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09章 千鈞一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09章 千鈞一髮字體大小: A+
     

    眼看這顧泱泱被何壽旺挾持着,而自己有不能輕舉妄動。所以方纔那提劍將要拼命的架勢,也只能將其按壓下來,化成一抹兇狠的怒意,呲目欲裂地瞪着他。

    顧泱泱突然被他打了這一耳光,也是怒意洶涌,可是卻因爲脖子上的劍無可奈何。只能再次朗聲道:“寧珏,絕對不能將畫卷給他!”

    何壽旺倒是沒一副好脾氣的模樣說道:“將新娘子帶下去好生看官着。”

    何壽旺的手下聽到這樣說,便領命將顧泱泱帶走。

    瞧着寧珏那副氣得牙根癢癢的模樣,何壽旺滿意的輕揚着嘴角:“寧大人,明日午時黎荊山見了。”說完他便躍上了馬背,消失在馬蹄聲中。

    寧珏白皙纖長的手,緊緊地攥着長劍,微微顫抖的劍身,在灼灼日光下閃着寒徹心扉的銳利。

    顧泱泱被兩個人直接給押回了何壽旺的府中,將她扔進了那個房間後便匆匆離去。

    她穿着拖地的大紅喜服,到了門前,狠狠地拍打着大門,喊叫着讓他們將自己放出去,可是就好像府中空無一人一般,寂靜的讓人莫名心顫。

    不知多久,悽迷的月色緩緩地升到空中。

    蜷縮在牀上一角的顧泱泱,聽見沉重的門緩緩開啓的聲音,忽的擡起深埋在膝蓋的頭,一個箭步衝下牀,想要趁機跑出去。卻瞧見那張讓自己極其厭惡的臉,含笑的細眸,緩步向自己走來。

    “小美人怎麼不吃飯啊?你要是餓壞了本官可是會心疼的。”何壽旺那虛情假意的嘴臉和說辭,真是讓顧泱泱倍感噁心。

    顧泱泱鄙夷地冷哼一聲,扭過頭去不去瞧他。

    何壽旺走到顧泱泱面前,一副討好的模樣說道:“是不是本官打了你那一下子,你還生本官的氣?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我這都是要讓寧珏心疼,然後乖乖地將畫卷給本官所演的一場戲。”

    顧泱泱心中不服,他要演戲拿着自己的臉演戲?現在她還覺得臉頰火辣辣地痛呢!

    何壽旺瞧着顧泱泱沒有理會自己,笑得更加和藹,聲音柔的快要出水了:“你是本官的心頭肉,本官怎麼會傷害你呢!就等一日,就一日,本官保證不會在禁錮你了。而且一定三書六禮的將你娶進門。”

    顧泱泱聽他話中的意思不太對勁,好像是在告訴自己明日不會帶着她與寧珏交換一般。她立刻擡頭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何壽旺也不隱瞞,明明白白的說道:“寧珏這個傻子以爲我會將你同他交換,他太不瞭解本官了。本官怎麼會將你這美貌的小娘子送人呢?”說着他伸手就要趁機在顧泱泱臉上揩油。

    顧泱泱厭棄地一揮手,擊落了他的手。

    他雖說一愣,但是卻沒有生氣,反而臉上的歡喜更濃了,說道:“難怪寧珏那個傻子居然會用畫卷來交換你,果然就連生氣都是這般的惹人憐愛。”

    他眼眸中齷齪的情愫,顧泱泱可是瞧的很清楚,心中對他的厭惡更深。這個人就是傳說中的受虐狂吧?

    “那個畫卷裏有對你很重要的東西,你會不要?”顧泱泱諷刺的味道極重。

    “要啊,我不僅要

    ,我還會要了寧珏的命。”何壽旺說的理所當然,甚至這件事情好像已經要成真了一般。

    顧泱泱一愣,瞪着杏眼問道:“你什麼意思?”

    何壽旺捏住了顧泱泱的下巴,將她整張臉都轉到自己的面前,曖昧且猥瑣的說道:“我不僅要你,我還要畫卷,我還要寧珏的命。”

    顧泱泱此時恍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說不將自己交換的意思就是說,要將自己鎖起來,然後獨自去赴約,然後殺了寧珏搶來畫卷。

    想到這裏顧泱泱渾身的雞皮疙瘩都站了起來,冷颼颼地打了一個寒戰。微啓紅脣,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你敢!”

    這兩個字讓何壽旺笑得愈發慎人,他冷聲道:“本官有何不敢的?他不過是個小小的知府,而本官可是堂堂的兩江總督。再說,居然敢拿着畫卷來要挾本官,就說明他已經知道本官的一些事情,本官豈能讓他再活着。倒是你,這麼緊張他,該不會傾心相待了吧?”

    顧泱泱努力的扭過頭沒有理會他,就算是她傾心相待,也和他沒有關係。

    “你說說,你這麼如花似玉的小美人,怎麼就能瞧上他?你真當他是喜歡你?他只不過覺得你能破案,能幫他很多的忙罷了。他無權無勢的,有什麼好的。你到不如死心塌地的跟着本官。”何壽旺說着便要上前摟住顧泱泱。

    顧泱泱雙手用力,將他推了一個趔趄。

    他上前扯住顧泱泱的手腕,陰邪一笑道:“小美人,待本官明日殺了你的小心上人後,你便要乖乖跟着本官了,若是你敢忤逆我,別覺得本官不敢殺了你。”

    說罷,他手中一用力,將顧泱泱推倒在牀上。然後拂袖離開了房間。

    顧泱泱心中又氣又惱,可是無奈自己被鎖在這房間中,又被他下了軟骨香,只能是坐以待斃了。

    聽說何壽旺要殺寧珏,顧泱泱一整夜都沒有睡覺,好似熱鍋上的螞蟻一般,不斷在房間中來回踱步。儘管是法子想了千千,卻是無奈沒有一個能行得通。

    時間總是最幽默的那個。當人們埋怨時間漫長時,它便更加放緩腳步,而當人們祈求它慢點點時,它總是猶如白駒過隙,轉瞬即逝。

    就這樣很快到了正午時,顧泱泱此時喊叫的聲音都沙啞了,手掌也因爲不斷地拍門而通紅稍稍腫脹。可最後所有的聲音只是淹沒在無人應答的沉寂之中。

    正午的陽光晃得人有些睜不開眼,就連樹上的知了也不是很歡快,有些懶散。寧珏早早得候在了黎荊山,等待這何壽旺的出現。

    終於,何壽旺騎着高頭大馬,帶着一羣手下,急匆匆地來到了寧珏面前。

    高頭大馬將將停住時,何壽旺迫不及待地問道:“畫卷呢?”

    寧珏從懷中將掏出,在何壽旺的面前亮了亮,又揣回到懷中,問道:“顧泱泱呢?”

    何壽旺手一揮,一個男子架着喜帕遮面,鳳冠霞帔的女子緩緩從遠處露出了一個頭。

    寧珏眼眸中劃過一絲寒意,冷聲道:“何大人既然答應交換就應該信守承諾,而不是以桃代李的讓人替換顧泱泱!”

    雖說那個女子的身段體形

    都和顧泱泱極其相似,可寧珏和顧泱泱相處時間已是不短。她的性格脾氣寧珏自然是知道的。

    若是真的顧泱泱怎麼會輕易的讓人帶到這裏拖到哪裏的,起碼也得反抗兩聲。

    何壽旺細長眼眸微微一笑,道:“寧大人真是厲害,這都讓你察覺了。那邊沒有什麼好說到了,來人,動手!”

    何壽旺一聲令下,不知從哪裏蹦出來好多提劍提刀的打手,個個殺氣騰騰地向着寧珏衝去。

    寧珏好像已經猜到了一切,亮出手上的長劍,迎着那些人便衝了上去。

    頓時,黎荊山上空蕩飄渺的迴響着刀劍“錚錚”之聲。

    一白衣人影好似鬼魅一般,穿梭進打殺的人羣之中,“嗖嗖”幾聲暗器飛過,離寧珏最近的幾個人,應聲而倒。

    寧珏一回頭瞧見白策,只是會心一笑,繼續與那些人廝打起來。

    他手中長劍在日光之下好似銀蛇長舞,靈巧地穿梭在刀光劍影之中,閃動的寒光中濺起點點殷紅。他翩翩白衣上綻放出好些瑰麗的梅花,甚至蔓延到了他冷峻白皙的臉頰上,更顯出寧珏寒魄驚心的霸氣。

    一人舉劍向着寧珏頭頂急劈而來時,寧珏不慌不忙地舉劍擋住,擡腳將他踹飛。可這下牽動了他腿上爲好的傷勢,一個趔趄,險些倒地。他身後之人瞧得這個好機會,反手對着寧珏的後背就是一劍。

    寧珏察覺到背後寒風凜凜,急促地轉身擋住他這致命一劍,可還是被砍傷胳膊。瞬間白衣上一道殷紅緩緩滑下。

    白策見寧珏受傷了,一個躍起到了寧珏身邊,一面揮舞長劍抵擋周圍刀劍時,一面將他扶起。

    此時白策腰間空隙大開,一人瞅準了時機,忽的一劍刺去,不偏不倚地傷了白策腰間。他悶哼一聲,揮劍砍倒了那人,可血也肆意洶涌而出。

    寧珏伸手扶住了白策,還來不及過問一二,刀劍又快速擊來。

    馬上的何壽旺瞧着狼狽的寧珏和白策,像是欣賞一場格外熱鬧的鬥獸一般,嘴角揚起滿意的弧度。

    要知道,這些人都是武林中個頂個的練家子。何壽旺將他們招回來目的,除了要保護自己外,就是幫助自己剷除一些自己瞧着不順眼的人。

    “誰要是能將寧珏的頭顱提來見本官,本官定當有賞!”何壽旺一副瞧戲本的模樣說道。

    正當這時,尖銳的一聲長鳴劃破天際。

    何壽旺識得那聲音,正是御林軍出現時的提醒之聲,好讓所有的平民百姓讓路而行。

    長鳴過後,便是震耳欲聾地馬蹄聲,和夾雜着滾滾的黃沙漫天。速度之快,轉瞬就要行到眼前。

    何壽旺方纔的笑意不見,眉頭蹙了起來,瞧着那架勢,應該是整支御林軍都出動了,可是這裏應該沒有御林軍要保護之人。

    正在思量間,御林軍已經到了眼前,並且很有秩序地將以何壽旺爲首的一衆人團團包圍了起來。

    他們手中除了長劍長刀之外,還有長矛大刀等,都紛紛指向何壽旺。

    本是包圍了寧珏的手下們,一瞧自己的頭子居然被御林軍圍住了,立刻停住了手上的殺戮。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