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39章 蓮花池的醋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39章 蓮花池的醋意字體大小: A+
     

    尤可欣歪着頭努力的回想着,說道:“高太醫當時給良嬪驗屍時說過,好像是一種花毒。”

    “花毒?”顧泱泱對這個回答很意外,不是鶴頂紅,砒霜,也不是什麼常聽見的毒,居然是一種花毒。

    “那良嬪身邊的宮女現在在何處?”顧泱泱問道。

    “良嬪死後宮女太監失蹤的失蹤,死的死,喜兒也瘋了,被皇后打發到了一座冷宮中。”尤可欣說道。

    顧泱泱摸着自己的下巴,對身後的白策說道:“你去高太醫那裏打聽一下,良嬪究竟是中了什麼樣的花毒身亡的。還有,你去一下御花房,問問良嬪生前都喜歡什麼樣的花。”

    然後對沙鶴說道:“你去那座冷宮瞧瞧喜兒,她到底是瘋成什麼樣子了。”

    白策沙鶴兩人領命,匆匆下去了。

    尤可欣瞧着顧泱泱,問道:“那此時我們要做什麼?”

    顧泱泱陰惻惻一笑,道:“現在我要去會會這整件事的起頭,瑩嬪。”

    尤可欣一愣,她對顧泱泱能做出這個舉動大爲驚訝,剛想着要開口攔阻的時候,顧泱泱已經大義凌然地拽着尤可欣的手腕離開了良嬪之處。

    尤可欣說這個時間瑩嬪定是會去御花園中的荷花池餵魚。

    果然,兩人將將靠近御花園時,就瞧見一全身通紅拖地長裙的娉婷女子,坐在亭中餵魚。

    瞧着她一聲浮誇的妝扮,顧泱泱頓時想到一個人,宰相千金啓悅容。

    躲在假山後面偷窺瑩嬪一舉一動的顧泱泱,輕聲問可欣道:“可欣,那個瑩嬪和啓悅容有何關係?”

    “聽說是啓悅容孃家的遠房的表妹,怎麼了?”尤可欣不解地問道。

    “難怪!這是她們家族特殊的癖好嗎?都喜歡披紅掛綠的!”

    尤可欣明白了顧泱泱爲什麼會問她這個問題,隨後她很是贊同的低聲笑了起來。

    正當顧泱泱想上前試圖靠找個機會能跟那個瑩嬪說兩句話時,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瑩嬪的身後。

    顧泱泱雙目正圓,那人正是寧珏。

    因爲隔得太遠,只能瞧見兩個人談笑風生,你一言我一語的,眼眸中的波光都能瞧的清楚。

    “咦?”尤可欣也瞧見了寧珏,驚訝一聲後,說道:“今日這是怎麼了,三皇子居然主動和嬪妃說話了。”

    這話說得顧泱泱心中一顫。自己之前還奇怪,怎麼一轉眼的功夫寧珏就不見了,原來是在這裏私會俏佳人。

    瞧着他們笑臉如花的模樣,再襯上那清池碧玉水,別樣紅花蓮。真是晃得顧泱泱難以睜眼。

    她憤憤地冷哼一聲道:“走,我們回去!”

    尤可欣忙問道:“我們這就回去嗎?”

    “嗯!”顧泱泱從來沒有過的堅定。

    尤可欣臉上浮現嬌媚笑容,便帶着顧泱泱離開了御花園。

    天色將晚時,顧泱泱將白策沙鶴兩人所查到的線索都整理出來。

    白策去詢問高太醫。良嬪所中之毒是確實是花毒,可是是什麼樣的花毒卻不是很清楚。白策猜測是杜

    鵑之類的。因爲良嬪特別喜歡杜鵑之類的。

    可是在這個宮中,花都是精心挑選的,絕對不會擱置一些有毒的花。所有給良嬪的杜鵑也都是些觀賞杜鵑。

    而且在良嬪的胃中並沒有找到有毒花瓣,花葉之類的。全是高太醫憑着人中毒死後出現的屍斑診斷出來的。

    在沙鶴那邊,喜兒確實像尤可欣說的那樣,瘋了,而且瘋得很是徹底。

    她一開始只是躲在角落裏一直喊着“娘娘饒命”,到了後來,沙鶴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她便死命的追着沙鶴打,還嚷着“殺了賤人”之類的話。

    還好沙鶴功夫不弱,不然此時只怕已經渾身是傷了。

    喜兒的這舉動倒是讓顧泱泱覺得,良嬪的死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自盡,裏面一定有很多的隱祕事。

    顧泱泱瞧着桌上白策所帶來的那些大包小包,不解地問道:“不是宮女不可以出宮嗎?你這是去哪裏買的?”

    白策淡然的說道:“我去太醫院找高太醫當然是聲稱自己有病了,不過那高太醫爲人倒是很仗義,不僅免費給我診脈,甚至還送了我好些的草藥。”

    顧泱泱瞧着他那難辨雄雌的臉,忽然間覺得自己白日所說的話可能要應驗了。她很認真的對着白策說道:“在這個宮中一定要謹慎,小心!”

    白策當局者迷的瞧着顧泱泱,一臉的疑惑。

    “不過話說回來,你這男人的脈,該不會他也診不出來?”顧泱泱很想知道那個問題。

    白策神祕的笑了笑,道:“我自然是有辦法讓他能診斷出女脈來!”

    顧泱泱細細一想,也是!他一個內家功夫的主兒,調節脈象,變個女脈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顧泱泱一時間好生的同情那個高太醫,想必情竇初開的他,定不會想到他自己開的居然是一個大老爺們。

    這個時候,顧泱泱有種很邪惡的想法,她壞壞的一笑,對白策說道:“現在給你一個非常艱鉅的任務,想辦法讓高太醫去給喜兒瞧瘋病。”

    白策一愣,但是隨後他便恍然領悟,笑着說道:“好的,這件事情我明日就去辦!”

    顧泱泱瞧了一眼已經不知何時,偷偷高掛空中的朗月道:“明日都晚了,人家還能記得你明日是誰?今夜就去!不過你千萬不要今晚上就說請他給喜兒瞧病,要單純的見面,聊聊天之後就回來!明白嗎?”

    白策瞧着顧泱泱,這就有些難以理解了!讓自己去找高太醫,想辦法讓他給喜兒瞧瘋病,可是今夜又不能說找他瞧瘋病,只是單純的跟他見面。

    但是顧泱泱既然說了定是有她的用意的,所以自己也就只能順從了。

    當白策緩緩離開時,顧泱泱深意的瞧了瞧皎潔的月。這時候正是才子佳人產生愛愫的最佳時機。

    心中雖說有些對不起白策,可是心中另一個聲音安慰着自己,身爲捕快,當然是要爲正義獻身了。

    一旁的沙鶴瞧着顧泱泱一會嘆氣一會笑的,便問道:“主子,我做什麼?”

    顧泱泱忽的想起還有重要的事情,跟沙鶴說道:“你

    去打聽打聽之前瑩嬪是怎麼被良嬪推到水裏的,還有,當時可有那些人在場。”

    沙鶴應了一聲便匆匆離開了。

    都安排妥當之後,顧泱泱伸了伸腰。畢竟今晚上還要起來捉鬼,現在先要養精蓄銳一番。於是她選擇了一個矮樹,就先湊合湊合吧!

    正當顧泱泱將將睡着時,頭一歪時,忽然一個柔軟的東西托住了自己的腦袋。

    顧泱泱立刻睜開眼睛,一雙如星如辰的黑眸子,含着淺淺的歡喜正瞧着她。眼前這個人正是寧珏。

    不知道何時,他的胳膊已經枕在了自己的腦袋下面。

    顧泱泱腦海中忽然想起那荷花池旁,他和瑩嬪有說有笑的模樣,她毫不客氣地將寧珏推開了。

    寧珏腳下一個踉蹌,險些跌倒,他以爲是自己嚇到顧泱泱了,站穩後上起說道:“嚇到你了嗎?”

    “嚇死我了!”顧泱泱沒有好氣的說道。

    寧珏瞧她的架勢,到不像是被嚇到了,倒是很像被氣到了。

    他輕聲問道:“可有什麼事情發生嗎?”

    顧泱泱不削地白了他一眼,道:“我們這些人哪有什麼事情,這一日忙裏忙外的,調查這個調查那個的,不想某些閒人野鶴,有那些個功夫賞蓮花,喂鯉魚的!”

    這話裏濃濃的醋酸味,想必這方圓十里內已經被薰得寸草不生了。

    寧珏聽後眼眸中異常的欣喜,他悄悄上前一步,快速的攔住了顧泱泱的腰肢,將她橫抱下樹。

    突如其來的擁抱使得顧泱泱大驚,剛想伸手推開他時,他戲謔道:“在這裏睡覺小心會被侍衛捉走!”

    說完這話,他忽的腳下一用力,帶着顧泱泱一躍而起。顧泱泱只覺得耳邊風聲呼嘯而過,直吹得睜不開眼了。

    待她睜開眼時,兩人已經到了一處的殿頂上。

    碩大的明月好似就在眼前,輕輕伸手,便能觸手可及一般。

    顧泱泱歡喜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這裏的?”

    寧珏慵懶地雙手枕在後腦勺,緩緩躺下,說道:“小時候宮中總有這樣那樣的宴席,我總是覺得,你敬我我敬你過於麻煩,常常吃飽了後便來的這裏,等着散席!”

    顧泱泱笑容佳美的仰望天空,當絲絲浮雲縈繞在朗月身旁時,寧珏笑着說道:“這裏可是比那蓮花池俊美多了!”

    他要是不提那蓮花池,顧泱泱被這眼前的景色迷得也就忘記了,他這又提起來了,顧泱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朗聲道:“送我回去!我可是沒有那些閒工夫在這裏陪你賞月!”

    寧珏好像沒有聽見她這話一般,伸手扯住她的胳膊,將她拽倒在自己的身邊,柔聲說道:“這樣躺着瞧別有一番風趣。”

    顧泱泱就像是彈簧一般,漸漸地被他拽倒,自己又彈了起來。又說了一遍:“送我回去!我沒有時間陪你看月亮!你要是喜歡看,就讓那瑩嬪陪你看好了!”

    寧珏坐起身後,笑盈盈地瞧着顧泱泱說道:“你說,若是我父皇得知我和瑩嬪兩人有私通之事,他會怎麼樣對她,又會怎麼樣對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