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31章 栽贓嫁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31章 栽贓嫁禍字體大小: A+
     

    顧泱泱不用頭就已經知道這說話的是誰,正是那宰相千金,啓悅容。顧泱泱就納悶了,怎麼自己到哪裏都能碰見她,她是不是特意跟蹤自己來的。

    顧泱泱黑着臉回過頭去,對她深深一拱手,快速說道:“你好!再見!”說罷轉身大步流星的離開。

    顧泱泱還沒有走上幾步,將將回過神的啓悅容上前攔住了顧泱泱,不善地說道:“我還沒有讓你走呢!”

    “我已經跟你說再見了,難不成你還想留我去吃飯?”顧泱泱也沒有好氣的說道。

    啓悅容生氣道:“我還有話沒有跟你說完,你不能走!”

    瞧!這就叫做囂張跋扈!

    顧泱泱默默翻了一個白眼,冷聲道:“我是念在你爹的面子上,禮讓你三分,你要是還有事就快些說,沒事我要走人了!我看沒有那些空閒陪你扯犢子!”

    “扯犢子?你罵我!”啓悅容不懂“扯犢子”的真正含義,只當是顧泱泱罵她。

    顧泱泱對無知的人一向沒有什麼話說,因爲實在是說不到一塊。她甚感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扯犢子不是罵人的意思,你快點說要緊的,不說我要走了!”

    啓悅容怕她突然就走了,張開雙臂攔着她的去路,然後朗聲道:“我告訴你,珏哥哥是我的,我是絕對不會讓給你的,你也最好有自知之明死了這份心,早早回你的屏州!”

    顧泱泱先是對她敢口口聲聲說寧珏是她的感到可笑,隨後對她居然知道自己是屏州的感到驚訝,這個小妮子居然在背地後來調查自己!

    顧泱泱也不氣也不惱,嘴角含着冷笑,一步一步向着啓悅容行去。

    不知是顧泱泱身上那凜厲的警察氣質還是什麼,啓悅容突然打了一個激靈,她身子也開始僵硬了。

    顧泱泱冷聲道:“首先,你珏哥哥是不是你的我不知道,這個問題你要問他,其次回不回屏州也是要看你珏哥哥放不放我走。最後,不要老是拽着我說東說西的,咱倆的關係好像還沒有好到一見面就扯犢子。綜上所述,有事沒事別煩我!再、見!”

    顧泱泱乾淨利索的說完後,這次真的是大步流星的離開了。可能她說的那些話也起了作用,啓悅容真的沒有再攔着她。

    所以說,有時候柔柔弱弱的說話,真的比不上乾脆絕決來的爽快,特別是在跟這樣的人說話時。

    被這啓悅容一攪合,本就是試探着去找那個荷花池的顧泱泱,這下子徹底迷路了。就像是被“鬼打牆”了一般,行了好久後卻發現又回到了原地,繼續行了好久後又回到了原地。

    總是那一蔥鬱的假山,和潺潺的小湖,還有兩旁爭相鬥豔的花枝。

    最後顧泱泱徹底絕望了,反正皇宮重地,定是會有人來能從這裏經過的,經過時定是能將自己救出去的。就算是沒有人從這裏經過,到了晚上寧珏一定會發現自己不見了,然後尋找自己的。

    所有顧泱泱此時就做一件事情就好,就是蹲着原地等待有人找她。

    可是頓了好久,腿都麻掉了,也不見有個飛禽走獸的出現,更別說大活人了。

    顧泱泱好生無奈的站起身子,提提發麻的腿,準備用自己的力氣看看能不能衝出這個鬼打牆,忽的眼前蹦出了幾個高大的侍衛。

    顧泱泱正歡喜終於有人來找自己了,可那幾個侍衛齊刷刷地一副撲克臉道:“顧大人,皇后娘娘有請!”

    憑着她多年當值的經驗來看,這幾個人一臉嚴肅的前來傳話,說皇后娘娘有請,一瞧這裏面就有重要的事情,絕對不是皇后娘娘得知她成了四品女官,要請她吃飯的架勢。

    顧泱泱瞧了他們幾眼,忙問道:“皇后娘娘請我去,可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那幾個人沒有回答顧泱泱的話,仍然是一副冰塊臉,聲音都好生冰冷道:“顧大人去了便知!”

    顧泱泱此時是十五個吊桶打水,心中是七上八下的。

    這皇后好像是專門將自己去訓話的,可是自己今日除了見了皇上,並沒有見過皇后啊!

    忽然間,顧泱泱想起自己今日還見過一個人,啓悅容。

    看來這件事情會跟這個啓悅容有關了。

    鳳鸞殿

    顧泱泱跪在殿中,微微擡頭去瞟那正座鳳椅之上端坐的女人,一身金燦燦的鳳服,格外的雍容華貴,頭上是閃着輝煌的八寶鳳釵。那鳳尾上的每一處都鑲嵌着不同顏色的寶石,鳳頭之上鑲嵌了一顆雞血紅寶石,使得那鳳凰栩栩如生。能佩戴如此貴重之物的,定是皇后本尊了。

    瞧她皮色白皙紅潤,不細細瞧來,一點也瞧不出她已是中年婦女,倒是像是個妙齡女子。脣紅齒白間透漏着不苟言笑的威嚴,眉宇之間是端莊典雅的大氣,微挑的眉頭透着一股子讓人難以靠近的寒氣,一雙黑而亮的眼眸,更閃着瞧透萬事的架勢。

    “擡起頭來!”冷漠沒有感情的聲音,使得顧泱泱莫名寒從心起。

    顧泱泱緩緩將頭擡起來時瞧見,原來這個大殿之上不單單有皇后,還有那個讓人討厭的啓悅容。可離着皇后身邊最近的還有一位妙齡女子。

    那女子紅脣微微上翹,眼眸中伶俐的光芒閃爍着,還帶着和顏悅色的笑容。

    她一身湖青色的拖地長裙,清新素雅,倒是在這炎炎夏日中莫名心中涼爽起來,使得自己不得不去多望她兩眼。

    如雲似墨的長髮簡單的綰了一個髻,一隻微微發青的玉簪倒是和她身上的長裙很是般配。那爲綰上的長髮,好似行雲流水一般,灑脫的披在肩上,更顯和藹可親的模樣。

    顧泱泱頓時對這女子心生好感,溫婉柔情,波光閃動。若是用天地間的一物來形容她,顧泱泱實在想不到除了水,還有什麼可以形容她的了。

    “就是她,就是她偷了我的項鍊的,請皇后爲悅兒做主!”啓悅容說着便向皇后深深一禮。

    顧泱泱一愣,這個小丫頭片子,碰瓷還不夠,現在學會誣陷自己偷了她的項鍊了?

    “顧泱泱,悅兒這話可是真的?”皇后冷漠的聲音問道。

    “回皇后,沒有!”顧泱泱乾淨利索的回答道。

    “你胡說,我那條波斯國進貢的七彩翡翠項鍊,定是你拿的!

    ”啓悅容一口咬定就是顧泱泱。

    顧泱泱泰然自若的瞧了瞧啓悅容,問道:“你一直說是我拿的,請問啓小姐,你可有證據?”

    啓悅容冷笑一聲,道:“之前我只在百花園中見到你一人,你離開後我的項鍊便不見了,不是你拿的還能有誰?”

    “興許你不知道何時掉了呢?”那一旁高貴典雅的女人開口緩緩道。

    聽見她的聲音,顧泱泱只覺得百體舒暢,又加上這是她在幫着自己說話,更是說不出的受用。

    “不會的,她先前在百花園中推了我一把,應該是那時偷走的,若不是她偷走的也是她給我弄掉的,可是皇上大伯親自賞賜的,我要你賠我的!”啓悅容說得格外入戲,此時都用些怒不可遏的模樣了。

    顧泱泱仍是淡然的瞅着她,冷聲道:“我可是記得我今日沒有推你!”

    “你還想狡辯,就是你推的,我的貼身丫鬟馨兒都看見了!”啓悅容說着忙向身旁的馨兒使眼色。

    馨兒恍然領悟那是在叫她,她立刻上前跪在皇后面前道:“馨兒,確……確實瞧見是她推了我家小姐的!”

    啓悅容相當滿意的揚揚下巴,對着顧泱泱一副“你抵賴也沒有用”的模樣。

    顧泱泱細細將啓悅容上下打量一番,又對着那馨兒細細打量一番,冷漠的嘴角上揚起不削地弧度,恭敬地對皇后一拱手道:“皇后,清者自清,這項鍊不是我拿的,但是我卻知道這項鍊是在哪裏。”

    皇后冷眸微擡,饒有興致的瞧着顧泱泱,說道:“不是你拿的,你卻知道在何處?”

    “正是!”顧泱泱憑着她多年刑警的經驗,已經知道那項鍊在什麼地方了。

    “就是你拿的,一定是你先偷了我的項鍊,然後將項鍊藏起來了。”啓悅容朗聲道。

    顧泱泱冷哼一聲:“孰是孰非,待項鍊找到請皇后定奪吧!”

    皇后很有深意地瞧了顧泱泱一眼,又瞧了瞧眼眸開始不定的啓悅容,冷聲道:“好!你先將項鍊取來!”

    顧泱泱一拱手道:“皇后娘娘,爲了以表清白,我就不親自去取了。”

    “哦?”這倒是讓皇后大感驚訝,“你不去取,那讓誰去?”

    一旁的妙齡少女黑眸一轉,緩步上前道:“若是皇后娘娘不嫌棄可欣愚拙,可欣願去取項鍊。”

    那女子的壯舉,再次讓顧泱泱對她倍生好感,突然間很想問問她的生辰八字,然後就地義結金蘭的衝動!

    “也好,可欣既然自告奮勇了,那你就去吧。顧泱泱,那項鍊在何處?”皇后依舊冷若寒冰。

    顧泱泱認真的回答道:“回皇后娘娘,其實泱泱也不知道項鍊在何處!”

    “撲哧”一聲,啓悅容笑出了聲:“你不知道在何處是因爲你想私吞了那項鍊,這樣說來那項鍊便就是你偷的!”

    顧泱泱沒有理會她,仍舊很是恭敬的樣子,跟皇后娘娘說道:“雖然我不知道那項鍊具體在何處,可是我敢肯定,那項鍊是在鳥巢中。”

    啓悅容一聽,臉上不善的笑容瞬間僵硬住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