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78章 忽然之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第一萌探 - 第一卷 萌探駕到_第078章 忽然之間字體大小: A+
     

    顧泱泱可不想用牛刀殺雞的,她剛想開口拒絕,只聽那個小男孩有說道:“我有錢的,我攢了一些錢,你瞧瞧夠不夠。”

    他從懷中掏出一個皺皺巴巴的黃色油紙,小心翼翼地打開後,裏面是三個銅子。他眼含着淚水道:“求求你們就幫我找找吧,找不到,我回家,我爹一定會打死我的!”

    顧泱泱和白策一對視,兩人同時嘆了一口氣,瞧在他這邊的誠懇,顧泱泱也要幫助他。

    顧泱泱詢問了丟牛的時間地點後,便和白策兩人去到後山尋找牛。

    可那個小孩說的地方說大也是不大,說小也是不小的,尋找一頭牛還是有些難度的,正在兩人撥開兩面的草,喚着牛時,白策瞧見顧泱泱頭上的髮簪,邪魅的笑道:“這就是寧大人送你的髮簪了?”

    起先顧泱泱只是抱着興許帶上髮簪就能想什麼事情的心態,但是後來發現這個髮簪還是很好用的,也就繼續用着。這時讓寧珏這樣一說,有些難以言表的尷尬,她伸手想將髮簪摘下來,卻被白策攔住了。

    他笑容和煦如春風,道:“摘了幹嘛?帶着多好看啊!”

    “帶着幹嘛啊,我帶着你們就會尋得機會笑話我!”顧泱泱太明白了,這些生活在沒有娛樂沒有網絡的古代人的那種八卦的心。

    白策很誠懇道:“我可是沒有笑話你啊,我是真心覺得這個髮簪適合你!寧大人倒是很會選。”

    顧泱泱歡喜的問道:“真的?我帶着好看?”

    白策點頭道:“好看!”

    這時不遠處的溪邊,一對濃情蜜意的聲音傳來,聲音不是很大,但是卻還能聽的清楚。

    女的問道:“你瞧我好看嗎?”

    男的回答:“好看,可好看了!”

    女的問道:“你喜歡我嗎?”

    男的回答:“喜歡,可喜歡你了!”

    顧泱泱嘴角含笑,以前她一直認爲古代是含蓄的,除了出來盲婚啞嫁之後,自由戀愛可是大逆不道的。可是沒有想到,古代竟然也有自由戀愛,並且還讓自己給撞上了。

    可是這個畫面總是覺得太熟悉,好像是在哪裏見過!

    小說?電視劇?電影?

    忽然顧泱泱腦海中閃過一個畫面,寧珏將簪子插在自己的發上,面如三月春風一般,說着:“我喜歡你。”

    顧泱泱頓時身子僵硬,除了一口一口的倒吸氣外,腦子居然是一片空白。

    白策瞧着木若呆雞的顧泱泱,輕輕地拍着她的肩膀問道:“你怎麼了?泱泱?”

    “原來,原來是真的,我只當作是那個老太太老年癡呆,定是認錯人或是記錯了事情,可是這居然是真的!”顧泱泱就像是被魔怔一般,喃喃自語道。

    白策瞧着顧泱泱這時的狀態格外的不好,猛拍她的臉頰,一聲一聲的喚着她的名字。可是她那一雙大眼只是楞怔怔,直勾勾地盯着遠方。

    忽的一個碩大的深褐色的牛影子,緩緩從草叢中行來。這才拉回了顧泱泱的神來。她生怕驚了牛,小心翼翼地行到那個牛的身

    邊,瞧着和那小孩敘述的一樣後,將它拉住。再交給那小孩,這件案子算是結束了。

    可沒有想到,事情是結束了,顧泱泱有恢復到那個被魔怔的模樣了。

    一路上,白策緊緊地跟着顧泱泱,所以的注意力都停留在她的身上,生怕一個不留神,她就不知道去向。

    白策猜測她是生病了,本想着要將她送回家,可是將將行了一般,顧泱泱便撒腿就跑。這可把白策嚇得不輕。

    他一個躍起停在了顧泱泱的身前,問道:“你要去哪裏?”

    顧泱泱一副嚴厲的模樣,朗聲道:“我要跟他說明白了,我顧泱泱現在是以事業爲重,暫時不想談情說愛!”

    白策被她說的茫然不解:“暫時不想談情說愛,寧大人跟你說過什麼?”

    顧泱泱慌亂地捂住了自己的嘴,說道:“沒有,沒有,他沒有跟我說他喜歡我,他什麼也沒有說!”說完,顧泱泱便快步向着寧珏的家行去。

    白策早就聽明白了她含糊其辭了,他笑的嫵媚動人,可是眼眸中卻帶着一些失落。

    瞧着顧泱泱越走越快,白策立刻上前追去。

    可誰曾想,顧泱泱這條街還沒有走到一半,好多的街坊鄰居,手中拿着寧珏所寫的告示,紛紛上前見顧泱泱圍了一個水泄不通。

    衆人都你一言,我一語的。

    “顧捕快啊,我家的旺財不見了,你們第一神探給我找找吧!”

    “泱泱啊,我家昨日裏丟了兩隻大鵝,我覺得一定是被人殺了,你幫我找出殺鵝兇手吧!”

    “顧泱泱,這些日子裏我家母雞下的蛋,老是少兩隻,你幫我找找,瞧瞧誰拿了我家的雞蛋!”

    ……

    大家七嘴八舌的,都是要來找顧泱泱報案的,可是所報之事全是丟雞少鴨的瑣碎小事。

    不單單是顧泱泱收到這麼多的瑣碎之事,就算在外面巡邏的衙役們都會碰見這樣的事情,還有甚者,還有幾個老太太請他們來自己的家中幫忙修修補補。

    顧泱泱最大的弱點就是耳根子軟,聽不得人家說軟話,更加聽不得人家稱讚的聲音。顧泱泱一來二去的幫助他們找到了丟的雞鴨,大家一兩句吹捧,顧泱泱就飛上了天,不管是什麼樣的案子顧泱泱都接手。

    顧泱泱是樂得屁顛屁顛地,可是她下面的一衆人已經累成狗了。

    白策坐在店裏,捶着痠痛的腰肢,悶悶不樂道:“再這樣下去,我們就會被累死了!”

    沙鶴道:“不是說有大案子嗎?怎麼覺得好像天天給人當孫子?”

    兩人說完望向還在記錄案情的顧泱泱,只見她面帶桃花的,笑的格外的親切。

    白策無心的說了一句:“真想把她打暈了!”

    沙鶴聽聞後一把拽着了白策的衣領,目露兇光道:“你要是敢動主子一指頭,我沙鶴一定將你碎屍萬段!”

    白策嘴角猛地抽搐起來,尷尬道:“只是說笑,說笑!”

    正在這時,街道上傳來一片驚歎的聲音,和議論紛紛的聲音。一衆人齊

    刷刷地驚目欲裂,下巴都快要掉地上了。顧泱泱順着他們視線望去,眼前頓時一亮。

    只見一直全身鍍金的馬車,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直晃得人們睜不開眼。那兩匹高頭大馬也是格外的俊麗,通身黑毛油光光的發亮,就連馬頭上的轡頭和嚼環也都是金子打造的,就連馬蹄鐵都鍍了一層金。

    那馬車沒有停下的跡象,也沒有要加快的意思,就這麼一直緩緩地,慢悠悠地向前行。兩旁行路的人,輕易地就能追上了。

    顧泱泱好像已經猜到他這樣的動機了,她倒是見過很多炫富的,還真是沒有見過這樣炫富的!她彷彿看到裏面的那人,錦衣華服,一身土豪金,連牙都是金光閃閃的。

    只見一隻戴滿戒指寶石扳指的白皙玉手,輕輕掀開車簾,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勞駕,叨擾您一下,你可知寧知府的家在何處?”

    一個極其謙和斯文的聲音,倒是和這浮誇的炫富很不相符。

    顧泱泱一聽這個人是要去寧珏府中的,一下子更加有興趣了。待馬車緩緩走了一段後,顧泱泱快速地緊隨今後。

    辦法不怕老,管用就行!

    顧泱泱想要知道他們說什麼,當然就是要偷聽了。

    可是顧泱泱在書房的窗下足足蹲了一盞茶的時辰,只聽見屋裏抽抽噎噎的哭泣聲。若不是那聲音中男性特徵分外的明顯,顧泱泱當真就覺得是寧珏招惹了桃花,惹得姑娘家如此的傷心。

    寧珏不耐煩的聲音打斷了抽噎聲:“行了,哭得茶都涼了。來,先品品茶湯!”

    那人收住了抽噎的聲音,輕抿了一口茶湯,立刻吐了出來,又是一陣的悲悲切切,說道:“真是生活地方變了,你的品味也變了。你最注重茶道了,可現在……現在……你居然和這種品性無味、入口苦澀的東西。可見哥哥平時的生活……嗚嗚嗚……”說着有低泣了起來。

    顧泱泱一聽這人的叫寧珏哥哥,先是一愣,一聽他說寧珏的茶是無法入口更是一愣。要知道寧珏府中的茶可是整個屏州最好的茶了。

    “還好,本官喝這茶到也覺得不錯!”寧珏不以爲然道。

    “真是不知道那位是怎麼想得,居然把你貶到這麼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那人一面吸着鼻子一面憤憤不平道。

    “鳥不拉屎?你見過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這般的秀麗!你才鳥不拉屎,你全家都鳥不拉屎!”顧泱泱心中暗罵道。

    “這地方倒是秀麗的緊,鳥不拉屎跟它扯不上的!”寧珏抿了一口茶道。

    他這話倒是說得很是中聽,顧泱泱贊同的點着頭,豎起耳朵繼續偷聽。

    “哥哥高興就好了!不過哥哥,你別跟我說你要一輩子留在這裏,我們哥幾個還想找你好好敘敘舊呢!”他聲音清脆,好像是山澗中初融的溪水。

    寧珏若有所思道:“我一時半會的無法回去了,你回去轉告他們幾個,我很好,不用掛心!”

    “嗚嗚嗚嗚嗚……”他又重新的抽噎了起來。

    寧珏聲音中夾雜着無奈道:“又怎麼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