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95章 患病相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95章 患病相思字體大小: A+
     

    青秋影只當是寧珏是在說自己的身子不舒服,他上下打量了寧珏一番後,蹙眉問道:“主子,可是有些不舒服,何時的事情了?”

    寧珏瞧了一眼青秋影,細細思索後道:“倒也並沒有多少時日,但又好似很久了。”

    青秋影眉頭蹙的更緊,問道:“如何發現的?可有什麼徵兆?”

    寧珏回想着之前的感覺,說道:“有時會心跳加快,有時又會莫名失落,有時怒火洶涌又有時會心痛。見不得她和別人好,總是爲此煩躁,老是覺得空空的。”

    青秋影更加緊張了,他忙說道:“主子爲何不早些說呢?”

    “哎,那時並不覺得是什麼大事,現在想來,真應當早些說出來就好了。”寧珏有些悲傷的輕聲嘆息道。

    “主子……”青秋影還沒有說完要說的話。

    白策急促地聲音,突然出現打斷了:“大人,大人,西沽河旁的小屋裏發現一具屍體。”

    當寧珏來到西沽河時,孫仵作已經初步的檢查完了。顧泱泱正在狼狽不堪的屋中,來來回回瞧着。

    寧珏上前詢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顧泱泱對着寧珏恭敬的一行禮道:“這死者是出了名的慣偷,周隆興。是被人一刀割破了咽喉致命,之前並沒有打鬥的痕跡。而他家中有明顯被人翻過的痕跡,可並沒有丟失什麼重要之物。”

    寧珏瞧了一眼地上雙眼正大的周隆興,問顧泱泱道:“周圍可有什麼線索,可知道是何人乾的?”

    “這個兇手應該是個慣犯。”顧泱泱雙手插胸,神情嚴肅,繼續說道,“死者是死在自家房門前,我猜測應該是兇手敲死者家的房門,待門打開時,兇手一刀將死者殺害,然後進到房間裏開始翻查他家的東西。一般人殺人後都會驚慌,但是,兇手走的時候還不忘將自己的腳印手印都擦拭乾淨,說明他是一個殺人慣犯。”

    一旁的白策冷不丁的喊出一句:“一劍封喉!”

    顧泱泱和寧珏的視線都移到了他的身上,不解地瞧着他,顧泱泱問道:“你剛纔說什麼?”

    白策蹙着眉頭,指着那死者的傷口說道:“這是一種很有名的劍術,持劍之人都是一劍取人性命的。”

    “江湖中人?”顧泱泱歡喜的問道。

    這江湖上的人她只是在小說和電視劇中才接觸過,沒想到來到了古代竟然能碰見所謂的江湖中人。

    “是的!不過這人神出鬼沒的,倒是很難尋找。”白策說着沉重的嘆了一口氣。

    顧泱泱瞅着地上的周隆興,蹙着眉頭喃喃自語道:“這人怎麼得罪了江湖中人的?”

    “不過,既然知道是誰所爲,就將他帶回來好好問問吧。”寧珏一聲令下,一衆人都應聲領命。

    當所有的人都忙活這手中的工作時,寧珏緩移步子來了顧泱泱身邊,輕聲輕語的說道:“本官知道有一家店的佛跳牆很出門,一會兒請你去嚐嚐吧。”

    顧泱泱擡頭笑盈盈地說道:“一會兒我還要同孫仵作一起去檢查餘晉芝的屍體,我總是覺得她的死太蹊蹺了。大人你自己去吧。”她低頭時偷偷摸摸地嚥了咽口水。

    顧泱泱不是不想去,而是她不

    能去。總是說不出來爲什麼要躲避他,是因爲羞澀,還是因爲南宮洵點明瞭她的真心後,她開始膽怯。

    畢竟幸福這個東西就像是五光十色的泡泡,挑逗你讓你心動時,轉身便消失不見。南宮洵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嗎!

    寧珏掃視了周圍一衆人,輕咳一聲,有些失落的說道:“好吧,下次吧。”說罷,轉身離去。

    瞧着他離開的身影,顧泱泱輕輕嘆了一口氣,繼續手上的工作。

    寧珏回到府中後,便開始有氣無力的趴在石桌上,直勾勾地望着陰沉沉的天空。好似那層層壓人的雲,就要掉下來一般。

    可當雲彩周邊悄悄被鍍上一層金色時,一隻水蔥般的手輕輕地在眼前晃了晃,打斷了他的視線。

    寧珏順着那手望去,竟然是顧泱泱那精緻秀麗的臉。就算是額頭上還有涔涔汗水,依舊是那樣的好看。

    “你怎麼了?”顧泱泱輕聲問道。

    寧珏驚訝中還有些歡喜。

    顧泱泱沒有說話,伸手捂着寧珏的額頭上,蹙着沒有試了很久後說道:“沒有發燒啊。”

    寧珏不明白她這意思,不解地瞧着她。

    顧泱泱說道:“我在路上碰見火急火燎的青秋影,他說你生病了,給你去抓藥了。然後我就來瞧瞧你。”

    寧珏聽聞後心情大好,方纔的那些烏雲好像都消失不見了,天空也變得清澈透亮了。眼眸一轉,立刻猛地咳嗽起來,聲音有些沙啞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就是這幾日略微受了些風寒。”說完了還不忘再補上兩聲乾咳。

    顧泱泱有些擔憂地瞧着他,道:“我給你煮一些薑茶吧,專治風寒的。”

    寧珏扯住將要離開的顧泱泱,讓她坐到自己身邊,說道:“不用了,本官瞧着你已經好了很多了。”

    顧泱泱瞧着滿是笑意的眼眸,全身酥麻的一抖,怎麼從他口中聽見這樣的話,全身都不自在了?

    顧泱泱坐在寧珏一旁的石凳上,斟了一杯茶,然後遞給了寧珏,道:“要不你就去瞧瞧大夫吧?”

    自從顧泱泱來了,他就一直是笑臉如靨,此時他還要裝作有些不舒服的模樣,所以表情有些怪異。可在顧泱泱看來,他是因爲不舒服而面目扭曲。

    “無妨,吃幾副藥就好了。”寧珏說道。

    “主子,”這時青秋影緩步走到寧珏面前,恭敬的一行禮道,“我給主子抓了一些藥,這就煎上。”

    寧珏剛想使個眼神,讓他快些離開,以免穿幫。可是顧泱泱急切地開口問道:“大人到底是怎麼了?”

    青秋影難以啓齒的蹙着眉頭,神情異常的凝重。

    他越是不說話顧泱泱就覺得寧珏這病一定很嚴重,眉頭也跟着蹙了起來,急忙問道:“他到底怎麼了?大夫說的什麼?”

    本是裝病的寧珏瞧着青秋影的模樣,心裏也慌亂起來,開口說道:“你但說無妨。”

    青秋影得了寧珏的命令,瞅了瞅顧泱泱後,開口說道:“大夫說主子……主子……”

    “急死了,痛快一點啊!”顧泱泱急躁的催促道。

    “主子他得了相思病,還說,心病還需心藥醫。”青秋影雖說是還未娶親

    ,但身爲男人,他自然是知道這個相思病是啥了。

    他這話剛剛說話,空氣中瀰漫着尷尬的凝重。

    不單單是青秋影,顧泱泱也很清楚這個相思病是啥,當然她也很清楚,寧珏這個相思病的病源就是自己!

    寧珏的臉頰不知是何時悄悄紅到了耳根。一旁的顧泱泱的臉也紅到了耳根,她卻是因爲強忍着不要笑出聲,給憋的臉紅了。

    寧珏異常難堪的臉上,劃過尷尬的笑意,偷瞟了顧泱泱一眼後,又惡狠狠地瞪着青秋影道:“胡說,本官明明就是受了風寒,你去找的哪個庸醫瞧的,明日本官就去查查他,這般的草芥人命,成何體統。”

    他的狡辯使得顧泱泱再也忍不住了,直接雙手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大笑起來,眼角都滲出了笑淚。

    顧泱泱越是笑的歡暢,寧珏的臉色就越是難看。他惱羞成怒地對着青秋影大吼一聲:“還不下去煎藥!”

    青秋影冷冰冰的臉上劃過一絲淺淺的笑意,匆匆忙忙地退到了廚房裏。

    顧泱泱此時已經笑的臉頰都要抽筋了,而寧珏的臉頰難堪的也要抽筋了,他聲音冷漠道:“笑夠了沒有。”

    顧泱泱調節着自己的氣息,強忍着不去笑,但是一瞧寧珏滿是黑條的窘狀,忍俊不禁的又笑了起來。

    寧珏深嘆了一口氣,嚴肅的問道:“你查餘晉芝的屍體,可有什麼發現?”此時的他只能用案情來轉移顧泱泱的注意力。

    顧泱泱當然是知道他的用意了,但這突然轉變的畫風着實有些詭異。可是顧泱泱卻不願戳穿,生怕他的臉紅的滴血。

    她努力控制自己,清了清嗓子說道:“餘……晉芝……屍體沒有明顯的傷害,也沒有中毒的跡象,孫仵作說應該是死於心痹。可是先前也沒有聽說她心臟有問題,就算是偷了她那麼多的東西,惹得她心疼,也不至於突然就猝死了。”

    寧珏蹙着眉頭點頭稱是,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道:“你之前說瞧見冬菊給餘晉芝服用了李軒德藥丸,那藥丸可還有?”

    顧泱泱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道:“這種重要的東西我當然是好好放着了。”

    “很好,明日你拿來,讓青秋影瞧瞧這裏面到底是什麼藥物。”寧珏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道。

    那一瞬間,顧泱泱瞧見了他眼底中的波光,心跳正在加速時,青秋影不合時宜的端着一碗湯藥到了跟前,恭敬道:“主子,湯藥好了。”

    顧泱泱能明顯的察覺到眼眸中的璀璨頓時陰暗下去,甚至一種名叫不悅的情緒滲透了出來,蔓延到了臉上,甚至還惡狠狠地白了青秋影一眼。

    方纔已經忘卻的笑意又再次回來,顧泱泱緊咬着下嘴脣,儘量讓自己不要笑出聲來,緩緩說道:“大人還是趁熱服藥吧,我就先不打擾了。”說完,顧泱泱就像是兔子一樣,連蹦帶跳的逃走了。

    “主子,趁熱服藥吧!”青秋影又說了一遍。

    寧珏黑亮的眸子裏滲出森森的殺氣,緊咬着牙根道:“怎麼之前就沒有瞧出你這般的有眼力勁兒!”說罷,一口氣將那湯藥飲入肚子,怒氣洶洶地拂袖而去。

    只留下愣愣怔怔的青秋影,可空空的白玉金邊碗。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