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06章 計中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06章 計中計字體大小: A+
     

    寧珏緊閉着雙眼,長密的睫毛微微一顫,算是迴應了她的詢問。

    顧泱泱回了回神,將搗爛的蔥白和艾草敷在了寧珏的肚臍中。又找來紗布,將其蓋住。不斷地用涼毛巾爲他降溫,擦拭着身子。

    雖說他並不是很強健,但是身上也沒有多餘的贅肉,甚至腹部肌理,分明的刻畫了八塊領域。

    他全身上下就好似一張皮,白皙清透,吹彈可破。

    顧泱泱心中暗想,這個人一定沒有受過什麼苦難,單看這一副好皮囊就行了。

    漸漸的,天色也慢慢暗了下來,寧珏的高燒也退了不少。顧泱泱瞧着他呼吸平緩了很多,緊蹙的眉頭也舒展開了,那懸着的一顆心,也終於能放鬆了。

    她支手托腮,離得寧珏更近了一些,瞧着他挺拔的鼻子,薄紅的脣,還有俊秀的臉。嘴角不自覺得上揚起來。

    不是說人總是會有審美疲勞嗎?怎麼從他這裏就瞧不出個疲勞來呢?

    真正思想時,寧珏戲謔的聲音傳來:“本官是不是長的很好看!”

    顧泱泱的少女心被人點破,紅着臉快速坐直了身子,嘴硬道:“自戀!”

    寧珏緩緩睜開眼睛,柔情笑意滲出眼眸,扯住顧泱泱的手拉到離自己近一些,讓她能更加清晰瞧着自己的臉:“本官的臉可不是隨便那個女子都能看的,多看一會吧!”

    顧泱泱心中是歡喜的,笑容也是甜美的,嘴上卻嫌棄道:“得瑟。”

    “本官就是有得瑟的資本。”寧珏美如冠玉的笑着。

    正在曖昧的火苗子將將燃起,冷不丁的一聲輕咳從門口傳來。顧泱泱和寧珏立刻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迅速分開。

    衛郎中輕捏着花白的鬍子,眼眸含笑地打量着狼狽的兩人。瞧向寧珏時,笑意不見蹙眉問道:“大人這是怎麼了?”

    顧泱泱慌忙站起來,說道:“他發燒了,可能是傷口發炎了。”

    衛郎中有些自責的一拍額頭說道:“真是老糊塗了,出門時應該忘記囑咐顧捕快,每一個時辰給寧大人換藥了,這藥效過了傷口的毒火上來,會直攻心內五臟的。”說着他匆忙上前便替寧珏把脈。

    許久後,凝重的臉色輕鬆了不少,然後將蓋着寧珏肚臍上的紗布解開,瞧了一眼後,笑道:“大人真是要好好謝謝顧捕快了,雖說這法子是治療黃口小兒的,可因份量足,所以也就摁住了你這傷上的毒火了。顧捕快怎麼會知道這個法子?真是機智聰穎啊。”

    顧泱泱被衛郎中這樣一稱讚,有些不好意思了,笑着說道:“其實也沒有多大的事兒。”

    衛郎中和藹的笑着,說道:“顧捕快過謙了。一會兒還要麻煩你幫忙給寧大人上藥。”

    顧泱泱一愣,眨巴着眼睛問道:“那衛郎中你呢?”

    “老陳家的兒媳婦今晚上就要生了,讓我今夜務必要守在哪裏,所以……”

    “所以說,你今夜不回來了?”顧泱泱嘴角一抽,如此一來,她豈不是每一個時辰就要和寧珏赤膊相見一次。

    “是的,今夜我就不回來了。”

    顧泱泱能明顯從他那灰暗的眸子查到一絲詭詐。這應該不會是他特意安排的吧?

    不管如何,衛郎中還是迎着月色,匆匆地離開了。只留下顧

    泱泱和無力躺着的寧珏兩人。

    李長青的府中……

    江疏流一臉冷漠的側立在李長青的案前,等待着李長青將手中的書卷能看完放下。

    好久,李長青輕輕擱下手中的書卷,不善的冷聲道:“你確定畫卷和寧珏一同被燒死了?”

    江疏流只是冷漠的低着頭,不言語。因爲他不確定,但是他能確定整個寧珏府已經成了廢墟。

    “啪!”李長青突然拍案而起,茶杯中的水都濺了出來。他厲聲道:“寧珏根本就沒有死,畫卷也沒有被燒燬。你這個沒有用的廢物,本大人花錢僱你來,你卻連個人都殺不了。此時還有臉站在本大人面前。”

    江疏流不動聲色地微擡着眼眸,森森地瞧着李長青。

    他的這一舉動,李長青是瞧在了眼裏,怒意更盛的他,拾起桌上的書卷,擲在他的身上,惡毒的開口道:“瞧什麼瞧,就是你這樣的酒囊飯袋,所以你爹纔不將家傳的武功祕籍傳給你,怕你給他丟人現眼。當然你現在就已經很丟人現眼了。”

    江疏流黑眸微微一眯,一道冷厲的殺氣從眼眸中蔓延出來。他手中的長劍微微一顫,忽的一道白影劃到李長青的面前。

    李長青微一吃驚,還沒有瞧清他是如何動的,只見他肥胖的頸項上,一道殷紅的傷口,簌簌流出鮮血。

    李長青深嘆了一口氣後,便倒地身亡。

    江疏流那殺氣四溢的眸子緩解了好些後,一道寒光閃過,手起劍落,將李長青的頭顱斬了下來,用李長青的長衣一裹後,向着某一方向躍起。

    不久,他進了一高牆大院之中,在一間紅燭燈火通明的房間前住下。裏面是一對男女不可入耳的私房話。

    “大人。”江疏流輕聲喚道。

    屋內男女戲笑的聲音戛然而止,許久後,傳來一個男子低沉的聲音:“進來。”

    江疏流推門進入時,一男子面臉笑容的瞧着他。而他也很恭敬地向着那男子一禮,喚了一聲:“何大人。”

    這人正是兩江總督,何壽旺。

    “事情辦的怎麼樣了?”何壽旺笑容不減,輕聲問道。

    江疏流沒有多說,將手中那個包裹扔到了地上,李長青的頭顱滴溜溜地滾了出來,血跡一路蔓延到了何壽旺的腳邊。

    何壽旺一瞧,嘴角揚起輕蔑之色,很是賞識的對江疏流說道:“真是不愧一劍封喉,本官就是喜歡這般乾淨利索的。”說着他從懷中掏出一疊銀票,放在案子上,繼續說道:“這是你的報酬,你這招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用得漂亮。”

    江疏流臉上依舊是冷如冰霜,恭敬道:“大人客氣了,受人錢財與人消災,本就是在下該做的。”

    何壽旺早就和李長青不合,又得知李長青將從買賣官職的銀兩中私自取出部分,收入自己的囊中,這便更是自尋死路了。

    當江疏流上前拿過那些銀票時,何壽旺摁住的他將要抽回的手,輕聲道:“本官還要你做一件事情。”

    江疏流擡起冷眸,等待着何壽旺之後的指示。

    “本官要畫卷,還有顧泱泱。”當他提到顧泱泱時,眼眸中閃過荒淫之色。

    江疏流愣怔片刻,眼眸裏依舊是夾雜的雪花,好似在思量着什麼事情。

    何壽

    旺繼續說道:“事成之後,銀票都好說。”

    江疏流冷淡的眼裏這時有什麼東西閃動了一下,輕聲道:“好。”

    和何壽旺聽見他答應了,就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一般,笑容更加明豔,其中還有一絲不容易讓人察覺的情慾。

    自寧珏醒了,顧泱泱倒是覺得他還不如一直髮燒昏迷,因爲他除了使喚自己之外,就是提醒着她,自己是因爲救她所以才受傷的。

    好不容易將他伺候睡了,顧泱泱實在是撐不住自己那雙沉重的眼皮,然後趴在寧珏的身旁緩緩地睡了過去。

    深夜時,顧泱泱只覺得一雙炙熱的眸子快要將自己的臉瞧穿了,她睜眼查看時,正對上寧珏那雙碧波清晰的黑眸子。

    顧泱泱立刻想到自己的使命:“你是不是又哪裏不舒服?”

    寧珏嘴角含笑的輕輕搖着頭,眼神卻從未離開過顧泱泱。

    “你要喝水?”顧泱泱開始猜測他要幹嘛。

    寧珏沒有說話,依舊那副神情,輕輕搖着頭。

    “你餓了?”

    他還是輕輕搖着頭。

    顧泱泱這就不明白了,蹙着眉頭問道:“那你看我幹嘛?”

    “因爲你好看。”

    顧泱泱能清晰的瞧見他眼底的暗潮涌動,還有那點綴的星色。

    “我知道,快睡吧!”顧泱泱被他瞧的心底發虛,已經無法在安然待在他的身邊了,起身去另一張牀上休息。

    可剛起身,寧珏就拽着她坐了下來,依舊含情脈脈地瞧着她。

    足足瞧了她一盞茶的時間,顧泱泱被他瞧得臉上已經火燒火燎的了,扭捏地將頭扭過去。

    “一個時辰到了。”寧珏輕聲說道。

    顧泱泱方纔那張燒紅的臉,頓時變得鐵青。她只當是寧珏這樣瞧着自己,是要讚美自己長得好看,俊麗,秀色可餐,不可方物……沒有想到他只是在等待這一個時辰換一次藥。

    顧泱泱生無可戀的說道:“等着,我去拿藥。”

    每每拿來藥材時,顧泱泱欽佩這個衛郎中的細心。不僅將一夜每一時辰所換的藥,分得恰到好處,還甚至將紗布都變成同等之長,同等之份。

    已經給寧珏換了一晚上的藥了,所以叫着他赤裸着上身,也並沒有前先那羞澀的心情了,當然也自然不會紅了臉了。

    可是寧珏卻依舊享受在她輕盈觸摸,和髮絲暗香的悸動中。

    待到顧泱泱不經意間擡眸撞進他的深邃時,寧珏沒有預兆地封住了她的紅脣。

    突如其來的親吻,驚得顧泱泱一個不留神,手中的紗布緩緩落地。

    那輕柔又溼溫的脣,帶動着心中的小鹿,歡躍跳起。冷清細長的手託着顧泱泱的面頰時,全身好似觸電一般,竟然動彈不得。

    吮吸過後就是從舌尖所傳來的挑逗,甚至有些霸道的齒咬,像是在宣告着那是他的領域。寧珏的雙臂順着顧泱泱的肩頭緩緩滑到她的腰肢,將她小巧的身子環抱在懷中。

    應該是本能反應,他排山倒海的壓在了顧泱泱的身上。這來勢過於兇猛,顧泱泱吃驚地想將寧珏推開時,寧珏鬆開了顧泱泱的脣,然後就是呲牙咧嘴地悶哼一聲。

    方纔的力氣過大,寧珏牽扯到了肩頭的傷口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