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50章 爲愛消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50章 爲愛消愁字體大小: A+
     

    “我是奉皇后懿旨來調查良嬪服毒之事的,我現在有幾個問題要問你。”

    喜兒聽見這話,一雙眼眸頓時閃亮,絲絲晶瑩都能瞧出。她扯住了顧泱泱的衣袖,激動地說着:“我家主子,我家主子不可能服毒的,不可能服毒的。”

    顧泱泱瞧了瞧旁邊的白策,對她這一開口就篤定不移有些驚訝。

    “我從小就跟着主子,我很瞭解主子,主子是不會推瑩嬪的,主子也不會服毒自殺的。”說着她的淚就像是決堤一般,洶涌而出。

    顧泱泱瞧她越來越激動,生怕一個不小心又給刺激的瘋了,於是忙安慰道:“我知道了,我相信良嬪不是服毒自殺的,我就是爲了洗淨良嬪被冤屈,纔來的事情來的。你告訴我但是良嬪和瑩嬪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爲什麼瑩嬪會被推到水中?”

    喜兒聽見顧泱泱是來幫助良嬪的,她停止了抽泣,仔細地回想着道:“那日,奴婢同良嬪娘娘一同去賞蓮,行到一處時,娘娘說有些累了,便就找了一塊石頭坐下來休息。這時瑩嬪忽的從林子中出來,質問主子瞧見什麼了,然後兩人發生了口角。後來主子說要帶着她去見皇上,瑩嬪就說主子無限她,最後瑩嬪她便掉到了湖中。可是奴婢親眼瞧見是瑩嬪自己跳進水中的,絕對不是我家主子將她推下去的。”

    喜兒說到這裏又激動地扯住了顧泱泱的衣袖。

    顧泱泱拍着她的手背安慰道:“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不過你是怎麼會弄成這樣的?還有你宮中的人呢?”

    喜兒好像在回憶一段痛不欲生的往事,她驚慌地睜大眼睛道:“主子死後他們都一個接着一個的莫名失蹤了,有幾個也自盡了,還有幾個早早的被放出了宮中,就剩下我和小五了。”

    “小五?”顧泱泱問道。

    “小五是和我一同服侍主子的小宮女。可是後來有人追殺我們,小五替我擋了一劍……”喜兒說道,彷彿又看見了那一片刺眼的紅,眼眸中滿是驚恐。

    “有人追殺你們?你可看清了是什麼人?”顧泱泱忙問道。

    喜兒搖搖頭:“他們都穿着一身的黑衣,哦,對了!那個人腰間有一塊令牌,應該是玄鐵令牌。”

    “玄鐵令牌?”顧泱泱摸着下巴細細琢磨着。

    這人明擺着就是要將良嬪的宮中的人趕盡殺絕,好像是要遮蓋什麼真相一般。難不成跟良嬪瞧見了什麼有關係?

    “喜兒,你可記得良嬪是在哪裏瞧見的瑩嬪嗎?”顧泱泱問道。

    顧泱泱按照喜兒所說的,來到了這裏。

    只不過是潺潺的湖邊,出淤泥而不染的水蓮,還有一片蔥蔥郁郁的林子,並沒有什麼特別罕見之物。

    顧泱泱瞧着湖邊的一塊石頭,想必就是當時良嬪所坐的地方。

    當她行到那塊石頭旁,伸手觸及時,冰冷的石頭被太陽烘得微微熱。她緩緩坐在其上時,正前方則是深深淺淺的綠,除此之外什麼也瞧不見了。

    顧泱泱離開石頭,站在一旁仔細打量着遠方。

    “淼淼!淼淼!”

    這時,遠傳出來的是肖展鴻的聲音。

    顧泱泱四處打量一番,可不見人,卻聞其聲。

    不是吧,該不會是我產生幻聽了吧?

    顧泱泱對那天晚上的事情還是心有餘悸。畢竟那人莫名其妙的告白,讓人着實有些手足無措。

    顧泱泱是多怕忽然之間眼前就真的蹦出這麼一個人,還不用面對面時,就是想想都倍覺尷尬。於是顧泱泱決定,還是先離開這裏,等着再來這裏找找線索。

    “淼淼!顧淼淼!”

    那聲音好像知道顧泱泱將走,呼喚聲音更大。顧泱泱回頭瞧瞧,到底是幻覺還是真人,這一回頭卻讓自己百感後悔。

    肖展鴻笑容燦爛的倚在樹上,眯着眼眸瞧顧泱泱時,她百分百確定那是真人。

    顧泱泱打算低着頭全當作沒有瞧見他,一走了之時,忽然覺得有些地方不太對勁。例如說,方纔爲什麼自己只能聽見他的聲音,而卻沒有見到他的樣子?

    想着想着,腳下的步子竟然停下了,這倒是給身後的肖展鴻一個趕上的好機會。

    “喂,本萬叫你沒有聽見嗎?”肖展鴻拍着顧泱泱的肩膀問道。

    顧泱泱異常嚴肅的問他:“你剛剛可是見到我了?”

    肖展鴻被她問的有些懵:“當然了,本王若不是瞧見你了,怎能知道你在這裏呢?”

    “可是我沒有瞧見你。”顧泱泱蹙着眉頭瞧着那林子。

    顧泱泱也顧不得此時她是什麼身份,也不顧面前這個是什麼人,命令道:“你在那個石頭旁等着我,哪裏都不許去!”

    還沒有等肖展鴻是同意還是不同意,她便急急忙忙地行到了林子中。

    在正對面,肖展鴻慵懶的坐在石頭上,翹着二郎腿,漫無目的瞧着水中的蓮花。

    顧泱泱對着他猛地揮手,可是他卻沒有注意到自己。她便又朗聲大叫:“二王子,二王子,你瞧見我了嗎?”

    肖展鴻只能聽見顧泱泱的聲音,卻沒有瞧見她的人。他左顧右盼的好久,朗聲道:“本王沒有瞧見你,你在何處?”

    顧泱泱徹底明白了,原來那日不是良嬪瞧見了瑩嬪,而是瑩嬪先瞧見的良嬪,所以她纔會先出來質問良嬪。

    可是她問什麼要出來質問良嬪?難不成她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嗎?

    顧泱泱恍然大悟,她的確是有那麼一樁事情,不可告人!

    顧泱泱正在笑着差不多事情就要完結了,肖展鴻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問道:“有什麼事情讓你這般的高興?”

    顧泱泱瞧了瞧,她那邪邪的壞笑,莫名讓肖展鴻緊張了起來。

    “你不是說要是有什麼需要你幫忙就說嗎?我現在就很需要你來幫忙!”顧泱泱伸手搭在他的肩上,一副老妖怪瞧見唐三藏的模樣。

    肖展鴻額角偷偷滲出了汗水,嘴角也不自然的上揚着。

    “這件事情不會有生命危險吧?”

    反正這件事情對顧泱泱來說是沒有生命危險,但是對旁人就不知道有沒有了。

    顧泱

    泱每每想到明日成功在此一舉,心情已經是飛上天了,就連晚飯都多吃了兩碗。這樣大的事情,當然是要跟寧珏好好的說一說。

    可不知道寧珏這幾日都在忙什麼,覺得好久沒有見到他了。正打算要去找找他,跟他說說明日的安排,可莫名聽見一個低低抽噎的聲音從一湖邊傳來。

    顧泱泱越聽那聲音越顯得飄渺空洞,好像是從另一個世界裏傳來的。

    顧泱泱大驚,總覺得一股陰風從自己的後頸處吹來,她忍不住全身打了一個哆嗦,捏着腰間的匕首,緩緩向着那湖邊行去。

    藉着瑩瑩月色,顧泱泱瞧見原來是尤可欣抱着雙膝坐在湖邊哭泣。

    懸着的一顆心也落到了肚子裏,她收好匕首,快步走了過去。瞧見尤可欣不僅哭的梨花帶雨,格外惹人心疼,身邊還歪七倒八的幾個酒瓶子。

    這倒是比方纔她低低抽噎來的更加讓人驚懼,她緩緩擡頭瞧見時顧泱泱時,掛滿了淚水的臉上,綻放出一個嬌滴滴的笑容,柔聲道:“泱泱,你來了?”說着便向湖中倒去。

    顧泱泱驚慌失措地上前將她扯住,拽到了裏湖邊很遠的地方。責備道:“你喝酒了就不要坐在湖邊,小心掉進湖中會成了水鬼的!”

    不知道是顧泱泱責怪的聲音太過強硬了,還是她也被剛纔那一下嚇到了,剛剛止住的淚水又肆無忌憚的滾落。

    顧泱泱一時不知道怎麼辦好,她慌忙地幫尤可欣拭去臉上的淚水,問道:“你爲何在這裏借酒消愁?”

    尤可欣指着自己心的位置道:“這裏痛,很痛。”她輕輕地將頭倚在顧泱泱的肩膀上,淚水輕輕地溼了她的肩頭。

    顧泱泱瞧着那些酒瓶子旁還有那件紫色金邊的衣衫,頓時她心中明白了。

    她輕嘆了一口氣道:“走吧,這裏風大,去我哪裏坐坐吧。”

    顧泱泱帶着一步三晃的尤可欣到了自己的房中,將她放在牀上時,前一秒她還是坐着的,但是給她倒茶回來時,她已經歪倒在牀上了。

    顧泱泱連忙將她扶起來,喂她喝下了茶水。

    尤可欣睜開迷糊的眼睛,瞧了半天后,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大着舌頭說道:“泱泱,你……你居然有兩個腦袋。”

    顧泱泱苦着臉,這丫頭平日裏挺穩重的,居然也能將自己灌成這個模樣。

    “你喝醉了!”顧泱泱扶着她躺到牀上。

    可是醉酒的尤可欣格外的興奮,噌的一聲從穿上彈了起來,厲聲道:“我,我沒有醉,我沒有醉!”

    這夜深人靜的,她這一嗓子指不定能將誰招來,於是顧泱泱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小聲安撫着:“你沒有醉,你沒有醉!”

    “泱泱,你說,我哪裏不好,爲什麼他瞧不上我?爲什麼?”尤可欣委屈的扁着嘴,眼眶中的淚水又開始打滾了。

    “他瞧不上你是因爲他眼神不好,或許是他瞎了很久了。”顧泱泱扶着尤可欣安慰道。

    “你不可這樣說他,他沒有瞎,他眼神很好!”尤可欣護犢子的模樣,讓顧泱泱苦笑不得。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