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93章 參加壽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93章 參加壽宴字體大小: A+
     

    “大人昨夜喝多瞭然後我送你回家然後你睡覺瞭然後我走了就這樣!”顧泱泱一口氣將昨晚之事說了一遍,當然她忽略了其中一些讓人尷尬的事情。

    寧珏笑的更是好看,他扯住顧泱泱的手道:“你來,本官有事找你。”

    顧泱泱還想着要如何拒絕,卻被寧珏生拉硬拽地走了好久。

    寧珏帶着顧泱泱來到湖中亭時,屏州秀麗的湖上景象盡收眼底,使得整個人都心曠神怡。

    顧泱泱可是無心欣賞也清清的湖水,藍藍的天,她心裏老是莫名的緊張着,總是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她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寧大人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寧珏轉過身,依舊是白衣翩翩的男子,可是卻和往日不同。是哪裏不同?可能是那雙滿是笑意暖三春的眸子。

    “本官昨夜所說之事絕對不是酒後狂言。”

    寧珏冷不丁的冒出了這麼一句,頓時讓顧泱泱不知道如何接言,甚是驚訝的微張櫻桃小口。

    寧珏繼續說道:“本官定是會負責的。”

    顧泱泱倒吸一口氣,苦笑道:“大人,你就別拿着我打趣了。”

    寧珏很認真的瞧着她道:“本官可不是南宮洵,不會拿着終生大事來打賭。”

    顧泱泱連哭笑都沒有了,她瞧着寧珏的眉頭微微蹙緊着,這是他認真時必有的神色。看來寧珏這次是來真的。

    顧泱泱輕咳一聲,緩解一下尷尬的思緒,道:“大人,其實我明白,你是在爲昨夜之事感到歉疚。不用歉疚的,上次我喝醉酒親了你,這次你親了我就當做是扯平了。”說完這話顧泱泱才覺得自己好像說錯什麼了。

    寧珏本就黑亮的眸子裏掠過一道璀璨的光芒,雖是一閃而過,但是顧泱泱卻瞧的真切。他上前一步,問道:“你酒後之事已經記得了?”

    顧泱泱轉過身子猛拍自己的嘴,又滿臉堆笑的轉過身子,難爲情道:“想起來了。不過,大人,你千萬不要覺得對不起我,我不在乎的。就像我剛纔說的,就當是咱倆扯平了,扯平了!”

    寧珏離顧泱泱更加近了,他嘴角上揚着好看的弧度,說道:“好,就當做是扯平了。”

    顧泱泱頓時放寬了心,也不是那般的緊張了。

    “不過,你不在乎,本官在乎。你要爲我負責!”寧珏眸子裏的笑容衝擊着顧泱泱的心底深處的平靜,漣漪起伏,波光粼粼。

    顧泱泱此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這是被古代人告白了?可是兩人除了親親,別的事情都沒有做過,這就扯上負責的問題了?以她一個現代人的感情經歷和社會閱歷來看,絕對不能再在這個負責的問題上糾纏了,不然最後搞不好就會變成狗血劇的。

    “額……大人,我突然想起來有個很重要的事情,我先走了,你慢慢賞花賞月賞秋香什麼的哈!”顧泱泱一邊嚷着,一邊撒腿就逃。

    寧珏瞧着她落荒而逃的模樣,嘴角的笑容更加明豔動人了,他輕聲自語道:“真是可愛!”

    自從湖中亭寧珏告白之後,在屏州常常會出現這樣的畫面。顧泱泱在前面巡邏,而寧珏忽的從一處冒出來,先

    是嚴厲責備之後就是冷嘲熱諷,然後就是真情流露的關懷備至。不是替她擦拭額角滲出的汗水,就是替她扇風降溫,再要不就是自己沏了涼茶親自喂飲。直瞧地屏州老百姓一個勁的抖雞皮疙瘩。

    而顧泱泱每次見到寧珏,就好似見了鬼一般,慌慌張張地逃竄着。明眼人都能瞧清楚顧泱泱是在拒絕寧珏的好意。可是寧珏卻依舊的鍥而不捨。

    這屏州的老百姓又有着一雙雪亮的眼睛,寧珏這些舉動,大家不用猜就明白了。

    正所謂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個屏州人們嘴上不說但是心裏清楚,顧泱泱很快就要成爲知府夫人了。

    這便引來了更多人的溜鬚拍馬,阿諛奉承。

    顧泱泱是何等人,心思剔透,又是察言觀色的一把好手,當然是明白這些人的用途。一次兩次的,顧泱泱也就不予多說,後來就直接明示暗示的,誰要是再說她將會成爲知府夫人,她定當跟他好好聊聊人生。

    一來二去的,大家也都不敢再在顧泱泱面前絮絮叨叨了,終於能過消停的日子了。

    這日南宮洵帶着幾色的禮物來到顧泱泱店裏,笑盈盈的說道:“明日是家父的六十大壽,家父想請泱泱去赴宴,不知明日你可有空?”

    “沒空!”前腳剛剛踏進顧泱泱店中的寧珏,乾脆地拒絕了南宮洵的邀請。

    顧泱泱冷冷地瞧了他一眼,開口對南宮洵說道:“我有空,我去!”

    南宮洵臉上笑容更加好看,說道:“好的,明日我會派人來接你的。”說完他只是對着寧珏微微一點頭,然後快步離開了。

    寧珏氣不打一處來的問道顧泱泱:“你幹嘛要去?難道你已經忘記之前他拿着你打賭的事情了?”

    顧泱泱倒是不以爲然道:“這都是之前的事情了,再說了,他三番四次的請我去,我一直拒絕,讓人家覺得太不懂禮數了。”

    “你什麼時候還學會禮數一次?不行,反正我是不同意的。”寧珏朗聲道。

    顧泱泱乜斜着他,上下打量了好一會。這兩人還沒有怎麼樣,他就開始一副大老爺的模樣,要是真的跟他怎麼樣了,那豈不是之後的日子痛不欲生。

    “你是我的什麼人?我幹嘛要聽你的!我喜歡去哪裏就去哪裏,你管不着!”顧泱泱怒眉豎起,一面說着一面將店門重重的關上了。

    寧珏本想着還要再多說些什麼,但是自己卻被她給拒之門外了,他更加生氣,拍着顧泱泱的店門朗聲道:“什麼叫做不管本官的事情?你給本官把門打開,咱倆面對面的說!”

    可裏面卻是鴉雀無聲,寧珏氣得正考慮要不要把門給她拆了,白策突然從他身後冒出來,不解道:“大人這是在做什麼?”

    寧珏瞧着白策,輕咳一聲,自然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問道:“你讓顧泱泱把門打開。”

    “不開!你找白策也沒有用,趁着我現在還不想揍你,你最好給我快點走開。”裏面是顧泱泱怒氣洶洶的吼叫聲。

    白策此時已經瞭然於心,他黑亮的眸子裏閃過魅惑的笑容,他說道:“大人,卑職剛好要找你有些事情,還請借一步說話。”

    寧珏瞧今日之事也只能這樣了,輕聲嘆了一口氣,便同白策走了。

    兩人到了雅居後,寧珏煩躁地拿起茶盞一飲而入。

    白策還是第一次瞧見寧珏沒有細細地品茶,他輕聲問道:“大人又和顧泱泱吵架了?”

    寧珏輕嘆一口氣道:“孔夫子的話真是不錯啊。你說說,本官已經對她處處上心了,爲何總覺得她拒絕本官於千里之外?還要去什麼南宮洵府中,給南宮老爺祝壽。哎,這女人的心思啊,真是難以猜測。”

    白策爲寧珏斟了一杯茶,笑盈盈地說道:“大人,這女孩子家總是羞於言表的。而且大人有些急於求成了。”

    寧珏聽白策的話說的這般有深意,便蹙着眉頭問道:“那本官要如何做?”

    白策思量了一會兒,笑臉如靨道:“大人附耳前來,我細細跟你說。”

    ……

    第二日,南宮洵府中。

    顧泱泱到了古代還是第一次參加壽宴,所以她精心的打扮了一番,也穿上了一身淡粉色的百月裙,稍微喜慶一些。又找人梳了一個流雲髻,簡單的帶了幾支步搖,大氣又不失高貴。再少着些粉黛,本就俊秀的顧泱泱,更加是如出水芙蓉一般。來往的賓客更是將視線集中在顧泱泱的身上,惹得她有種走戛納紅地毯的錯覺。

    老壽星應該是高坐其上,瞧見顧泱泱卻匆匆下來,行到顧泱泱身邊,很是恭敬地一行禮,

    說道:“真是感謝顧捕快相助,救了我們一家老少!”

    這倒是惹得顧泱泱有些不好意思,匆匆扶起來了南宮錦,說道:“南宮老爺真是客氣了,鋤強扶弱本就是我們捕快該做之事。”

    “是顧捕快客氣了,怎麼寧大人沒有同你一起來嗎?”南宮錦笑着問道。

    顧泱泱忽的有些不願意,難道他們兩個現在必須要一同出現了嗎?

    “沒有!我跟他不熟!”顧泱泱依舊是笑臉如靨,可是聲音卻有些冷漠。

    南宮錦臉上微微一僵,聲音還是很恭敬道:“顧捕快請隨意。”

    原本顧泱泱還想着古代的宴席定比現代的有意思的多,可是當宴席才吃了一半,顧泱泱真心覺得,除了伙食很滿意之外,倒是和現代的宴席一樣沒有什麼意思。

    不過就是壽星老感謝親朋好友的到來而敬酒,然後再回敬酒。這樣喝來喝去的,顧泱泱沒有喝醉也有些暈頭轉向了。

    她還記得南宮府中有個不是很大的花園,起身行到哪裏去透透氣。

    到了那裏,顧泱泱就瞧見南宮洵仰頭望着明月,深吸一口氣後,緩緩吐了出來。說不出的清閒自在。

    顧泱泱不是小肚雞腸之人,之前的事情雖然也埋怨過他好一會兒,也暗示過自己不能輕易的原諒他,但都是過去的之事,她不會拿着過去的錯誤來懲罰現在的自己,畢竟珍惜眼前纔是最重要的。

    她緩步上前問道:“你爹大喜的日子,你不去和他們多喝兩杯,倒是躲在這裏悠然賞月了。”

    南宮洵瞧見是顧泱泱,臉上頓時揚起醉人心脾的笑意道:“你還說我,你怎麼不去多喝兩杯?難道我們南宮家的飯菜不合你的心意?”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