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32章 水落石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32章 水落石出字體大小: A+
     

    皇后微一愣怔,有些懷疑的問道:“你確定是在鳥巢中?”

    顧泱泱堅定的點頭說道:“是的!皇后派人找找,只要瞧見樹冠上有七彩彩虹的光,那這個樹上定是藏着啓小姐的項鍊。”

    皇后瞧顧泱泱那一絲不苟的模樣,立刻吩咐了下去,讓那自告奮勇的可欣帶着一隊的侍衛,在皇宮的院子的樹上尋找鳥窩和鳥窩裏的項鍊。

    一時間,整個皇宮中熱鬧了起來。

    只見一隊的撲克臉侍衛,擡頭看樹冠的看樹冠,上樹的上樹,翻找鳥巢的找鳥巢。

    只是可憐那些住在皇宮中的鳥了,莫名的會被人抄了家。怕此後再也不管成了這皇宮中的金絲雀了。

    一直在荷花池中小亭,品茶等人的寧珏,忽然瞧見着熱鬧的景象,心生好氣,問道一直在自己身旁的青秋影道:“這是皇宮中的哪位主子,有這等好雅興,派人來掏鳥蛋?”

    青秋影立刻明白寧珏的意思,拱手道:“屬下去打探打探!”

    青秋影尋得身邊最近的一個侍衛,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細細的問了個清楚後,蹙眉回到寧珏身邊,然後將顧泱泱和啓悅容之間的事情又細細的講給了寧珏聽。

    聽聞後的寧珏,再也沒有了心思坐在亭子中品茶賞花了。向着皇后的宮中,匆匆地行去。

    到了鳳鸞殿中,寧珏瞧了一眼一旁側立的顧泱泱,恭敬地對着皇后跪倒請安。

    皇后瞧見寧珏,一雙冷利的眸子中緩和不少,但聲音還是冷的掉雪花片子:“坐吧!何時回來的,怎麼纔來請安?”

    顧泱泱能從那冷漠的責備中聽出絲絲疼愛,可是瞧着寧珏一副冰冷的面孔,就知道他並不吃這一套。

    “這幾日兒臣要忙出處理一些事情,所以今日纔來請安,還請皇后娘娘責怪。”寧珏那恭敬的態度,反而有種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

    “算了,三皇子忙正經事,本宮這個當孃的還能說什麼。”這話中蘊藏裏不少的無可奈何。

    “可是吃過飯了?在屏州的這幾日生活的還算習慣?聽說你先前遇刺,可有傷到哪裏了?”皇后娘娘的詢問中,遮不住的濃濃母愛。

    寧珏聽聞了她的關心,立刻起身,恭恭敬敬地向皇后行禮,說道:“兒臣已無大礙,多謝皇后娘娘的關心!”

    顧泱泱冷冷瞧着寧珏,這算是人家的熱臉貼到他冷屁股上了唄!而且還是皇后的那張熱臉。

    皇后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好似這樣的事情已經見怪不怪了:“起身吧!今日來有何事啊?”

    皇后是深知道這個三皇子的脾性,無事,他是絕對不會登這個三寶殿的。

    寧珏很是誠實,朗聲道:“今日兒臣在荷花池畔聽聞了啓妹妹和顧大人之事,便想前來瞧個究竟。”

    啓悅容一聽寧珏是來瞧自己的,臉上笑逐顏開,歡喜的說道:“珏哥哥你也知道了,我就說過了,這個女人不是好東西,你千萬別上了她的迷惑。”

    寧珏冷冷瞥了她一眼,沒有理會她。但眼神卻停留在顧泱泱的身上了。瞧見顧泱泱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心中也算是安穩了不少。

    他的這舉

    動雖然輕,不容易被人察覺,可是心思細膩的皇后卻瞧見了眼中。她細細地將寧珏的眼神收到了自己的眼眸中,又細細地將顧泱泱好生的打量一遍。

    眼眸中閃動着難以言明的複雜光芒,輕聲道:“沒想到小小事情都驚動了三皇子了。不知道三皇子對這件事情可有何見解?”

    “身不在其中,心不明其事。”寧珏回答的倒是乾脆。

    顧泱泱嘴角冷冷一抽,她還心思這個人能幫着自己說兩句好話。不說好話,起碼也能說明一下自己的爲人,可是他居然來了一句“身不在其中,心不明其事”!

    去你二大爺的!我要你這樣的男朋友有何用!

    顧泱泱一臉嫌棄的,偷偷白了寧珏一眼。

    正在這時,以可欣爲首的一隊侍衛回來了。那侍衛身上每個人或多或少的粘着葉子,還有幾個頭髮也凌亂了。一看確實是上樹“掏鳥蛋”纔回來的模樣。

    當然,可欣還是那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

    她先向着寧珏緩緩的行了一禮後,然後快步走到皇后面前,恭敬地行禮後,將手中的那條七彩翡翠遞在了皇后的面前。

    “可是在鳥巢中找出來的?”皇后冷冷問道。

    可欣聲音甜美的說道:“是的,正如顧大人所說的,在一棵閃着七色光的樹冠上找到的。”

    皇后不可置信的瞧着顧泱泱,冷聲問顧泱泱:“若不是你偷走藏起來,你怎會知道這項鍊的去處?”

    顧泱泱嘴角微微上揚,很有意義的瞧了啓悅容一眼,上前一行禮道:“皇后娘娘我可以問問這那些侍衛幾個問題嗎?”

    皇后冷聲道:“問吧!”

    顧泱泱走到那幾個侍衛身前,細細打量了一番後,問道:“你們掏鳥巢的時候,可有碰到鳥糞?”

    啓悅容還當是什麼了不起的問題,居然是這般低級的,她冷聲道:“掏鳥巢當然能碰到鳥糞,這有什麼稀罕的?”

    顧泱泱沒有理會她,等待這侍衛們的回答。

    幾個侍衛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先後說道:“我們哥幾個,掏鳥巢的時候都碰到鳥糞了。”

    顧泱泱很是滿意的點點頭,繼續問道:“那,鳥糞可是什麼顏色的?”

    侍衛們被顧泱泱的問題問得有些懵,不明白這好端端的跟鳥糞有何關係了。

    “鳥糞是白灰色的。”一個侍衛說道。

    “身上可有嗎?”顧泱泱忙問道。

    一個侍衛指着自己的胳膊道:“喏,這就是剛剛掏鳥糞的時候,被鳥拉到的。”

    顧泱泱瞧了瞧那一團白灰色的鳥糞,歡喜的眼眸都要完成了月牙狀態了。

    她扯着那侍衛的衣袖,走到啓悅容貼身婢女的身前後,又扯住了她的衣袖。

    馨兒大驚,還沒有來的掙脫時,啓悅容先上前了,她厲聲道:“你推了我不夠,還要欺負我的貼身婢女嗎?”

    啓悅容準備要掰開顧泱泱拽着馨兒的手時,皇后朗聲道:“不得胡鬧,先聽她把話說完了。”

    啓悅容剛想爭辯幾句,寧珏上起將她拽來過來,道:“皇后娘娘面前豈能容你放肆!”

    這啓悅容向來是最聽寧珏的話了,寧珏說一她絕對不會說二,寧珏說二她一定不會說有一的。當下,寧珏都攔着她了,就算是她心中有一百個不情願,也只能乖乖的跟這寧珏靠了後。

    顧泱泱將馨兒的衣袖扯了過來,然後衣袖後面發現一團白灰色的鳥糞,正和那侍衛身上的鳥糞一模一樣。顧泱泱厲聲問道:“這鳥糞是什麼時候沾染的?”

    馨兒整個人呆若木雞的愣在原地,恍了恍神後,跪倒在地,說道:“這,這鳥糞奴婢也不知道是何時沾染上的。”她一雙黑眸子偷偷瞟了一眼啓悅容後,立刻高呼道:“這定是奴婢陪着主子逛園子的時候,有鳥無意間拉在奴婢身上的。”

    顧泱泱笑盈盈地指着她裙襬處,問道:“那這個被大樹刮蹭的痕跡也是無意間嘍,還有那鞋底上新鮮的葉汁,也是無意間踩到的。”

    馨兒慌忙的將裙襬還有鞋底給藏好了,低着頭只顧着瑟瑟發抖,已經無從辯白了。

    顧泱泱乘勝追擊道:“皇后娘娘,碰過鳥巢的人手上難免會留下鳥的味道,甚至在指甲中還有可能存留着鳥糞,只要讓人瞧瞧我的手,和馨兒的手,您就能知道是誰將這個項鍊藏到了鳥巢中,也便知道了是誰偷了啓大小姐的項鍊了。”

    聽道這裏的馨兒,再也忍不住了,她重重地在地上扣了幾個頭,淚水好似決堤一般,哭喊着:“皇后娘娘明察,是,是我家小姐讓奴婢將這個項鍊藏到鳥巢中的!”

    皇后娘娘依舊是臉上冷豔無比,但是寧珏倒是沒有想到,緊蹙着劍眉瞪着滿面羞愧的啓悅容。

    “悅兒,她說的可是真的?”皇后娘娘冷聲問道。

    啓悅容“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她沒有想到事情會這麼快就暴露了。當初只是想嫁禍給顧泱泱,可沒有想到顧泱泱不到一盞茶的時候竟然猜到了項鍊在何處,還找到了項鍊,還抓到了自己。

    她也不想想,顧泱泱是何許人也,什麼奇難雜案她沒有接觸過,就連皇上都因爲她破案而嘉獎她,就這點小伎倆她再是不破,就真的該解甲歸田了。

    “我……我……我……”啓悅容此時想爲自己辯解一二,可是腦子中一片的空白,不知道要如何爲自己開脫。

    寧珏深深嘆了一口氣,上前行了一步,剛想爲啓悅容求情時,一旁的可欣笑了起來,嬌媚動人的向顧泱泱說道:“顧大人果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啊!這是讓小妹好生的佩服。”

    顧泱泱一愣,她這是唱哪一齣戲?這真兇還沒有審問清楚,怎麼她就先來表揚自己了。

    只見可欣輕輕將啓悅容扶起來後,對着皇后深深一禮道:“讓皇后娘娘瞧笑話了,真是小女們該死了!”

    皇后不解地瞧着她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可欣笑盈盈的說道:“我和悅兒早就聽聞了顧大人的豐功偉績,一直好生的欽佩。今日聽聞顧大人來宮中,我們二人便想了這個法子,來試試顧大人。一是想瞧瞧顧大人的真面目,二是想知道顧大人是否和傳聞中的一般無二。今日瞧來,真是巾幗女英雄。可欣在這裏向顧大人賠禮道歉了,讓顧大人受驚了!”說着可欣便盈盈下拜。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