱將皇上緩緩地拖到了岸上,順便將他肚子裏的水都給摁了出來。瞧着皇上慢慢睜開了眼睛,顧泱泱一顆心纔算緩了下來。

    當皇上一雙眼睛直直瞅着自己的肩膀時,顧泱泱才發現,方纔就他的時候發力發狠了,這衣袖居然扯破了。

    這算不算在皇上面前儀容不整?不好,她可是能認出自己的,

    顧泱泱慌忙低下頭,整理這顯露在外的肩膀。

    這時一件衣衫遮在了顧泱泱的身上,顧泱泱回頭瞧去,居然是寧珏。

    他一臉的焦急,眸子中盡是擔憂神色。顧泱泱本想接受他的好意,可是皇上就在眼前。

    哪有自己的爹落水不管,去管一個宮女的道理。

    於是她很伶俐地將那衣衫披在了皇上的身上,輕聲道:“小心受涼。”

    不知道皇上是收到了驚嚇,還是這入水的勁兒還沒有反應過來,他一雙眼睛意味複雜的瞧着顧泱泱,直瞧得她有種再回到水中藏起來的衝動。

    正在這個時候,橋上又是一片的譁然驚呼。

    “瑩嬪娘娘,瑩嬪娘娘,快點救娘娘,娘娘可懷着龍胎……”

    只見水中的瑩嬪好像是一隻游魚,速度之快宛如將要飛躍龍門。

    她不顧身後人的喊叫,朝着一個身材健碩的宮女游去。

    那宮女雙目緊閉,好似被人打暈之後扔進了水中一般。

    顧泱泱擡頭瞧向橋上,只見白策和沙鶴兩人淡定自若得瞧着水中景象,好似在欣賞一場別樣的鬧劇一般。

    顧泱泱此時已經明白了,定是這兩個人乾的好事。

    瑩嬪快速將宮女攔住,帶着宮女游到了岸上。

    “這?”皇上瞧見這一幕,錯愕地瞧着她,隨後便是殺氣凌凌瞪着瑩嬪。

    顧泱泱一瞧真是天助我也,沒想到最後還是讓瑩嬪下水了,而且還救下了她的心上人。

    “皇上!”顧泱泱立刻不用再僞裝自己的身份了,她忙跪在皇上的面前,道:“下官有事情稟告,是關於之前良嬪之死。”

    皇上被李公公扶坐在地上,冷蹙着眉頭瞧着她,卻沒有說話。

    當一衆的宮女和太監都圍上前來的時候,大家除了扶起瑩嬪後,更多的便是驚慌地瞧着地上的那個男扮女裝的宮女。

    “男的?”

    “男的!”

    “居然是個男人……”

    聽聞的皇上,臉色大變,他立刻讓李公公將他扶起來,然後他滿身的怒氣行到瑩嬪的面前,厲聲問道:“你會游水?”

    這樣瞧來皇上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

    瑩嬪整張臉已經慘白的沒有了血色,

    全身瑟瑟發抖。當髮梢一滴晶瑩緩緩落下時,還有眼角的一滴晶瑩。

    “來人,擺駕回宮。”皇上怒聲之後,便是齊刷刷地叩拜。

    太和殿中……

    皇上已經換上了一身龍袍,但是髮梢的溼潤還殘留着湖中的氣息。他一雙灰暗的眸子,鍍滿了一層怒色,瞧着下面跪着的瑩嬪和那個已經醒來的男子,冷聲問道:“瑩嬪你和眼前這人什麼關係?”

    瑩嬪立刻否認:“臣妾不認識他!”

    “不認識他你就單單救他一人?”皇上聲音中有種讓人不可抗拒的威嚴。

    “顧泱泱,之前你說要跟朕說什麼事?”皇上冷聲道。

    瑩嬪擡頭瞧見顧泱泱時,眼眸中除了驚慌之外,便是絲絲慍怒。

    顧泱泱上前一步,恭敬地跪拜了皇上後,從懷中掏出一本書,道:“這是良嬪生前常常閱讀的書,經過高太醫的鑑定上面確實有大量的黃杜鵑花毒。”

    李公公將那書接過後交給了皇上,皇上瞧了瞧後,問道:“這和良嬪之死有何關係?”

    “良嬪看書時有個習慣,便是用指頭蘸唾液後翻書,所以這毒自然而然的進入到了良嬪的體內。”顧泱泱說道。

    “那這個和瑩嬪有和關係?她可是從來不喜歡花草的。”皇上冷聲說道。

    寧珏上前一步,恭敬地行禮後說道:“回父皇,經過兒臣調查,瑩嬪的父親是漁州有名的花農,花草的各樣品性她都很瞭解,而什麼樣的花有毒,她也很清楚。”

    瑩嬪怒目瞪着吼道:“皇上你不要聽他們胡說,臣妾就算是知道花的品性,也不會下毒害良嬪的。再說,良嬪她服毒的時候臣妾還在昏迷,怎麼可能有時間去下毒。”

    “哦?”顧泱泱對着瑩嬪笑了笑,道:“娘娘當時是爲何昏迷的?”

    “當時本宮被良嬪推下了水中,然後昏迷了。”瑩嬪白了顧泱泱一樣道。

    “按理來說應該是不會水的人,掉入水中才會昏迷,可是今日這瞧來,好像瑩嬪娘娘這水上功夫還很是厲害,這也能昏迷嗎?”

    面對顧泱泱的質問,瑩嬪竟然無言以對。她繼續說道,“還有,很多人都說瑩嬪不會水,甚至是皇后都說瑩嬪娘娘不會水,你這個有意隱瞞是爲何呢?”

    瑩嬪眼眸已經在眼眶中不斷的打轉了,飄忽不定。白皙的手也緊張的搓了起來。

    “就算是當時本宮沒有昏迷,這也不能說明就是我殺了良嬪的。”瑩嬪朗聲道。

    “這倒是,確實不能說明就是你下毒殺死良嬪的。”顧泱泱笑得明眸閃動,“我還有件事情問問瑩嬪娘娘,那日良嬪娘娘到底是爲何會和你發生爭執,讓你推下水?”

    瑩嬪淡定的說道:“因爲一些口舌之爭。”

    “是什麼樣的口舌之爭?”顧泱泱眼眸中閃着狡黠之色。

    “因爲,因爲我見到她未曾行禮。”瑩嬪額角微微滲出了汗水。

    “是嗎?當時可有人瞧見了?”顧泱泱問道。

    “本宮的貼身丫鬟浮萍看見了。”瑩嬪道。

    “應該還有一個人吧,例如你身邊的這個小宮女。”顧泱泱故意將強調那個“小”字。好似是一種諷刺。

    這話剛剛出口,瑩嬪緊張了起來,忙說道:“沒有,他不在場!”

    “我這裏可是有人證的。”顧泱泱信心百倍的對着皇上說道:“皇上,喜兒是良嬪娘娘的貼身的宮女,請皇上將她傳上殿來。”

    皇上緩緩地點頭,李公公尖細地喊着:“傳喜兒!”

    喜兒在高太醫的攙扶下緩緩地進到了殿中,跪在皇上面前請安後,顧泱泱說道:“喜兒,你瞧瞧這殿上可有那日你和良嬪瞧見的,和瑩嬪一同是不是那宮女?”

    喜兒回頭瞧了一圈後,將眸子落在了瑩嬪身旁的宮女身上,道:“是的!”她說完了將將扭過頭來後,忽的想起一件事情道:“是他,就是他,有日他說在娘娘的衣服裏洗出一副耳環,怕掌事太監會私吞了,便自己親自送來,娘娘還獎賞了他兩腚銀子,走到時候還撞到了矮桌,茶杯和將娘娘的書都掉到了地上。”

    皇上冷冷的將那書拿起來,問道:“可是這本?”

    喜兒連忙說道:“就是這書,就是這書!”

    顧泱泱又喜又驚,想必就是他在撞倒矮桌的時候將書調換了。

    “喜兒說的可是真的?孫建雄!”顧泱泱的聲音好像是一把閃着寒光的冷厲劍,不僅刺入了他的身體,還讓那人全身一顫。

    “孫建雄,漁州人士,和瑩嬪不僅是同鄉還是青梅竹馬。瑩嬪前腳被選入宮中當了秀女,你就後腳進了宮中,男扮女裝當起了洗衣奴。難怪宮中很少的人知道你,可有又誰能想到你一個那人會甘願爲她委屈求全,男扮女裝。”顧泱泱說道。

    “不是,不是他,這都是我乾的!”瑩嬪激動擋在了他的身前,繼續說道。

    “當日是良嬪瞧見了我和他有私情,本宮才上前跟她發生了爭執,沒想到她居然威脅我,說要找皇上。我便故意的跌入了湖中,藉機將這件事情沉寂下去。可是我又怕過些日子良嬪會將這件事情說出去,我便對她痛下殺手,僞造出她是服毒的假象。這件事都是我做的,不管他的事情!”

    顧泱泱倒是沒有想到瑩嬪將整件事痛痛快快的說了出來。

    “所以你怕事情敗露,將良嬪宮中的宮女太監殺的殺,遣散的遣散!”顧泱泱繼續問道。

    “哼,反正都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了,你說什麼我便認罪就是!”瑩嬪冷聲道。

    這倒是讓顧泱泱一愣,怎麼這罪認得如此的委屈求全?

    “大膽淫婦,你居然仗着朕的寵幸,混亂朕的後宮,與他人私通。來人,給我杖斃了這個賤人!”皇上勃然大怒,凌厲聲音充滿了殺氣。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千錯萬錯就是草民的錯,不管她們母子的事情,就讓我替他們杖斃,皇上就饒了她們母子的性命吧!”一直默不作聲的孫建雄,忽然開口向皇上求情。

    皇上眯着一雙龍眼,他李勝道:“你以爲還能逃了你的,來人,將姦夫拖出去給朕五馬分屍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