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87章 一日不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87章 一日不見字體大小: A+
     

    清晨,嫋嫋升起的一抹薄霧,籠罩在和諧恬靜的屏州水鄉時,棲息在樹上的鳥兒,被一聲尖銳的聲音震飛一片,同樣被驚醒的還有整個屏州的老百姓。

    這一早上寧珏什麼事情都沒做,就只是聽餘晉芝絮絮叨,絮絮叨的質疑屏州的治安,和寧珏的管理。

    當然,面對餘晉芝,寧珏只是一副驚恐和義憤填膺的表象。揚言定是會盡快將賊人捉拿歸案。可是,當他李長青就沒有餘晉芝那般的好對付了。寧珏不僅僅要點頭哈腰,一臉賠笑,還要聽他的責備和訓斥,甚至對此寧珏只能是一個勁兒的賠不是。但在他的心中,早就將李長青殺了個千百遍,分屍了幾百塊。

    折騰完一早上的時候,寧珏卻還是覺得周圍一片死寂,好像是缺少了什麼東西。細細想來,顧泱泱居然沒有出現,這倒是讓寧珏倍感詫異。

    寧珏行到顧泱泱的首飾店裏,左顧右盼之後卻不見顧泱泱的身影,他拉過一旁的沙鶴問道:“今早上就你在此嗎?”

    沙鶴愣頭愣腦的點點頭道:“今日不是我巡街,所以我就在這裏看店了。”

    “哦,”寧珏思量了片刻後又問道:“這店中可有什麼事情發生?”

    沙鶴不明寧珏之意,歪頭想了一會,掰着手指道:“張家的二小姐今天來買了一支鐲子,東村的陳家下個月要娶媳婦了,今日來買的三金。還有鄰村的劉家小姐,簪子折了,過來修補簪子……”

    “不是這些,有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例如關於你家……”寧珏試探性的問道。

    “哦!你是說顧神捕!顧神捕都說了,過些日子大人要讓他幫助鄰村調查一樁殺人分屍的案子!”沙鶴很是驕傲的說道。

    “不是說顧探!”寧珏無奈說道。

    沙鶴撓着後腦勺,茫然不解地瞅着寧珏:“那大人是問誰?”

    寧珏英俊的臉上一層凝重的陰霾,他輕咳一聲,朗聲道:“顧泱泱呢?”

    沙鶴恍然大悟道:“哦,你說大小姐啊!”

    寧珏要是不說清楚,只怕就算是猜到夜裏,沙鶴也猜不到寧珏到底要問誰。

    “大小姐她昨日一夜沒有回來,清晨纔回來,然後又不知道去哪裏了!”沙鶴說道。

    寧珏冷眉一蹙,問道:“她一夜未回?你可知道去哪裏了?”

    沙鶴很真誠的搖搖頭道:“真的不知!大小姐出門從來不跟我們說去哪裏的!”

    既然找不到顧泱泱,寧珏只能先離去店裏。

    無得而返的寧珏,心中老是七上八下的,卻不知道原因。一個人默無目的的行在街道上,瞧見什麼都覺得不順眼。

    正在這時,肖亮急急忙忙地從遠處跑來道:“大人,刑部下來文書了,說南宮洵殺害朝廷命官,五日後處斬,全部家產充公。”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這頭找不到顧泱泱了,那頭五日後南宮洵就要處斬了。寧珏本就蹙着的眉頭蹙的更緊了,他沒有好氣道:“你今日有沒有見到顧泱泱?”

    肖亮微微一愣道:“早上來找過我們,說玉婉死了,要我們將這件事情傳遍大街小巷。”

    “什麼

    ?”寧珏要不是現在正站着,定是要蹦起來的。他甚是激動地拽着了肖亮的衣領道:“你說玉婉死了?什麼時候的事情?”

    這玉婉要是死了整個案子就更加沒有線索了,沒有證人了,如此一來南宮洵是必死無疑。雖說南宮洵之死寧珏到沒有多大傷心可言,可這裏面牽着的東西太多了。若是他一死,所有的事情就算是石沉大海了,就算之後找到了更加有力證據,想來翻案也不是那麼容易了。

    肖亮雖然不知道這層的厲害關係,可是當了這些年的捕快,大案小案的也查過很多,心裏跟明鏡似得知道,南宮洵是冤枉的,重要的證人就是玉婉。所以他能理解寧珏此時爲何這般的激動。

    “大人你別激動,雖然顧泱泱說玉婉死了,但是瞧她那樣子,倒也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幫南宮洵洗清冤屈。”肖亮小心翼翼地掰開寧珏的手指。

    寧珏聽後僵硬的臉色見緩,可聲音仍然是冷冰冰的:“那你知道她去哪裏了?”

    “不知道!”肖亮乾脆利索的說道。

    寧珏臉色又瞬間的難看,問道:“她有沒有說去哪裏了?”

    “這個她也沒有說。”肖亮臉色有些尷尬。

    寧珏強忍着心中怒火,甚是無奈道:“要是碰見她,讓她來找本官。”

    這一日下來,寧珏心神不寧的瞅準窗外的日頭,從正午高掛於天,直到沒入西山,寧珏徹底成了熱鍋上的螞蟻了。

    щщщ¤ тt kдn¤ co

    他瞧見白策回來了,一個箭步衝上去道:“走,你速度快!本官寫些通緝令,你貼出去。”

    “通緝令?通緝誰?”白策瞧寧珏神色不好,想必是出了大事。剛剛摘下的繡春刀又重新帶上。

    “通緝顧泱泱!”寧珏拽着白策進了書房。毛筆上蘸滿早就研好的墨,提筆就要寫時,白策攔住了他問道:“顧泱泱犯了什麼事了?”

    寧珏臉上異常的難看,聲音冷若冰霜道:“她一日未見人影,本官還要找她商量要事,她太不負責了!”

    “不負責你就寫通緝令?通緝我什麼?殺了你全家還是刨了你祖墳?”顧泱泱清脆的聲音響起時,寧珏的一顆心終於安穩了,可是隨之而來的是不可言喻的憤怒。

    他甩開手中的毛筆,出門找顧泱泱就要理論一番,可一瞧見顧泱泱,寧珏頓時驚訝的倒吸一口氣,結結巴巴道:“你……你的臉……”

    此時的顧泱泱一身深灰色的家丁衣服,嶄新的家丁帽,一看就是今日發的。她臉上貼了一片花白的絡腮鬍,爲了突出年齡特徵,顧泱泱故意佝僂着身子,雙眼微眯着露出老態龍鍾的迷離之色。根本就沒有了之前少女的色態,完完全全就是一副中老年的模樣。

    顧泱泱笑臉盈盈的粗着嗓子道:“寧大人,一日未見,別來無恙啊!”

    寧珏嘴角一抽,道:“你怎麼把自己打扮成這副鬼樣子了?”

    若不是之前顧泱泱用原來的聲音說話,寧珏真的就算是與她擦肩而過,也不一定能認出是她。

    顧泱泱直起了身子,得意地上前拍了拍寧珏的肩膀道:“是不是裝的很像!”

    像是很像,可是寧珏卻真的不知道她要

    做什麼,他蹙着眉頭問道:“你這是要做什麼?”

    顧泱泱左顧右盼之後,神神祕祕地將寧珏拖到書房中,本來書房中的白策瞧見顧泱泱也嚇了一跳。

    顧泱泱很是歡喜他們倆個的反應,她快速地揭去臉上的鬍子和帽子,露出一頭的秀髮,恢復了女兒家的模樣,毫不客氣地坐到椅子上道:“快餓死我了,小寧寧你這裏有沒有可以吃的東西?給我點,我今天都幹了一天的活了!”

    寧珏冷蹙着眉頭,不悅地瞧了她好一會道:“你今日到底去哪裏了?”

    顧泱泱給自己到了一杯茶,大口飲入卻不覺得過癮,直接嘴對着茶壺嘴飲用。

    白策瞧她倒真的是很累很餓的模樣,輕聲道:“我去給你準備點吃的。”

    寧珏黑着臉,一把搶過顧泱泱手中的茶壺道:“空着肚子和涼茶,你想拉肚子?”

    “你別管我,我快要渴死了,還在乎什麼拉不拉肚子的!”顧泱泱搶回了寧珏手中的茶盞,繼續猛灌。

    寧珏黑亮的眼眸中涌動着淡淡的笑意,聲音中略帶責備道:“你今日一天不好好當值去哪裏瘋了?”

    顧泱泱大而透亮的眸子裏劃過狡黠之色,說道:“大人你猜我今日去哪裏了?”

    寧珏白了她一眼道:“你說這話定不是個好地方。”

    顧泱泱擺了擺食指道:“我真的去了個很好的地方,還得到很重要的線索!”

    “哦!”寧珏一下子被她挑起胃口,問道:“你找到了什麼線索?”

    顧泱泱小聲說道:“昨夜你不是說李軒德死的太蹊蹺了,可是他的屍體早就被餘晉芝火化了,於是我就想可能餘晉芝家中定會有一些重要的線索,我便又潛入了她家中。還好之前給她下的迷香藥力還沒有過去。”顧泱泱頓了頓又說道,“你知道我在她家看見什麼了?”

    寧珏不解的問道:“你碰見誰了?”

    顧泱泱壞壞的一笑,神祕兮兮地對着寧珏招招手,聲音裏帶着幾分陰森,繼續說道:“餘晉芝的貼身侍女冬菊正在燒冥幣。”

    “燒冥幣?”寧珏眼眸正圓,聽得更加仔細了些。

    “是的,我當時就覺得不太對勁,於是躲在假山後面上前察看,就聽見冬菊很是懼怕的說着,不要找她索命,殺了她不是冬菊的本意,都是餘晉芝指示的,等等。”

    寧珏更加來了興趣,忙問道:“她有沒有說殺了什麼人!”

    顧泱泱被他焦急的模樣逗樂了,笑着說道:“我聽道最後才聽明白,原來這這冥幣是燒給青竹的。我就想着既然她都說出來了,那就將計就計讓她說的更多,然後我就劈頭散發的到了冬菊面前,裝鬼嚇她。”

    說道這裏,顧泱泱得意的揚了揚下巴,寧珏眼眸裏笑意更濃。她確實能做出這事,而整個屏州也就只有她能做出來了。

    “之後呢?”寧珏問道。

    “之後我從她嘴裏套出,原來不單單是青竹,這次玉婉的被害也是餘晉芝乾的。”顧泱泱話剛剛說完,寧珏立刻開口道:“青竹和玉婉的事情既然都是餘晉芝乾的,想來李軒德之死也和餘晉芝脫不了關係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