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21章 半路殺出個黑衣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21章 半路殺出個黑衣人字體大小: A+
     

    顧泱泱瞧見寧珏,本已經充溢眼眶中的晶瑩,涌動的更爲洶涌,甚至緩緩地滑下了。寧珏上前一步輕聲問道:“你這是爲我哭了?”

    顧泱泱嘴一撇,說道:“我是眼睛進沙了。”

    兩人的對話使得周圍人頓時恍然大悟,這兩個人經過一夜,算是和好了。當下正在歡喜時,常雨澤忽然衝到寧珏的面前,撲通一聲跪下後,便啜泣道:“罪臣常雨澤罪該萬死,還請三皇子降罪。”

    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寧珏和顧泱泱都大感驚訝。

    但當顧泱泱瞥眼瞧見白策身後怯生生地白馳後,心中好像明白了他這話中的意思。

    “你這是做什麼,起身好好說話。”寧珏卻沒有想的那般的深,只當他是因爲自己陷入危險之地,自己沒有保護好而來的自責。

    常雨澤躲開了寧珏伸來的手,一個俯伏在地,隨後就是三個響頭。他擡頭時,額頭上的一小方殷紅讓寧珏覺得事情不是那樣的簡單。

    寧珏站直了身子,冷冷地瞥了周圍人一圈後,問道:“綁架白馳之人可是你?”

    常雨澤趴在地上,愧疚地說道:“都是小雨的錯,都是小雨罪該萬死。”這就算是默認了。

    顧泱泱不解地問道:“你爲何要綁架白馳?”

    “我只是想通過這件事情,能讓哥哥和嫂嫂兩人和好。共患難才能見真情。可是沒有想到,竟然讓你們兩個人陷入了山溝危險之中。我罪該萬死!”常雨澤及其自責地不斷磕頭。

    寧珏心中暗呼幹得漂亮的同時,卻是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樣,畢竟真是應驗了他的那句話,“同患難才能見真情。”現在顧泱泱也算是原諒了自己。

    寧珏朗聲說道:“胡鬧!常雨澤你什麼時候能長大能成熟?這種事情豈能隨便拿來用嗎?”

    面對寧珏的指責,常雨澤更加是自責難當,淚水撲簌簌的,高聲喊道:“求三皇子降罪,求三皇子降罪。”

    寧珏瞧着他已經哭成了淚人,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說道:“你一個當朝將軍,這個樣子成何體統!”

    可是寧珏的嚴厲卻也沒有阻止他淚如雨下。

    顧泱泱輕輕地扯了扯寧珏的衣袖,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寧珏知道她正在給常雨澤求情。

    寧珏冷蹙着眉頭說道:“幸虧沒出大事,不然本殿下又該好好管教你了!起身吧!回去給我抄千字文十遍,分別用小楷、篆書、行書、草書、隸書等。少了一個字體再加罰十遍!”

    顧泱泱光聽着就覺得全身一層的雞皮疙瘩。再瞧瞧常雨澤,更是停住了抽噎,面如死灰一般的叩首謝恩。

    “抄完了,就回京城吧!”寧珏的聲音極其的平淡。

    可能對常雨澤來說,這句話纔是最重的一種責罰。他趴在地上久久沒有起身,直等到寧珏離開好久後,青秋影緩緩將他從地上拉起來。

    “這次哥哥真的生氣了。”常雨澤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樣。

    青秋影冷冷說道:“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

    當顧泱泱和寧珏回到了屏州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請了大夫給顧泱泱瞧腳傷。

    大夫瞧了半天后,歡喜地誇讚着寧珏他正骨的技術已經能趕上大夫了,只要顧泱泱稍稍修養幾天,她便能恢復到從前的健步如飛。

    寧珏真沉浸在得意之中時,顧泱泱第一句話讓他頓時悔青了腸子。

    “太好了!我還當心過兩日去昭容州怎麼辦呢!”

    “你還要去昭容州?”寧珏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顧泱泱好像沒有察覺到他的異樣一般,笑盈盈地說道:“當然了,去昭容州可是我下一個人生的目標。”

    “那真是祝顧捕快飛黃騰達了!”寧珏酸溜溜地說道。

    顧泱泱全身不舒服的一激靈,將要說話時,寧珏卻冷着臉拂袖而去了。

    顧泱泱心中暗罵他有病,但隨後便又沉浸在快要能去昭容州的喜悅中了。

    寧珏自從上次回來後,確實和顧泱泱的關係好了很多,顧泱泱又恢復從前那樣,常常到寧珏的府中找他們玩耍。

    可是寧珏卻不知道開始發那根神經,居然常常避而不見。可是待到顧泱泱離開時,他又哀哀怨怨地出門傷情許久。

    最後常雨澤終於瞧不下去了,他提着毛筆不解地問道寧珏:“哥哥,你和嫂嫂不是和好了嗎?怎麼現在又是你開始躲避嫂嫂了?”

    寧珏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好像聽見他的詢問一般,只是自顧自得傷情。一旁的青秋影輕聲說道:“泱泱就要去昭容州了。”

    常雨澤還是沒有考慮到其中的奧祕,蹙着眉頭問道:“去昭容州又能怎麼樣?”

    青秋影瞧了瞧他,又瞧了瞧呆若木雞地寧珏,說道:“過幾日三皇子也要去京城了。”

    常雨澤恍然大悟道:“這不是有情鴛鴦天各一方了!”

    青秋影示意他小聲一些,然後緩緩點頭道:“之前三皇子是好話歹話說了許多,可是顧泱泱就是不肯跟三皇子會京城。而這次回京可是皇上下了聖旨,三皇子本就拖了好些日子,若是再拖下去,怕皇上覺得三皇子擺架子,是會龍顏大怒。”

    常雨澤聽聞後,蹙着眉頭很是同情的瞧着連連嘆息的寧珏。

    忽然寧珏拍案站起,嚇得常雨澤手中的毛筆忽然脫手掉到地上。

    寧珏莫名其妙地歡喜起來,然後高聲說道:“對!就是這個方法!”隨後便是大笑着進到了自己的房間。

    常雨澤和青秋影兩人一對視,常雨澤甚是擔憂地說道:“哥哥該不會是瘋了吧?”

    青秋影沒有搖頭,因爲照着目前來看,寧珏好像確實有些不正常了。

    時間快步離開時,帶來的總是匆匆地難以忘記。

    轉眼間,顧泱泱離開屏州要去往昭容州任職的日子到了。

    回想起來之前的重重,顧泱泱心中倍感安慰,能遇見這樣疼愛自己的父親,和保守的母親,還有不是很精明的蓮花婊表妹。

    好歹他們也是自己在古代的至親家人。

    白策聽說她好走,帶着顧泱泱喜歡的幾樣糕點前來送行。他依舊的笑臉嫵媚,一雙眸子還是滿是魅惑。

    想到不知何時能再見到那雙眸子,顧泱泱心中便酸楚了起來。

    “謝謝你,你

    是我在這裏最好的朋友了!”顧泱泱拍着白策的肩膀說道。

    “彼此彼此!興許過不久我們便能再見面!”白策笑得眼睛彎彎時,閃出了一絲難以言喻的詭異。

    顧泱泱沒有多做注意,只是在他身後左右尋找着什麼。

    此時她還想見一個人,可能是她這一輩最想見的人,也可能是這一輩子再也無法見到的人。

    “寧大人因爲衙門有要事不能前來送你了。”白策已經猜到了顧泱泱的心思,輕聲說道。

    顧泱泱的心中抽動着痠痛了起來,果然到了最後,他還是決定要去京城。不過他畢竟是屬於那裏的,也該是回到那裏。

    正在顧泱泱愣愣怔怔想着這些時,顧探柔聲道:“快些出發吧,若是天黑了便不好投宿了。”

    顧泱泱應了一聲,然後用現在人獨用的離別方式,跟他們一一道別,那便是熱情的擁抱。

    最後,當抽抽噎噎的柳貞躲到老眼含淚的顧探懷中時,顧泱泱淚腺崩潰了,淚眼婆娑的向着他們揮手道別。然後坐上了去往昭容州的小驢車上。

    還好顧泱泱格外的怕馬卻不怕驢,不然,她只能做小牛車了。

    小驢車雖然說比牛車穩當的多了,可是速度卻也是慢得讓顧泱泱幾度煩躁得想策驢奔騰。

    眼瞧着屏州已經在自己的身後緩緩成了一個點,太陽也漸漸的西沉了。

    看來今晚上要找地方先住宿一夜了。

    顧泱泱正在爲自己打算時,忽然從不遠處的高樹之上,竄出一個黑衣人,直衝顧泱泱而來。

    顧泱泱還驚惶未定時,那黑衣人掏出一個大麻袋。

    通常黑衣人出現都是提着長劍或是鋼刀的,怎麼這個黑衣人手中拿着的是大麻袋?

    顧泱泱還沒有想通其中原由,那個駕着小驢車的車伕,一瞧不好,狠狠揮鞭在驢身上。

    驢子一吃痛,腳下的速度便提了起來。可是這驢子的速度一快,慣性的衝擊將顧泱泱閃倒在地。

    顧泱泱趴在地上大聲喊道:“喂,車伕,車伕,還有我!”

    不知是那個車伕沒有聽見,還是假裝沒有聽見,反正最後都是以落荒而逃作爲的收尾。

    顧泱泱暗罵着他沒有義氣,便快速地抽出了腰間的匕首,對着直衝自己而來的黑衣人就是猛刺過去。

    黑衣人不慌不忙地伸手從懷中掏出什麼東西,待她瞧清時,居然是白嫋嫋的煙幕。忽然顧泱泱鼻尖嗅到一股熟悉的異香,漸漸反應過來是軟骨香時,人已經全身無力,慢悠悠地倒地不起了……

    顧泱泱不知道睡了多久,頭暈乎乎地感覺到顛簸搖晃時,忽的一個激靈清醒了過來。只見自己雙手雙腳被縛,好處是自己嘴巴沒有被塞上布條。

    耳邊是呼嘯的風聲和噠噠的馬蹄聲,中間還夾雜着急切且熟悉的聲音,“駕!駕!”

    顧泱泱移到車簾前,將頭伸了出去,想瞧瞧那駕馬車之人,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般。

    但當那駕馬車之人確實是自己所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寧珏時,顧泱泱驚訝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只能瞪大眼睛愣怔地問道:“你怎麼在這裏?”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