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91章 做賊心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91章 做賊心虛字體大小: A+
     

    待酒足飯飽之後,顧泱泱很是心滿意足的拍拍自己的漲起來的肚子,不用形象的用衣袖擦拭自己的嘴角。

    寧珏品着茶盞中的茶,笑盈盈的問道:“還要再來點嗎?”

    顧泱泱倒是很想,但是肚子真的是飽了,她笑着說道:“不用了,現在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寧大人知不知道七日散?”

    “七日散?”寧珏蹙着眉頭重複了一遍。

    “你可知道嗎?”

    寧珏眉頭蹙的更緊,說道:“名字好生的耳熟,可是一時又想不起來。”

    顧泱泱聽見他說聽過這個名字,眼眸中瞬間涌起點點星色,說道:“你好好想想,你是在哪裏聽見的,或是在哪裏看見過?”

    寧珏好生思量了片刻後,無奈的搖搖頭道:“這樣想真的是想不起來,你先告訴我爲何突然問起七日散?”

    顧泱泱偷偷瞟了瞟周圍,確定沒有可疑之人後,她從袖子中拿出一個葫蘆形的小瓷瓶。原來方纔顧泱泱伸手去扶冬菊時,順手從她衣袖中掏了出來。

    “果然這些日子沒有白跟白策的相處,起碼還學會兩手。”顧泱泱笑臉如靨道。

    寧珏聽的一頭霧水,拿過小瓷瓶,瞅了半天后問道:“這到底是何物?”

    顧泱泱說道:“我今日打聽到,原來李軒德有心病,這是他的藥。而且我還聽說,餘晉芝因爲丟了東西,所以氣血集心,引出了心病。冬菊給她拿這藥事就說,這是沒有加七日散的。這樣說來,之前李軒德所吃的是有七日散的。”

    寧珏忽的想起什麼,立刻說道:“我之前聽人說過這東西,是一種慢性的毒藥,起先服用的時候並沒有多大的害處,但是連服七日後,那人便會毒發身亡。而且這種毒藥是用一種名叫見血封喉的植物煉製而成,絕對不能與夾竹桃同時服用,會加快毒性的發作。”

    顧泱泱大喜,扯着寧珏的手,高興的說道:“這就是爲什麼只能李軒德中毒身亡了,南宮洵和玉婉沒有死。”

    寧珏也甚感歡喜,手不自覺地握着了顧泱泱的手,道:“看來這件事情就快要結案了。”

    顧泱泱笑着笑着臉色有凝重了下來,道:“我們現在是知道了李軒德是怎麼死的了,可是還是沒有足夠的證據,指證餘晉芝就是殺害李軒德的兇手。”

    寧珏的笑容也漸漸消失,但他忽的有笑了起來道:“你不是說冬菊怕鬼嗎?我們不妨來了將計就計。”

    顧泱泱不解地瞧着他:“什麼將計就計?”

    寧珏好看的眸子一眯,嘴角上揚時像極了一隻小狐狸。

    第二日,南宮洵在寧珏府中畏罪自殺的消息,成了屏州人民茶餘飯後必聊之事。同樣被傳的沸沸揚揚的,就是好些人都瞧見了青竹的鬼魂,半夜裏哭泣着喊道自己是被冬菊害死的。

    因爲這事情被傳的太過瘋狂,剛剛傳到冬菊的耳中,寧珏便帶着衙役上門將她捉了回去。

    可是怎麼樣的威逼利誘,軟硬皆施,冬菊就是打死也不說。甚至很輕蔑地瞥着一衆人朗聲道:“我家夫人可是江蘇巡撫的

    外甥媳婦,你們這樣是沒有用的,我沒有做就是沒有做,我們家夫人也是清白的。若是你們再要如此,我便告訴我家夫人,讓夫人告你們毀謗的罪名。”

    顧泱泱是瞧見了一出活脫脫的狗仗人勢了,她不削一顧地揚揚嘴角。

    她早就知道冬菊什麼都不會說的,畢竟她身上可有什麼東西被餘晉芝抓着不放的東西,爲了保命,她是絕對不說是餘晉芝教唆的。當然沒有證據,她也不會承認就是她做的。

    所以忙活了半日,寧珏只能暫押冬菊了。

    寧珏故意讓她睡着南宮洵之前的屋子裏,倒是沒有任何人看守。

    人前冬菊倒是泰然自若的,可是人後,冬菊便慌張地好似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在房間裏來回踱步。

    她不斷的啃咬着自己的指甲,眼睛怯生生地瞅着周圍暗黃髮灰的牆壁。這時,不知哪裏來的嫋嫋白煙,冬菊瞅了一眼後,頓時覺得全身沒有力氣,軟綿綿地倒地不起了……

    不知過了多久,冬菊只覺得有隻冰冷的手輕拍着自己的臉頰,有人喚着自己的名字,那聲音好像是從地府中傳來的一般,飄渺且空洞,夾雜着冷颼颼的寒氣。

    冬菊緩緩睜開眼睛,待看清眼前之人時,整個人徹底的僵住了。

    一個披頭散髮,七孔流血,一身白衣白衫的女人,飄浮在半空之中。正是傳言中的青竹。

    此時冬菊已經嚇得臉色慘白,全身打顫,上下牙也不住打架。

    “我死的好慘啊,都是你害我的……都是你……”青竹陰森森的聲音響起。

    冬菊已經是淚眼婆娑了,她擺晃着雙手道:“不是我,不是我,我沒有害你,不是我害你的……”

    “不用說了……我要帶你走……人間沒有給我申冤的,我們去陰間找閻王評理……”青竹伸着慘白細長的手,就要去觸碰冬菊。

    冬菊連忙跪在地上連着磕了好幾個頭,說道:“青……青竹,不是我乾的……我……我也是迫不得已……”

    青竹一副不信任的模樣,說道:“就是你……都是你……走吧!井裏的水又冰又冷,我還在井裏等你呢!”當她冰冷的手拉扯住冬菊的衣袖時,冬菊再也堅持不住了,“哇”一聲哭了起來,抽抽噎噎道:“真……真……不是我……都……都是……夫人……夫人……讓我乾的……”

    青竹緩慢的搖着頭道:“你死到臨頭還想冤枉好人,我要告訴……告訴閻王,讓閻王勾去你的舌頭……”說着她還故意的伸出自己的鮮紅的舌頭。

    冬菊磕頭磕的更響,一直求饒着:“饒命……饒命啊……”

    裝扮成青竹的顧泱泱,此時強忍着將要笑出聲的歡喜心情,陰沉道:“你留着跟閻王說吧……”

    “青竹我錯了!我錯了!真的不是我,是餘晉芝,餘晉芝乾的!”冬菊情急之下不僅不結巴了,還敢直接叫她家主子的名諱。

    顧泱泱頓了頓,問道:“餘晉芝都幹了什麼?”

    都到了這個時候,冬菊也沒有什麼可以隱瞞的了,她立刻說道:“那日夫人給我一些乾花瓣

    ,讓我想辦法添在老爺花酒的酒中,我便買通了你,放到了酒裏,可是沒有想到老爺喝了就死掉了。後來才知道,夫人在老爺的藥中發了七日散。而夫人怕我將事情說出去,便給我服用了一種慢些的毒藥,每日給我一顆解藥,讓我不能毒發身亡,能夠聽她的擺佈。”

    “那玉婉是怎麼回事?”顧泱泱忙問道。

    “李大人怕事情牽扯到夫人,便買通了玉婉最假證,陷害南宮洵。最後就怕玉婉受不了審問,便讓我買通一個練家子,去給她下毒……”冬菊吸了吸鼻子。

    “你們真是好毒啊!”顧泱泱意味深長的說道,“還好及時發現了,不然現在玉婉真的來找你聊聊人生了”。

    冬菊聽道這裏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她猛擡起頭驚慌地問道:“你……你是誰?”

    顧泱泱還沒有開頭說話,門快速的打開,寧珏冷着臉道:“來人將兇手冬菊抓拿起來,顧神捕本官命你即刻將兇手餘晉芝捉拿歸案。”

    冬菊瞧見眼前的一衆人,頓時恍然大悟。她驚慌地睜大了眼睛:“你……你們……”眼眸中的驚恐變化成了怒意,“你們居然誆騙我!”

    “這叫做心理戰術,我們故意說南宮洵死了,讓你留在南宮洵所住的房間裏,本就相信鬼神之說的你,自然是更加心虛了。又之前傳言說看見了青竹的鬼魂,此時你見到我假扮青竹,就算是我們兩人身高體重有些詫異,一時驚嚇的你,自然也分辨不出我是真的是假的。還有,之前你在府中見到的青竹,也是我假扮的!”顧泱泱得意的挑了挑眉頭,繼續說道,“這就是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冬菊無力的癱坐在地,垂着頭什麼也不說了。

    “放心,你要你能指證餘晉芝,我會想寧大人求情的。畢竟你也是受害者。”顧泱泱安慰道。

    她從肖亮手中接過冬菊的證詞,遞在她的眼前,道:“你是想一個人死,還是想讓罪魁禍首繩之於法,你自己選擇吧!”

    冬菊眼含淚水,瞅了顧泱泱許久後,在那證詞上畫押了。

    因爲有冬菊的證詞,所以南宮洵的算是無罪釋放了,同時他的家族也得以保住。可是事情卻沒有那般的簡單,當顧探回來時,帶來的不是餘晉芝,而是一個噩耗,餘晉芝突然暴斃。

    顧泱泱瞧了瞧寧珏,又瞧了瞧白策,好像這件事情還沒有結束。

    “不管怎麼說,起碼南宮洵是無罪釋放了。”在重案組的祕密基地中,顧泱泱歡喜的爲自己斟滿了酒。

    寧珏卻冷着臉道:“他無罪釋放了,你倒是開心的很。”

    顧泱泱得意道:“當然了,我覺得我又再一次除惡揚善了。”

    白策魅惑的丹鳳眼裏也是歡喜的笑意,他接過顧泱泱遞來的酒,斟滿後道:“是啊,總是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大事。”

    寧珏周身圍繞着一層讓人不寒而慄的寒氣,冷哼一聲,不予多說的自飲了一杯酒。

    “而且,這可是我們重案組第一件大案。李軒德之死也算是告了一段落。來,我們喝酒。”顧泱泱領着頭,一飲而入。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