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18章 白馳的線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18章 白馳的線索字體大小: A+
     

    在寧珏和顧泱泱的打聽下,確實就像顧泱泱所猜測的那樣,在卯時末,有一孩童瞧見白馳和一個男子一同向着南面的鼓系山行去。古怪的是白馳並沒有大聲反抗,反而時很聽話的一路跟着他。

    顧泱泱猜想他是被人下了藥,現代不就經常會出現這的情況。

    得到這重要線索的兩個人,向着鼓系山行去。

    鼓系山是在屏州的最南面,於是說它是一座山,倒不如說它是一個小山坡來的更加的準確。它沒有黎荊山那樣的秀麗,山上長滿了蔥蔥郁郁的參天大樹。

    顧泱泱和寧珏從夕陽西沉行到了朗月當頭,形成去一段路後,忽的顧泱泱發現道路的一側有一排不是很清晰的腳印。

    她蹲下身子,瞅着那腳印的大小到是和白馳的一樣,她驚呼道:“大人你來看。”

    寧珏聽見顧泱泱的聲音,於是上前查看,瞧了一眼後說道:“這是白馳的腳印。”

    顧泱泱驚奇地瞧着寧珏,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白馳走路有些‘內八字’,你瞧這腳印也是‘內八字’。而且長度和白馳的腳長也差不多。應該是這個方向沒錯。”寧珏說着便向着道路的遠方望去。

    “既然是這條路,我們順着這條路走,應該能找到關押白馳的地方。”顧泱泱歡喜道。

    兩人順着這條路便一直向前行去。

    這是這幾日以來,寧珏和顧泱泱相處的時間最長的一次了,雖然是爲了查案,但是他臉上的笑容始終淡雅。

    其實顧泱泱並不是一個無理取鬧,抓着理不放手的人,她對寧珏的氣早就消了。可是卻仍然不知道要如何面對他,確切地說,不知道要如何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三皇子。

    此時跟寧珏行了一路,除了心中的難堪和尷尬外,便沒有了多餘的心情了。

    夜間涼爽的夏風,帶着白日裏的黏膩,吹拂過層層的樹葉,產生了簌簌地響聲。使得這靜謐多了一絲生機和愉悅。

    寧珏藉着銀柔月色,瞧着顧泱泱清秀的臉龐,驀地脫口而出:“你真的要去昭容州嗎?”

    顧泱泱輕聲應道:“嗯,就這幾日吧。”

    “你……能不能不去?”寧珏停住了腳步。

    當顧泱泱回頭去瞧寧珏時,夏日的風,卷積着幾片翠綠的樹葉,柔和地拂動着他白色衣襬。眼前的男子,衣袂飄飄,盡是說不出的灑脫,可是眼眸中卻夾含着不容差距的絲絲憂傷。

    “我已經決定了。”顧泱泱怕再多瞧他兩眼,自己會忍不住留在屏州,於是匆匆地回過頭去,繼續前行。

    “泱泱!”寧珏聲音中都帶着淡淡憂傷。

    顧泱泱站在那裏,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回頭瞧着他,等待他下面的話。

    “今日朝廷下來了文書,讓我回京。”寧珏蹙緊眉頭瞧着她。

    顧泱泱好像心中被什麼東西重擊一下,悶痛悶痛的。可是隨後綻放出一個甜甜的笑臉道:“恭喜三皇子了。”

    這可不是寧珏想要聽道的話,他冷着眸子問道:“你可願意和我一同去京城?”

    顧泱泱瞧了他半天,緩緩問道:“你可願

    意爲我留在屏州?”

    寧珏微微一愣,一時間他腦海中過了很多的東西。隨後他有些難言的說道:“我是爲了重要的事情纔回京城的。”

    顧泱泱心底發出一聲冷笑,是啊,人家可是做大事的皇子,怎麼會陪你這個鄉野村姑留在這個小小的窮酸僻壤。真是不明白,自己到底還在期望什麼。

    “你可願意同本殿下一同去京城?”寧珏的第二遍詢問裏多了很多的期盼,甚至是央求。

    顧泱泱快速地轉過身子,冷漠道:“不願意!我無才無德的,去京城還不如留在屏州。”

    “留在屏州?說到底你是不願意同我在一處,是不是?”寧珏莫名的怒氣涌動,幾步到了顧泱泱的面前,繼續說道:“若是之前的事情,你氣也氣了,惱也惱了,本殿下也道歉了,也該消消氣了。”

    顧泱泱瞧着他生氣了,自己也氣不打一處來。

    “我氣消了,我不生氣了。但是我是絕對不會跟你會京城的。”顧泱泱沒有必要繼續跟他討論這些惹人惱怒的話題,提步就要向前走時,寧珏扯住了她的胳膊,冷聲道:“你爲何不願意跟本殿下回京城?”

    “我爲什麼非要跟你回去?”顧泱泱甩開了寧珏的手,反問道。

    “本殿下,本殿下……”寧珏忽然的莫名臉紅至耳後。

    還好此時一朵雲,悄無聲息地將那惱人的朗月遮蓋住了,周圍只留下一圈暈染開的光圈。

    顧泱泱蹙着眉頭等着他沒有說完的後半截話,可是寧珏的雙眸忽的閃出兩束光芒。他躍過顧泱泱,徑直地走向一棵矮樹前。彎腰將其上的東西摘了下來。然後說道:“泱泱,你來看。”

    顧泱泱瞧他好像發現了什麼,於是上前查看。

    寧珏拾起來的是一塊布頭,而正是白馳衣服上的布頭。

    顧泱泱歡喜的說道:“這樣看來,白馳應該是順着這條小路走的。”

    寧珏贊同地點點頭,當他的眼睛瞟向不遠處時,眼尖的他在一樹枝上,又發現了同樣的布頭。

    當即,他順着布頭的方向走去。而行到那裏時,不遠處又有在一樹枝上瞧見相同的布頭。

    顧泱泱大喜的笑道:“這孩子真是聰明,定是他將身上的衣布扯下來,然後放在樹上給我們留下了線索。”

    寧珏同樣的歡喜,說道:“是啊,只要我們順着這布頭行去,想必就能找到白馳了。”

    隨後兩人順着那小路便走去。

    這小路本就窄小,又被茂密的樹林擋着,更加得不起眼。而這小路的一側還有深淵一般的山溝,便更是幾乎沒有人行過,以至於越行到深處雜草越是叢生。

    這月黑風高的,行在這樣一條小路上,雖說顧泱泱不信鬼神之說,可是心中還是不免打鼓。她將腰間的匕首緊握在手中,警惕地走每一步。

    行在前面的寧珏,一面從雜草中找出一條小路,一面尋找着白馳留下的布頭,還要是不是地瞟着身後的顧泱泱。到最後,乾脆就是牽過了她的手,緊緊地拽着她,生怕會一不小心掉到路旁的山溝中。

    顧泱泱起先是不願意的,可是甩了好幾次都沒有將這狗皮

    膏藥甩開,最後被寧珏頗具有震懾力的聲音給震住了,便也就只能讓他一直牽着自己的手,緩步先前走去。

    正在這時,忽然耳邊異常的風聲拂過,顧泱泱心中暗呼不好,這不是一般的風聲,好像是有人向這邊疾步而來。

    果然就想顧泱泱所猜測的那樣,只見一個黑衣人,矇頭遮臉地站在一旁的高樹枝上。手中明晃晃的長劍,閃着寒光,映到他那雙寒徹心扉的如月彎眸上。

    寧珏蹙了蹙眉頭,對顧泱泱道:“以後有什麼事情,你只管躲在我後面,不準出頭。”

    顧泱泱還沒有回答是好還是不好,那黑衣人一個躍步,提劍便向着寧珏便刺來。

    寧珏搶過顧泱泱手中的匕首,擋住了他那一劍,手腕上一用力,便將那人震開。可是那人好像知道他會將自己震開一般,腳尖點了一下路旁的樹幹,一個轉身向着顧泱泱便是刺去。

    顧泱泱頓時大驚,這手上的匕首被寧珏搶走,而周圍有沒有什麼可手的武器,前面又被一個寧珏擋了個實在,眼瞧着這一劍劈頭蓋臉的朝自己砍來,於是只能閉眼,將一切交給命運了。

    寧珏匕首擋住了他的長劍,順勢身子向前,將匕首滑到長劍的劍格處。

    火光四溢時,顧泱泱瞧見兩人的黑眸裏,森森的寒意,和寧珏虎口處不知何時受的傷。

    寧珏一個反手,帶動着劍格扭轉着那黑衣人的手腕。長劍忽的從他手中脫離躍起,寧珏一個點步,起身接住了劃過長空的長劍。

    寧珏站定後,揮劍指着那黑衣人,冷聲問道:“你是何人?可是你綁走了白馳?”

    那黑衣人沒有說話,忽的起身躍起就要逃走。

    寧珏立刻上前準備追去。

    誰知道,這只是那黑衣人的一個假動作。趁着寧珏躍到半空中,他快速地降低身子,上手提勁,衝着顧泱泱就去了。

    他這招着實讓寧珏和顧泱泱沒有想到,顧泱泱愣怔之時,他的雙手已經到了面前。

    無奈,顧泱泱本能得提手接住了黑衣人這招。待閉眼等着內臟俱裂,暴斃而亡時,卻沒有想到,這力瞧着是夠勁道,也是運足了十分的內功。可是接招也不過就是將自己輕輕一推,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而已。

    可寧珏瞧着卻驚慌地提劍上來,招招要命的狠招朝着黑衣人身上招呼着。

    那黑衣人不知是明知道自己打不過寧珏,還是他的任務已經完成,只是閃躲着,沒有方纔那股子殺氣騰騰了,幾招之後便匆匆地逃跑了。

    寧珏欲想上前追趕,可是他心繫顧泱泱,便停下了腳步,上前去查看顧泱泱是否有傷到。

    可將將到顧泱泱身邊,說來也真是好巧不巧的,顧泱泱坐在之地忽然塌下,整個人向着那山溝墜去。

    寧珏眼疾手快地上前拽住了顧泱泱的手,想要將她拉上來,可他一用力,自己也跟着她一同想下墜。

    寧珏地身子緩緩向下滑,他反手將劍插到地上,一隻手拽住長劍,一隻手死死地拽着顧泱泱。

    顧泱泱偷偷向下瞟了一眼,着實因爲天黑只能瞧見一片漆黑的深邃。瞧不清反而比瞧清了更來的驚慌。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