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90章 七日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90章 七日散字體大小: A+
     

    小丫鬟一聽如獲重罪的鬆了一口氣,低着頭倒退出去。

    寧珏笑的一臉諂媚,低聲說道:“大人今日這麼早來找下官,可是有什麼要事?”

    李長青不削地白了他一眼,問道:“寧大人真是貴人多忘事,昨日是今日要將我外甥遺孀所丟失的東西找回來,今日就不記得了?”

    寧珏面露難色,他說道:“李大人這才過了一日,下官還沒有找到線索……”

    寧珏的這句話還沒有說完,只見李長青大拍案大怒道:“這隻能說你寧大人辦事無能,這麼點小事也辦不好。”

    寧珏瞧着他大動肝火的模樣,忽然覺得有些納悶。就算是他和餘晉芝有不倫之事,或是心心念唸的惦記她的事情,這樣緊逼在寧珏身後要破案,或多或少的有些過於諂媚了。

    “是下官無能,下官定早些將被偷之物找回。大人不妨將所丟失之物再仔細地說說,興許裏面還有好些線索,能幫助找到那些被丟之物。”寧珏試探的問道。

    李長青眯着他那雙小眼,扭轉了下大拇指上的金鑲玉扳指,思量後,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貴重之物,只是一些金銀珠寶。”

    寧珏對這個李長青更加的懷疑了,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就讓他馬上找回來?

    “不過有一副畫,那畫是本官花了重價贈與外甥,他是極其歡喜的。哎,現在人走了,外甥媳婦睹畫思人,想着要將這畫焚在外甥的墳前,算是陪他去了。可是那賊人竟然將那畫偷走!”李長青越說越是惱怒。

    寧珏聽後黑眸子微斜着瞧了他一眼,俗話說,財寶在哪裏,心就在哪裏。原來他最關心的是那副畫。看來那副畫定沒有他說的那般簡單。

    “下官定會將那幅畫早日尋回的。”寧珏恭敬地對着李長青一禮。

    李長青陰冷着,不客氣道:“那真是要靜候寧大人的佳音了。”說罷,他拂袖而去。

    寧珏本是不快的臉上綻放出一個淡雅的笑容,惹得冷眼旁觀的白策有些不解,問道:“大人都不生氣的?”

    寧珏冷笑一聲:“狗咬人一口,人還能咬狗一口?”

    白策一愣,但隨後露出魅惑的笑容。

    “顧泱泱呢?”寧珏眼眸中少了方纔的冷漠,多了些和煦的暖意。

    “她去餘晉芝府中了。”白策說道。

    “或許,你可知道顧泱泱當時將那畫放到哪裏?”寧珏問道。

    白策搖搖頭道:“我只知道她是因爲大人你喜歡才特意拿回來了,之後放哪裏了,我真的不知道了。”

    “特意給本官的。”寧珏笑得更是燦爛,就連冷眉都彎了下來。他瞧見白策詫異的眸子,立刻說道:“竟然又拿回去,女人真是小氣。”一副怒氣不平的模樣,拂袖而去,可心中早就樂開了花。

    餘晉芝府中……

    因爲顧泱泱和白策將餘晉芝府中貴重的東西偷的一件不留,就連她的首飾匣子都帶走了。所以餘晉芝氣血攻心,躺臥在軟塌上,捂着心口直呻吟。

    這兩日顧泱泱沒有瞧見旁人,屏州的大夫倒是瞧了個遍。不但是屏州的,就是左右臨縣的有名大夫,像是扎堆的一樣都來了。

    每個大夫走的時候,卻格外統一,

    好像商量好的一般,又是搖頭又是嘆息的。

    顧泱泱就不明白了,不就是丟了些東西嗎,怎麼還瞧上大夫了?

    顧泱泱粗啞着嗓子,問向一旁和他一同打掃院子的小廝道:“青年人,大爺問你件事情?”

    那小廝也不過是十五六的樣子,長相到也算是清秀,眉宇之間透着樸素和憨厚,他微微一笑道:“大爺,不用這般的客氣,你就叫我小唐行了。你又什麼事情?”

    顧泱泱不客氣的叫了一聲小唐,然後問道:“這家的夫人不是前些日子還好好的嗎?怎麼這幾日就瞧上了大夫?”

    小唐神祕兮兮地瞧了瞧左右,說道:“大爺,你有所不知,這老爺死了,夫人每夜都會夢魘,又加上那日府中被盜,想來夫人是心疼的,害了心病了。哎,要是老爺還在就好了。”

    顧泱泱不懂這話,怎麼,難道李軒德還會什麼治心病的手藝?

    小唐瞧顧泱泱有些不解,又說道:“老爺他有心病,每次老爺犯病的時候,吃上自己配製的藥就好了。要是老爺在這裏,興許夫人吃上一顆老爺的藥,也就好了。”

    心病?李軒德有心臟病?

    顧泱泱忽然想起有一件事情,試探說道:“那還不簡單,找到老爺的藥給夫人吃上不就好了?”

    小唐很是遺憾的搖搖頭道:“自從老爺死了,就沒有人見過老爺的藥瓶了,那藥也不知去向了。”

    “小唐!你去把池裏的魚餵了。”遠處的管家,瞧見兩人直直杵在那裏,便厲聲道。

    小唐臉上好像見多鬼一般,尷尬的笑了笑,對顧泱泱說道:“大爺,我先去餵魚了,等着回頭跟你說。”

    顧泱泱瞧着他匆匆離開的背影,其實還有很多的事情想要問他,但一瞧到管家那張黑臉,便就嚥了回去。

    其實顧泱泱心中一直有個疑團,同樣是在怡紅樓喝花酒,酒菜是一樣的,可爲什麼南宮洵中了輕微的毒,而李軒德卻毒發身亡了?但今日和小唐的談話中,她好像有些眉目了,興許他是心臟病發了,但是卻也中了毒,所以人們以爲他是中毒身亡的。

    當然這些都是顧泱泱的揣測,畢竟李軒德的屍體早已被李長青火化,無從查證了。

    這時,顧泱泱瞧見冬菊大步流星的向着餘晉芝房中走去,眼神飄忽不定時,被顧泱泱查看個正着,一瞧就是見不得人的模樣。

    顧泱泱低着頭,揮動着手中的大掃把,快步地掃到了餘晉芝的房間的窗下,一手依着掃把,捶打着自己的腰肢,一副很累的模樣,耳朵卻早就豎的老高,偷聽着屋內的動靜。

    “夫人,這些沒有加七日散。”冬菊神祕道。

    “你當真?”餘晉芝氣若游絲道。

    “當真,夫人安心服用就是。”冬菊道。

    “你要是敢害我,你自己的小命也玩完了。”餘晉芝雖是有氣無力,但聲音裏還是透出了一股子陰狠,到和之前見面有些不像。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冬菊的聲音裏明顯的顫動了。

    七日散?爲什麼餘晉芝說她要是死了,冬菊就完了?

    顧泱泱食指沾了吐沫,輕輕地捅破了窗紙,透過捅開的小洞,顧泱泱能清楚的看見冬菊手中一

    個小葫蘆形狀的瓷瓶。

    待瞧見餘晉芝服用了瓷瓶中的小藥丸後,冬菊忙將瓷瓶揣到袖子中,急匆匆地出門了。

    顧泱泱瞧見她行到自己身邊時,黑眸子溜溜一轉,揮動手中的掃把,忽的一用力,掃到了冬菊的腳下。

    這一掃把來勢洶洶,冬菊瞧見想躲避時,已經來不急,腳下一個踉蹌,便向前撲去。

    一切都在顧泱泱的計算之中,她急忙伸手扶住了冬菊,帶着她一個漂亮的轉身,穩穩地站住了。

    冬菊一瞧是個老頭子扶住了自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猛將顧泱泱推開,厲聲道:“大膽的奴才,連我的油水都敢碰。”

    這冬菊本是餘晉芝的陪嫁丫頭,又從小服侍在她身邊。府中的人當然是禮讓她好幾份,平時又爲人兇狠,更加是沒有人敢得罪她了。

    顧泱泱一瞅她發火了,立刻跪倒在地,求饒道:“對……對不起,我只是瞧見姑娘要摔倒了,想扶你一把。”

    演戲當然是要演全套了,顧泱泱聲音自然也顫動了起來。

    冬菊不由分說的喊來了管家,道:“這個人是從哪裏來的?好生的無理,快將他趕走,不然我就去稟告夫人。”

    管家當然不能因爲顧泱泱而得罪了冬菊,他領命後立刻將顧泱泱連拉帶拽地趕走。顧泱泱爲了演技的逼真,不僅淚眼婆娑,還可憐兮兮地叫嚷着,什麼家裏就他一個勞力,兒子癱瘓,女兒弱智的,上有老母,下有妻兒,再下還有小孫子,不能失了這份工等等,天可憐見的鬼話。

    可最後還是被管家毫不留情地扔出了大門。

    顧泱泱氣憤憤地揉了揉摔痛的屁股,又撣去身上的灰塵。這是摔自己一個年輕人,要是真的摔一個年邁的老頭,此時那老頭,不骨折也重傷了。

    顧泱泱對着緊閉的大門猛吐舌頭,冷哼一聲,又狠狠地翻了幾個白眼,覺得心中不解氣,拾起了地上的石子就要向府中扔去。

    “老人家,有何冤屈就和本官說,冤冤相報何時了!”

    顧泱泱一回頭,一身白衣白衫的寧珏,雙手背後,笑眼流動的瞧着自己。瞬間怒意消失,臉上綻放出一個極其好看的笑容,開口道:“大人定能幫我做主?”

    寧珏很是鄭重的點頭道:“只要你又冤屈。”

    顧泱泱小嘴一扁,道:“我可冤屈了,比竇娥還冤!”

    寧珏行到她的身前,黑亮的眸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她的打扮,要不是方纔她那又吐舌頭又要扔石頭的舉動,寧珏到真難認出這人就是顧泱泱。

    “你不妨細細說來。”

    “咕嚕……”

    寧珏剛剛說完,顧泱泱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她不好意思的捂着肚子,比較早上走的急沒有吃飯,又幹了一早上的苦力,肚子當然會唱空城計了。

    顧泱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大人,我現在不僅是冤,還很餓。大人餓不餓啊?”

    寧珏怎麼會聽不懂她這言外之意呢!

    他收起了臉上的笑容,說道:“既然如此,那就先吃飯,再向本官所說冤屈吧。”

    顧泱泱一聽又飯吃,忙嚥了咽口水,扯寧珏的衣袖便走:“我知道哪裏有家好吃的,我帶你去。”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