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00章 意外傷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100章 意外傷之字體大小: A+
     

    寧珏倒是很不介意的點點說道:“是啊,那本官先回去了。”

    顧泱泱瞧清楚寧珏離開後,快速地將店門鎖好,之後便急如火星一般向家中跑去。

    這一路,顧泱泱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留下,直奔自己的房間。就着黑色,她從牀邊摸出一幅字畫,便是那從餘晉芝家中所偷出來的。

    藉着月色將將要展開時,一個白影閃進了顧泱泱的房中。

    顧泱泱很是本能將腰間的匕首抽出,對着那白衣人的面門直刺去。

    那人也不慌亂,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反手將她的手腕背到了身後。顧泱泱大驚之下,擡腳踢向那人的腹部。

    那人一側身躲開了她的這一腳,順手將抓了她的腳腕,稍稍一用力,將她扔在牀上。

    顧泱泱又羞又怒,揮動手中的畫卷便向他砸去。那人空出另一隻手,抓住她的手腕,按壓在牀上。

    藉着月色,顧泱泱瞧清,他好看的黑眸裏閃過狡黠之色,眼前這人正是寧珏。

    “你不是說畫燒了嗎?”寧珏的笑意都帶着調侃的味道。

    顧泱泱一時語塞,片刻後她說道:“我正準備要將它燒了。”

    寧珏離顧泱泱更近了些,眼眸中那小小的自己都能瞧的一清二楚,淡雅的檀香,和怦然心跳聲,也是清晰無二。只瞧他紅脣皓齒緩緩開啓:“你若是將它燒了,本官就認定你是同黨。”

    不知他吐氣如蘭還是因爲自己的過度的心跳,顧泱泱的臉羞紅一片,只能側頭不去瞧他。

    忽的,寧珏的手緩緩地從顧泱泱的手腕處,滑向她的手中。

    就像是那輕柔的羽毛,觸碰肌膚時的瘙癢,偷偷劃過了顧泱泱的心,又將這樣的觸覺滲到每一個毛孔之中。顧泱泱竟然不自覺地全身一顫,更加是面紅耳赤。

    寧珏戲謔地一笑,然後從她手中拿過那幅畫,快速地親身坐了起來。

    他藉着月色,將畫卷打開,細細瞧了很久後,舒展的眉頭緊蹙了起來,隨後就是一籌莫展的嘆息聲。

    此時的顧泱泱已經起身,伸長了脖子,去瞧那畫卷中的內容。只可惜她對這樣的山水畫是一竅不通的,只能不恥下問道:“這畫上倒是有什麼重要的東西?”

    “本官也沒瞧出這畫到底有什麼不同之處,除了畫風別具一格之外,倒也是沒有什麼了。”寧珏低着頭一面瞧着一面回答。

    正在這時,顧泱泱離那畫更近了一些:“怎麼就是別具一格了?”

    “你瞧這裏……”寧珏細心地指着那畫,待回頭講解時,正撞上顧泱泱那雙晶瑩的杏眼,自己那高挺的鼻子,也險些撞上她秀氣的鼻尖,就連嘴脣也險些碰到。

    頓時,所有的一切啞然而止,好似時間也凝住,只有那緊張的心跳聲,和曖昧的空氣,在兩人之間來回徜徉着。

    顧泱泱能清晰的從寧珏眼眸深處瞧出一種名叫含情脈脈的東西,嘴角微微上揚的同時,她輕輕地閉上了眼睛。

    此時,感覺剛剛好,氣氛剛剛好,就連心跳也剛剛好,所以應該會有進一步的發展。她就靜靜的等待着美好的開始。

    “你……幹嘛閉眼?”寧珏輕柔茫然的聲音,打破的這樣的恬靜美好。

    顧泱泱猛地睜開眼睛,尷尬的揉了揉眼睛,心虛道:“方纔眼睛裏進了沙子了。”

    要不是愛惜這副皮囊,顧泱泱此時已經一頭撞死自己了。

    “時間不早了,早些休息吧。”寧珏露出迷惑人的笑容,輕聲說道。

    “還我,我沒有說要給你。”顧泱泱上前就要去搶寧珏手中的畫卷。

    寧珏快速起身,閃開了顧泱泱的來勢洶洶,戲謔道:“送人的東西哪有要回去的。”說罷便離開了顧泱泱的房間。

    瞧着寧珏漸行漸遠的身影,顧泱泱羞惱地猛捶被子,心底懊惱自己的同時,還波動着少許的落寞。

    寧珏從顧泱泱那拿來了畫卷,如何瞧也是瞧不出有什麼可疑之處。白策告訴寧珏,江湖中常流傳之中隱祕之函,其中的文字或用火或用水才能顯現。

    寧珏先是烤過,有用水灑過,可是除了將上面的畫面弄得面無全非之外,並沒有顯現出什麼字來。

    寧珏開始懷疑,一劍封喉真的是要尋找這樣的一件東西?興許他是想要別的什麼物件!

    “先要知道是不是,當然就是要問問尋找他的人了。”顧泱泱有心無心的一句話,點醒了寧珏這個夢中人。

    於是之後的屏州城裏都傳說着寧大人得到了一件寶貝,這寶貝蘊藏着天地間的大祕密。是什麼寶貝,卻是衆說紛紜。有人說有一個老道士給了他一件能呼風喚雨的法器,有人說寧大人所得之物,乃是能富甲一方的聚寶盆。甚至還有人說,他一個德高望重的老和尚送給他一件珍貴的袈裟,百年之後便是能登入極樂之地。

    最後傳得越來越玄乎,什麼寧大人就是文曲星下凡的,什麼寧大人是龍族後裔,反正他已經離正常人的軌道越來越遠。

    顧泱泱每日巡街,倒是覺得要比茶樓戲樓的有趣多了,隨便走走,就能聽見上古的神話,而這個主角必定是寧珏。

    正當顧泱泱豎着耳朵,又聽新一版的寧珏與他的寶貝之間,祕密趣事時,忽的一白影,宛如閃電,速如迅雷一般,捂着顧泱泱的嘴,將她待到一處偏僻小巷中。

    剛一放開顧泱泱,一把閃着寒氣的寶劍抵在了她的咽喉處,和那劍一樣寒冷的聲音響起:“說,寧珏的寶貝是什麼?”

    顧泱泱一瞧那白衣人,不自覺地倒吸一口冷氣,居然是一劍封喉,江疏流。

    “有本事你就殺了我。”顧泱泱學着那些電視中的英雄豪傑,朗聲說道。

    “江某不殺老弱婦孺。”江疏流依舊的冷漠。

    “哎呦,你還是個義賊?那你爲何要幫着別人殺人?”顧泱泱對他言辭鑿鑿有些嗤之以鼻。

    “受人錢財與人消災。”他還是冷漠的能掉冰渣渣。

    “切,你這叫,助、紂、爲、虐。”顧泱泱一字一句的說道。

    忽的頸項上一冷,江疏流手中的劍更加近了,冷漠的聲音中帶着絲絲殺氣:“說,東西是不是在寧珏那裏。”

    顧泱泱機靈的一轉眼眸,反問道:“你要找的這個東西是李長青的吧?”

    這幾日裏,屏州最後一期盜竊案,就是餘晉芝的府中。此時她已經死了,府中的人也早就散了,定不會有人再去理會那些丟失的東西。而唯一能在乎的,想

    來就是那個跟餘晉芝有關係的李長青了。

    “受人之託,守口如瓶。”江疏流道。

    顧泱泱輕聲說道:“好,你不說我也不問。但是你也要告訴我你到底是要找什麼,這樣我才能幫你。”

    “一幅畫!”江疏流說道。

    顧泱泱此時心情是歡喜的,真心怕他不會說出是什麼東西。他這樣說出是畫,顧泱泱就明白了,他背後之人就是李長青。

    就在顧泱泱愣神之時,江疏流又緊了緊手中的長劍道:“快說,寧珏所謂的寶貝是不是那幅畫?”

    “你怎麼就知道那幅畫?”顧泱泱故意反問着。

    “就憑這白策和寧珏之間的關係,白策定是會將東西給他的。”江疏流倒是一個誠實的人。

    “那你就怎麼能肯定是白策乾的?”顧泱泱繼續問道。

    “想來這天下還沒有幾個人能趕上他偷雞摸狗的本事了。”江疏流譏諷道。

    這話顧泱泱就不愛聽了,什麼叫做偷雞摸狗?好歹自己也是參與其中的,那不就是也罵自己偷雞摸狗了。

    “我們是爲正義而獻身的人!”顧泱泱揚了揚下巴,正義道。

    “寧珏手中的寶貝到底是不是那幅畫?”江疏流此時雙目放在森森的寒光。顧泱泱開始擔心他會不會一怒之下將自己一劍封喉了。

    就在這個時候,“鐺”的一聲,擊開了架在顧泱泱脖子上的長劍。

    顧泱泱一個激靈,回頭瞧見劍拔弩張的白策。只見他一個躍起,輕巧地落到顧泱泱的面前,將她擋在了身後。

    “快走!”白策微微一側頭,小聲說道。

    顧泱泱絕對不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之人,所以她大義凌然的喊道:“好兄弟就是要同生共死。”

    白策乾笑一聲道:“他是不會殺你的。”

    “沒錯。”江疏流黑眸殺氣肆意,“我只會殺了你!”說着便提劍向白策刺去。

    因爲小巷中過於狹窄,兩個人打鬥也就是將將能夠翻個身,而這其中還夾雜了一個顧泱泱,三個人實在是轉不過去,所以只能乒乒乓乓的比試速度。

    只見小巷之中,寒氣四射,刀光劍影的,彷彿看見了夜店舞池中央懸掛的聚光燈,直晃的顧泱泱有些眼暈。

    顧泱泱實在是有些受不了了,她緊拽着白策的衣服,趁着自己被擋的嚴實之際,忽的擡腿,對着江疏流的腹部就是一陣亂踢。

    江疏流瞧見了顧泱泱的腿,提劍劈去時,白策不偏不倚地擋住了他的劍勢,快速地反手刺去。無奈,他只能抵擋白策的招式。

    江疏流上面要躲避白策的劍勢,而下面要躲避顧泱泱的腳,已經是忙得不可開交的。本來他身上的傷就沒有好透徹,這樣一來,體力急速下降。最後也就只能奮盡全身力氣,猛地一劍向白策劈去。

    白策橫劍擋了下來,可是江疏流這一力太過強勁。他整個人頓時被震開好遠。

    得了空隙的江疏流,躍起後便不見了蹤影。

    白策剛想提劍上前追去時,突然覺得身後好似空落落的,少了些什麼。待他回頭一瞧,原來方纔那力道將顧泱泱震開,結結實實地摔在了地上。此時的她已經平躺與地,暈厥了過去,不醒人事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