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02章 純屬意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02章 純屬意外字體大小: A+
     

    門外的寧珏聽見顧泱泱的慘叫聲,暗呼不好,急促的喊道:“泱泱你怎麼了?”推門的力度大了好些。

    “沒……沒事!”顧泱泱呲牙咧嘴地揉着自己摔紅的屁股,心中暗自慶幸這次是屁股,不是腦袋。

    寧珏聽見她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心裏更是着急:“你若是不開門,我便踹門了。”

    “別……別……”顧泱泱從未有過的狼狽,她慌忙地從地上爬起來,扯過衣架上的衣服,將將披在身上,只聽“嘭”的一聲,寧珏一腳將門踹開,破門而入。

    頓時,寧珏舌撟不下,愣怔怔地瞧着顧泱泱,那服貼與身的白紗長衣,顯得身材婀娜妙曼,倒是比沒穿衣服來的更是性感。就連那滴着水珠的秀髮,都閃動着潺潺之色。緊貼在她好似剝了殼的雞蛋的臉頰上,滲出微微的桃花紅臉上,忽的扭曲起來。

    “出去,出去……”顧泱泱花容失色地喊叫着,手還不忘要遮蓋自己依稀可見的胸部。伸手抄過身邊的水舀,盛起澡盆裏的水,就朝着寧珏的面目潑了過去。

    寧珏一個側身躲避了過去,可隨之而來的第二次,則不偏不倚地潑了他一臉。

    顧泱泱瞧見潑中了寧珏,手中倒是沒有要停下的意思,反而潑地更加兇猛,更加熱烈。

    寧珏此時被潑的一時慌張,只顧着躲避她的襲擊,忘記了要出門。甚至想要喊叫讓她住手的話,都淹沒在這接二連三的洗澡水。

    就這樣,屋中一個人努力潑着水舀中的水,喊叫讓他出去,一個站在原地只顧閃躲,無動於衷。

    最後,寧珏終於在怒意中爆發了,他一個箭步上前,捉住了顧泱泱的手腕,厲聲道:“夠了!”

    俗話說,好事只單行,壞事接踵來。

    本就是如此狼狽的顧泱泱,被寧珏一拽,竟然腳下一滑,偏偏就撞在寧珏的懷中,而寧珏險些一個踉蹌被她撞到,定定身子,將顧泱泱扶住。就像是湊熱鬧一般,輕絲白紗竟滑落肩頭,露出香肩鎖骨,就連她紅色的胎記都瞧得一清二楚。

    兩人四目相對時,破開陰霾的陽光射進屋內,環繞兩人之間的細微塵埃,都能瞧得清清楚楚,甚至是彌散開來的情愫都一清二楚。

    愣怔之時,寧珏和顧泱泱只覺得身後有四道炙熱的目光正盯着自己。

    待兩人同時回頭時,是青秋影和白馳膛目結舌的兩張驚恐的臉。

    青秋影不動神色地捂住了白馳的眼睛,嘴角微微一抽,然後雙目放空一切,喃喃自語道:“奇怪了,寧大人他們去哪裏了?”隨後轉過身時還不忘將房間的房門關閉。

    此時的顧泱泱已經是欲哭無淚了,這可能是她這一生狼狽的最爲熱烈的一次了。

    擡頭看向寧珏時,他那張小白臉也早就變成了關雲長了。他僵硬着身子緩緩轉過去,急急巴巴道:“你……你先……先穿衣服。”

    顧泱泱小嘴一扁一扁的抽動着,“老天爺啊,你讓我穿越來就是爲了讓我在古代人面前丟臉丟到五官消失嗎?老天爺啊,收我走吧!”她此時能做的也只有心底默默祈禱着老天爺顯靈了。

    顧泱

    泱將衣服穿戴整齊後,心想他應該是離開的。可是當從屏風後面出來,瞧見他一直背對的着的背影時,顧泱泱生無可戀了。

    緩解尷尬最好的辦法就是將他看成空氣,冷漠的對待他。

    顧泱泱整理着房間中的一片狼藉,彎腰拾起水舀時,寧珏白皙纖長的手搶先將其拾起,聲音就好像是春雨叮嚀般:“你休息,我來吧。”

    “還是我來吧。”顧泱泱莫名的心虛說道。

    “我來吧。”

    “我來!”

    “你傷還沒有好,我來吧。”兩人相互爭搶着手中的水舀,誰都不肯謙讓。

    顧泱泱不知是因爲寧珏最後的一句話,還是方纔的尷尬,惱羞成怒道:“大人,我只不過是頭部受傷,又沒有殘廢,不用你老是幫我。”

    寧珏頓時有種被狗咬的錯覺,方纔還是暗含秋波的眸子,一下子冷卻下來,蹙着眉頭聽着她繼續絮叨。

    “我自己能吃飯,我能喝水,還有,我有我自己的自由,我可以做自己想幹的事情,我自己喜歡洗澡就洗澡,不用你管我。再說了,我的傷早就好了,你再這樣就是屬於非法拘禁,我有權告你的。”顧泱泱一口氣將方纔的懊惱都發泄了出來。

    聽到這裏,寧珏眸子裏徹底的寒若冰霜了,他隨手將水舀扔在了浴盆之中,朗聲道:“好,既然你都說你好了,你把這裏都給我收拾乾淨,還有,把畫卷中的祕密給我解開。今日若是解不開,休怪本官罰你兩個月的餉銀。”說罷轉身離開了房間。

    顧泱泱茫然摸不着頭腦,怎麼這個人翻臉比翻書還快?

    顧泱泱將房間裏的狼狽收拾乾淨後,已是累得氣喘吁吁。坐在桌旁展開畫卷時,總是覺得那面目全非的畫面讓人頭暈眼花。顧泱泱努力睜睜眼睛,讓自己更有精神,直勾勾的盯着那畫卷。

    可就像是施了魔咒一般,瞧着瞧着,顧泱泱上下眼皮最後還是緊閉起來,趴在桌子上酣然睡之。

    一直在外面注視的寧珏,緩步行到顧泱泱身邊,瞧着她安然的模樣,嘴角含情的露出淡雅笑容,輕輕將她抱到的牀上,爲她蓋好了被子後,輕輕地坐在她的身旁,眼眸含笑的瞧着她。

    瞧得愣神之時,青秋影的聲音從門外謹慎地傳來:“主子。”

    寧珏匆忙收回了目光,若無其事地瞧向青秋影,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隨後躡手躡腳地走了出去。

    青秋影可算是自打記事起就跟着寧珏的,從未瞧見過他還有這樣的一面。總覺得他此生若是能娶親,也不過就是爲了傳宗接代罷了。

    可是今日他算是明白了,寧珏終於老鐵樹開嫩花了,想來過不久這京城中要熱鬧一番了。

    寧珏瞧着他含笑上揚的嘴角,冷聲說道:“不準給我想旁的!”他卻以爲青秋影還在想着房間中那曖昧的一幕。

    青秋影得了命令,立刻沉下面容,冷聲道:“遵命。”

    “可有什麼重要之事?”寧珏的臉上也嚴肅冷漠起來。

    “主子,衙門這幾日就當完工了。接到消息,兩江總督這幾日會來屏州。”青秋影稟報着。

    寧珏劍眉微微一蹙:“哦?他怎麼會來?”

    “興許是樹大招風。”青秋影這話可是很有深意的。

    朝堂之上都知道這兩江總督可不是單純的官,他貪污所得的身價可是能將整個屏州買下。皇上也暗中多方調查過,可是無奈他總是做得滴水不漏,還有是他的親姐姐是皇上的寵妃,又加上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局面,所以就算是有些風吹草動的,皇上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最後他便更是越發放肆了。

    而寧珏自小就不是個知道省錢的主。上次那稱兄道弟的給了他多少的銀兩,他都盡數的砸到了修建衙門之上。最後這衙門不僅在屏州以氣勢恢宏,富麗堂皇出了名,甚至傳到了全國各處,當然也包括了兩江總督的耳朵中了。

    想必他是個家財萬貫的富戶,當然是想來會會寧珏了,也好順便在官場上給他指一條明路。

    “既來之,則安之。”寧珏倒是一副無關緊要的模樣。

    “還有,聽說常將軍也要來了。”青秋影聲音帶着淡淡歡喜道。

    寧珏聽聞後,眼眸中劃過一絲歡喜,道:“可也是這幾日?”

    青秋影就知道他聽聞後,會歡喜的,輕聲道:“是的,應該就是這幾日。”

    “好!現在就給我安排最好的廂房,最好的飯館,我要好好款待他!”寧珏此時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青秋影應聲便下去準備了。

    時間總是在一瞬間流逝而去的,猶如白駒過隙一般。轉眼到了衙門修繕完成的大喜日子。

    當喜慶的爆竹燃盡時,顧泱泱不解地瞧着周圍來往的賓客。不就是衙門重建嗎,怎麼就能來這麼多的達官貴人。

    當然了這些達官貴人都是衝着那輝煌磅礴的衙門而來的。有那麼一瞬間,顧泱泱彷彿瞧見五一旅遊旺季時,結伴攜友,拖家帶口的來參觀名勝古蹟的人們。只可恨他們手中沒有相機,不然會瞧見三三兩兩的合影留念。

    “你笑什麼?”寧珏的聲音從頭頂處傳來。

    顧泱泱揚揚眉頭,輕聲道:“當然是有好笑的事情了。不過,你不覺得這個衙門太過……華麗了?”

    瞧着那紅瓦灰牆,樑上的畫龍刻鳳,高門大宅。怎麼也聯想不到它之前那殘垣斷壁的頹廢景象。不過顧泱泱瞧着眼前這氣勢宏偉的高大建築,怎麼看怎麼眼熟,就是一時想不起是哪裏的建築。

    “華麗?本官是仿照着本官老家的宅子所建造的。”寧珏瞧着倒是不以爲然。

    “哇,你是什麼人啊,該不會是皇親國戚之類的吧?”顧泱泱不置可信的調侃道。

    寧珏一時語塞,沒有接話。一雙眼睛冷漠的瞧着熱鬧的大街,好似在等待着什麼人一般。

    正在這時,兩匹高頭大馬所拉的馬車,緩緩地停到了顧泱泱和寧珏的面前。

    顧泱泱不用瞧裏面的人,單是瞧那紫色金絨絲的車帳,和兩匹馬身上純金的馬飾,就明白乘車之人的非富即貴。

    車伕掀開車簾時,從裏面下來一中年男子,臉上是和藹可親的笑容,一雙細長眼也被笑容充斥的幾乎看不見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