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37章 陳年往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37章 陳年往事字體大小: A+
     

    待寧珏離開房間後,天守很是和藹的說道:“姑娘,三皇子走了!”

    顧泱泱這次緩緩的將手放下,一張小臉上掛滿了委屈的淚水,小嘴也一直扁着。

    天守立刻上前安慰道:“姑娘別難過,其實我們都沒有瞧見的!”

    顧泱泱瞧了瞧她後,又委屈捂着臉“嗚嗚”哭了起來……

    真是是丟人丟到五官消失了!

    還好天守很有耐心的一直安慰着顧泱泱,然後便是幫着顧泱泱縫起了褲子。

    “老身記得三皇子小時候經常破着褲子,露着屁股回來。那時候啊,整條街的人都能瞧見他白花花的大屁股!”天守回憶着說道,眼眸中是遮不住的慈愛濃情。

    她的這句話倒是將顧泱泱逗樂了,她強忍着笑,問道:“不是皇子都應該生活在皇宮中嗎?”

    天守很是悲傷的點點頭道:“確實如此,不成年的皇子是不能離宮的。可是三皇子還未成年的時候就被皇上趕出了宮中居住。”

    顧泱泱一愣,問道:“這是爲什麼?難不成他小時候得過離開的病?”

    天守輕輕搖搖頭道:“那是因爲宮中曾傳言他是一個不祥之人!”

    “不祥之人?”顧泱泱吃驚的重複道。

    天守在塵封的記憶中尋找着一抹昏暗破舊的記憶,甚是艱難的輕嘆一聲道:“那年三皇子只有三歲,老身記得那年冬天格外的冷。三皇子在宮中玩累了,躺在軟塌上睡着了。三皇子的孃親蓮妃,原以被皇上側後,只差昭告天下。她和現在的皇后本是姨家的表姊妹,兩人的關係格外的親密。

    “兩人賞梅回來時,發現蓮妃的宮中走水。護子心切的蓮妃不顧自己的安危衝進了火中。待找到三皇子後,要將他抱出來時,卻被大火困住,已是無法逃脫。皇后冒火將三皇子救了出來,想再救蓮妃時,忽然大梁被燒斷,砸到了皇后娘娘的腿。”

    顧泱泱深深吸了一口氣,難怪皇后的腿是瘸的。

    “三皇子的母妃燒死在火中,皇后因此折了一條腿,所有宮中所有的人都說三皇子是不祥之人,一連禍害了兩人。”天守傷情的連連嘆息。

    顧泱泱對寧珏的這等遭遇忽然覺得格外的傷心,她蹙着眉頭問道:“可是爲什麼此時寧珏能自由出入宮中,又沒有人再說他是不祥之人?”

    問到這裏,天守的眼眸中頓時飽含着熱淚,她繼續說道:“這都是三皇子自己打拼下來的。從小三皇子就知道這些事情,所以比別的皇子更爲用功,可是還是沒有得到皇上的青睞。回來有一年,那時候三皇子才十六歲,燕國和榮國聯手,攻打我晉國。朝中的將臣死的死,傷的傷,眼看着朝中已無可用之人才,三皇子自告奮勇,前去打仗。

    “臨走時,三皇子有個要求,若是他能凱旋而歸,請皇上賜他一個恩典。三皇子這一走就是三年。三年中,前方頻頻傳來喜訊。最後一次,三皇子中了敵人的埋伏,將領死傷無數,他一身深夜滅了敵方一營,待回來時,整個人已是血人,瞧不清原本的模樣了。”說道這裏,天

    守眼眶中的淚緩緩的滑落了。

    “最後皇上答應給他的一個賞賜,三皇子所要的賞賜就是一紙詔書,若是有人再提當年之事,說三皇子是不祥之人,株連九族!所以便沒有人再提說這件事情的。”

    天守輕拭着眼角的淚水,臉上恢復慈愛的笑容,說道:“老身能看出來,三皇子是真心對你好的!”

    顧泱泱還沉浸在寧珏那悲慘的過往中,她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倒是讓顧泱泱不服了:“真心的?真心的就不應該拿着我當槍!哼!”

    天守笑意更濃了,她輕聲道:“雖說老身不知道你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老身能瞧出來,你對三皇子來說真的很重要。那日他本是在宮中有要事要跟皇上商議,可是一聽你暈過去了,便馬不停蹄的趕了回來。你也是他第一個告訴我們的女子。我們這裏的人只當他多年的打仗,只接觸男子,所以生了斷袖之情,不回和女子成親的。卻沒有想到他會帶你回來。聽三皇子說,你可是他強行綁回來的。這倒是不像他的性格。”

    說到這裏顧泱泱便氣不打一處來,她冷聲道:“是啊,要不是他將我綁回來,此時我已經在昭容州,快快樂樂的當捕快了。”

    “姑娘,三皇子是不容旁人走進他的心的,可是一旦進入便不會將那人放走了。他年少時受盡了旁人沒有受的苦難,老身只希望他能在之後的日子裏,比旁人都幸福。”天守拉着顧泱泱的手,輕輕地拍了拍。

    她那眼眸中母愛的情愫像是一把重錘,深深地擊打在顧泱泱的心上。

    天守緩緩離開時,顧泱泱深深陷入了沉思中。

    他名叫寧珏的男子,俊朗臉頰明朗的眼眸,和嘴角淺含的笑意,一直在顧泱泱的腦海中揮之不去。不單單是因爲知道他未從告訴過自己的事情,還有那揪心的感情。

    涼夜如水,蟬鳴蟲唱時,和煦的風,輕輕撩撥着鬱鬱蔥蔥的憂愁。寥寥幾顆星,讓這個夜莫名的孤寂。

    負手而立的寧珏,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緊蹙的眉頭這一整日未從舒緩。

    忽的一人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漆黑一片時,搞怪的聲音緩緩響起:“猜猜我是誰?”

    寧珏的臉上立刻浮現出寬心的笑容,他朗聲道:“你不生我的氣了?”

    顧泱泱無趣的將手撤回,扁了扁嘴道:“還生氣,不過沒有人哄我,也就懶得生氣了!”

    寧珏扯住她的手,忙解釋道:“我想着要去哄你,可是我怕你還叫我滾!”

    “算了,不跟你一般計較了,誰讓我宰相肚子能撐船呢!”要是不是天守的那些話,顧泱泱此時還不打算要原諒他的。

    “哎!”顧泱泱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寧珏瞧着她問道:“你嘆什麼氣?”

    顧泱泱乜斜地白了他一眼,道:“還不是今日太子之事!你說我這個案子怎麼查?”

    顧泱泱真的是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可是寧珏倒是一臉的無所謂,輕巧地說道:“你就裝裝樣子行了。”

    “裝裝樣子?難道太子是

    好糊弄的嗎?”顧泱泱蹙眉說道。

    寧珏伸指輕輕點在顧泱泱的眉心處,柔聲道:“你又什麼好愁的,不是還有我嗎?”

    這句話倒是說進了顧泱泱的心窩中,一股暖意緩緩順着心底蔓延到了眼眸中。

    “算你還說了句人話!”顧泱泱輕聲說道。

    寧珏笑容更濃,他從衣袖中掏出一隻玉鐲,說道:“這是我母妃的遺物,今日送給你。”

    顧泱泱一愣,瞧着他手中的玉鐲,月色下閃動着好似湖水一般粼粼光澤,一瞧就是貴重之物,她心虛道:“無功不受祿,你爲何要給我?”

    寧珏伸手扯住了她的手,輕輕將玉鐲給顧泱泱帶上,柔聲道:“我怕你又跑了,找個東西拴住你!”

    顧泱泱臉上頓時出現幾根黑條。怎麼?玉鐲的用意就和狗鏈子一般唄!

    “我還是不要了。”顧泱泱想要將那玉鐲脫下,可是卻被寧珏攔住了,他輕聲說道:“你若是脫下來,本殿下便不告訴你,解決太子之事的辦法。”

    顧泱泱聽聞後,立刻停住了手上的動作,笑臉如靨地瞧着寧珏道:“我不摘下來,你告訴我你有什麼辦法解決太子之事。”

    寧珏瞧着顧泱泱腆着臉巴結自己模樣,打趣挑逗的心油然而生。他笑盈盈地伸了一個懶腰,說道:“好睏啊,看來今天是不行了,本殿下先回房睡覺了。”

    顧泱泱不捨氣得扯住他的衣袖,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道:“告訴我吧,告訴我你再睡啊!”

    寧珏瞧着她那副摸樣更加來勁了,他猛打哈欠道:“怎麼就睜不開眼了呢?哎呀!”

    顧泱泱攔住了他將要離開的腳步,急促道:“你先告訴我再去睡!”

    “對了,你之前說要談……談什麼……談戀愛,那個都要怎麼談的?都要幹什麼?”寧珏不客氣的打了她的岔。

    顧泱泱蹙着眉頭問道:“到底是什麼方法!”

    顧泱泱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一直這樣吊着胃口了。

    寧珏瞧着她那副淺淡慍怒的模樣,賊壞的一笑,轉身繞過她的身旁,徑直向着自己的房間行去。

    顧泱泱鍥而不捨的跟着他的身後,絮絮叨叨詢問着。

    涼風習習間,兩人清脆的聲音好似是潺潺溪水,歡快讓人心情大悅。

    顧泱泱一直糾纏着寧珏,可是寧珏要不就是打岔,要不就是一副已經搞定的模樣,除了帶着顧泱泱來將這京城的繁榮景象瞧了個遍,也將京城中的美食吃了遍。

    這京城幾日遊對顧泱泱來說真的可謂是大開了眼界,當寧珏問她如何時,她由衷的想說,這幾日可算是樣樣都好,但是唯獨拖着一個小拖油瓶子寧珂,可就是哪裏都不好了。

    本想兩人牽牽手,中間冒出一個圓腦袋,本想情到深處抱一個,中間冒出一個圓腦袋,本想夕陽餘暉,衆鳥歸巢時,兩人對視醞釀着親上一親,也不枉費着大自然的美景,可是中間又冒出一個圓腦袋。

    顧泱泱幾次都想問問他,難不成你們古代的皇子都不用上學的嗎?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