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45章 異國使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45章 異國使臣字體大小: A+
     

    “啊?”顧泱泱不明白他這話的意思。

    寧珏眼眸暗淡了下來,輕聲道:“我只當你來這裏,是因爲你也同我一般,甚是想念我。沒想到你來這裏居然還是說這個案子!”

    顧泱泱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是因爲這件事情而失望啊。

    “其實我……”

    顧泱泱這話還沒有說完,寧珏笑着說道:“我不能出來的太久,讓皇上和使臣若是察覺了,這些事情就要暴露了。我先離開,你一會再離開!”

    寧珏送來顧泱泱,將將走了沒幾步,顧泱泱忽然輕聲叫住了他:“寧珏!”

    寧珏一回頭,快步行到他面前的顧泱泱,踮起腳尖,輕輕親吻住了他的脣。

    寧珏瞧着眼前那緊閉的雙眼,和微微顫動的睫毛,和鼻尖能清晰嗅到的清香,心一下子墜入了萬花之中,嘴角笑容更濃。

    剛想伸手攬住她的腰肢時,顧泱泱快速地離開了他的脣,紅漲着臉說道:“其實我想你了!”說罷,就像是一隻讓人抓住把柄的兔子一般,捂着臉頰迅雷不及掩耳地跑掉了。

    這可算是顧泱泱第一次主動親吻寧珏了,上次是耍酒瘋,自然是不算了。可是這次清晰的讓她久久難以平靜自己的心。

    她用鼻尖來回蹭着哮天犬的腦袋,又羞又喜的喃喃自語道:“你說他會不會覺得我也不矜持了,你說他會不會覺得我很隨便啊?”

    迴應她的則是一雙清澈水汪,閃着天真光芒的黑眸子。

    “好吧,我知道你聽不懂,等你長大了,會找公狗談戀愛了你就明白了!”顧泱泱撫摸着它後背說道。

    “布穀布穀!”遠處是白策傳來的暗號聲。

    顧泱泱將哮天犬放下後,快速地順着聲音的方向行去。

    不遠處,白策一身宮女的裝束,側立等待着顧泱泱。

    每每見到這樣的白策,顧泱泱都是莫名的想笑。

    “這麼晚來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顧泱泱單刀直入問道。

    “方纔高太醫找過我,我將醫治喜兒的事情告訴了他,他很痛快的答應了要醫治喜兒。”月色下,白策那雙魅惑的眸子裏,閃着歡喜的光。

    顧泱泱也是格外的高興,她扯住了白策的手道:“真的?太好了,那什麼時候開始啊?”

    “他答應我是明天開始。我將喜兒的事情大體說了說,他說,這可能是受了驚嚇,倒是不難治!”白策說道。

    “嗯!白策這幾日你要小心,一定不能讓旁人得知喜兒的事情。還有,讓沙鶴暗中保護喜兒的安危,你保護高太醫的安危。”顧泱泱嚴肅說道。

    “對了,還有暗中調查一下,那個男人跟瑩嬪走的比較近。比如,她的同鄉之類的。”顧泱泱蹙眉說道。

    “男人?”白策不解地問道。

    “你就去調查一下好了,現在我也不能能確實的結論。”顧泱泱認真起來的模樣,讓人很難去違抗。

    交代完了,白策和顧泱泱怕在以前的時間久了會被人發現,兩人便匆匆地分開了。

    可是當顧泱泱回到房間的

    時候,發現自己並沒有將門關緊。顧泱泱心中暗呼不好,在房中喚了半日的哮天犬,卻不見哮天犬的狗影。

    “糟了!”顧泱泱立刻出門去尋找哮天犬。

    還好夏日的月亮總是明亮的好似白日的太陽一般,藉着月光,顧泱泱不知道走了多久,喚了多久,始終不見哮天犬。

    顧泱泱焦急的額頭已經開始滲汗了,忽然耳尖的她聽見小狗的叫聲,那叫聲好像被什麼踩住了尾巴一般。

    顧泱泱快步順着聲音找去,只見一個男人灑脫的坐在矮石山上,正在舉杯邀明月,可對影成的不是三人,而是一個全是潔白的小狗。

    那男子一身異國打扮,窄袖窄褲,上翹的馬靴,腰間一把鑲滿寶石的彎月刀,顯出了他尊貴的身份。

    他黑亮的秀髮,綰成一個髮髻後,剩下的披在肩上,涼風習習時,絲絲秀髮放肆舞起,瀟灑中還帶着桀驁的氣質。

    細長上挑的眼眸,在月色中染上一層迷離不馴。在聽見身邊哮天犬的叫聲後,他將手中的酒壺遞在哮天犬的嘴邊,緩緩說道:“就這醉了嗎?你們晉國的狗酒量甚淺!”

    顧泱泱一聽大驚,這是在灌自己的狗喝酒?還嘲笑自己的狗酒量淺?

    “喂!把哮天犬還我的!”顧泱泱沒有好氣的朗聲道。

    在這個深夜中,一個人的聲音冷不丁的響起,是會讓人受驚的。那人明顯的一愣,在瞧清眼前是一個小宮女後,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對着正在飲酒的哮天犬說道:“原來你叫哮天犬,這就是你的主人嗎?難怪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

    “什麼男子氣概,我這是母狗!”顧泱泱氣不打一處來。

    那人蹙着眉頭,一隻手將哮天犬提溜起來,細細打量後,邪邪一笑道:“難道你們晉國的母狗也長着狗公的丁丁嗎?”

    顧泱泱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先將哮天犬搶來再說。

    待顧泱泱搶過哮天犬後,那狗已經醉得一個勁得慘好,但是嘴角卻養着歡喜的笑容。

    “你們這裏的狗酒品太差了,喝醉了就開始嚎!若是在我們的大草原……”

    “你把我的狗灌醉了還說我的狗酒品差?你不知道狗是不能喝酒的!”顧泱泱眼眸中的怒火熱烈的燒着。

    “狗那裏有不能喝酒的,我們大草原的狗就沒有這般的矯情!你們這……”那男子的話還沒有說完,顧泱泱懷中滿是酒味的哮天犬,忽的嘔吐了出來。

    吐了顧泱泱一身不說,連它那身白毛上都是嘔吐物,吐完了之後便哼哧哼哧的喘起粗氣。

    顧泱泱顧不得身上污穢之物,立刻將哮天犬平放在地上,然後發現它一雙眼睛看是暗淡,陷入了昏迷。

    那人瞧見這一變故,也覺得事情鬧大了,躍下石山後,上前查看哮天犬的情況。

    顧泱泱閃着淚色的眸子,很是埋怨地斥責道:“都是你,給哮天犬灌酒,要是它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要你陪葬!”

    那人不怒反笑,喃喃自語道:“又是一個視狗如命之人。它只是醉了,待睡醒就好了!”他伸手在狗的頸項處試

    了試。

    原本是笑意正濃的臉上,漸漸蒙上一層冷霜:“糟糕,難道這晉國的狗真的喝不了酒?”

    這話說的讓顧泱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冷聲怒問:“你這話什麼意思,它到底怎麼了?”

    那人不顧得解釋,抱起哮天犬大步流星地離開那裏。

    顧泱泱生怕他又會對哮天犬做什麼,便緊隨着他去了。

    拐來拐去好久,顧泱泱跟着那個人到了一間極其奢華的宮殿,可是那宮殿的裝扮卻和旁的宮殿不同,異國的氣息濃郁。

    兩旁的宮女,也都和那人一樣的打扮,不像晉國宮女的妝扮。

    那宮女瞧見那人行來,隔得還有些距離都齊刷刷地跪倒在地。

    那人顧不得平身之類的客道話,伸腳踹開了硃紅色沉重的大門,朗聲道:“巫醫婆子在不在,巫醫婆子!”

    顧泱泱瞧着他一點都不拿自己當外人,心中疑惑,這人究竟是誰?

    從最裏面的房間了緩步出來一個佝僂脊背,甚是蒼老的黑衣婆婆。她那雙昏花的眼眸閃着似是狼飢渴時的寒氣,冷聲道:“我最恨睡覺的時候被人打擾了!”

    那人沒有多說什麼,將哮天犬遞給了她,道:“今日你若是救不活它,我保證今後你不用擔心有人打擾你睡覺了,因爲你會長眠不醒!”

    陰冷的聲音衝擊着顧泱泱的耳朵,她竟然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寒顫。

    巫醫婆子冷冷瞥了他一眼,高高地提溜起來哮天犬後,陰森森問道:“你是想讓它今生活還是來生活?”

    顧泱泱瞧見這一幕,將將要上前去搶過哮天犬,卻被那人攔住,他戲笑着對巫醫婆子說道:“你或是將它救活,本王再給你尋些稀奇古怪的藥材。”

    本王?這個人自稱本王?

    顧泱泱詫異的瞧着那男子。

    巫醫婆子好像對這個交易很是滿意,她嘴角上翹,算是笑了,將哮天犬抱回懷中,說道:“還請二王子在此等候。”說完便慢吞吞地行到了內屋。

    顧泱泱冷冷瞪着他,問道:“你是那個異國的使臣?”

    那人瞧着顧泱泱嘴角揚起得意之色,笑道:“正是!”

    “你們這異國使臣就是來到別人的國家,然後灌人家的狗喝酒嗎?”顧泱泱怒聲責怪道。

    那人沒有想到顧泱泱居然是要繼續追究自己的責任,他愣怔一會後,說道:“在我們那裏……”

    “你們哪裏?這裏可是晉國!不是你們的大草原!我顧泱泱告訴你,除非我的哮天犬沒有事情,若是它有一點點事,我怎麼折磨的它,我就這麼折磨你!”顧泱泱冷利的眸子閃着不善的光。

    那人一挑眉,雙手交叉在胸前道:“你是說,本王如何灌你家小狗酒,你就要如何灌我酒?我倒是很樂意奉陪!”

    顧泱泱怒從心中生,已經能聽見噼裏啪啦的熱烈了,她迎着他那雙灰色的眸子,咬牙切齒道:“別以爲我顧泱泱不敢!”

    “顧泱泱?很好聽的名字!”那人眼眸裏盡是笑意,和顧泱泱眼眸中的怒意倒是成明顯對比。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