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98章 大打出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98章 大打出手字體大小: A+
     

    衛郎中掏出了兩粒藥丸,放在鼻尖上輕輕嗅了一會,道:“這是一種治療心悸的藥物。裏面有,生地,當歸,赤芍,川牛膝等,多種草藥。”

    薑還是老的辣啊!他只不過是輕輕嗅了嗅,便能說出這麼些個草藥。顧泱泱瞬間對這個衛郎中刮目相看。

    “可有什麼不妥?”寧珏倒是對他方纔的表現很是泰然。

    “倒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只是裏面有一個藥擱得有些多。”衛郎中蹙着眉頭道。

    “什麼藥?”顧泱泱忙問道。

    衛郎中將藥丸放回瓷瓶,又恭敬地交在寧珏的手中道:“是一種很名貴的藏花,應該是藥引子。只是這藏花若被心脈正常之人長期服用,便會導致心脈猝死,暴斃而亡。”

    顧泱泱和寧珏相互一對視,果然這個餘晉芝之死,不是單純的暴斃而亡。

    “冬菊說過,這個藥是李長青託人送來的,那麼就是說李長青是殺害餘晉芝的兇手。不過我就不明白了,之前兩個人不是還那啥那啥嗎?怎麼突然暗下殺手了?”顧泱泱歪着頭,纖細的手中不自覺得,觸摸自己的下巴。

    “能暗下殺手,當然是她知道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了。”寧珏蹙眉說道。

    空氣在燭火的搖曳中沉寂了片刻後,寧珏擡頭對衛郎中說道:“多謝衛郎中了,夜色已深我們不便打擾了。”

    寧珏和顧泱泱起身時,衛郎中好似想到什麼,說道:“大人之前是從哪條路來的?”

    寧珏頓了片刻,有些支吾道:“還是那條路。”

    “哪條路?不就只有一條路嗎?”顧泱泱不解道。

    “大人是不是又走那條小路了?那小路又遠又崎嶇,沒有南面的那條大路來的便捷。上次就和大人說了,怎麼這次又走那條小路了。”衛郎中的責備裏包含着濃濃的疼愛。

    顧泱泱算是聽明白了,他是故意找了一條小路,帶着她走了一下午啊!

    顧泱泱冰冷陰森的眸子微微一眯,從牙縫中擠出一句:“是這樣的嗎?小寧寧?”

    寧珏臉上露出明顯被戳破謊言纔有的尷尬,他輕咳一聲道:“天色不早了,該走了。”

    寧珏扯着顧泱泱的衣袖便往門外走去,身後的衛郎中關心的說道:“天黑了,大人還是走那條大路吧!”

    剛一出門,顧泱泱便甩開了他的手,輕挑着眉頭問道:“寧大人這次是想走哪條路啊?還是走小路嗎?”

    “本官,本官只是一時忘記了有大路一事。走……走大路吧!”說罷他慌慌張張地朝着南邊的大路走去。

    顧泱泱瞧着他那窘態,眸底涌動着流光溢彩的歡笑,淺淡的愛意滲透了出來。

    “等等我,小寧寧!”顧泱泱含着笑意,匆匆忙忙地攆了上去。

    大路的風景雖說沒有小路來的別緻,但是回城的速度到不是說的,不到一個時辰便到了。

    顧泱泱行到他的身邊,肩膀輕輕地撞着他的胳膊,說道:“喂,怎麼不說話了?”

    寧珏沒有理會顧泱泱,方纔被衛郎中戳破後,就一直是一臉的尷尬冷漠。不過被顧泱泱叫住,他腳下的步子還是調整的和她一致起來。

    “你說那個李長青會有什麼把柄落在餘晉芝手中?最後對餘晉芝痛下殺手?”顧泱泱此時試着找個話題,希望能環境一下他內心中的尷尬。

    “表面來看冬菊在餘晉芝的教唆下殺了李軒德,而餘晉芝是怕她和李長青的事情被李軒德知道。可是餘晉芝這樣一死,當然我懷疑興許李長青教唆了餘晉芝。”寧珏臉上沒有一絲表情的說道。

    顧泱泱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就是說,李長青教唆了餘晉芝,餘晉芝教唆了冬菊殺害了李軒德,所以說是殺害李軒德的真兇是李長青!可他的殺人動機是什麼?”

    寧珏薄脣微微上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冷淡的聲音緩和很多:“記沒記得李軒德被殺後一日朝廷下來文書,說讓他上任雲南知州一職。他又不是科舉出身,怎麼會平白無故的當上了知州?”

    顧泱泱立刻會意:“南宮洵之前被捕之時曾說過買官賣官之事,李軒德這個知州是買來的。”

    寧珏沒有正面回答,只微笑着瞧着顧泱泱的眼眸。

    “那麼問題又來了,爲何他還要再去向南宮洵借錢買官?”顧泱泱歪着頭想着。

    “人心不足蛇吞象!他這種人當官是爲了什麼?無非就是利益。大官所得當然是大的利益,小官……”寧珏說着輕蔑地一笑。

    顧泱泱雖然不懂他們這古代的政治,但是好歹也是在現代主義中摸爬滾打過的人,他所說的顧泱泱當然是心中有數了。

    “就算是一種投資唄,你們這些古代人真是會玩。”顧泱泱不經意間說出這話。

    “什麼?”寧珏茫然不解地瞧着她。

    顧泱泱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方纔說了什麼,她立刻扯出一個甜美的笑,遮蓋道:“我是說他要買官當然就要找個當官的親戚了,那便就是李長青了。這件事情既然牽扯到買官賣官,大人下一步要怎麼做?”

    寧珏憂愁的嘆了一口氣道:“這都是咱的一種猜測,畢竟沒有真憑實據。但是本官相信,李長青應該不會是一個。”

    他停下了腳步,微蹙的眉宇間閃過一道凌厲的寒氣,望向遠方的幽暗。顧泱泱很難得瞧見他這般的嚴肅,一時間竟然緊張的屏住了呼吸。

    就在兩人站定之時,“鐺鐺”幾聲刀劍撞擊得聲音劃破寂靜的夜。

    兩人很本能的瞧向聲音發出一處,只見一個白衣翩翩的人影,風馳電騁一般飄然而來,而後面緊追不捨地跟着一帶着銀色面具的黑衣人,手中還提着一把閃着銀藍色寒光的寶劍,揮着則來。

    眼前的顧泱泱已經瞧清最前面的人是白策,她朗聲喊道:“白策小心!

    白策一個走神,險些中了黑衣人一劍。

    “一劍封喉。”寧珏輕聲喚道。

    黑衣人聽見顧泱泱大叫,眉頭冷立,一個閃身向着顧泱泱飛去。

    寧珏眼疾手快,摟住了顧泱泱的腰肢,一個點步,向後躍起,直退到幾十米開外。

    白策瞧見一劍封喉向着顧泱泱行去,揮動這手中的長劍,乾淨有力地刺去。

    一劍封喉手中的長劍擋住了白策的這一劍,“鐺”震耳欲聾的尖銳聲,讓人自覺的屏住了呼吸,兩劍相擊之時,火光四濺,照亮瞭如墨的夜空,照明瞭兩人的臉。

    兩人相擊之下,巨大的衝勁將兩人震開。只見一黑一白,衣袂飄飄,好似兩隻翩躚翩然的蝴蝶,優雅且霸氣的向後躍開。

    待到立定時,兩人好似商討好的一般,同時一揮手腕,收劍側立。除了兩人衣着不同,方方面面都很像。

    只聽一劍封喉冷漠的聲音緩緩響起:“拿來。”

    同樣是冷漠的聲音,白策的卻帶了幾分的魅惑,他朗聲道:“本就不是你的,你何必苦苦糾纏。”

    “笑話,搶來的就是你的?”一劍封喉嘲諷地冷笑道。

    顧泱泱只知道白策是出了名的偷,什麼時候還會搶了?

    她快速地掃視了周圍的環境,見到一劍封喉身後有一個參天大樹,正是枝繁葉茂,想着偷偷迂迴過去,跟白策兩人來個裏應外合,將他捉拿。

    這腳才挪了半步,好似她肚中蛔蟲的寧珏,迅速扯住了她的衣袖,輕輕地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輕舉妄動。

    “白策,東西拿來,我便饒你不死。”一劍封喉依舊冷冷地說道。

    白策緊了緊手中的長劍,厲聲道:“沒有!”

    藉着月色,顧泱泱瞧得分明,一劍封喉眼眸中劃過凌厲的殺氣。只見他一個擡腿,輕躍空中,反手長劍破空直刺白策的面門。

    這一擊來的太過於突然,白策還沒準備好閃躲,只能揮劍擊開那呼嘯而來的長劍。

    那劍就像是有了靈性,長了眼睛一般,擊開後向着一劍封喉飛去,不偏不倚地落到他的手中。

    這種飛劍迴旋之術,顧泱泱除了在電視上瞧見外,這還是第一次身臨其境。倒是比什麼3D電影來的精彩的多。要不是此時白策和他之間的氣氛過於劍拔弩張,顧泱泱定是要奮力的拍手喝彩的。

    劍飛之時,白策得了空隙,一個躍起後就要離去。一劍封喉瞧準了他的心思,躍起攔住了他的去路,又是一道凌厲的劍,直刺白策的胸膛。

    顧泱泱暗暗爲白策擔憂,又心中暗罵一劍封喉,太過於狠毒。竟然劍劍是必死的招式。

    “要個東西幹嘛置人於死地!”顧泱泱憤憤不平道。

    她最大的優點就是太過於正義感,最大的缺點亦是如此。她抱着好心,抽出腰間的匕首上去就要相助白策。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