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82章 發現青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82章 發現青竹字體大小: A+
     

    他一聲“退堂”完全沒有顧及李長青的感受,李長青剛要發火,寧珏冷着黑臉道:“閒雜人員立刻離開,若再逗留,視爲同夥,一同關入大牢!”

    寧珏這話就是說給李長青聽的,要知道強龍不壓地頭蛇。再怎麼說,屏州還是寧珏的地方。所以李長青還不能輕舉妄動,此時他也只能怒哼一聲,拂袖而去了。

    待顧泱泱腿上的南宮姓氏的掛件被拖走,她屁顛屁顛地行到寧珏的面前道:“多謝大人相救。”

    顧泱泱是真心實意的道謝,但是寧珏卻沒有要接收的意思,反而臉色更加難看道:“你就不能有點女子的矜持嗎?朝堂之上摟摟抱抱地成何體統!”

    顧泱泱這算是熱臉貼在冷屁股上了,她蹙着眉頭道:“是他要抱我的,幹嘛又說我!”

    “你要是真心躲着他,以你的身手,他還能抱的住你嗎?”寧珏怒氣中夾雜着酸溜溜的味道。

    顧泱泱瞪着一雙杏眼,氣不打一處道:“你真是不可理喻!”

    “辱罵朝廷命官!明日起停職反省,這件案子不用你調查了!”寧珏朗聲道。

    顧泱泱真想揪住他的衣領,在他英俊的臉頰上狠狠地來上一拳:“你不讓我調查這案子,你也別想加入重案組!”

    正當兩人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時,怡紅樓的老鴇子慌里慌張地跑了進來,神色格外的驚恐道:“顧……顧捕快,青竹……青竹死了!死了!”

    還是臉紅脖子粗的兩個人,一聽見青竹死了,瞬間臉色泛白。

    在老鴇子的帶領下,顧泱泱和寧珏來到怡紅樓的後院水井旁。顧泱泱一面查看這水井周圍,一面聽着老鴇子低泣道:“今日柳煙讓小丫頭來打水,小丫頭瞧着井裏有頭髮一樣的東西,便趴在井邊查看,就……就瞧見了青竹了!”

    顧泱泱瞧着一旁已經泡的有些發漲的青竹,她雙眼睜大,無限放大的瞳仁裏滿是驚懼,額頭上還有深陷的傷口,已經泛白,肉也翻了出來。

    井的周圍有明顯的血跡,井內壁上也有斑斑點點的血跡,顧泱泱順着地上的血跡,尋到一塊尖銳的石頭,而這石頭上沾上了已經暗紅的血。

    顧泱泱帶上自制的手套,拿起石頭,在青竹額頭上的傷口比量了一下,傷口的和那石頭上的尖銳完全的吻合。

    顧泱泱擡頭瞧瞧寧珏,寧珏跟她對視後贊同地點點頭。

    顧泱泱在青竹肚子上輕輕地摁了摁,又瞧了瞧她的指甲,然後輕嘆了一口氣,說道:“井壁上和地上的血跡是死者受傷時流出的。按照井內壁上斑點狀的血跡可以斷定,死者是頭部受傷,在流血不止的情況下被人扔到井裏的。通常來說,人死後扔到水裏,肺中是沒有水的,而在水中溺死的人,肺中是有水的。我剛纔摁了她的肚子,有水從她的口鼻中流出,還有,你瞧她的指甲都斷了,說明死者死前奮力的掙扎過。所以,死者應該是被人傷後再扔進井裏溺亡的!”

    “那這個兇手會是誰呢?”寧珏蹙着眉頭問道。

    顧泱泱忽的眼前一亮,“咦”了一聲。她瞧見在

    青竹一身鵝黃色紗衣的裙襬處有一塊紫色的布頭。她拿起布頭在青竹的身上細細打量一番,她裏面是玫紅色的抹胸,外面是鵝黃色的雲紗長裙,全身上下沒有紫色的布,這布想來可能是兇手遺留下的。

    顧泱泱立刻將布頭給老鴇子看,忙問道:“你識不識得這布頭?”

    老鴇子細心地瞧着布,說道:“這布頭可是很名貴的蜀錦,我們這些平民百姓一定是買不起的。”

    “哦?”顧泱泱眉頭緊鎖,思索好一會兒後,她叫來寧珏站在自己面前,而自己站在井旁。她說道:“你推我一下。”

    寧珏沒有明白她的意思,愣怔地瞧着她。

    顧泱泱又說一遍:“你現在想象你自己就是兇手,你現在要推我到井裏。”

    寧珏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查案的,他蹙着眉頭道:“這樣的事情也能拿來說笑?”

    顧泱泱厲聲道:“我讓你做你就做好了,哪裏這麼多廢話!”

    老鴇子大驚的瞧着顧泱泱,在屏州能這般囂張對待寧珏的,想來也就是顧泱泱了。

    寧珏擔心自己真的會將顧泱泱推到井裏,只好虛張聲勢地推着顧泱泱,以作應付。

    顧泱泱立刻不悅道:“你個大男人能不能用點力氣,你是沒吃飯還是腎虛了!”

    寧珏被他說的頓時不快,冷着臉,用盡了全身力氣狠狠地將她推到井裏。顧泱泱被着猝不及煩地一推,下意識地拽住了寧珏的衣袖。

    只聽“嘶”地一聲,寧珏的一整袖子被扯掉。可就是這樣,顧泱泱還是一猛地力氣掉入井裏。

    寧珏一見不妙,上前扯住了顧泱泱的胳膊,自己卻被那一猛地力氣拽到井裏。

    一旁的老鴇子見事不好,立刻上前抱住了寧珏的腰肢,喚來護院的龜公,協力將寧珏和顧泱泱拉出了井裏。

    剛一被拉上來,寧珏快速上前抓住了顧泱泱的肩膀,關切焦急地詢問道:“你有沒有受傷?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顧泱泱倒是沒有在意他的關心,笑臉盈盈道:“我知道這塊布是兇手衣服上哪個位置的了!”說着她便將寧珏的那隻袖子在他眼前晃了晃。

    一霎時,寧珏的臉已經鐵青的沒有了人色,他眉頭豎了起來,怒氣洶洶道:“你是這麼查案的?你不知道這樣很危險?你有沒有考慮到別人的感受?”

    說完他甩開顧泱泱的肩膀,怒髮衝冠地走了。

    顧泱泱被他搞的一頭霧水,愣在原地,彷彿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被罵了?

    撲哧一聲,一旁的老鴇子笑出了聲音,打趣道:“畢竟是風華正茂之時!”

    顧泱泱不解的瞧着老鴇子,詢問道:“什麼意思?”

    老鴇子笑臉如靨道:“我一直聽說寧大人至今未曾娶親,我還當他是斷袖之人,今日一見想來他的好事將近了!”

    顧泱泱是直爽之人,老鴇子這拐着彎抹着角的暗指,更加讓她二丈的和尚,摸不着頭腦了。

    “啥意思?你說明白一些!”顧泱泱問道。

    老鴇子無可奈

    何地笑着說道:“姑娘是真的不知道嗎?大人喜歡你!”

    顧泱泱倒吸一口氣,忽然腦海中又迴響起,那日醉酒時寧珏的話“我喜歡你,我很喜歡你!”

    顧泱泱覺得自己臉頰已經僵硬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環境帶來的視覺刺激引發生理的反應,她的心臟已經快要跳出胸膛了,而臉上的熱已經演變成全身的燥熱了,惹得自己口乾舌燥的慌,她不敢再在這怡紅樓逗留了,怕自己會做出什麼讓自己倍感丟臉的事情。於是跟老鴇子說了幾句後,匆匆地離開了。

    這一次的心跳倒是被往常來的生猛一些,直到半夜裏,心臟還是跳個不停,甚至在這寂靜的夜晚,都能聽見它跳動的韻律了。

    “這樣不行,早晚就會跳出心臟病的!”顧泱泱已經全無了睡意。

    既然沒了睡意,她只好穿上衣服,出去運動一下,找找久違的睡意。

    藉着月光,顧泱泱瞧着手中那塊紫色的布頭,卻是閃爍着點點星色,一瞧就是好貨色。忽的頭頂傳來一個極其魅惑的聲音:“夜裏不睡覺,拿着布頭是要去做衣衫嗎?”

    顧泱泱對這個聲音太過熟悉,她歡喜地擡頭道:“你又不睡覺出來偷東西?”

    這說話的正是白策。

    白策輕輕一躍,從高樹上如蝴蝶一般翩翩停在顧泱泱面前,好看的丹鳳眼中盡是笑意,說道:“寧大人讓我來查一些東西。”

    顧泱泱一聽寧大人,剛剛見緩的心又開始鏗鏘有力的跳動了。她輕咳一聲,掩飾着內心的不安定道:“他來讓你查什麼?”

    白策只是淡淡一笑,不言語。

    顧泱泱跟白策相處也有些時日了,怎麼會不知道他的性格。只要是有人讓他守口如瓶,他就是嘴巴爛掉也不會泄漏一星半點的。

    顧泱泱語重心長道:“你現在雖然是衙門的人,但是現在你也是我第一神捕的人,就連寧珏都是我的人,你們現在要瞞着我這個當頭兒的,你們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裏了?”說着顧泱泱猛挑眉頭。

    白策笑意更濃,道:“其實我出來時大人囑咐過,若是碰見你一定要如實回答,不然不會有我的好果子吃,這樣看來,寧大人真是料事如神!”

    顧泱泱滿是笑意的眸子漸漸冷卻,聲音裏也夾雜着寒風凜凜:“你信不信我明日讓你去看屍首?快說,你要去查什麼?”

    白策瞧着顧泱泱笑容更加燦爛了,輕聲道:“真是怕了你了,寧大人讓我去查查李長青和李軒德的關係,還有李軒德的家世!”

    “這樣看來寧大人也不是很相信南宮洵就是殺人兇手!”顧泱泱摸着下巴道。

    “是的,寧大人斷言這件事情南宮洵只是成了代罪羊,可是李長青要這般草率的殺了南宮洵,定是南宮洵知道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白策說道。

    不可告人的事情?

    “糟了!”顧泱泱突然驚呼起來,倒是把白策下了一跳。

    顧泱泱慌張道:“快去牢房,南宮洵有危險!”她顧不得解釋,一躍跳到了白策的背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