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80章 晴天霹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80章 晴天霹靂字體大小: A+
     

    他一身上等的綢緞,不知是摔下來時的衝力,還是跟別人有所拉扯,衣衫不整,赤裸着上身。

    寧珏反應敏捷地迅速衝近青樓,向着二樓奔去。

    顧泱泱立刻蹲在男子的身邊,伸手在他的鼻下試了試,可惜沒有氣息了。她眯着眼眸瞅着青樓的二層。要是這個距離,除非是頭朝下的摔下來,要是這樣摔下來最多也就是一級傷殘,絕對不會這麼痛快的摔死了。

    顧泱泱將視線轉到那男人的臉上,他這種死狀完全就是中毒而死的表現。

    “咦!”突然顧泱泱從那男子的發中找到一片枯萎的花瓣。她從懷中掏出手帕,用手帕拿起那花瓣,放在鼻尖上嗅了嗅,居然是夾竹桃。

    這東西可是含有劇毒的,難道他是被這個東西毒死的?

    正在這時,寧珏在青樓二樓急促地叫着顧泱泱。

    顧泱泱將那夾竹桃的花瓣揣在懷中,迅速地跑到二樓。

    剛剛進到那充滿着春光無限好的暖閣,顧泱泱打量着周圍,桌子上東倒西歪的酒瓶,還有幾乎沒有動過的飯食,還有一個顫動蜷縮在牀上一角的紅紗長裙的女子。

    寧珏冷着臉,揹着雙手站在她的面前。

    顧泱泱上前問道:“她就是目擊者吧?她有沒有說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寧珏很是無奈地指了指她道:“你來吧!”

    顧泱泱不明白他的意思,她上前詢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女子好像沒有聽見她的話,嘴中含糊的喃喃自語道:“好多的蝴蝶,不是蝴蝶,是蜻蜓,不是蜻蜓,是星星,對!是星星……”

    她回答的完全不是顧泱泱所問的,她提高了聲音又問道:“案發時你都看見什麼可疑的人了?你放心大膽的說,我是捕快,我一定保護你的安全!”

    那女子用眼角偷偷地瞄了瞄顧泱泱,迅速地低下頭,驚恐地說道:“別帶我走,我還沒有死,鬼大王別來抓我……”

    顧泱泱被她弄的一頭霧水,身旁寧珏冷着聲音道:“方纔我問到她時,她也是這樣不知所云。”

    看來此時從她的身上是不能找到什麼證據了,顧泱泱只能從周圍的環境中來找一些線索了。

    顧泱泱瞧着桌子上的那些飯菜,忽的說道:“這個房間裏應該是四個人的,你瞧桌子上有四雙筷子!”

    寧珏一瞧,確實向顧泱泱所說的那樣。

    “這裏有除了死者還有這個瘋瘋癲癲地女子,還有兩個人逃走了。”顧泱泱說道。

    “想來有一個還在這裏。”寧珏很確定的說道。

    顧泱泱不解的瞧着他道:“你怎麼知道?”

    寧珏笑得詭異,輕聲道:“你有見過三個男子來青樓直請一個女子的嗎?”

    顧泱泱又不傻,這話中暗含的意思倒是能聽出。她不削地白了他一眼,道:“切,看來寧大人經常來這煙花之地。禽獸!”

    寧珏一愣,輕嗤一聲道:“男人要是不來這種地方,要不就是不正常,要不就真的是衣冠禽獸了!”

    顧泱泱沒好氣的對着他很翻一個白

    眼,道:“我去問問老鴇子,你將這個女子先帶回你府中!”

    寧珏帶着那女子走後,顧泱泱迅速地找到了老鴇子,看看有沒有什麼重要的線索。

    原來,被帶走的女子叫做玉婉,而死亡的那個是江蘇巡撫外甥,名叫李軒德。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這幾日要去京城,路過了屏州,便住了幾日,這一住便客死異鄉了。

    而跟玉碗一同的女子叫做青竹,可是自從李軒德死後,她便不知了去向。

    顧泱泱一開始以爲老鴇子是有意要將人藏起來,可老鴇子驚慌地解釋,本就出了這樣的事情客人不敢再來了,都說青樓女子殺人了,自己又怎麼會隱藏那個跟自己沒有半點血親關係沒有的青竹。

    顧泱泱仔細想來倒也不是沒有道理,畢竟做她們這一行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那另一個喝花酒的是誰?”顧泱泱問道。

    老鴇子一五一十的說道:“另一個是這裏的常客,南宮家的公子,南宮洵!”

    顧泱泱一聽這個名字,忽的腦袋就像是缺氧一般,空白了一片:“你方纔說是誰?”

    老鴇子瞧着顧泱泱臉色慘白的難看,不敢怠慢的謹慎說道:“是,南宮老爺家的公子,南宮洵!”

    真是一個晴天霹靂啊!

    “那他人呢?”顧泱泱急忙問道。

    老鴇子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小心翼翼地說道:“小人真的不知道他去了哪裏。我以聽見說有人摔死了,我就衝進了屋裏,出來瞧見玉碗,旁人都沒有人瞧見!”

    “你可知道他們都說了什麼?或是有沒有發生真吵?”顧泱泱問道。

    這個問題倒是被上一個問題還難以回答,她皺着那張粉黛氣甚濃的老臉,道:“大人啊,我們是張開門做生意的,怎麼會去偷聽人家客人的私事呢!就算是我們家的姑娘知道了些什麼,也不會輕易說出去的。有時候弄不好是要殺頭的!”

    老鴇子的這話倒也說的實在,禍從口出。

    “你真的沒有見到南宮洵?”顧泱泱有重新詢問了一遍。

    老鴇子誠懇道:“沒有,小人可以對天發誓的!”

    這時顧泱泱回想起那李軒德,一看就是醉酒的模樣,想來那個南宮洵也一定是醉酒的很。興許他就是殺人的兇手,或許他此時成了被害者也是說不定的!

    “這些日子你先不要開門做生意的好,還有,你要是想起什麼可疑的人,或是找到了青竹,你及時過來告訴我。”顧泱泱叮囑完了之後,快速地離開了青樓,向着南宮洵的府中疾奔而去。

    到了南宮洵的府中,任憑顧泱泱如何叫門,南宮府中的人就是不開,這讓顧泱泱更加覺得裏面定是有什麼不可見人之事。

    最後顧泱泱四處尋了一下,找到相比之下最矮的一堵牆,倒退幾步,風馳電掣地向前衝去,猛地身子向上一躥,顧泱泱翻牆而入。

    她憑着上次南宮洵帶着自己印象,躡手躡腳地向南宮洵房間行去。還沒有行到他的房間,只聽見另一個房間裏傳來斥責的聲音:“你這個沒有用的東西,我南宮錦怎麼就生

    了你這樣的兒子!”

    原來是老子在訓兒子!

    顧泱泱心中大呼,太好了!輕手輕腳地行到那房間門前,豎着耳朵仔細聽着裏面的動靜。

    “爹,你說怎麼辦?”南宮洵聲音裏明顯的驚慌不定。

    “事到如今怎麼辦?你去投案自首吧!”南宮錦無能爲力道。

    這樣說來,南宮洵還真是殺害李軒德的兇手了。

    “爹,你想想辦法啊,我不能就這麼投案自首了!”南宮洵哀求道。

    顧泱泱一腳將門踹開,厲聲道:“南宮洵,你涉嫌與一樁謀殺案有關,現在不是非要讓你說,但是你所說的話將會成爲呈堂證供。”

    南宮洵明顯沒有想到顧泱泱會突然的出現,他驚訝的眼睛都凸出來了。

    “泱泱,你怎麼會來?”南宮洵凌亂的發,衣衫不整,眼神渙散,根本沒有了起先認識時候的英俊瀟灑,風流倜儻。

    顧泱泱莫名火冒三丈,她厲聲道:“請叫我顧捕快!我問你,李軒德死的時候你在哪裏?”

    不知是顧泱泱的氣勢,還是他做賊心虛,南宮洵居然嚇得臉色鐵青,支支吾吾半天沒有說出話來。

    一直冷眼旁觀的南宮錦開了口:“顧捕快有勞了,犬子方纔還要去報官!犬子差點就毒害身亡!”

    顧泱泱一愣,這倒是一個好藉口,想聲明自己是受害人!她冷哼一聲道:“毒害身亡?可你分明好好的?”

    南宮洵將衣袖擼了上去,白皙的皮膚上出來點點的紫斑,他聲音顫抖道:“我真的差點被毒害了!”

    顧泱泱細細查看他胳膊上的紫斑,再瞧瞧他的眼眸和舌頭,卻是有中毒的跡象。她蹙着冷眉問道:“你可知道下毒害你的是何人,爲何要害你?”

    南宮洵怯生生地瞧了他爹一眼,他爹緩緩地點了點頭,好像同意了什麼,南宮洵才放心說道:“我不知道是誰毒害的我,但是我想這事情要和買賣官職有關係!”

    “買賣官職?”顧泱泱眉頭蹙的更緊了些。

    她可是知道這個買官賣官之事並非是一件殺人的小事,這裏面可是牽扯了朝堂之事,如果是事情一旦揭發,牽連之人也不是兩三個那麼簡單。

    “你說的這事情可不是開玩笑的?”顧泱泱有些不敢相信。

    南宮洵堅定地點頭道:“此事千真萬確!今日李軒德是來找我借錢的,一開口就是一萬兩。說這個錢定不會少了我的,待他完成大事,定會有我的好處!”南宮洵頓了頓繼續說道:“我一開始以爲他是要做什麼大生意,畢竟他母舅就是江蘇巡撫,幫助了他,一定不會少了我們的好處。可是到了後來他喝醉了,說出他要那這錢去買官,還是一萬兩能買個很大的官職了,到那個時候他就要提拔我,讓我也買官噹噹!說道這裏他……”南宮洵面露懼色,“他忽然口鼻竄血,人也面得神神叨叨的,好像是被鬼附身一般,最後竟然撲到在我面前,死了!當時我害怕,於是,於是就順着怡紅樓的後門跑了回來。剛回來就聽見李軒德墜樓身亡了!泱泱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殺人,真的沒有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