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 115章 見義勇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 115章 見義勇爲字體大小: A+
     

    “而且還打草驚蛇了,想必你們之後要再去見顧泱泱,她也不會輕易見你們了。”青秋影冷靜的分析現在的狀況。

    當然這件事情不用他來分析,這是明擺在眼前的事實。

    寧珏雙眸閃着堅定的光芒,冷聲道:“一定有什麼法子的。”說罷轉眸瞥着一旁的常雨澤,聲音僵硬道:“都是你搞出來的事情,你給本殿下想法子彌補回來。”

    常雨澤扁了扁嘴,法子倒是有個,但是怎麼樣才能讓顧泱泱出來這是個最重要的事情。

    “大人,上面送來的重要文書。”白策的聲音冷不丁從門口傳來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他。

    瞬間,所有人的眼眸中流星溢彩,直瞧的白策有種赤裸身體的錯覺,他不安地扯了一個笑意,輕聲問道:“有何事發生嗎?”

    常雨澤上前將手搭在白策的肩膀上,對着他猛挑眉頭,千言萬語都彙集在一個深意的眼神中了。

    自從上次之事回來後,顧泱泱對一切帶水帶湯的粥也好菜也好,都失了興趣。不僅失去了興致,幾次還勃然大怒,最後就是悲悲切切地自艾自憐起來。直瞧得顧探連連犯愁,覺得她是因爲在家裏過於清閒。於是勸說,讓顧泱泱將這裏的東西儘快的整理一下,快些去昭容州上任。

    顧泱泱雖說心底有着深深的不捨,可她也心知肚明,這是能快些忘記寧珏的最好辦法了。

    這日,顧泱泱正在收拾整理自己的物件時,白策歡喜的來找顧泱泱,說認識她這麼久還沒有好好同她一起遊玩過,現在她要離開屏州了,怕是以後很難有機會再見面了。

    顧泱泱仔細想來,好像真的還沒有正經百八的和白策一同遊玩過。在這個古代,顧泱泱最爲高興的事情就是遇見了這一個朋友。於是很愉快的答應了白策的邀請。

    屏州雖說是一個小地方,但是風景秀麗卻是極其難得。尤其是瀧月湖,更是以清澈見底而出名。遠遠望去,好似是月中之湖,閃動着微波盪漾的剔透。又像是湖中有月,閃爍着柔和嫵媚的銀色光芒。

    三三兩兩的人們泛舟湖上時,懸浮的錯覺好似行在天宮之中一般,別有成仙的意境。

    湖中的蓮花,隨着泛起的漣漪徐徐搖曳,爲這空曠的湖點綴着生機勃勃的嬌豔景色。

    盛夏時節,兩岸的桃花已經褪去了一身的粉霞,蔥蔥郁郁的綠倒是讓人倍感涼爽。

    心思細膩的白策,帶着顧泱泱專挑那些陰涼的地方行走。

    一路上顧泱泱總是心不在焉的,白策輕聲問道:“你是在考慮要不要去昭容州?”

    顧泱泱忽的擡頭,她心中確實想的就是這事,真是朋友之間有時候不用言語便能明白一切。

    “其實你是捨不得大人的!”白策魅惑的眸子裏閃過調笑之色。

    顧泱泱立刻紅着臉狡辯道:“誰說我捨不得他,我是在想去了昭容州,我都要拿些什麼東西。”

    白策也不戳破她,輕聲道:“哪裏雖說不如屏州來的俊秀,可是卻比屏州來的富饒。你多帶些銀兩去,缺少什麼便買上什麼。”

    顧泱泱點頭同意他的建議,隨後顧泱泱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你若是走了,不向寧大人辭行嗎?”白策打破了她的寂靜。

    顧泱泱輕嘆了一口氣道:“我同他沒有什麼可以說的。”

    “其實寧大人不說,是因爲他本身就有很多的難言之隱。畢竟他的身份和我們的不同。”白策真誠的勸慰道。

    最後的一句話,可是扎透了顧泱泱的心,她幽幽嘆息道:“是啊,我們中間畢竟有太多的不同了。”說着她便望向湖中睡蓮,遠山眉不自覺得蹙了起來。

    這時一艘碩大的船坊,徐徐地滑到顧泱泱面前。

    白策笑盈盈地說道:“既然都來了,不去瞧瞧湖中的蓮花?興許是另一番天地!”

    白策的這個提議正和顧泱泱的心意,於是兩人一前一後的上了那艘船坊。

    從外面來看,這船坊倒是同其它的船一般無二,可是一進到裏面,精緻且乾淨的更像是一間房船。甚至裏面的木桌和矮凳都應有盡有。

    不是很大的桌椅上,早已擺放好茶點之物,明顯是要爲迎接什麼人的到來。

    顧泱泱擡頭瞧了瞧白策,歡暢笑道:“這都是你安排的?”說着顧泱泱拿起一塊糕點放進了嘴裏。

    白策笑而不語時,忽的從他身後出現了一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臉。雖說是有些憔悴,可也遮不住他本有的英俊。那正是寧珏。

    而他身後還跟着一個,朝自己嬉皮笑臉的常雨澤。

    寧珏一雙黑眸子裏星色涌動,嘴角微揚起淡淡的笑,真誠的喚了一聲:“泱泱。”

    顧泱泱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此時她已經明白了,這一切都是早已經被人安排好的。

    她惡狠狠地瞪着白策,說道:“現在連你也跟他們合起夥來。”

    白策笑容有些僵硬,畢竟對他而言,他是真心實意希望她和寧珏只見的誤會能解開。

    “我要下船!”顧泱泱說着就要離開,可是將將走出去時,發現這船已經行駛到了湖中位置了。

    這真是可謂上了賊船了!

    “嫂……泱泱,相遇就是緣分,不如我們一同遊湖吧。”常雨澤諂媚的笑着,還不忘用胳膊戳戳白策,示意讓他說些好話。

    “是啊是啊,興許這是你最後一次的遊湖了。”白策意味深長的說道。隨後將一直杵在原地的寧珏推到顧泱泱面前,用意是很清楚了,就是讓他能說句留下她的話。

    寧珏輕咳一聲,說道:“已是到了湖中心,不如一同遊湖吧。”

    他聲音雖說冷漠,卻像極了一個哀求的孩子。顧泱泱瞧了瞧他暗黃髮黑的眼眶,和消瘦的臉頰。既然已經行到湖中了,自己也不能再游回去,便就勉爲其難的答應了。

    寧珏見她答應了,笑容更是由心底發出了歡喜。

    待幾人在船上坐下時,一向機靈的常雨澤,搶在顧泱泱前面坐到了白策的身旁。而顧泱泱也只能無可奈何地坐到了寧珏的身邊了。

    寧珏的眼眸自從見到顧泱泱後,便就再也沒有離開過,顧泱泱坐到自己的身旁,更加是如飢似渴地瞧着她。直瞧得顧泱泱全身不自覺,她忽的站起身子,向對面的白策說道:“咱倆換個地方。”

    白策倒是沒有多想,將要起身時,常雨澤扯住了他的衣袖,朗聲道:“你方纔不是說要解手嗎?走我陪你去。”

    白策愣愣怔怔的,還沒想透什麼時候自己說過要解手的話,便被常雨澤生拉硬拽地帶出了船艙之中。

    顧泱泱瞧見只剩下她和寧珏兩人了,便坐到了離寧珏遠些的地方。

    寧珏緊隨着顧泱泱,坐到了她的身邊,輕聲說道:“你還在氣我?泱泱,彆氣了好嗎?”

    寧珏難得的柔情似水,可是顧泱泱好像已經出現了免疫一般,對他的話置之不理。

    “我雖是晉國的三皇子,可是我也有很多的身不由己。先前我也很你說過,我大哥,就是太子,他處處視我爲死敵。我若是不隱瞞身份定當惹來殺身之禍。”寧珏蹙着眉頭,真誠的解釋着。

    可是在顧泱泱聽來卻是慘白無力:“你之前有很多的機會跟我說,你卻不跟我說。這說明什麼,你不信任我。你怕我給你抖出去是吧!”

    寧珏哭笑不得,開口說道:“我不跟你說是怕把你牽扯進來。”

    顧泱泱不屑地白了他一眼,冷聲道:“所以說,你用我第一神探的名義調查各樣的案子,也是爲了怕把我牽扯進去?寧大人真是愛民如子。”

    “我確實用過第一神探的名義調查案子,可我是無奈我的身份不能光明正大的調查,所以才借用的。可誰知這件事情被皇上知道了……”寧珏解釋道。

    “借用?”顧泱泱冷哼一聲,“你借用的時候跟我說過嗎?”

    寧珏語塞,畢竟他沒有之前和顧泱泱說過。

    “你什麼事情都沒有跟我說,什麼事情都瞞着我。到了最後還是從別人嘴裏聽見的真話。還敢信誓旦旦的跟我說對我是真心的,可笑!”顧泱泱諷刺的聲音裏夾雜着,讓人心疼的哀傷。

    寧珏還想再說什麼時,忽的外面傳來“撲通”一聲,隨後就是常雨澤焦急的聲音:“不好了,不好了,白策掉湖裏了。”

    聽聞後,寧珏和顧泱泱兩人匆匆地衝到了船頭,瞧着清澈見底的湖中,還有微平的漣漪時,顧泱泱着急地對着湖中喊道:“白策,白策……”卻是無人應答。

    顧泱泱心中大呼不好,該不會白策沉到湖底了吧?這豈不是要活活淹死了!

    顧泱泱立刻挽了挽衣袖,將腳上的繡鞋脫去,想準備一個猛子下去,尋尋白策。可身後莫名被撞了一下,原本計算好的優美入水姿勢也全都成了泡影。

    仍帶着絲絲涼意的湖中,很快浸溼了顧泱泱的全身。既然都入水了,就順捎手的潛水找找白策吧。

    顧泱泱一個翻身陷入了水中,努力睜着被湖水刺激的稍痛的眼睛,細細尋找着白策的身影。

    在警校的這幾年,顧泱泱除了對武術格鬥很感興趣之外,便就是對着游泳情有獨鍾了。每每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只要在泳池裏游上兩圈,煩惱便不翼而飛。當然,開心的時候,更要去游上兩圈,所以顧泱泱的游泳技術就是在哪裏練得爐火純青的。

    在水中尋了半天沒有找到白策的顧泱泱,心中更是焦急,可這一口氣已經憋到了極限,她快速地浮出水面深吸一口氣。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