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38章 及時雨般的案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38章 及時雨般的案子字體大小: A+
     

    不管怎麼說,這幾日可算是過的格外的順暢,甚至顧泱泱都忘記了自己身上還有太子所託付的一件大事。

    太子府中……

    一身穿家丁粗布的男子,緩緩行到太子面前時,恭恭敬敬地對着太子一禮,等待着太子讓其起身。

    太子把玩着一隻周身潔白,沒有一根雜毛的金剛鸚鵡,正是在興頭上,自然就沒有理會那人。過了好久,太子輕聲道:“起身吧!”

    那人恭敬地扣了一個頭,緩緩起身,低頭垂目的側立一旁。

    “這兩日可有什麼動靜?”太子戲耍着鸚鵡,慵懶的問道。

    “回太子,這幾日三皇子和顧大人日日早出晚歸的在京城各處遊玩,還帶着九皇子一同遊玩,並沒有開始着手調查三皇子被刺殺之事。”那人低重音的聲音讓人聽着格外的舒服,可是就是說不出來的一種寒氣涌動。

    “哦?整日遊玩?”太子眯着眼眸輕聲的重複着。

    當他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笑意時,那人莫名的全身一顫,依舊低垂着腦袋等着太子的指示。

    “給本宮好生的盯着他,有一點的風吹草動離開來彙報。走吧!”太子冷冷的將他打發了。

    瞧着那人快速離開了太子府中,李公公上到太子跟前,諂媚笑着問道:“主子,請恕奴才無知,主子爲何讓那個小丫頭片子調查這三皇子的事情?萬一牽扯到主子身上,這如何是好?”

    太子依舊挑逗着那鸚鵡,懶懶散散的說道:“她是不會查到本宮身上的,當然了,她也絕對查不出和所以然來。到時,本宮要瞧瞧皇上要怎麼看待他那個第一神探。這不祥之人就是不祥之人,以爲有了一道聖旨就能高貴了?哼!”

    他嗤之以鼻的挑着嘴角,潔白的鸚鵡也跟着趁打鬧鬨的喊着:“不祥之人,不祥之人……”

    顧泱泱一大早將將從美夢中翻身出來,寧珏就急急忙忙地闖進了顧泱泱的房間。顧泱泱還沒來得及大叫尖叫一番,只見寧珏喜滋滋地嚷道:“快!皇宮出事了,皇后現在要召見你!”

    這皇宮出事,好像寧珏特外的歡喜,一路上總是嘴角淺笑。

    待顧泱泱進到皇宮時,白策和沙鶴也匆匆地趕來了。瞧見他們兩個凝重的臉,顧泱泱覺得這事情定不是件丟貓丟狗的小事。

    可領路的小公公,東拐西拐的將他們帶到一間別殿中時,顧泱泱心中開始打鼓了。看來這件事情不僅僅是一件大事,還是一件必須要保密的事情。

    如此隱蔽,難不成這宮中的哪位妃嬪給妃嬪打了孩子,然後有陷害給別的妃嬪?這電視劇中不是經常會有這樣的戲碼。

    顧泱泱還沒有見到皇后,已經開始胡思亂想了。

    當一衆人進了別殿中,恭恭敬敬地跪拜了皇后,嘶啞的聲音輕輕響起:“平身吧!”

    顧泱泱一聽皇后着聲音不對,偷偷擡頭瞧了一眼皇后,只見他甚是疲勞的揉着自己的太陽穴,本是炯炯有神的眸子,也因爲疲倦而布上層紅血絲。

    “本宮讓你們來,是有一件要事讓你們來調查。”皇后冷聲說道,然後向着一旁的尤可欣使

    了使眼色,示意讓她來說明。

    尤可欣端莊典雅微微上前一步,開口說道:“進入有鬼怪邪物攪擾着皇后娘娘的鳳閣,惹得皇后娘娘連着幾日不得好生入睡了。”

    “鬼怪?邪物?”顧泱泱蹙着眉頭問道。

    這是宮中鬧鬼讓自己來捉鬼的節奏嗎?不過,她們不應該去找個茅山道士來嗎?畢竟捉鬼可不是她這捕快的工作範圍。

    “是的!不過這件事情娘娘總覺得事有蹊蹺,所以想你們好生調查一下。”尤可欣慎重地瞧了瞧皇后娘娘,繼續說道:“前些日子,宮中的良嬪害得瑩嬪不慎跌入湖中昏迷,皇后娘娘當着後宮的面責罰了她,沒想到她就讓是個剛烈的性子,當晚便服毒自盡了。這幾日正是良嬪的七七日,便每夜前來哭喊冤枉。”

    顧泱泱摸着下巴,問道:“除了喊冤之外,她有沒有說爲什麼冤枉?”

    尤可欣輕輕搖搖頭,蹙着眉頭說道:“不過有件事情,自從良嬪死了之後,凡是在她宮中侍奉的宮女太監,無故的失蹤,還有自盡的,瘋了的。”

    “哦?”顧泱泱眼眸睜大,這倒是一個好線索。

    她一個二十一世紀,飽讀詩書的優秀警員,對這種鬼神之說本來就不信的,此時又聽見凡是侍奉的人無故失蹤,自盡,還有瘋了的,搞不好這良嬪不是自殺的。

    “那這良嬪都是何時出現呢?”顧泱泱問道。

    “都是子時將將過。”尤可欣頓了頓繼續說道:“皇后娘娘之所以今日讓諸位來這一偏殿,就是希望諸位能暗暗調查,不要聲張出去!”

    顧泱泱聽聞後,恭敬地向着皇后娘娘一拱手,說道:“小的遵命!不過皇后娘娘,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今夜不知可否留宿在您的宮中?好進一步調查。”

    皇后娘娘瞧了瞧顧泱泱,緩緩點頭,可是當瞧見白策和沙鶴時,她冷俊的眉頭蹙了起來,冷聲道:“後宮中一向不得男子隨便出入!”

    顧泱泱瞧瞧白策再瞧瞧沙鶴,這男子出入後宮確實影響不太好。忽的她亮光乍現,朝着白策和沙鶴猛挑眉頭。

    兩人突然覺得頭頂發麻,嘴角不自覺得向着同一方向猛抽。

    夏日的太陽閃爍着能曬死人的光輝時,已經換上一身鵝黃色宮女妝扮的顧泱泱,輕拭着額角涔涔汗水,有些不耐煩地對屋內喊道:“好了沒有?我可要進去了!”

    “這個,泱泱?我總是覺得這樣有些不妥啊。”白策從門後伸出半拉腦袋,羞羞澀澀的說道。

    “這個不妥?難不成你要將宮中所有的人都撒上一遍迷幻散嗎?”顧泱泱說着便將白策從門後拽了出來。

    頓時顧泱泱眼前一亮,本就人如其姓的白策,全身上下,裸露出來的肌膚通透的白。雖說長的高,卻總覺得有些纖瘦。一身鵝黃色的宮女抹胸長裙,外披着同色的紗幔緊袖衫,居然穿出了婀娜多姿的窈窕曲線,一點也瞧不出男人的身材。再加上他那副小白臉的長相,和魅惑人心的黑眸子,活脫脫的美人胚子。

    顧泱泱瞧着他直愣神,想必泰國的人妖也就他這副模樣吧!

    白策被她瞧

    得,面色尷尬難堪,僵着臉笑了笑道:“你確保不會有人發現嗎?”

    顧泱泱打趣道:“我到不怕有人發現,我就怕你一個不小心欠下桃花債。”

    白策甚是無奈的搖搖頭道:“我說過這個方法着實的不妥。”

    兩人正在說話間,沙鶴緩緩從房中出來了。

    他這個人已經和白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粗枝大葉已經是對他格外的美譽了,虎背熊腰的他晃晃悠悠的從房中出來時,粗聲粗氣道:“主子,怎麼這個裙子這般的緊?”

    說着他便不顧身在何處的,往上提溜這裙子。

    顧泱泱能清楚的瞧見他嘎吱窩裏的一片茂密,瞬間她驚訝的倒吸一口氣,這樣下去白策是不能讓人發現,但是沙鶴定是能讓人發現的。

    “既然緊了就脫了吧,我給你找更加合適你的!”顧泱泱一把將還在提裙子的沙鶴推進了房中。

    顧泱泱找了一件很合適沙鶴的太監服,於是讓他裝女人,到不如讓他裝太監。反正這後宮中能出現的出來宮女就是太監唄。

    當三人都收拾妥當了,顧泱泱才發現一個問題,寧珏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的。

    白策瞧着她東張西望的尋找什麼,便問道:“你找什麼?”

    顧泱泱立刻回過眼神,微微笑了笑道:“沒事,沒事。我們先去良嬪的宮中瞧瞧,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當顧泱泱一行人將到了良嬪的宮中時,尤可欣早就等候在此了。

    顧泱泱瞧見尤可欣心中大喜,她還在還愁會在這宮中迷路,及時雨便出現了。

    尤可欣笑看着顧泱泱那身打扮,說道:“原來姐姐竟然這般的美貌。”

    顧泱泱一聽忽的臉頰升起兩朵紅暈,這可是她第一次面對一個女人紅了臉:“可欣真是說笑了。”

    尤可欣瞧着她身旁的白策時,一愣之後笑着說道:“姐姐身邊人才輩出啊!”

    白策聽聞後,立刻低下了頭,耳根卻遮蓋不住的通紅了。

    尤可欣在前面領路,將顧泱泱等人引到良嬪的宮中,裏面已經是荒草叢生,一片頹廢的景象,早就是人去樓空,只剩下粉色的紗簾,隨着清風拂動搖擺。莫名,透着一股子讓人心顫的陰森。

    瞧見那殿上的雕龍畫鳳,顧泱泱能想象到它之前那一片熱鬧華貴的模樣,可此時蜘蛛網卻成了它唯一的裝飾。

    “哎!”顧泱泱幽幽嘆了一口氣。

    尤可欣行到殿中的軟塌上,道:“當時發現良嬪服毒就是在此。”

    “在軟塌上?”顧泱泱問道。

    “是的!她貼身的宮女喜兒,清晨來叫良嬪是,發現她已經服毒自盡了。”尤可欣說着便蹙緊了眉頭。

    “你們是怎麼知道她是自盡的,他殺的機率也是很高的!”顧泱泱說道。

    “因爲在案子上有一封良嬪親筆的絕筆信。”尤可欣說道。

    “哦?那信可在?”顧泱泱忙問。

    “那信一直在皇后娘娘哪裏。”尤可欣說道。

    顧泱泱點點頭,問道:“你可知道那良嬪是中了何毒?”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