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08章 搶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08章 搶親字體大小: A+
     

    寧珏便心神不寧的坐在衙門的書房中,想着到底是誰將顧泱泱綁去了。

    而這時白策帶來消息,李長青死在家中,並且被人割去了頭顱。

    寧珏不是沒有想過,興許是李長青乾的,可是此時他已經被人割去了頭顱,自然不是他了。

    正在這時,一個好似鬼魅一般的人影,傳過衙門大門,閃身到了寧珏面前。這幾個動作連貫且迅速,江湖中除了白策,有這等身手的也就是江疏流了。

    待站定後,一把長劍抵在了寧珏的頸項上,冷聲道:“畫卷拿來。”

    寧珏沒有感情的瞧了他一眼,問道:“是誰讓你拿畫卷的?”

    江疏流沒有言語,只是亮着那手中銀晃晃的長劍。

    寧珏瞧了一眼,瞧瞧拔劍的白策,冷漠的說道:“李長青是你殺的吧?指示你殺他的人是不是何壽旺。”

    江疏流冷眸微動一下,寧珏就知道他猜測正確了,這樣綁架顧泱泱之人也定是何壽旺了。

    “我只要畫卷。”江疏流冷漠的說道。

    “顧泱泱在哪裏?”寧珏聲音不比他暖和多。

    “不知道。”

    江疏流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惹得白策拔劍抵在了他的頸項上,他朗聲問道:“顧泱泱是不是被你抓走了?”

    江疏流黑眸中寒光閃動,長劍反手擊開了白策的長劍,然後疾如旋風地向着白策的前胸就是一劍,

    白策腳尖點地,向後躍起,卻被他逼着退了好遠一段。最後他長劍擊了過去。

    “錚”的一聲,震破長空,兩劍撞擊時,火光四濺,照亮了周圍的一切。

    兩人手起劍落了好一會後,寧珏拾起手中的硯臺,對着江疏流的後背擲了過去。江疏流不慌不忙地一個轉身,一劍將硯臺劈成了兩半。隨後風馳電掣地行到了寧珏面前,揮劍指着他,朗聲道:“快將畫卷交出來。”

    江疏流詢問寧珏時,他的背後破綻大開,此時白策長劍飛身,忽的刺向了江疏流的後心處,只見鮮血四濺時,江疏流口吐鮮血。冷峻的臉上依舊是漠然,緩緩地倒血泊之中,不醒人事。

    門外的隱瞞處,兩道寒冷的眸子,記錄了一切,風吹拂而過時,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深夜的何府……

    搖曳的火燭將兩道人影也慌的搖擺不定,何壽旺細長的眼裏劃過陰狠之氣:“當真是死了?”

    身後一黑衣男子,畢恭畢敬地點頭哈腰道:“是的,卑職瞧的清清楚楚。”

    “真是個沒有用的東西,白費了本官那些銀兩。”何壽旺憤憤道,“可有得到那畫卷?”

    “沒有,可是聽寧大人說,畫卷確實在他哪裏。”那人回答道。

    “想辦法拿來見我。”何壽旺陰狠的眸子裏瀰漫着冷酷的殺氣,“順便將寧大人的頭顱也帶來。”

    “是!”那人恭敬地一行禮,準備要離開時,何壽旺又說道:“大婚之事給本官安排好了,新娘子給我看好了,不準跑了。”

    那人立刻領命,倒退着離開了房間。

    顧泱泱已經想了好多的法子,也試過很多的法子。例如謊稱自己肚子疼,想將門口的那兩個門神騙進來,然後將其打暈,這樣便能逃出去

    了。

    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門口那兩個真的就像是門神一般,竟然沒有一絲一點的反應。

    所以顧泱泱只能換個法子。她謊稱自己餓了,然後等着有人來送飯的時候,能打暈的打暈,不能打暈的自己直接就忽略,三十六計走爲上計。

    可是玩玩沒有想到,他們確實是準備了飯菜了,也有人來送飯菜了,卻是從門下的專門開的一個小洞處,將所有的食物送了進來,這個大門根本就沒有打開。

    一連幾次的挫敗後,顧泱泱只能暫時放棄逃跑出房間的想法了,瞧瞧明日能不能尋得機會逃跑了。

    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顧泱泱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是大紅喜服穿着整齊,鳳冠霞帔的一個不剩。自己卻是雙手雙腳被縛,口中塞着布頭,坐上了大紅花轎了。

    顧泱泱悶聲哼叫着,用胳膊撞擊着轎內。希望能製作出一些不同的聲音,好讓兩旁的行人察覺不對,興許還有路見不平之人。

    無奈,花轎外面是鑼鼓喧天的迎親嗩吶,根本就沒有人能在這嘈雜中聽見顧泱泱所發出的求救信號。

    不知道行了多久,忽的花轎停了下來,鑼鼓之聲也安靜了。

    顧泱泱此時得了機會,拼命地又是裝花轎,又是低聲喊叫。

    這時,花轎外面是一陣刀光劍影之聲,甚至還夾雜着幾個人的低聲慘叫聲。顧泱泱心中大喜,這應該是有人來救自己了。

    因爲雙手雙腳被綁在同繩上,所以顧泱泱根本就動彈不得。此時她只想知道外面的情況,腦子急轉下,她努力將身子向前,奮力擡起雙腳夾住轎簾,用力一扯,轎簾被扯了下來,外面的情況盡收眼底。

    只見寧珏衣袂翩翩,手中揮舞一把長劍,手起劍落間攻擊着何壽旺的手下。可是他也不過是劍身擊打要害,使其動彈不得,並沒有傷其性命。

    顧泱泱對着寧珏用力的低吼起來,口中因爲塞布,也只能發出沉悶的聲音。可是寧珏好似聽見一般,打暈兩個人後,向着顧泱泱的方向一瘸一拐地行來。

    顧泱泱一愣,想起他那腿上還有之前的燒傷,今日這般的打鬥,想必那傷口又是要撕裂一回了。

    正在爲寧珏的腿擔憂時,他已經行到了她的面前,快速地將顧泱泱身上的繩子解開。待細細將她打量後,寧珏那顆寫滿焦慮擔憂的眸子,綻放出一抹歡喜。

    可是就在這時,寧珏身後忽的多了一個提刀的男子。

    顧泱泱張口想要高喊“小心”卻是來不及了。

    寧珏好似察覺到了身後的殺氣,他一把將顧泱泱摟在懷中,將她的頭,深深埋在自己的胸膛裏。

    “錚錚”兩聲劃破天際,那提刀的男子,一個悶哼倒地身亡。

    顧泱泱和寧珏兩人向着那聲音出現的地方查看去,瞧見白策器宇軒昂的手持長劍,側立在不遠處。

    他那雙魅惑的眸子帶着幾分的冷利,薄紅的脣輕輕說道:“寧大人,你先帶着泱泱走,這裏交給我。”

    寧珏扯住顧泱泱的手,帶着他朝着一個方向跑去。

    因爲寧珏的腿受了傷,又加上顧泱泱之前中了軟骨香,現在藥勁還沒有過,所以兩人根本就跑不了多遠就被一羣人給追上了。

    十多個人將寧珏和顧泱泱圍在其中,寧珏緊了緊手中的長劍,然後將顧泱泱的手與自己的手十指緊扣。

    原本瞧見着被團團圍住的場面,應該是緊張的,甚至是膽怯的。可是卻在寧珏緊緊牽起自己手的瞬間,所有的情緒只剩下了歡喜和甜蜜。

    本想着這十幾個人應該同時出招,但是不遠處傳來一個人的淡然的聲音:“住手。”

    寧珏和顧泱泱擡頭一看,正是何壽旺。

    他依舊是那副笑容可掬的模樣,卻是讓人倍感厭惡,他輕聲說道:“寧大人這是來參加本官的婚宴嗎?怎麼還牽着本官的親孃子呢?”

    顧泱泱此時沒有塞住嘴,終於能說話了,她先是啐了一口,然後朗聲道:“真不要臉!”

    這個何壽旺也不生氣,只是向一旁的人使了一個眼色,道:“還不快扶新娘子上花轎。”

    “何大人,你這是強搶民女!”寧珏冷聲斥責道。

    “寧大人,你可知道搶兩江總督的新婚妻子,本官若是上報朝廷,你該當何罪?”何大人細長的眼眸微微一眯,完全沒有了之前的笑意。

    何壽旺這話,寧珏心中還是有數的,知道他這不是威脅自己。他的姐姐可是皇上的寵妃,他有多年在朝野積攢下不少勢力,但不說這些。一個小小的知府在兩江總督大婚之事搶了他的新娘子,但是這件事情傳到皇上哪裏去,按照律例也是沒有自己好果子吃的。

    寧珏思量片刻,冷冷一笑,將手中的長劍收了起來,說道:“大人說是來論該當何罪,那下官就要跟大人論一論。”

    “想必大人已經知道李長青已經死了,不知道大人知不知道李長青死之前是要什麼?”寧珏邪惡的輕挑着眉頭道。

    何壽旺一愣,不善地眯着眼睛瞅着他:“你想怎麼樣?”

    “大人是想滿文抄斬還是想用這個女人交換?”寧珏冷漠的聲音像是一道看不見的霹靂,直劈何壽旺的腦門。

    何壽旺嘴角微微一抽動,隨後就是和煦的笑容道:“你我本是同僚,何必爲了一個女子大動干戈。”然後使了一個眼色,身旁的人,紛紛收起了手中的長劍。

    顧泱泱扯着寧珏的衣袖,蹙着眉頭,輕輕搖着頭,眼眸中的堅定像是在告訴他,不能將那賬目給他。不然就前功盡棄了。

    寧珏輕拍着她的手背,以示安慰。

    可是正在這時,忽的一隻手一把拽住了顧泱泱,猝不及煩地用力一拉,將顧泱泱拉開寧珏的保護之下。

    寧珏提劍上前就要拼命,一把長劍抵在了顧泱泱的頸項處。冷漠陰狠的聲音響起:“再動就要了她的命。”

    寧珏果然站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

    何壽旺冷冷的聲音響起:“寧大人或是想顧捕快完好無損,明日午時就帶着那畫卷到黎荊山,倒是你要你想要的,我要我想要的。”

    “寧珏你別去,畫卷也不能給他,我就不行她還能殺了我。”顧泱泱立着一雙眼眸,冷冽地瞪着何壽旺。

    “啪!” 何壽旺猝不及防地一巴掌甩在顧泱泱的臉上了。

    他這一下子直刺激到了寧珏,他提劍欲上前跟何壽旺拼命,可是抵着顧泱泱的長劍卻在她的頸項處緊了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