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13章 上交辭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13章 上交辭折字體大小: A+
     

    經過一夜的苦思冥想,在權衡利弊之下,寧珏終於想出了一個較好的方法。一大早便是歡天喜地地去到衙門,等待着顧泱泱到來。

    終於顧泱泱在生拉硬拽中,緩步進了衙門。

    瞧着白策牽着顧泱泱的手,剛剛歡喜起身的寧珏,冷着臉又坐了下來。

    白策瞧着寧珏,當然是明白他未言語背後的心意,他鬆開顧泱泱的手,向着寧珏恭敬一禮後,說道:“大人,顧捕快有話跟你說。”

    這倒是讓寧珏大感驚訝,但是驚訝之後就會喜出望外的笑容可掬,輕聲道:“顧捕快有何話要跟本官說?”

    顧泱泱冷漠的臉上沒有以往的笑容,她上前兩步,輕輕將一封書信扔到了寧珏的面前。一拱手,乾脆一聲:“請!”說罷就要走。

    寧珏立刻出聲攔住了顧泱泱,道:“且慢。”

    顧泱泱停下腳步,沒有回頭,也沒有說話,就是很是不悅的站在原地,等着寧珏的下一步指示。

    寧珏快速將顧泱泱給的信件瞧了一遍,寥寥的幾行字,總結出兩個字,辭折。

    寧珏又驚又怒,眼眸中散發着幽幽寒光,冷聲道:“你要辭去捕快一職?”

    顧泱泱仍舊是那副神情,好像這辭折不是她的一般。

    倒是將一旁的白策驚住了,他上前扯着顧泱泱的衣袖問道:“你方纔讓我遞給大人的信是辭折?你幹嘛要辭去捕快一職?”

    顧泱泱若無其事說道:“辭折上說的很明白了,我沒有這個能力勝任。”

    顧泱泱將將說完這話,就聽見身後傳來,“撕拉”一聲。寧珏冷着黑眸,將那辭折給撕了。

    顧泱泱好像已經知道他能這樣做,除了兩道秀眉一蹙,再也沒有多大的情緒,就這樣直勾勾地瞧着寧珏。

    寧珏行到了顧泱泱的面前,將手中一疊厚厚的文書扔到了她的手中,嚴肅說道:“現下正是用人之時,你的辭折本官不受理。這些是近幾年來一直沒有捉到兇手的懸案,本官限你一個月的時候處理好。若是處理好,到時候再說你辭折的事情。”

    顧泱泱眼眸中醞釀着一絲怒意,她重新將文書回給了寧珏,朗聲道:“是不是我破了案子大人又可以坐享其成了?”

    這話說的格外難聽,就連白策聽後都覺得全身難受。

    寧珏的臉上更是難看的好似吞了一隻蒼蠅,只能冷冷的瞅着顧泱泱,聽她繼續說道:“我不是來跟你商量的,今日是來辭職的。你受理也好不受理也罷,我明天就不來了!錯!確切的說是,我今日就不來了!請!”顧泱泱瀟灑的一拱手,不留一絲情面地便離開了衙門。

    寧珏此時已經分不出是生氣還是傷心,心底會隱隱作痛。

    將將離開衙門的顧泱泱,還沒有走多遠,忽的,一個人影從衚衕蹦出來。跳到顧泱泱面前的時候,還不忘尖叫着嚇她一嚇。

    若是在平日裏,謹慎地顧泱泱一定不會被這人嚇得。可是自從從衙門出來後,顧泱泱心中十分的失落,整個人也

    恍恍惚惚的。這才讓他得了嚇自己的機會。

    顧泱泱條件反射的向後一躍,然後提腳就直踹那人的腹部。

    那人倒是沒有想到顧泱泱會是這樣的反應,猝不及防地硬瘦了她這一腳。一個趔趄向後倒退好些後,險些摔倒。

    顧泱泱剛想上前再補上一腳,卻瞧清了他的臉。居然是常雨澤。

    常雨澤捂着自己的肚子,痛的臉部扭曲起來,嘴上卻說道:“嫂嫂好腳力,好腳力。”

    顧泱泱瞧清是他後,沒有理會他,冷漠着臉,緩緩地向着顧府走去。

    常雨澤疾步趕上她,笑嘻嘻地問道:“怎麼嫂嫂今日沒有穿你那一身瀟灑的捕快衣裳?”

    第一個嫂嫂顧泱泱也就忍了,可是他後面又跟了一聲嫂嫂,顧泱泱惡狠狠地乜斜着他,冷若冰霜道:“再叫我一聲嫂嫂,小心我把你舌頭給拔了。”

    常雨澤微微一愣,輕聲道:“人家都說,人和人相處時間長了,就會變得和那人一樣,起先我還不信,但是今日看到嫂嫂我便是信了。”

    顧泱泱被他莫名其妙的理論給弄的懵了,她眨巴着眼睛問道:“什麼意思?”

    常雨澤意味深長的一笑說道:“嫂嫂跟哥哥時間長了,這說話的語氣都和哥哥好像了,就連這說的話也是好像。都是想拔了我的舌頭。”

    顧泱泱冷冷地白了他一眼,道:“不是我和他,是跟你交往過的人都想拔了你的舌頭!還有,再叫一聲嫂嫂,我就真的拔了你的舌頭!” щщщ_ ttkan_ CO

    常雨澤尷尬地撇了撇嘴,不言不語地跟着顧泱泱身後,可是好景堅持不來多久,他就又上前笑眯眯問道:“嫂……不對,泱泱,你還沒有告訴我,你今日怎麼沒有穿捕快的衣衫?”

    “我辭職了!”顧泱泱冷冷說道。

    “辭職?”

    對一個古代人來說,這個辭職真的是一個很潮流的詞語。

    “我辭去了捕快一職!”顧泱泱腳下不停,說道。

    常雨澤吃了一驚,他立刻詢問道:“你不是最喜歡當捕快嗎?爲何要辭去捕快一職?”

    不用說,她喜歡當捕快之事,定是寧珏告訴他的。

    “我是很喜歡捕快啊,但是我更喜歡見不到寧珏!”顧泱泱忽的站住,眼眸中除了冷漠更多的還有失望。

    常雨澤聽見這話,愧疚地嘆了一口氣,緩緩說道:“都是我不好,若是我沒有將哥哥的事情告訴你,你們現在也不會這樣了。”

    顧泱泱瞧着他一張書生秀氣偏重的臉上,自責之色甚濃,心中又有些不忍。畢竟這件事情,他只不過是嘴快,全說出來了,並沒有做錯什麼事情。真正的罪魁禍首是寧珏。幹嘛要將自己的怒氣牽扯到人家身上。

    顧泱泱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一種寬慰,淺笑說道:“其實這事情不是你的責任,你並沒有做錯什麼。”

    “可是我讓你們兩人心生芥蒂的。”常雨澤內疚的蹙着眉頭說道。

    “要有芥蒂才能心生芥蒂,要怪只能怪他了

    。到最後還要我幫他查案,哼,當初真是瞎了眼才能看上他!”顧泱泱沒有好氣的說道。

    常雨澤思量了好一會後,道:“哥哥讓你查案?”

    說到這裏顧泱泱酒氣不打一處來,自己都要辭職走了,他居然還要讓自己給他賣命查案,真想把他的心挖出來瞧瞧是什麼顏色的。

    “是啊,讓我查好幾年前的懸案!哼,想必我要是破了案子,你哥哥又有東西給皇上看了。”

    常雨澤聽見這話嘴角狠狠一抽,聽這話,兩人之間的誤會已經是很嚴重了。

    “不會的,哥哥不是這樣的人!”常雨澤忙幫着寧珏辯解道。

    顧泱泱冷冷瞧了他一眼,道:“因爲他是你哥哥,所以你纔會這樣說的。我告訴你你最好不要在他的身上付出太多的感情,小心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常雨澤嘴角已經抽搐的不受控制了,此時的他真心希望能夠回到自己多嘴的那日。若是回去了,碰見多嘴的自己,定要將他的舌頭拔去的。

    兩人站在熱鬧的街市上,忽然就沉默了下來。

    “主子,主子……”沙鶴的聲音打破了寂靜的氣氛。

    當沙鶴喘着粗氣站到顧泱泱面前時,綻放出了一個極其燦爛的笑容。可是顧泱泱卻迴應了他一個冷漠的眼神,說道:“我說了,不要叫我主子。要叫也是在心裏默默地叫,不要讓人家聽見!”

    沙鶴點頭答應了,緊閉着嘴脣,在心中默默喚了一聲“主子”後,開口說道:“顧神捕說已經跟臨縣昭容州的知府打好招呼了,他們聽說你要去哪裏當捕快,都是很歡喜的。說讓你這幾日就動身去昭容州。”

    這可是顧泱泱這幾日裏聽過最讓人歡喜的消息了,因此,臉上的笑容了明豔了很多。

    可常雨澤聽見後,卻暗呼不好,上前擋在顧泱泱和沙鶴兩人中間,忙問道:“泱泱你要離開屏州?那我哥哥怎麼辦?”

    “你哥哥不是也要離開,不是快要回京城了。他要怎麼辦和我有什麼關係?”顧泱泱漠然道。

    沙鶴一把將常雨澤推開道:“這可是我們顧神捕親自找的知府,很是難得。而且離着屏州又近,還有探親假,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你一個小毛孩子別在這裏搗亂。”

    常雨澤一聽沙鶴敢叫他堂堂大將軍小毛孩,頓時火冒三丈,上前就拽住了沙鶴的衣領,朗聲道:“你有本事再說一般,你個賊禿!”

    “你叫我什麼?你這個小毛孩,我今日拔了你的舌頭!瞧瞧你還敢不敢罵人!”沙鶴也是怒氣沖天。

    顧泱泱瞧着兩個人快要動手了,上前將兩個人拉開,責備道:“好了,在這大街上,你們兩個人也不覺得丟人!”

    顧泱泱瞪着沙鶴說道:“行了,我們回去吧,想必爹爹還有很多事情要跟我說。”說完,顧泱泱扯着沙鶴便匆匆地跑回了府中。

    而在原地一直瞧着他們的常雨澤,眯着眼眸,喃喃自語道:“不行,絕對不能讓她離開屏州。”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